当前位置:

免费福利番外

青芽红豆Ctrl+D 收藏本站

    (开头之前曾经放过,这里再发一遍~这个福利番外是加长版本哦~)

    若干年后的某一天——

    已经成为华国首屈一指的商业巨擘的陆从岩正在书房用新装的电脑写文件,书房的门被推开了,两个小团子像是两颗炮弹一样冲了进来。

    “爸爸,救我!救我!”

    “爸爸,也救救甜甜啊!”

    陆从岩还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将两个娃娃抱到自己腿上。

    这两个孩子是陆从岩和白秀月的孩子,小名叫蒙蒙的儿子大一点儿今年已经五岁了,女儿甜甜今年才三岁。

    两个孩子继承了他们夫妻俩外貌上的所有优点,任谁看了都要说一声可爱,从小就都是整个大院里的万人迷。

    不过两个孩子可爱的时候真可爱,不可爱的时候……那也是真的不可爱。

    今儿陆从岩有工作,两个孩子就被他们妈妈带出去玩儿了。

    这才出去没一会儿呢……

    陆从岩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张了张嘴正想要开口问就看到自己媳妇人也已经回来了。

    岁月并没有给白秀月带去任何沧桑的痕迹,虽然已经三十岁却更多了几分柔美的风韵。

    她身边还跟着那只跟了他们多年的白猫,即使过了这么多年,依然还是不变的慵懒的样子。

    陆从岩看到媳妇儿眼神瞬间就更柔软起来。

    不过这会儿白秀月的脸色可是不太好。

    “媳妇儿,怎么了?两个孩子做什么了?”陆从岩看着两个孩子抱着他的胳膊还想要往后躲的样子无奈问道。

    白秀月不急着回答他的问题,伸出手指指了指地面。

    “陆辛明,陆辛恬!过来!”

    两个孩子就算这会儿有爸爸当靠山,可也知道如果真的把自己妈妈惹急了,爸爸肯定全都听妈妈的。

    现在妈妈都喊他们全名了……嘤嘤嘤。

    这么想着,俩孩子只能胆战心惊地往前走了两步,看上去好像小身体都在抖。

    看着这么可怜兮兮的样子,可白秀月却完全免疫。

    自家孩子长着最可爱的脸,淘气却不是一般的程度。

    白秀月冷声道:“罗忠杰是不是被你俩揍了?”

    陆从岩愣了一下,罗家的小孩子不是已经有八岁了吗?

    自家俩孩子加起来才能和他“抗衡”啊。

    两个孩子艰难地点了点脑袋:“……是。”

    白秀月感觉太阳穴狂跳。

    她咬着牙对陆从岩道:“你不知道他俩把罗忠杰揍得脸都青了,刚才罗忠杰她妈找到我,我还得替他俩道歉!你说说这是干什么!”

    白秀月真的脑袋都觉得要炸了,家里这俩孩子淘气已经快没边儿了。

    “你俩给我外面客厅墙角站着去!什么时候告诉你们可以打人了!”

    两个孩子连忙苦着脸从书房走出去。

    陆从岩忙也跟了过去,两个孩子临走之前那可是用了“祈求”的眼神看着他这个爸爸了。

    陆从岩出去就看到两个孩子在墙角垂头丧气的,自己媳妇儿坐在沙发上生闷气。

    旁边腓腓的尾巴一甩一甩的。

    “好了,你不要生气了,生气伤身体,孩子们还小,慢慢教育就是了……”陆从岩做到媳妇儿旁边柔声安抚着。

    白秀月无奈地抬起头瞪了他一眼。

    她这老公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以前说好的夫妻俩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可孩子生下来他就一句话都舍不得教训。

    白秀月只能硬生生扛下了这个“严母”的责任。

    她也很不爽啊!

    陆从岩劝道:“不管怎么说咱们先弄清楚这件事情的原因啊,也许两个孩子有他们的道理呢!”

    白秀月皱了皱眉头:“不管什么道理,打人总归是不对的。”

    “是是是,但是咱们也得弄清楚不是……”

    陆从岩看媳妇儿脸色好一些了,连忙招手让两个孩子过来。

    作为哥哥的蒙蒙连忙道:“妈妈,都是我的错,不关妹妹的事,我一个人站墙角好不好?”

    妹妹甜甜也连忙摆手:“不要不要,不是哥哥的错!”

    之后才弄清楚了其中的来龙去脉。

    小男孩儿嘛总喜欢玩儿弹弓什么的,罗忠杰就是一群玩弹弓小孩的领头人。

    本来他们虽然玩一玩两个孩子才不会管,他们又不是一起的,可是这次是罗忠杰用弹弓打伤了一只小麻雀。

    白秀月毕竟经营着动物基地,两个孩子也继承了爱动物的基因,两个孩子就很不能接受这种行为。

    他们要求罗忠杰道歉,可罗忠杰不仅不道歉,还叫嚣说他们家成天跟猫狗浑在一起很脏什么的。

    两个孩子怎么能忍这样的话,战争才一触即发!

    白秀月听完这话沉默了。

    她一时间好像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两个孩子不怕白秀月发火,却怕她什么都不说,看到她这样子顿时就吓坏了,眼眶都红了起来。

    陆从岩连忙示意他们过来抱抱妈妈。

    两个孩子立刻会意。

    “妈妈,我们错了~我们以后不打人~”

    “妈妈,妈妈~”

    白秀月无奈地叹口气,摸摸他们的脑袋。

    “乖,这件事情不能完全算你们的错,只是打人还是不好,有很多其他的方式可以选择的。”

    两个孩子还是懵懵懂懂的。

    白秀月没有解释太多,摸摸他们的头说道:“不管怎么说,你们不能对任何人暴露你们可以听懂动物话的事情,知道吗?”

    她最担心的是怕两个孩子冲动下说这样的事儿。

    两个孩子忙乖乖地点头。

    这件事情确实不算两个孩子的全部责任,最后白秀月只让他们回去多写两篇字算是小惩罚了。

    两个孩子走之后,白秀月垂头看了看腓腓。

    “这事儿……你也有功劳吧?”

    腓腓没有抬眼皮,可白秀月却百分百确定答案。

    两个孩子再聪明年纪也还小,想揍罗忠杰绝对不容易。

    只能是腓腓插手了。

    不过也难怪它跟着动手,毕竟日后腓腓和其它神兽的命都寄托在俩孩子身上了。

    白秀月也是在孩子出生后才和腓腓一起确定这件事情。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默默地传承了。

    曾经担心她的寿命就是腓腓它们寿命的事儿也没有成真~

    陆从岩道:“蒙蒙和甜甜也是喜欢动物才这样,腓腓帮他们也是不希望他们吃亏,你别想太多了。”

    白秀月无奈地看了他一眼:“反正你是当定了慈父了。”

    陆从岩笑了一声,凑过去在白秀月脸上亲了一下。

    “要当慈父,也要当好丈夫~”

    白秀月无奈地笑了笑,笑容里带上了甜蜜。

    阳光照在脸上,只感觉温暖灼人。

    嘛,算了,好日子总有些波澜,不然岂不是太过平庸了~

    没关系,所有一切都会处理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