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65章 打探

持好Ctrl+D 收藏本站

    齐北抽笑了一声,他的目光随处落着,忽然看到了走在路边的季安宁,他愣一下,回头望了正在开车的齐宇一眼,“那个好像是顾雪的嫂子。”

    “顾雪?”

    齐宇反应了一会儿,才意识到,齐北口中顾雪的嫂子,是季安宁。

    他目光也看了过去,那走在前面的,还真就是季安宁。

    齐宇往边打了一个转,停在了路边,冲着齐北那边摇下的车窗喊道:“安宁?季安宁?”

    季安宁楞了几秒,下意识顺着声音望去,看着停在自己身边的那辆黑色桑塔纳,以及先露出半个脑袋的齐北。

    季安宁微怔,齐北和齐宇?

    她知道齐宇要在应城开酒店,现在还在筹备当中,她挑了挑眉头,笑道:“是你们啊。”

    齐宇和齐北相继下了车,齐宇看到季安宁其实还有些意外的,因为知道她在安城那边,所以齐宇没想到在应城还能和季安宁见面。

    “这么巧。”齐宇弄了弄领带,俊朗的扬眉笑着,肩膀一并搭在自己弟弟齐宇的肩上。

    齐北冷冷的斜睨了齐宇一眼,一个闪身就躲了过去,冲着季安宁露了一个帅气的笑脸。

    前天才刚在顾家和齐北见了面,所以季安宁也与齐北微微一笑,旋即问向齐宇:“齐宇,你的酒店装修如何了?”

    “还装着呢。”齐宇笑道。

    齐宇要做得是高端的装修,引进的又都是国外的装饰,所以自然要比平常装修的进度要缓慢一些。

    齐宇的酒店要开业整顿,怎么也有等到明年了。

    季安宁若有所思点头,“听说齐北要出国留学了,恭喜。”

    齐北原本沉着的脸色瞬间抬了起来,那双狭长的眼眸紧紧的盯着季安宁,他要出国留学的事情,鲜少有人知道,他惊道:“姐姐,是顾雪告诉你的吗?”

    季安宁点头。

    齐北足足惊诧了好几秒,才将脸上的震惊压了下去,这么说来,顾雪在家里是提了他的?

    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情,却让齐北心情好了不少,最起码顾雪提起他了。

    齐宇扫了一眼自己这个突然莫名其妙的弟弟,他笑着邀请道:“怎么样?要不要去看看装修如何?”

    季安宁是有心和齐宇合作的,不过今天不行。

    她醒酒就花费了两个小时,现在天色已经不早了,季安宁唇角微抿:“今天恐怕不行,改天吧,改天我一定去。”

    季安宁已经说了不去,齐宇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点了头。

    他们只在街边小聊了片刻,就各自离开了。

    季安宁回到顾家,已经快要六点了,刚要走了一路,她身上的酒味也都散的差不多了,才进了院子,便发现金秀梅就住在院子里。

    金秀梅其实就是坐在院子里等季安宁回来的,瞧她回来,她挂着一幅笑脸打探:“安宁,中午饭局怎么样?”

    “还行吧。”季安宁勾了勾唇角,认识了一些各行各业的老板,虽然暂时没有什么合作,但人脉以后总会用的上。

    “在哪吃的啊?”

    金秀梅到现在还不清楚季安宁到底生意怎么样,她今天思虑了一下午,又有一通电话打进来,这才好奇的出声问着。

    “同庆酒店。”

    “同庆酒店?”金秀梅惊叫一声,似是不相信听到了什么,她重新询问了一遍:“安宁,你说啥?”

    季安宁笑着看了金秀梅一眼,她不是刚刚自己已经说出来了,她点头:“妈,就是同庆酒店,市中心的那个同庆大酒店。”

    金秀梅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同庆酒店……她惊了神,那个饭店可都是有钱人才能去得起的地方,他们这些小老百姓,哪里敢往那边去。

    金秀梅感觉自己有点慌。

    她定了定心神:“在那吃一顿,得花不少钱吧……”

    恐怕在那吃一顿,都顶上他们家半年的米粮了。

    “具体我也不太清楚,我们倒也没出钱。”季安宁讪笑一声,这个局说白了,是苏运鸿组成的局,在同庆酒店吃饭,苏运鸿做东,所以他们并没有掏多少钱。

    “竟然有这么好的事情?”金秀梅一脸讶异的和季安宁一道进了屋。

    在那样的酒店吃一顿饭,竟然还不用出钱,金秀梅是想都不敢想。

    顾雪一早就听见了金秀梅和季安宁说的话,她眯着眼睛笑了笑,手中还拿着一个笔记本,“嫂子去同庆酒店吃饭了?那可是个大酒店啊!”

    她就知道,她这个嫂子是让人出乎意料的,有这样一个嫂子,顾雪是打心眼里高兴,自然是希望季安宁能越挣钱越好。

    “对了安宁,下午有人给你打电话了。”金秀梅这才将电话的事情想了起来,险些将这事忘在脑后了。

    她的电话?

    “妈,是谁啊?”季安宁稀罕的挑了眉头。

    会有谁会给她打电话。

    “妈也没听清楚,好像是你一个同学,说是过阵子有一个同学会。”金秀梅顿了顿道:“你不用回电话了,你同学说了,时间还没定呢,等定下来时间,会再给你打电话的。”

    季安宁了然的点头,已经知道是谁打来的这通电话了。

    若是这同学会安排在季安宁回到安城以后,她怕是去不了了。

    同学会……原主的这些高中同学,季安宁记忆都模糊的很,也就之前和白浩然有些交集,但在同学会上,她可不想看到白浩然这个人。

    “诶妈,我知道了。”季安宁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却是忽然想起了刘晓君和她说起来的那个雷霆了。

    她现在还记得,刘晓君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季安宁沉定了几秒,觉得自己有必要去找方玉枝一趟,一年过去,原主的记忆已经越来越模糊,季安宁根本无法探寻刘晓君口中的这个雷霆和原主究竟是有什么样的关系。

    方玉枝与原主从小一起长大,或许可以从她口中打听到一些事情。

    季安宁行事果断,这个念头出来,她第二天,就直接去南区找方玉枝了。

    清晨暖阳初升,微风徐徐,季安宁一大早就从顾家出来,直接往南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