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24章 份子钱

持好Ctrl+D 收藏本站

    一下午季国强便从大西村回去了。

    季安宁和顾长华两人亲自将季国强送到了村口。

    “行了,天一会儿就黑了,长华快带着囡囡回吧。”季国强摆摆手,示意他们赶紧回。

    季国强顿了一下,又将他们喊住:“你们俩要是不急着回安城,就回一趟。”

    范敏知道季国强今天能见到闺女,临走的时候还念叨着,季国强这便嘱咐了一声。

    “嗯。”顾长华应着,亲自将季国强送上了车。

    等他折身转过身子的时候,修长的大手一捞就将季安宁拉入了怀中,搂着她往回走。

    这会儿天色还没有暗下来,倒像是有一层雾罩着整个村子。

    这些天一直住在村子里,季安宁有些发困的打了哈欠。

    “困了?”

    “有一点,没啥事。”季安宁的眼睛往大瞪了瞪,笑嘻嘻的说着。

    夜里的风微凉,她被顾长华搂在怀里,却是一点冷也感觉不到,暖暖的,很舒服,很惬意。

    他们一直在村子里待了差不多七天,顾老爷子才出殡下葬。

    下葬的事情顾长华跟着顾为民过去,而季安宁他们这些女眷是没有过去的,就在顾家待着,收拾东西,等他们一回来,这丧事也算是办完了。

    顾家上房,陈秋玲给李芬端了一碗鸡汤喝。

    她眼珠子四处乱转了一圈,压着声音与李芬说:“妈,这次咱不用出钱了,钱都从份子钱里出了,这次丧事来的人不少,我听说还剩下不少呢。”

    陈秋玲是想让李芬把那份子钱要到他们自己的手里。

    李芬慢腾腾的喝着鸡汤,眉头微微一动:“钱谁拿着呢。”

    李芬本来就是爱财,她知道顾老爷子手里攒了些钱,只是这老头子,房子都给她了,那钱死活也没说,就是临死,也没说钱在哪。

    不过李芬寻思着,这钱肯定就在家里,等她哪天好好翻一翻,兴许就翻出来了。

    陈秋玲轻咳一声,往李芬身前凑了凑,她垫着脚尖,隔着窗子看着站在院子外面的金秀梅,道:“钱都是二嫂拿着的。”

    李芬以前没少压着金秀梅,金秀梅那性子,软的很。

    李芬将鸡汤往桌子上一放,便让陈秋玲扶着出了屋。

    李芬看了眼正在院子里拿着账本的金秀梅,她喊了一声:“老二媳妇。”

    季安宁就在金秀梅身边站着,她看到李芬和陈秋玲过来,目光下意识看了看金秀梅手里的账本,冷不丁的扯了一下嘴角。

    暗道这李芬到底是脸皮厚的,已经和顾老爷子离婚了,还想惦记着这丧事的份子钱。

    更何况这份子钱,都是按照谁带朋友,谁上礼,这一项项都有记账。

    刚才季安宁大致看了眼,顾为家根本没几个朋友过来,大部分的上礼的还是属顾为民的居多。

    就顾为家这点钱,还想要帐?

    金秀梅也是皱着眉头,她拉着张脸,对李芬没好脸色:“啥事?”

    李芬指了指她手里那账册:“拿过来我看看。”

    金秀梅立即将账册交给了季安宁,让季安宁拿着,她道:“这是我们顾家的账单,你看什么?”

    李芬给陈秋玲使眼色。

    李芬看不了,可陈秋玲是顾家的儿媳妇啊。

    陈秋玲立即瞪着眼睛,嗓音尖锐的出声:“二嫂,我妈看不了,我身为顾家的儿媳妇我总能看看吧。”

    陈秋玲目光如狼才虎豹一般盯着季安宁手里的账册看。

    陈秋玲要看,金秀梅也没有法子,不过这账册即是看了,也没什么。

    金秀梅犹豫了一会儿,便将账册拿在手中,没有给了陈秋玲,而是喊她过来看。

    陈秋玲这罢迈着步子走过去,身后的李芬探着脑袋,也想看看这究竟能有多少钱。

    等陈秋玲看到账册上记得数目之后,一下子张大了嘴巴,这上面记着总数可是有一千多,这少则20.、30的上,也有很多都是50的上。

    陈秋玲惊讶的退了一步,表情夸张的和李芬道:“妈,有一千多呢!”

    陈秋玲没想到,这份子钱都有一千多!

    她一想到是金秀梅拿着钱,她拔高了嗓音:“这钱不会都被你私吞了吧!”

    温小丽看这边动静闹的大,便也走了过来,

    “这是咋的了?”温小丽看着季安宁。

    季安宁不紧不慢的递了陈秋玲与李芬一眼,她唇角微勾,一字一句道:“大妈,这不是他们想要份子钱吗。”

    李芬和陈秋玲确实是想要份子钱。

    陈秋玲听了季安宁的话,并不甘示弱的出声道:“这一千块钱,可不是小数目!总不能都让二嫂一个人拿在手里吧!”

    陈秋玲挽着李芬:“再说,这丧事还是在这办的,这场地费呢?”

    陈秋玲的话瞬间提醒了李芬,李芬立即有了底气,“这是老娘的地盘,丧事在老娘这办,还不够晦气的!这几天场地费也都好几百!”

    季安宁闻言忽然笑了:“爷爷这才刚下葬,你说这话,不怕夜里找上门?合着三叔他们不是爷爷的亲儿子?不用尽孝道?”

    季安宁的话将陈秋玲吓得一哆嗦,毕竟顾老爷子的棺材在这里停放了好几天。

    季安宁的话落,就好像有一那么一股阴风穿过,饶是这六月的尾巴,也让陈秋玲打了一个冷战。

    “放屁!”李芬气骂道:“这钱,我拿的是理所当然!”

    “那就等三叔回来问问吧。”季安宁冷笑。

    “就是,别以为这房子给了你,你就以为了不起了?你将这话说出去给村民们听听,也不怕让人笑掉了大牙!”温小丽恼怒着一张脸,平日里被李芬压制的太久,现在一股脑都发泄了出来。

    陈秋玲见形势不妙,也不说场地费了,只道:“这份子钱总有我们的吧!”

    金秀梅皱着眉头:“老三媳妇,你以为是办丧事不要钱?这棺材钱?衣服钱?戏班子钱,买菜做饭的钱,这哪一样不要钱!”

    金秀梅早就算过了,顾老三他们家的礼钱最少,连分摊的钱都不够,现在还想要钱,她一点颜面都不给陈秋玲留:“就属你们家的钱最少了,你还要钱,没让你贴钱出来,你就该偷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