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19章 应城的电话

持好Ctrl+D 收藏本站

    一季安宁被打趣的脸有些发红,倒是坐在她旁边的顾长华,仍旧是脸不红心不跳的给季安宁夹菜。

    吃饭的时候,坐在顾长华身侧的赵青瑛就像是被冷落了一般。

    倒也不是没人和她说话,她身为女人,军衔在那摆着,压着他们一等是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他们都是带着媳妇来的,自然也顾不上赵青瑛。

    所以这顿饭虽然是为了赵青瑛而来的,但她从不和这些军嫂说话,自然而然就显得有些局外人了。

    赵青瑛就像是孤家寡人一样坐在那里,她动了动筷子,更是食之无味。

    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便将目光放在了季安宁的身上。

    毕竟这些军嫂里面,她和季安宁是见过,也交换过名字的。

    季安宁刚吃了一块鱼肉,就听到从顾长华那边传来了赵青瑛的中厚的声线。

    “安宁。”

    季安宁稀罕的抬眸对上赵青瑛看过来的视线,只听她问:“你平日里都忙些什么?就在大院里待着?”

    赵青瑛是看季安宁年轻,和那些上了年纪的军嫂又不一样,还这么年轻,就打算混吃等死的过日子?

    说到季安宁,有一位喝多了的军官立即出了声。

    “长华媳妇之前被招进文工团,给咱营里可争脸面了!听说这次合唱比赛还拿了第一!”

    “可不是。”

    当初季安宁被招进文工团,这件事情在部队里轰动了好一阵,才散下去。

    季安宁还没说话,旁人就都把话说了。

    李翠兰也跟着笑道:“怎么就都给你们部队争脸面了,我们这些军嫂可不干!”

    赵青瑛看着所有人对季安宁都是赞赏有加,神情有些不自然,没有想到,季安宁还进过文工团。

    不过赵青瑛想想也觉得没什么问题。

    文艺兵本来就是靠着一张脸,就季安宁那张脸足够了,所以赵青瑛微微收起下颚,看了一眼季安宁,嘴角扯出一抹弧度,与她点头。

    显然季安宁并没有想要和赵青瑛搭话的意思,赵青瑛也就是随口一问,瞧季安宁继续低头吃饭,便又收回目光了。

    不过赵青瑛却是发现,季安宁的酒量很好,这好几杯酒下肚,也没有任何变化。

    赵青瑛挽几不可见的挑眉,可算在季安宁身上找到了与自己的共性。

    这顿饭局吃了晚上9点才结束。

    自重生以来一直没怎么碰过酒的季安宁,今天算是解了酒瘾。

    就连顾长华最后在扶她的时候,唇边轻轻蹭在她的耳边,和她说悄悄话:“媳妇,你酒量这么好。”

    这也是顾长华第一次见识到季安宁的酒量。

    季安宁乐呵呵的笑着:“上面有四个哥哥,酒量必须好。”

    虽说季安宁没有喝醉,走路也很稳,但顾长华还是将手落在季安宁的腰间,外面黑着天,他扶着她走。

    从饭馆回军区大院的路上,邓舒和李翠兰本来还打算拉着季安宁说说话,但见季安宁有顾长华领着,她们二人相视一笑,便不打扰他们小两口,走在前头了。

    邓舒挽着李翠兰的胳膊,捂着嘴巴打趣:“安宁可真是好福气,对了,她书念的咋样了?”

    今天李翠兰和季安宁接触多,邓舒这才问了一句。

    “看安宁的样子,应该是不错。”李翠兰唏嘘感叹了一句:“她下午快五点才回来的,我瞧着都累。”

    她回身看了眼后面的季安宁,暗下摇头。

    这会儿,季安宁也考虑不了那么多,她仔细的看着脚下的路。

    顾长华修长的胳膊环在她的腰间,又怕她摔着了:“我背你。”

    季安宁连忙打住,这么多的部队干部,她要是让顾长华背着回了军区大院,那明天军区里军嫂们饭后茶余的八卦指不定怎么编排她。

    她摇头:“没事,我又不是完全看不清。”

    不过他们本来就是年轻小两口,自然要比他们这些结婚几年的如胶似漆。

    所以那些军官也觉得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想当初他们头两年刚结婚的时候,那也是恨不得每日每夜的和自己媳妇黏在一起。

    回到军区大院,顾长华和季安宁先送了王京和李翠兰两口进了家,便也跟着上楼了。

    ——

    季安宁开始去培训机构念书之后,她的时间就又充实起来。

    每天去念书,日子倒也过得快。

    时间一晃,方玉枝所设计的衣服已经上了市,甚至很受喜爱,当天下午,方玉枝就及急不可耐的给她打了一通电话告诉了她这个喜讯。

    而且还要亲自来安城一趟,给她送裙子。

    季安宁打住了方玉枝冲动雀跃的心:“玉枝,不用了,我正打算回去一趟呢。”

    季安宁还惦记着她的果蔬基地呢。

    得知季安宁要回来的消息,方玉枝更加高兴了,她连连点着脑袋:“那行,安宁,那我就在应城等你。”

    这罢,季安宁便将电话挂了。

    季安宁才刚将电话挂断,准备上楼回去,门卫处的电话又响了。

    季安宁才将将迈了几个台阶,就又被小钱喊住了。

    “嫂子,还是你的电话,从应城转过来的。”

    季安宁愣一下,只当是方玉枝打过来的,便接了:“喂,玉枝,怎么了?”

    “安宁。”

    电话那边传来的是金秀梅低沉的语气。

    季安宁辨了好一会,才确定道:“妈?”

    “嗯。”金秀梅点头:“长华呢?”

    就算是隔着电话,季安宁也听出了金秀梅的语气不对,季安宁眉头几不可见的皱了皱:“妈,长华还在部队呢,估摸着一会儿就回来了,妈,您有什么事情吗?”

    电话那边沉了数秒,金秀梅这才语气沉重的出声:“你爷爷走了,长华能回来,就让他回来一趟,回不来你回来吧。”

    握着电话的季安宁瞬间愣住了。

    顾老爷子去了?

    季安宁不是说有多悲痛,毕竟她和顾老爷子也没见过几次,她只是有些震惊。

    不过之前回村看时,顾老爷子的精神就不怎么样,大概顾老爷子也是知道自己没几天时日了,这才匆匆的房子过给了李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