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32章 军要机密

持好Ctrl+D 收藏本站

    等到早训结束之后,季安宁在食堂也没有过问顾长华要出任务的事情。

    还一如既往的和顾长华一起吃早饭。

    不过她的目光却是往坐在斜对面的萧山看了几眼。

    萧山察觉到季安宁的目光,往嘴里塞了两口东西,险些被噎到。

    部队如果要出任务,只要有一定的危险系数,那一定是要出军医的,甚至可能后备的医疗团队。

    季安宁眉头微挑,所以她只需要和萧山确定,他会不会跟着一同出任务,就大概知晓的差不多了。

    季安宁慢慢又收回了目光,是有必要和萧山谈一谈了。

    食堂内人多嘈杂,一眼望去,就是绿油油一片,坐在后几桌的冯雅和高媛神色都不免寻找着季安宁的身影。

    而高媛只跟着季安宁在顾长华那桌坐过一次,现在也不好意思再过去,所以她们已经很久没有季安宁同坐一桌吃过早饭了。

    她们巴不得能和季安宁坐一起吃早饭,平日里不论是训练,还是上课,基本上没有什么时间聊闲话,只等着吃饭的时候聊几句八卦,说一说部队里的事情。

    冯雅探着脑袋往季安宁那桌看了一眼,又悻悻的缩回了脖子,感叹一句:“其实这结婚早也有结婚早的好吃啊。”

    “小雅,我看你是春心萌动,想要嫁人了吧。”云秀丽笑着在冯雅腰间挠了一把,打趣道。

    云秀丽是清楚冯雅的心思,更何况像她和高媛这种父亲是高官,根本就不用愁嫁,那些但凡有点官职的军人都巴不得想要娶他们的女儿。

    高师长冯旅长要挑女婿,自然也不会差了。

    当然萧军医的确不错,众多文艺兵对萧军医存有心思的不在少数。

    毕竟他们也认为自己没准就会想季安宁那么幸运呢,当初他们觉得顾长华条件好,肯定眼界也高,根本不会往她们身上落,谁能想到,最后和顾长华结婚的既不是高媛,也不是什么大官,反而是季安宁。

    这罢他们也就都对萧山存了些念想。

    吃过早饭后,顾长华与季安宁放柔了声音说话:“媳妇,晚上有个会要开,你自己把饭吃了,不用等我。”

    “知道了,你注意安全。”季安宁也跟着起身,叮嘱道。

    顾长华明白季安宁这会儿因为早上的事情,心里不痛快,他手背轻轻在她肩背后顺了顺:“晚上回去说。”

    “嗯。”季安宁应着顾长华,等看着出了食堂,这才收回了目光。

    只不过等季安宁回过神来时,看向萧山的时候,这饭桌上哪里还有萧山的人影,她目光往远处一落,才看见,萧山那厮已经快要走到食堂门口了。

    季安宁瞪了他一眼,没去追他,先将手里的饭缸的洗干净了,这才往出走。

    等到出了食堂,她的视线绕过一连两排粗壮的大树,就看到了站在树边的萧山了。

    她好笑的看了他一眼,待走近后道:“你不是急着走了。”

    提着这茬,萧山狭长的眼尾眯了起来,他是走了,知道季安宁肯定有事要问他,所以故意等着季安宁来追问,可他等了半天,也没看到季安宁人追上来,可不只能自己在这等着了。

    他离她有几步的距离:“你找我什么事?病了?”

    萧山瞧季安宁脸色红润,气色极佳,所以肯定不是病了,他也是随口一问。

    “没有,我问你点事。”季安宁轻咳一声,左右思虑了一会儿,才张了口:“你过几天要不要出任务?”

    “嗯?”萧山似笑非笑的挑了挑眉头:“原来是这个事儿啊。”

    萧山了然的望着季安宁,知道季安宁其实想问什么了。

    季安宁立即点头:“是这个事,你去不去。”

    如果萧山不去,那就如顾长华所说,并没有危险,季安宁抬头等着萧山的答案。

    “……”萧山转身往前迈了两个大步子,然后突然回身,弄着袖口边,挑眉笑道:“我不告诉你。”

    “萧山!”季安宁气急,脾气见长啊,季安宁有想踹他一脚的冲动,她加快脚步追了上去,见萧山根本没停下来,她眉头皱了一下,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开口:“祁山!”

    她的声音压得很低。

    走在前面的萧山还是听到了,他脊背徒然一僵,听着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名字,他停了下来,等季安宁过来后立即张口:“阿宁,军要机密。”

    季安宁没好气的瞪了萧山一眼:“我不问你干什么,我就问你去吗?”

    萧山不是傻子。

    也不会自以为是到季安宁问他去不去,是因为关心他。

    他摊了摊双手:“去,不用你说,我会看在你的面子上,对顾长华格外照顾的。”

    “你也去……”季安宁神思好像一下子落空了似的,目光沉了下来,萧山也去……

    顾长华又在拿好话哄她,还说没有什么危险。

    她就该想到,出任务,哪里有不危险的。

    季安宁与萧山点头,思绪却是已经飞走了大半,她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你自己小心点。”

    “阿宁,你其实也不用太担心,顾长华怎么和你说的,你相信他就是了,没事的,我先回医务所了。”萧山是怕他再和季安宁说下去,自己这张嘴一会儿再说漏了。

    和萧山道了别,季安宁心里是越发不踏实了。

    她知道该相信顾长华说的,没有危险,可这事真正的放在这的时候,她怎么可能不担心。

    季安宁没进宿舍,直接一个人去了练习室待着。

    她暗自寻思什么办法,之前顾长华受伤的时候,季安宁一直给他兑着空间里的泉水,泉水养人,所以顾长华现在的身体素质要比一般人来说好的多。

    但就算是这样,那也是血肉之躯,出任务,都是真枪实弹的,季安宁揉了揉眉心,不管怎么样,他的身体还是要补的,身强力壮,也比旁人结实些。

    她在练习室大概待了近二十分钟,走廊外就陆陆续续有文艺兵进来了。

    不一会儿她们练习室的人也来了,“我就说安宁没有回宿舍,肯定就来练歌了,安宁,你可真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