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19章 他媳妇喜清静

持好Ctrl+D 收藏本站

    高媛对顾长华早没了心思。

    她可对有妇之夫不感兴趣,何况她要是真的对顾长华有兴趣,当初也不会推拒她爹,又或者现在早就嫁给顾长华了。

    高媛为了打消季安宁的多疑,很明确与季安宁道:“安宁,你别听小雅乱说,我这个人,别的没什么,原则却有一条,那就是坚决不接受包办婚姻!”

    高媛受国外的熏陶,她信誓旦旦的扬言:“我的爱情我做主!”

    “你就是瞎讲究。”冯雅在一边没好气的吐糟。

    什么不接受包办婚姻,现在不都是包办婚宴。

    高媛的话倒是让季安宁不由将目光重新打量在这个留学回来,七九师师长的千金高媛身上。

    她的五官虽然算不上太过精致,可组在一起并不难看,又因为从小受的教育不同,高媛和冯雅站在一起,很明显,高媛身上的气质更胜一筹。

    季安宁轻轻一笑,不紧不慢的出声:“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想法。”

    季安宁尽量将自己的压到最低,不想在她进部队的第一天,就惹人注目。

    这罢,他们去打了饭。

    偌大的食堂内,已经坐下吃饭的顾长华打的饭菜放在桌子上,却拔长脖子,目光眺望着别处。

    朱刚好奇的看了一眼顾长华,平日里,顾长华吃饭根本不耽搁,速度也是最快的,可今天,顾长华的心思显然不在桌上放的这顿早饭上。

    不过朱刚也不好提醒让顾长华快些吃。

    因为他比那些普通军人吃饭的时间要富裕很多,那些普通兵吃完饭还要去整理内务,所以整理内务的这段时间,顾长华他们是自由的。

    正张望着,萧山就端着饭缸坐到了顾长华的对面。

    “萧军医。”朱刚已经见怪不怪了。

    当初是顾长华去接的萧山进部队,萧山年纪又与顾长华相仿,两人自然走的近些,这也不是萧山第一次和他们一桌吃饭。

    萧山顺着顾长华的目光绕了一圈,他修长的手指随性的敲了敲桌面:“不吃饭,你看什么呢?”

    萧山话落,朱刚这才敢附和道:“是啊,一会儿这饭菜都冷了。”

    已经吃过饭的王京路过顾长华他们这桌,听到朱刚说的话,忍不住打趣道:“顾排这是不放心媳妇,找媳妇呢。”

    朱刚没明白王京的意思,诧异的张了张嘴。

    萧山狭长的眼尾却是眯了起来,季安宁现在在部队?他的目光也四处看着,这才问顾长华:“今天安宁到部队了?”

    顾长华的目光忽然定格在一处,看着站在窗口打饭的季安宁,眉头舒展,瞧她打上饭寻了桌子坐下,便收回了目光,“嗯。”

    应了萧山一声。

    随即开始动筷吃饭了。

    坐下来的季安宁本来也想找找顾长华身影的,只是这一眼望去,清一水的绿色军装,她哪里辩得清顾长华的位置。

    目光追寻了几圈,就放弃了。

    还是低头吃饭要紧。

    季安宁喝着小米粥,嘴里叼着馍馍,吃得很快。

    像这样的粗茶淡饭,高媛还有些吃不惯,她硬着头皮吃了。

    冯雅看出了高媛的勉强,打趣道:“怎么媛媛,在外面吃惯了洋餐,吃不惯咱们祖国的东西了。”

    高媛苦笑了一声,纠正道:“那叫西餐,吃是吃的惯,想之前我在国外,那才是吃什么都吃不惯。”

    季安宁在饭桌上话并不多,她只埋头专注于自己饭菜。

    刚咽下一口饭。

    身前忽然站了一个洗了饭缸要出食堂的两个小兵。

    “五嫂!”

    “我就说像是五嫂,没想到还真是咱五嫂!”

    季安宁正吃着饭,就看到两个小兵站在她眼前,冲着她说话。

    她迟疑了一会,才确定他们两人口中这个五嫂是在喊她,因为顾长华是三连五排的排长。

    而这些小兵又不知道怎么称呼季安宁,便在她的头上安了一个五字。

    季安宁受欢迎程度,远比冯雅想象中的还要高。

    冯雅是文工团的军花,可她每次在食堂吃饭,也并没有享受过被人瞩目的目光。

    可季安宁,自这些小兵喊了一声五嫂后,几乎路过的五排兄弟,都要过来喊她一声五嫂。

    这让原本想要低调再低调的季安宁忽然变得高调起来。

    几乎一个连的人,都知道顾长华媳妇进了文工团,这是长脸面的好事,既凸显了季安宁的能耐,又给顾长华长了脸。

    这样的好事,却让想低调行事的季安宁压力倍增。

    她一股脑的将小米粥喝完,对着这些个小兄弟不断的点头示好,她感觉脖子都不是自己的了。

    坐在远处的顾长华自然看见了季安宁那边的动向。

    也有多话的军人高兴的折回身子,亲自和顾长华汇报看到季安宁了。

    萧山闻言,立即将目光顺着那些小兵的方向看去,远处那压着军帽,唇间笑容浅浅的女人不是季安宁又是谁。

    萧山看季安宁跟文艺兵混在一处,奇怪出声:“安宁进文工团了?”

    这事她竟然没听季安宁和他提起过。

    这么说来,往后他都可以在部队看到季安宁了?

    萧山一连打听了两句季安宁的事情,顾长华表情不为所动,皆淡淡应了声是。

    “文工团……”吃过饭的朱刚慢慢出声。

    顾长华的媳妇竟然进了文工团。

    一向将自己媳妇引以为傲,瞧不上顾长华媳妇的朱刚神色呆滞了几秒。

    他想到季安宁在正月十五时的表演,以及余兰兰惹的祸事之后,心里对余兰兰的成见更深了!

    同样是在篝火晚会上表演节目,人家顾长华的媳妇就可以脱颖而出,还被文工团的人相中,招进了文工团。

    可他的媳妇,不仅在篝火晚会上大肆丢他的脸,还害原本任期满了的朱刚,两年不能晋升。

    想到此处,朱刚就又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回家好好收拾余兰兰一顿。

    这个败家的臭娘们,没干出一件能让他扬眉吐气的事来。

    他不动声色的夸赞:“能进文工团,也是安宁有本事了。”

    顾长华这厢抬起深邃的眸子,叮嘱站在身侧军人:“告诉排里的兄弟,别把事情弄大。”

    他媳妇喜清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