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39章 办法

持好Ctrl+D 收藏本站

    吃过晚饭之后,季安宁便接到了方玉枝从云城打过来的电话。

    拿着电话的方玉枝,想想前几天发生的事情,感觉怪难为情的。

    她道:“安宁,不好意思啊,让你担心了,我已经没事了。”

    季安宁猜到了。

    以方玉枝对季安东的感情,怎么可能说离婚就离婚,更何况,季安东也不可能因为怀孕的事情,就和她离婚。

    季安宁点点头:“玉枝,你别胡思乱想了,以后肯定有机会。”

    方玉枝想了想,便和季安宁打听了人工受孕的事情。

    以现在的医学发展,或许还有些难度,但并不会太久。

    季安宁出声:“玉枝,我说的都是真的,你要是实在着急,可以先去国外的医院看看。”

    方玉枝一想到还要出国,她摇摇头:“我还是再等等吧,我和季四哥商量了,不着急。”

    她现在还年轻,还能等。

    只是心里难免少不了对季安东东愧对。

    方玉枝和季安东商量了,季安宁也就不用担心了。

    她暂且没说萧山的事情。

    现在萧山联系都联系不上,季安宁也不想让方玉枝多了期待,又失望。

    她和方玉枝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顾长华在一侧听的皱了眉头:“媳妇,怎么了?人工受孕?”

    季安宁顿了顿,差点把顾长华忘了,已经接了方玉枝的电话,季安宁知道肯定是瞒不住了。

    她点点头:“是玉枝,她去医院检查了,受孕的几率并不高,不过以后医学很发达的,再等几年,就可以去做人工受孕了。”

    季安宁并没有提离婚的事情,只是说了一个大概。

    顾长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人工受孕,看来未来是挺好的。”

    季安宁笑了笑,拍了拍顾长华的肚子:“还有男人生孩子呢。”

    “啊?”顾长华一副不相信的看着季安宁。

    男人生孩子?

    怎么可能?

    季安宁笑着解释:“真的有,案例少而已,你以后会慢慢了解的。”

    季安宁怕说多了把顾长华吓到。

    她搂着顾长华的胳膊,微微叹了口气:“其实我四哥那边不是大问题,问题是我担心咱爸妈思想守旧,会拿这个说事情。”

    不过她想着,再怎么样,方玉枝也是范敏看着长大的。

    应该不会太苛刻。

    季安宁答应了方玉枝,这件事不会和范敏替,但最为好朋友,又是她的四嫂,季安宁想不担心都难。

    顾长华揉了揉季安宁的脑袋:“我倒是觉得爸妈挺开明的,你就不要担心了,安东他肯定有对策。”

    季安宁点点头,这倒也是。

    季安东还是能劝住范敏和季国强,一旦是他决定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

    用范敏的话来说,那就是一头倔驴。

    季安宁不再想这些伤脑筋的事情,她看着小九和一一:“先把他们两个小家伙哄睡着了,咱们去空间看看吧。”

    算算时间,又有几天了,她要是不拿着大哥大去空间,怕是紫凝又开始夺命连环催了。

    顾长华点头,没意见的抱着小九,和季安宁进了房间。

    大床上,季安宁把孩子的小褥子铺好,把调皮的两个家伙按在了床上。

    小九和一一嘴里也不知道嘟嘟囔囔什么,说的全是一些季安宁听不懂的话。

    她压着小九的身子:“不许起来了,快睡觉,睡醒了,妈妈给你糖吃。”

    别看小九和一一现在还小,但糖果对他们的吸引力是很大的。

    一听到糖,两个小家伙眼睛都亮了。

    季安宁连忙道:“明天吃,今天刷了牙了,不能吃了,快睡觉了。”

    季安宁有节奏的拍打着被子,戳了一下顾长华,让他拿着童话书给他们讲故事。

    过了好一会儿,才把小九和一一哄睡着了。

    季安宁松了口气,带着顾长华就进了空间。

    大哥大就放在她睡裤的兜里。

    进了第二空间。

    他们的气息很快就被魏云和小狐狸感受到了。

    他们知道又可以和自己母亲通话,那是巴不得的想要季安宁进来。

    季安宁看着他们的样子,就知道魏修还没有出来了。

    季安宁看着他们着急心切,将大哥大拿来出来:“你们先别急,我看看有人接吗。”

    季安宁拿着电话拨了出去,很快电话就接通了。

    紫凝就坐在沙发上,目光多次盯着大哥大,就是再等电话。

    听到电话的声音,她立即接了起来:“喂。”

    季安宁不浪费一点时间,直接把电话交给了魏云。

    小狐狸一旁跳着脚想要去抢魏云手中的大哥大。

    季安宁不掺合他们打电话,她吹着口哨,把黑黑喊了过来。

    几日不见,小黑黑好像还长大了。

    黑色的毛发也变得油亮有光泽,季安宁意外的挑了挑眉:“长华,看来这个地方,还是一块风水宝地呢。”

    虽然说这里是个出不去的牢笼,但看魏修乐此不疲的闭关修炼,就该知道,这里是修炼的极佳宝地。

    顾长华抱过小黑黑,应了一声,他不懂这些,那就是她媳妇说什么就是什么。

    没过两分钟,魏云就拿着大哥大走了过来:“安宁断线了。”

    “我还没和娘说话呢!”小狐狸愤愤不平的在后面扯着嘴角。

    季安宁有条不紊的拨号:“魏师傅还没有找到吗?”

    魏云摇摇头:“没有不找了,我父亲出关的时候自然就出来了,现在这样能和我娘说说话,已经很不错了。”

    魏云和小狐狸都是极容易满足的,没有更多的要求,光是通话,就已经让他们很开心了。

    季安宁闻言只要点点头,魏云都这么说了,她也没必要一直让魏云去找魏修。

    不过紫凝那边倒是催的很紧。

    故而,她道:“魏云,那你在电话里和你母亲说清楚了,也别让她太着急,着急也没用。”

    魏云了解,就是每次通话,紫凝都会问他魏修的事情。

    他道:“放心吧安宁,我有分寸。”

    现在是由小狐狸去和紫凝说话了,魏云微微扬眉,看向顾长华:“对了,要不要坐下来喝几杯。”

    魏云很久都没有喝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