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38章 看够了吗?

持好Ctrl+D 收藏本站

    此时的季安宁还不清楚方玉枝和季安东谈的怎么样了。

    她照顾好孩子以后,从茶几下面翻出了电话薄,记忆里好像不曾有萧山的电话号码,不过她还是拿着电话薄一页一页的翻着。

    最后还是没有找到。

    季安宁颇有些无奈的坐在沙发上,这个萧山神出鬼没的,上次离开也没有说明他去了哪里,现在连联系方式都没有,找他算是难了。

    季安宁想了想,范敏和萧山的母亲张毓芬是旧识,想到这里,季安宁拿着电话给应城季家打了过去。

    想看看能不能打听到萧山的联系方式。

    范敏一直待在家里,电话一响她就接了起来,听是自己闺女的声音,旋即嘴边扯了一个笑容,“宁宁,怎么了?”

    季安宁倒是没有一张口就提萧山的事情,她先问了问范敏最近的情况,这才不紧不慢的开口:“对了妈,您和萧山的妈妈还联系吗?我这边正好有事情想要找萧山,但没他的联系方式。”

    “萧山啊。”说起萧山,范敏蹙着眉头叹了口气:“你张姨前些天还和我碰面了,萧山这个孩子,虽然是回来了,可还是和没回来没什么两样,我听你张姨说,除了隔几个给家里寄钱以外,连他们都见不上萧山的面,之前给的那个电话早就打不通了,这个孩子也不知道是在干什么,你张姨也跟着心慌,不会是干什么犯法的事情吧。”

    萧山范敏也是见过的,那个孩子要样貌有样貌,要能力有能力,本来张毓芬是想要给自己儿子说对象的,结果自己儿子连家都不回,联系也联系不上,光是因为这个,张毓芬就已经和她吐了好几次苦水了。

    季安宁顿然:“萧山?他应该不会。”

    以季安宁对萧山的了解,他的人品没问题,知道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不过连萧家的人都联系不上萧山,这点确实是有点可疑。

    他到底在忙些什么?

    “宁宁,你找萧山什么事情?”回过神来的范敏问了一句。

    季安宁含糊的应付了过去,只道:“他不是学医的吗,正好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他。”

    谁料范敏听了她这些话,立即扯着嗓子,亮了嗓门:“啥?你生病了?还是小九和一一生病了?”

    “不是妈,我们都没有生病,只是突然想起了,没事,您就别担心了。您和爸要是闲了,就过来,现在新房那边也是空着的。”季安宁哭笑不得的解释着,又快速岔开了话题。

    范敏闻言应着:“嗯,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别瞒着家里,我和你爸过去的时候,和你说。”

    这罢季安宁挂了电话。

    她可叹的扫了一眼被放在茶几上的电话簿,看来她想要找萧山,这点是实现不了了。

    只能等,萧山他什么时候想起她的时候,给她打电话,怕是才能联系的上。

    季安宁闭着眼睛,不免想到了刚才范敏说的话,她摇摇头,萧山,应该不会的。

    正思虑间,外面就有了响动,季安宁下意识的看着腕间的手表,还不到六点。

    顾长华回来了?

    季安宁不确定的往门口站了站,片刻就见顾长华拿着钥匙进了门。

    小九和一一这会儿也凑在了玄关口。

    “你怎么回来这么早……”季安宁瞠目结舌的看着顾长华,她还没做饭呢……

    这一下午,光为方玉枝的事情发愁了。

    她傻笑的冲着顾长华笑了笑。

    顾长华看着自己媳妇,剑眉而立,他唇角微张,带着几分无奈的嗓音就传到了季安宁耳边:“媳妇,听你这语气,好像是嫌弃我回来的早了,不想我啊。”

    “噗。”季安宁是琢磨出来了。

    顾长华这厮是越来越变态了,争风吃醋也愈演愈烈了。

    季安宁拽着顾长华的衣角:“哪里嫌弃,是惊讶,不忙了?我还没做饭呢。”

    季安宁吐了吐舌头,主要是因为她还没做饭。

    顾长华闻言,低低的笑了一声,他笔直的长腿直接越过小九和一一,搂着季安宁往客厅走去:“最近都不怎么忙,一会儿我做饭就行了。”

    季安宁羞笑一声,她一天都在家里,还让顾长华回来给她做饭,她都不好意思了。

    “你真的要做啊?”

    “嗯,好久没下厨了。”顾长华摸了摸季安宁的头发,坏笑一声:“一会儿你要是觉得好吃,看着给我点奖励什么的就行。”

    季安宁好笑的看着顾长华,他的厨艺季安宁是完全认同的,肯定好吃,哪里还用觉着。

    她大方的在顾长华脸颊波了一口,“赏你的,去吧。”

    “喳!”顾长华唇角上扬的应了一声,就起身去厨房了。

    季安宁被他给逗笑了。

    这家伙,都是从哪里学来的。

    方玉枝和季安东的事情,现在情况未定,季安宁并没有告诉顾长华。

    她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在客厅带着孩子,一并等着顾长华的晚餐。

    小九和一一在沙发上爬上爬下,玩的不亦乐乎,好像有着用不完的精力一样,季安宁安静的看着他们两个小家伙,时间打发的很快。

    茶几上的食盒里放着点心和饼干。

    季安宁吃了两口,又给小九和一一他们拿了一块。

    季安宁好奇顾长华做什么,她在沙发上小坐一会儿,就抑制不住的靠近厨房,她站在厨房门口,偷悄悄的看着。

    男人带着围裙,修长的手指拿着菜刀切土豆,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顾长华身板挺直,动作行云流水,有条不紊的拿着锅子翻炒着。

    戴着围裙的他,身上多了些烟火气。

    季安宁看的有些入迷,不经想起了一句话。

    认真的男人最好看。

    果然,这句话放在顾长华身上一点也不错,当然顾长华本身颜值就是飙高的。

    “媳妇,看够了吗?”顾长华没有转过身子,却是知道季安宁就在后方,他唇角带着几分戏谑的笑容,配合着菜刀切在案板的声音,轻缓出声。

    季安宁轻咳一声,怎么会有一种偷窥被发现的羞耻感。

    重生奋斗俏甜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