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54章 你不知道?

持好Ctrl+D 收藏本站

    小狐狸已经习惯魏俢不在了。

    魏俢常年不是闭关,就是上山采药,她和自己兄长待在这里,也闲的自在。

    听小狐狸说魏俢不在,季安宁也只好作罢了。

    魏云已经醉酒,和他也说不了几句话,季安宁和顾长华故而并没有待在空间太久,就从空间出来了。

    从空间出来之后,季安宁的神情仍然有些恍惚。

    随后顾长华揽住了她的肩膀。

    顾长华知道季安宁在想什么,他轻轻揽着季安宁的肩膀:“媳妇,别想了,只会徒添烦恼,魏云的确是个可怜人。”

    季安宁的视线不由自主的飘向已经睡熟的一一的身上,她轻声道:“是可怜…”

    看到那样的魏云,季安宁很是同情。

    季安宁并不是什么降妖除魔之道,她和魏云小狐狸他们相处过,他们并没有害人之心。

    几百年前,和姬明月相恋,是孽缘,造成了今天的这一切。

    饶是季安宁再可怜魏云,终究,一一是她的女儿,就算一一前世和姬明月有关,但她现在到底只是个什么不懂的婴儿。

    季安宁眉头紧皱不得舒展,她道:“如果不是因为一一,我真的想试试把他们都放出来,他们被困了几百年,这样的惩罚也该结束了。”

    顾长华亲吻着季安宁的额头:“媳妇,我知道你心里不舒服,他们之间的事情,总该有个结束,但不是现在。”

    季安宁颔首,进了一趟空间,反而将她的心情弄的很是郁闷了。

    季安宁揉了揉眼睛,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又伸着胳膊抱紧了顾长华,还好他们的缘分是对的。

    并没有这些琐事烦忧。

    季安宁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迷迷糊糊,眼皮发沉是怎么也睁不开。

    耳边隐隐约约响起一声声轻唤。

    是一道稚嫩的女声,不断的在她耳边回响:“妈妈,救我,妈妈救我。”

    季安宁瞬间清醒,身上被吓的冷汗乍起,清醒之后,耳边是哇哇的哭声。

    一一哭醒了。

    伴随着按钮开关的声音,屋子亮了起来,顾长华也醒来了。

    顾长华瞧着季安宁惊魂未定的样子,用手背摸了一下季安宁的额头,上面浮了一层冷汗。

    “做噩梦了?”顾长华轻声细语的问。

    季安宁点头,赶紧将一一抱在怀里哄着。

    季安宁暗暗吐了一口气,自己很久没有做过噩梦了,她这次睡梦中惊醒,反而记不起自己梦到了什么。

    只觉得周身被一股恐怖寒冷的气息所包围。

    她道:“没事,我现在都想不起来梦到什么了,许是孩子的哭声,把我给惊醒了。”

    季安宁哄着一一,没过一会儿,一一就继续睡下了。

    外面的天色黑着,时间还早,顾长华扶着季安宁又重新的躺下。

    “媳妇,你睡吧,你太累了。”

    顾长华一直守着季安宁,直到她睡的踏实,这才也睡下。

    这一觉,季安宁是直接睡到天亮的,今天中午她还要去新世纪会所和金茂外货的代表,所以提前安顿了顾雪和顾长安,中午有什么想吃的菜告诉王可,她中午并不回来吃饭。

    整顿好所有事情,季安宁穿着一身简便大方的衣服,踩着一双并不算高的高跟鞋,直接去了新世纪会所的餐厅。

    温特和玛丽本来就在新世纪住着,他们一早就到了餐厅,温特专门挑了一个清幽的位置,他临窗看到了季安宁,偏着脑袋和玛丽说:“看,季老板来了。”

    温特那双蔚蓝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季安宁,视线一路跟随着她进了餐厅。

    温特笑盈盈的起身,金棕色的头发,白色的皮肤,深邃的脸廓,明显外国人的特征,让温特在餐厅的回头率很高。

    温特大步走到门口,和季安宁打了招呼:“琳娜,这边。”

    温特亲自带着季安宁到了玛丽的位置。

    季安宁和玛丽礼仪的相拥贴面,然后落座。

    桌子上并没有放合同,这看上去就像是一顿简单的午餐。

    温特接到季安宁之后,就离开了,并没有和他们一样坐下来谈事情。

    季安宁脸上挂着几分笑意,不动声色的望着玛丽,不知道玛丽此举是什么意思。

    玛丽率先出声:“琳娜,我已经点餐了,是中餐,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

    季安宁随之笑了笑:“我并不挑食,至于合作方面,我想我们会合作愉快的。”

    玛丽了然的点头,喝着茶水,神态高傲的重新打量了季安宁一番:“琳娜,我听说你结婚了,看你这么年轻漂亮,这真是个让人意外的消息。”

    季安宁闻言,微乎其微的蹙着眉头,怎么还说起她结婚的事情了。

    难不成结婚了,就不能谈生意了吗?

    季安宁唇角微微抿起,点头道:“嗯,我结婚是早一些,不过我想这应该不会影响到咱们合作。”

    “当然不会。”玛丽盯着季安宁的五官:“你知道,为什么我们最后和安华果蔬合作吗?”

    玛丽反问了季安宁一句。

    季安宁也想知道答案,她不慌不忙的笑着说:“其实,我也很想知道,金茂外货最后为什么选择了我们这一家新的供应商合作。”

    玛丽奇怪的看了季安宁一眼,难道她不知道?

    她不知道凯?

    怎么可能?

    如果她不知道凯,凯又怎么会如此帮她?

    玛丽心里泛着嘀咕,不确定的看着季安宁:“你不知道?”

    季安宁听糊涂了,听玛丽话里的意思,难道她应该知道?

    季安宁摇头:“不知道。”

    玛丽迟疑一二,也不敢透露凯的消息,只是冷不丁的扯了一下唇角:“你们的果蔬不错,我们看了这么多家,就觉得你们安华果蔬不错,希望以后不会让我们失望。”

    “当然。”季安宁知道玛丽话里有话。

    她看她的目光并不对劲,但很显然,玛丽并不想告诉她,可以季安宁现在的人脉资源,根本不认识国际公司上的人,更何况金茂外货的真正幕后老板是奥斯汀家族,这和季安宁就更加的扯不上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