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53章 醉生梦死

持好Ctrl+D 收藏本站

    季安宁知晓这些。

    也正是因为知道后世奥斯汀一族并没有什么影响,这才考虑和金茂外货合作。

    这件事情,季安宁也和顾长华说过,她点点头:“我知道了。”

    他们在外面坐着,顾雪和顾长安在家中待着看电视,小坐片刻,季安宁和顾长华便带着孩子回去了。

    明天季安宁要去新世界会所和金茂外货的代表洽谈事情,晚上和顾长华早早的躺在了床上。

    因为离睡觉的时间还早,季安宁凑到顾长华身边,似笑非死的看着他:“要不要去空间里。”

    自从顾长华进过她的空间以后,季安宁觉得空间是个幽静的地方,闲时还可以进入第二空间找魏云他们聊一聊。

    “好。”顾长华握着季安宁的手,答应了季安宁。

    季安宁点头,与此同时也握着顾长华,神识一动,直接将顾长华带入了空间。

    当然主要也是进第二空间,瞧瞧魏云和小狐狸。

    魏云时常将问顾长华,显然是想要和顾长华小酌几杯。

    进入第二空间之后,季安宁轻车熟路的带着顾长华进了竹屋,空间不分昼夜,外面天黑月明,空间内,仍旧是蓝天白云,微风浮动。

    顾长华来空间甚少,他一出现,小狐狸就闻到了生人的气息。

    小狐狸一溜烟的窜到了竹屋前,看到了季安宁和顾长华二人,她双手抱胸,身上还穿着季安宁送给她的那一件长裙。

    “我就说闻到了生人的味道,原来是你们来了。”小狐狸高挑着眉头看了季安宁一眼:“我兄长现在正醉酒着呢。”

    “……”

    季安宁顿了几秒,合着她给魏云带的那些酒,魏云每天都在喝。

    说话间,从竹屋里走出来的男人,跌跌撞撞,酒气冲天,脸颊上两朵驼红。

    魏云一身宽衣,飘飘扬扬的倚靠在门口上,微微眯起的眼睛认出了季安宁和顾长华,他脸上带着几分醉人的笑意:“安宁和她相公来了,快进来,快进来。”

    小狐狸看着醉气熏熏的魏云,“大哥,你喝醉了。”

    “谁说的,我没醉。”魏云一把将小狐狸推开,拉着季安宁和顾长华就要进屋。

    不知道为什么,此时此刻,站在竹屋外的季安宁,看着这样状态的魏云,心里动容了。

    魏云几百年被自己心爱的女人困在这里,想忘记又不舍的忘记,这份沉重的爱和恨,给魏云带来了几百年的痛苦,素日里他衣冠整带,脸上瞧不出愁容,也就是此刻醉酒时,才能看的到他身上那份沉重的悲痛。

    季安宁自己都觉得是命运捉弄人。

    如果一一和姬明月没有任何的牵扯,或许季安宁还会想着办法,将他们三个人从这牢笼里解救出去。

    但现在她不能。

    关乎到一一的安全,一旦魏云逃离这里,感受到了一一身上的气息,以他困在这里几百年的恨,不一定会放过一一。

    虽然这些时日,姬家的人并没有再来打扰过他们的生活的,但这并不代表,一一的身份暴露后,姬家会重新找上门来。

    这些都是季安宁必须要考虑到的。

    季安宁唇角微微张开,感受到了顾长华握紧她掌间的力量,她抬眸看着顾长华,顾长华打也猜到了季安宁的心思。

    季安宁和顾长华被魏云拉着进了屋,就连屋子里都是一股酒气。

    小狐狸站在一侧,她神情不悦的看着季安宁:“你以后不要给他带酒了,这些天,他都没有清醒过,每天醉生梦死,胡言乱语。”

    大概是之前魏云太过自持,困在这里几百年,都没有表现出什么,而这些天,小狐狸所看到的魏云,和她平常看到的魏云,大不相同。

    小狐狸也被他这个样子吓到了。

    别说是小狐狸,就连季安宁也未曾见过魏云这般放纵自己的模样。

    小狐狸的话音刚落,“砰!”的一声,魏云拍桌而起:“安宁,你别听婉儿乱说!我喜欢你们人类酿的酒,够烈!只不过现在好像没以前那么厉害了,还有没有更烈的酒?”

    季安宁无奈的扯了扯唇角。

    能厉害吗?以前两杯就倒的魏云,现在喝的都锻炼出酒量了,就他这样再喝下去,怕是要千杯不醉了。

    说实在的,季安宁也没有过彻底大醉的时候,并不能知晓魏云此刻心里的感受。

    她顿了两秒:“魏云,喝酒归喝酒,你也不能每天都喝酒……你这个样子,我还真不敢给你拿酒了。”

    “不行!”魏云晃晃悠悠的就要抓季安宁,却被顾长华及时的护在了身前。

    魏云抓着顾长华的胳膊:“不行!不行!我要喝酒!我必须要喝酒!!”

    魏云已经分辨不出自己抓的到底是谁,嘴里嘟嘟囔囔的说了这一句,直接醉倒在桌子上了。

    季安宁看着趴在桌子上的魏云,停滞了几秒,亲眼看到了从他眼角留下来的一行泪。

    这是季安宁第一次看到魏云哭。

    像魏云这样的性子,怕也只有在喝醉的时候,才敢这样放纵放肆吧。

    那个第一次初见,意气风发,身上带着几分缥缈仙气的魏云好像变得很遥远了。

    自从他感受到姬明月的气息,硬闯结界以后,他整个人都变了。

    季安宁沉吟了数秒,半响才开口:“小狐狸,他一直这样吗?”

    小狐狸无奈的坐了下来,看着又睡下的兄长,她点点头:“嗯,一直这样,清醒了又醉,醉了又睡,每天神神叨叨的,大概是真的感受到了那个女人的气息吧,上次我父亲不是说你也是姬家人,你难道不知道旧事吗?”

    季安宁旋即摇头:“我姓季,几百前就已经是姬家的分支了,和姬家谈不上什么关系,又怎么可能知道你们的旧事。”

    季安宁不喜欢被人在她身上冠上姬家这个姓氏。

    就如同季安宁不想被他们知晓她和姬家的关系一样,可偏偏,还是瞒不过魏俢。

    说到魏俢,季安宁视线看了一圈,“对了?你父亲呢?”

    “上山了,这里地势很大的。”小狐狸被困在这里几百年,都没有将这里所有地方都去过,就好像是一个无边境的地狱。

    书客居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