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37章 神秘礼物

持好Ctrl+D 收藏本站

    蓝玉说的十分直接,并没有什么避讳。

    季安宁似笑非笑的看了蓝玉一眼:“我还以为你会对他有兴趣呢。”

    蓝玉撇了撇嘴角:“安宁,你可别埋汰我了,我都没这个心思,更何况,我最讨厌别人的安排。”

    若是蓝玉和蔺晖不是在这种场合见面,蓝玉不可否认,那个男人确实是优秀的。

    但是眼下这个场合,蓝玉根本不会多看蔺晖一眼。

    季安宁笑了笑,“好,那咱们就不说这个了,看会儿电视。”

    季安宁开了电视看。

    蓝玉则是像季安宁打听:“安宁,你和景娱的沈思瑶关系不错吧。”

    突然提及沈思瑶,季安宁稀罕的看着蓝玉,不知道蓝玉提及沈思瑶做什么,她稍稍点头:“嗯,怎么了?”

    蓝玉耸肩,表示自己不过是随口问问:“没什么,我看她戏路挺广的,人气也挺高的。”

    蓝玉问沈思瑶,说到底,她心里话是想要入这行,否则也不会和季安宁打听沈思瑶的事情。

    而季安宁又不想让蓝玉进这个圈子,所以季安宁也是尽量不和她提这个事情。

    这罢,他们一块坐下来看着电视。

    一直到六点,蓝玉才从季安宁这离开。

    蓝玉自己的生存能力很强,她也会做饭,蓝玉也没打算一直在蔺家吃饭,既然打算在部队里住一段时间,她总不能每天都去别人家吃饭。

    所以蓝玉和季安宁这拿了一些食材,自己回去做饭了。

    一直没把蓝玉留下来吃饭的季安宁有些挫败,她坐在沙发上,身子后躺,长长呼了一口气,表示无奈。

    不过今天季安宁的心里一直惦记着神秘礼物的事情,所以做什么都提不上精神,也心不在焉,只等着顾长华快些回来,好问问他,看他有没有思绪。

    后躺在沙发上等顾长华回来的季安宁等着等着,就在沙发上自己睡着了。

    从屋子里出来的范敏瞧见自己闺女睡在沙发上,她轻轻的拍了拍季安宁的身子:“宁宁,别在这睡,要是困了,就回屋躺会儿。”

    别看季安宁只睡了二十分钟,但她还真的就睡着了。

    被范敏这一拍,季安宁猛地惊醒过来,她揉了揉眼睛,坐起身子:“啊?我不睡了,时间也不早了,长华一会儿也该回来了。”

    季安宁抬头看着时间,为了让自己清醒过来,她起身去卫生间洗了一把脸。

    她站在镜子面前,看着自己稍稍发圆的脸蛋,好像还带着一些浮肿,季安宁今天没睡好,她拿水轻轻拍了拍,外面已经有了开门的动静。

    顾长华回来了。

    季安宁将脸擦干净,又将长长的头发重新盘了起来,便出了门。

    才从外回来的顾长华,站在客厅一角,目光四处看着,正寻找着季安宁的身影,他还以季安宁在屋里睡着,准备先回屋去看季安宁。

    刚走了两步,便看见季安宁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季安宁立即冲着顾长华招手:“我有话和你说。”

    季安宁自己走到墙角边,将纸箱子拿到了茶几上,“长华,这是今天中午从门卫那拿回来的,说是有人送我的,但这里面并没有写是谁送的,我这边的朋友不会这样送我,是不是你那边的哪个战友?”

    顾长华闻言,眉头紧皱。

    他低垂眼眸,修长的胳膊探进去纸箱检查了一二,见只是有些平常的新衣服和玩具,并没有其他,这才松了口气。

    顾长华道:“不会。”

    他的人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

    顾长华都不用考虑,就知道不是他这边的人,顾长华低声询问:“事先没有电话?”

    季安宁摇头,如果有电话,季安宁也不用去问顾长华了,她抿着嘴巴:“不是你的人,也不是我的人,我实在是想不出还会有谁将东西往这里送了,也没多少人知道我在这啊。”

    顾长华安抚着季安宁:“都是些小玩意,兴许是想给你一个惊喜,才没告诉你名字,别乱想了。”

    顾长华的担心远比季安宁更多,只是这种情况,季安宁又怀有身孕,顾长华并不想吓到他。

    这件事情,只能顾长华私下去查,看到底是谁让人给捎过来。

    还好这不是什么危险物品,若是有人送过来的易燃易爆炸的物品,顾长华眸子深了几许。

    “以后这种东西,不知道是谁送过来的,你先不要拿了,等我去处理,好吗?”顾长华并不想吓到季安宁,所以他的声线仍旧沉稳。

    “嗯。”季安宁起初也是听那守卫说是安全的,才将这东西拿回了家,否则她也不会冒这个险。

    既然现在还不知道是谁做出的这事,季安宁还是觉得听顾长华的话,小心为妙,她没几个月就要生了,这几个月里,一定不能再出任何的差错。

    顾长华将纸箱子抱了起来:“这个我先收起来,咱们的宝宝也不缺这一身两身衣服。”

    季安宁点头,东西让顾长华处理了。

    只是这心里的忧心仍旧没有放心,本来还想着顾长华回来,就能知道这纸箱是送过来的,可现在,还是未果。

    怀孕期间的季安宁,心思本就敏感,如今又不知道谁送了这纸箱,让季安宁的心里怎么能踏实下来。

    范敏从厨房里出来,她瞧季安宁蹙着眉头:“宁宁,长华也不知道?”

    季安宁无奈的点头:“妈,以后有什么东西送过来都别收了,现在咱们连是谁送的都不知道,这就相当于,敌暗我明,太不踏实了。”

    “有这么严重吗?”范敏顿了几秒,她并没有将事情想的这么严重,或许只是亲朋好友送来的贺礼。

    “妈。”季安宁喊了她一声。

    范敏立即点头:“好,妈知道了,都听你的,妈不动这些东西,我先去做饭,你也别太忧心忡忡了,你心情不好,对孩子也不好。”

    范敏提醒了季安宁一句。

    季安宁微微点头,为了自己腹中的宝宝,她不得不打起精神,重新的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不能被区区一个纸箱,就扰乱了心思。

    不论如何,也得先安全将两个宝宝生下来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