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76章 虚实

持好Ctrl+D 收藏本站

    簪子?

    季安宁稀里糊涂的看着小狐狸又拿着那根油笔在自己头上比划。

    她顿了几秒,这才意识到这小狐狸把这油笔当成是簪子了。

    “这不是簪子。”

    不过这油笔细细长长的,被小狐狸当成是簪子也不足为奇。

    “不是簪子?”

    小狐狸蹙眉,她将油笔拿在手中,仔细的盯着瞧,也没看出个什么名堂来。

    “那是什么东西。”

    季安宁勾了勾手指,她将油笔拿在手中:“我给你的纸呢?”

    “谁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早就被我扔了。”小狐狸一脸的不屑。

    季安宁不动声色的看了她一眼,只好将她的手抓来,在她的手背上写了几笔。

    蓝色的道子一下子就划在了小狐狸的手背上,小狐狸看着突然出现的道子,吓得收手大叫:“你……你对我做了什么!我就知道你没按好心!你是不是对我下什么符咒了!大哥!赶快来救我!我的手!”

    小狐狸嚷嚷着,不一会儿魏云就出现了。

    魏云虚扶了小狐狸一把,也看见了她手上的蓝色道子,他蹙眉:“怎么回事?”

    小狐狸苦叫了两声:“我的手…不会废了吧…她暗算我……”

    “……”

    季安宁看着小狐狸抬着柔软的胳膊,一副受了重伤的模样,她顿了几秒,这个小狐狸未免也喜欢演戏了吧。

    不过是在她手背上了划了两道,还真当季安宁对她做什么了。

    季安宁稀罕的瞧着小狐狸:“你好好看看你的手,有事情?”

    小狐狸甩了甩自己的胳膊,“好像有点麻……”

    她又动了两下:“诶,好像没事情……”

    但看着那蓝色的道子,小狐狸就是不踏实:“谁知道你对我干了什么!你给我的到底是什么邪物!”

    “你再啰嗦,小心我锁你的魂!”季安宁拿着手中的油笔比划了两下还真的将小狐狸更唬住了。

    她立即藏躲在魏云的身后:“大哥,你快救救我!我就知道她不是好人!她要害我!”

    季安宁翻了一个白眼。

    相比之下,魏云要镇定许多:“这应该不是什么法器。”

    季安宁拿着手中那根油笔,能是什么法器。

    她扬手一挥,便将那根油笔丢给了魏云:“你好好研究研究,看看这是什么东西。”

    魏云虽在季安宁的身体里打入自己的几分神识,却也无法窥探外界事物,本以为这是个法子,却不想白白便宜了季安宁,竟让季安宁腹中的孩子吸收,反而助她安了胎。

    若非不是他的那几分神识,季安宁这几经折腾,肚子里的孩子早就保不住。

    魏云损了几分,眼下又没有什么好法子,他瞧了一会儿,直接问:“这是什么?”

    “油笔,写字用的,和你们用的毛笔用途差不多。”季安宁也懒得逗弄他们兄妹二人了,直接道。

    不过打趣打趣他们,也给自己添了几分趣味。

    “毛笔?”藏在后面的小狐狸探出半个脑袋,她凭空变换出一张宣纸来,拿过魏云手中的油笔,尝试写了写,才写了两下,那宣纸就被戳破了。

    小狐狸大骂:“果真是诡计多端的人类!这哪里是笔!我看分明是杀人夺命的利器!”

    小狐狸瞪着红色的眼睛,她的容貌尚未褪去稚嫩,鼓着圆圆的腮帮,可气可恨的说道。

    “那是你们古人用的纸,再说你力气那么大,可不是被戳破,反正这就是跟普通不过的油笔罢了。”

    这些小妖精,现在时代在慢慢的进步,往后要是让他们看到手机会说话,那还不吓死。

    季安宁这么一想,反而觉得十分有趣。

    魏云相信季安宁的话,区区一个凡人,他们自不会怕,何况他们已经被困在了这里,再坏还能是什么。

    魏云直接道:“你既有了身孕,便去我那竹林小屋坐下歇息。”

    季安宁眉头微挑,眼下还记得小狐狸给她讲的故事,她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魏云,虽她现在拿魏云没有办法,但将他困在这里,已经是对他最大的惩罚了。

    只是倒也瞧不出,这妖精也是痴情之人。

    季安宁似笑非笑,跟着他们兄妹二人一道进了竹屋。

    小狐狸还是颇有些害怕的看着自己的手背,嘴里嘀咕道:“那我手上怎么办。”

    “去洗。”

    小狐狸惦记着自己手背上的蓝道子,便出去洗手了。

    她刚出去一阵,忽然惊叫一声,这声惊叫中带着几分欣喜。

    坐在季安宁对面的魏云鼻子动了动,闻到了气息,他有些坐不住了。

    他看向季安宁,“你今天真是来的巧,我父亲出关了。”

    魏俢出来了?

    魏俢说话做事靠谱,季安宁还想着魏俢什么时候能出关,没想到今日就出关了。

    她眉头微乎其微的上挑:“那我还真来的是时候。”

    话落,竹屋外,已经落至一仙风道骨般的身影,青衣长袍,墨发飘飘。

    魏俢单手背于后,打量着眼前的竹屋,朗声道:“这什么时候多了处竹屋?”

    小狐狸跟在后面:“父亲,这是兄长起的竹屋,不住洞穴,开始住起了竹屋,如今有了这个人类,我觉得兄长倒是学了几分人的模样。”

    魏俢眼尾的余光看了小狐狸一眼,几步上前,抬手和季安宁做了一个虚礼:“季姑娘也在。”

    魏俢一打眼,就看出季安宁怀有身孕,他愣了几秒,眉头微蹙,不仅因为季安宁怀孕,而是因为季安宁身上,却有几分魏云的修为气息。

    “季姑娘有身孕了,恭喜。”魏俢先道,随即他看向魏云:“看来老夫闭关的这些时日,发生了不少事情,我家小儿没有得罪姑娘吧。”

    “父亲!”魏云拂袖,满脸的不乐意。

    季安宁冷笑一声,可不替魏云遮掩,正愁着没办法整治魏云:“也没什么,就是差点没了性命,也不知道魏云用的什么法子,将我的魂魄禁锢在此,好在最后他迷途知返,不知在我身上放了些什么,也算把我救了,否则我还不知能不能站在这里。”

    季安宁到现在也没搞清楚魏云当初在她身上放的是什么,只好借这次机会,从魏俢口中探探虚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