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4章 宁宁 我太自私了

持好Ctrl+D 收藏本站

    顾长华是在第二天下午才回了家。

    一夜难眠,顾长华不见到季安宁心里根本不放心,而让季安宁离开,他更不踏实。

    综合考虑下,顾长华认为将季安宁放在自己眼皮底下,他能看到的范围内,他才能安心。

    但顾长华很担心季安宁有危险。

    顾长华在下午天还大亮的时候就回了家,这让待在家中的季安宁很是意外。

    季安宁还以为顾长华今晚也不会回来了,甚至已经接受顾长华不回来的事实,却没有想到,此刻顾长华就站在她的眼前。

    他们之间的问题还没有解决。

    所以他现在回来是和她谈这件事情的吗?

    季安宁不动声色的看了他一眼,自己先坐在了沙发上,一本正经的出声:“部队的事情忙完了?”

    顾长华对上季安宁目光,他双手垂落,直接坐到了季安宁的身侧,“嗯,我有个打算。”

    季安宁心头一沉,有不好的预感。

    等了这么多天,终于等到结果了,季安宁紧抿下唇,假装镇定的点头,她双手交叠落在自己的大腿上,保持着优雅的姿态:“什么打算,你说吧。”

    季安宁觉得自己简直太适合去演戏了,她面上不露痕迹的看着顾长华,等着顾长华出声。

    “你这阵子有空吗?”顾长华问。

    季安宁不明所以的蹙着眉头,他问这个做什么?

    季安宁迟疑片刻,“生意上的事情有的忙,怎么了?”

    顾长华点了一下头:“那也能抽得出时间来吧。”

    季安宁心里有点不舒服。

    就像是有一团气堵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让她喘息都有些费劲。

    偌大的客厅内,气氛也不同以往。

    他们之间好像真的回到了原地,他们的谈话方式让季安宁很不适应。

    他就坐在距离她不到几厘米的地方,可季安宁却不会想以前一样靠在他的身上,他们的关系亲近又疏离。

    季安宁轻轻扯了唇角:“可以,你的打算是什么?”

    季安宁现在还没有摸清顾长华想要说什么,反正她一贯摸不清顾长华的心思。

    “射击,我想教你学射击。”

    “啊?”

    突如其来的反转让季安宁瞪圆了眼睛。

    射击?

    学习射击?

    季安宁的脑子有些发懵。

    她学习射击做什么?

    再说这部队又不是她能去就去的地方,她到哪里学习射击,像那种专门练习射击的高级会所,青市都不一定有。

    季安宁搞不懂顾长华的意思。

    “我为什么要学习射击?”季安宁颇有些奇怪的看了顾长华一眼。

    顾长华镇定自若,脸上没有半分多余的表情,他简单的解释:“多掌握一门技能,对你有好处的。”

    季安宁忽然想到了在南非时的枪林弹雨。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生活在一个太平的环境里,但南非的经历却告诉她,危险无处不在。

    季安宁大抵知道顾长华的意思了。

    她无奈的道:“就算我学会射击,也不能携带枪支啊。”

    顾长华有配枪,可她没有。

    顾长华却道:“这个没事,只要你会用就好。”

    最起码在紧急的情况下,季安宁可以保护自己。

    自然顾长华要教季安宁不仅仅是射击,还要教她如何防身。

    顾长华没有办法放季安宁离开,更何况就算季安宁真的离开,阿尔蒙也可能会找上她,所以让季安宁待在自己的身边,他更放心。

    但季安宁也需要有保护自己的能力。

    季安宁之前在部队接受过训练,体能比正常人强很多,所以顾长华要做的就是加强。

    季安宁心思细腻,看着顾长华这个样子,她皱了眉头:“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她知道顾长华肯定不会说,便直接反激道:“长华,你知道我为什么告诉你我的事情吗?就是因为咱们是夫妻,我们之间不应该有秘密,你也大可不必把我想的太过娇弱,什么事情,我都能承受的住,你告诉我,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面上无色的顾长华抬起了眸子。

    他对上季安宁清澈透亮的眼睛,那双眼睛有他曾经看不到的坚定。

    顾长华本来是不想告诉季安宁,他道:“你说的对,媳妇,我们之间不应该有秘密。”

    季安宁听到媳妇这两个字,心一下子就软了。

    明明是他经常喊她的称呼,但今天听着他说出这两个字,季安宁竟然不自觉的红了眼睛。

    她眼眶微热。

    便听着顾长华简单的将事情和她说了一遍,因为涉及军要机密,所以顾长华只是挑着简单的说了几样。

    可季安宁听完之后,立马严肃道:“明明是你的境地更危险!”

    这样的状况下,顾长华竟然担心的第一个人是她。

    季安宁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下就将顾长华抱住了。

    明明他更加危险,明明要找的人是他,可顾长华却将所有的担心都落在了她的身上,担心她的安危,还要教她自保的能力。

    季安宁直勾勾的看着顾长华,心里暗暗的道,这个男人,她这辈子跟定了!

    天知道顾长华憋了这么多天,早就要将季安宁抱在怀里了,娇软的身子一下子扑进他的怀中,顾长华胳膊几乎是下意识的将她圈住,手中的力道越收越紧,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顾长华抱着她,靠近她的耳边:“跟在我身边害怕吗?”

    季安宁摇头似拨浪鼓,她害怕的是离开。

    跟他在一起,哪怕是一天,也有一天的温柔。

    顾长华捧起季安宁的脸颊,“宁宁,我太自私了。”

    自私到不想放季安宁离开。

    季安宁笑出声来。

    这是顾长华第一次毫无隐瞒的告诉她,之前出任务,顾长华都瞒着她,现在,他们是透明的。

    季安宁笑着道:“我喜欢你的自私,我们是夫妻,患难与共。”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顾长华不紧不慢的出声:“媳妇,这是一句老话,其实你就算要走,我能理解。”

    毕竟谁都不想每天担惊受怕的过日子。

    季安宁反问:“那你想让我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