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1章 不能言而无信(2)

持好Ctrl+D 收藏本站

    季安东自然是点头答应了的。

    何况就是不用季安宁说,季安东也是会和方玉枝去吃这一顿饭,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季安宁看季安东点头,也不好再说什么,她也就是今天回娘家,顾长华今年不在,等到下午的时候她就打算回去了。

    她和季安东在外面坐了一会儿,季安宁就进厨房看了眼已经准备开始包饺子的范敏。

    不过这会儿厨房里已经有了不少人,季安宁才刚刚踏进厨房边,范敏就直接将季安宁撵了出去。

    “行了宁宁,这厨房里够忙活了,你就在外面坐着,别进来了。”范敏说着将季安宁打发了之后,就进厨房了。

    季安宁哭笑不得的看着范敏又进了厨房,颇为无奈重回到了沙发上坐着。

    季安宁犹豫了一会儿,又进厨房将范敏喊了出来。

    季安宁其实是打算准备回顾家了,她将范敏喊出来,压着声音道:“妈,我就不留着吃晚饭了,我先回去了。”

    “急啥,吃过晚饭再走啊?”

    范敏瞪着眼睛,拉着季安宁的胳膊,不满的出声道。

    季安宁摇摇头:“晚上回去也不方便,就不留吃饭了,没事妈,我现在又不是说立马回安城,以后回家的日子多着呢。”

    范敏听季安宁这么说,只好点头让季安宁回去了。

    不过因为是季安宁一个人回,又看外面季安东闲着,范敏就让季安东去季安宁,让季安东去送季安宁回西区了。

    从南区出来,季安宁看了一眼季安东,就听季安东自己开口:“这几天哥哥嫂嫂们也一直在问离婚的事情。”

    他叹了一口长气:“还是回部队清静点。”

    季安宁无奈的扯了扯嘴角,就论季安东离婚这么大的事情,几个哥哥嫂嫂要是不说才怪了,季安宁微微挑眉,心里面惦记的却不是季安东说的这件事情,而是范敏这几天有没有忙着给季安东去介绍相亲对象。

    这个才是季安宁现在比较关心的事情。

    她抬头看季安东一眼:“四哥,妈这两天没念叨你吧?”

    不用季安宁明说,季安东很清楚季安宁口中的意思,他随之笑了一声,这才出声道:“这两天忙着过年,大哥他们又回来,咱妈要忙的事情多着呢,哪有心思去管我这事情。”

    季安宁其实是打算要和季安东捅破这层窗户纸了。

    否则这一转眼的功夫,季安东就离开应城了,要是再想折腾这件事情,可就没有她想的这么简单了。

    故而季安宁的步子放的很轻很慢。

    她出声问道:“四哥,你觉得玉枝怎么样?”

    季安东的神情明显楞了一下,似乎是没有想到季安宁会问这个问题,然而这个问题季安东在上一次与方玉枝见面时,也想过。

    之前季安东将方玉枝当做是孩子,但现在方玉枝的年龄也不小了,只是季安东还是没敢往深出想。

    今天又听季安宁一提,他顿声道:“玉枝当然不错,妹妹,你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

    季安宁玩笑般的笑了一声:“没什么,我这不是看玉枝也没有结婚,四哥你这又找着,要是玉枝当我嫂子,我很挺乐意的。”

    “打住打住,妹妹,这个话你可不能乱说,这不是胡闹吗!”季安东声色立变,但也是因为季安宁的这番话,眉头几不可见的动了一下。

    季安宁轻咳一声:“四哥,我这不也是替你担心吗,你要是不喜欢就罢了。”

    季安宁就是点到为止,让季安东动了这个心思,之后怎么发展,就要看季安东和方玉枝二人了。

    他们兄妹两人刚刚过桥,迎面从桥上走来的许文艳一眼就看到了季安东,她是先看到季安东,这才又看到了季安宁。

    在知道季安东是季安宁的哥哥之后,许文艳态度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她立即低垂着眼眸,将自己的仪态暗暗整理了一番,这才抬起头来,冲着他们二人的方向走来。

    许文艳率先和季安宁打了招呼,又含羞带笑的冲着季安东微微点头,便于季安宁道:“安宁,正好碰上你了,我心里是一直过意不去,之前也是都怪我多嘴……安宁,这都是我的不对。”

    许文艳一副愧对于季安宁的表情,只差痛哭流涕了。

    一边站着的季安东并没有看明白许文艳的表演,尤其对于许文艳这种无关紧要的人,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自然也就不记得许文艳了。

    季安宁虚笑了一声,现在与她说这些有什么用,季安宁不紧不慢的出声:“这件事情解释开了也没什么事情,只是以后碰上同样的事情,你应该弄清楚,毕竟你也是女人,应该知道名声对一个女人的重要性。”

    许文艳被季安宁说的脸红,她连连点头,想着和季安东搭话,便于季安东道:“安宁,这位就是你哥哥吧,仔细一瞧,你们兄妹俩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呢!”

    许文艳这话说的尴尬,季安宁在一旁听得也很是尴尬。

    因为季安东不认识许文艳,所以只是在许文艳说话的时候,眉头微乎其微的动了一下,比没有和许文艳搭话。

    这一时之间,氛围很是尴尬。

    许文艳讪然笑着,没有看见顾长华,倒是有些稀罕,但因为之前在顾家闹的并不愉快,许文艳也就没有多嘴在问,只是出声道:“你们这是?”

    季安宁道:“正要回家呢。”

    这罢,许文艳不好多加拦着季安宁和季安宁说话,她连忙给季安宁让了一条路:“那你们快回吧,这也不早了。”

    季安宁与许文艳微微点头,直接和季安东离开了。

    至此,许文艳都没有和许文艳说上一句话。

    许文艳唇角微扯,她神情木讷的看着下了桥,季安东的背影,清秀的五官都快要皱在了一起,许文艳是想要和季安东搭话,顺便乘机打听一下,看季安东到底有没有结婚,可这一打眼,季安宁和季安东早已经走远,她想要问的话也没问,许文艳一连叹息几声,只好也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