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53章 闹事

持好Ctrl+D 收藏本站

    所以,方玉枝听林大娘这么说之后,眉头皱了起来,一张笑脸变得很是难看。

    但她也不好说什么。

    季安宁和林大娘聊了一会儿,并没有从林大娘口中套出什么,只是知道林大娘对季安东的印象还是不错的。

    这罢,五点之前,季安宁回了家。

    范敏正坐在沙发上看着季安宁刚买回来的医护书,她翻看了几眼,并不能看懂。

    等季安宁一进门,范敏就冲着季安宁招手:“宁宁,你买这个干什么用的?你怎么还打算学医了啊?”

    “就是瞎看看呢,哪能看书就能学会的。”季安宁讪笑一声,她买的也是最简单,最基础的医护书,就是为了自己方便学习。

    范敏将书递给了的季安宁,“那你看去吧,妈出去一趟。”

    范敏在家里待了一下午,现在有些待不住,便直接出门了。

    季安宁拿着书坐在沙发上看,她的视线绕了一圈,发现季安东并不在一楼,心想他肯定是回了二楼的房间。

    季安宁也不至于现在就追着季安东上二楼去和她念叨这件事情,她需要给季安东自己思考的时间。

    季安东嘴上说着不着急结婚,但他其实也知道,自己是二婚,和头婚不一样,年纪也在一年一年的长,不急也不行。

    只不过季安东现在也在考虑,他该怎么找。

    季安东自己待在二搂,自己蹙眉想着,他这么一想,才发现,和自己熟悉的女人并不多,好像也就是方玉和他的关系比较亲近,因为季安宁的缘故,季安东打小就带着方玉枝。

    季安东懊恼的揉了揉眉心,忽然摇头,觉得自己太龌龊了,他怎么能对自己妹妹的好姐妹有旁的心思呢。

    季安东对方玉枝的心思还不是喜欢,只是将方玉枝列入了女人的行列中,因为以前,方玉枝在他的眼里,不过就是一个还没有长大的小妹妹。

    季安东微乎其微的叹息一声,揉着眉心,让自己不再多想,躺下睡觉了。

    楼下的季安宁并不知道季安东现在心里做斗争,季安宁也忙着自己的事情。

    ——

    在季家待的这两天,季安宁没有再让季安东去找方玉枝,甚至都没有去和季安东去提方玉枝,让是适可而止,去给季安东一点时间、

    然而就在她在季家的时候,上午季国强刚刚离开之后,忽然薛父薛母就找上门来。

    找过来的时候,范敏和季安宁正在看电视,季安东则是在外面抽烟。

    等看到自己的丈母娘和老丈人找上门来时,季安东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季安东!你这个混小子,小王八羔子!谁让你和我们燕子离婚的!你怎么能这么对待我们燕子!你爸呢,你妈呢!我今天就要找他们他们说说理去!我们家燕子到底是做错了什么!”薛母一对低垂的三角眼恼怒的瞪着季安东,怒气冲天的大骂着。

    薛父也是脸色铁青的跟在他们身后。

    薛母刚刚闹了一句,坐在炕头上的范敏就听到了动静,看着院子里闹着进门的薛燕父母,范敏脸色大变。

    本来之前知道季安东离婚的事情时,范敏就险些气炸,现在看到薛燕的父母又找上来,范敏更加脸色的不好。

    她以为这件事情就算是过去了,但是薛燕的父母找过来时什么意思。

    范敏脸色大变,她急着下地穿鞋,到了客厅。

    别说是范敏,就是季安宁自己都有些不知所措,但这件事情,又在季安宁的意料之内。

    季安宁早先已经猜到季安东和薛燕的离婚的事情,肯定没有告诉薛父薛母,否则他们怎么都不可能会让他们离婚。

    但现在,薛燕父母还是找上门来。

    “亲家母,你给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家燕子咋了,为啥要离婚!离婚这种事情,也不晓得和我们商量?”薛母看着范敏出来,直接出声问道。

    “这事我也刚刚知道,你找我也没有用啊,他们是协议离婚,这话你得去问薛燕。”范敏肯定是支持自己儿子的。

    “不是,我们好好的孩子嫁到你们家,没过两年,就落了一个二婚的名声,我们找哪去说理!就算是协议离婚,凭什么!我们燕子是哪差了!”

    范敏和季安东都被训斥着。

    薛燕父母也就只在以前季安东的婚礼上见过季安宁一面,那会季安宁还是一个大胖子,这会儿看到他们家中还藏着一个和季安东相近的女人,薛燕的母亲一下子就尖锐起来:“你们儿子在外面偷偷有了女人,现在都带回家了?!季安东你这样对不对得起燕子,亲家母,我们燕子不能就这样受了委屈,你们看着这事是怎么解决吧!”

    薛母就和耍无赖的样子一样,没好奇的冲着范敏道,而那个女人,指的就是季安宁。

    季安宁无辜躺枪。

    范敏听着脸色更加难堪,“你说啥呢!这是安宁,是我女儿!你别胡乱说话,这是孩子的事情,离婚就离婚了,咱们做家长的能怎么办。”

    再说是协议离婚。

    范敏根本不乐意去和薛燕父母多说,因为薛燕母亲的话音一直很尖锐,范敏根本不想多听。

    范敏话罢,薛母的脸色这才变了一下,也不再说女人的事情,只是道:“我告诉你们,今天,必须给我女儿一个公道,我们薛家好好的姑娘,就让你们白糟蹋了?”

    季安东脸色微变,他和薛燕结婚两年,都没有碰过薛燕。

    因为薛燕在他们结婚当晚的时候,就直接将事情和她说清楚了。

    但这种场面上,季安东没说话。

    季安宁看着薛燕的父母来季家闹,她冷着脸色:“伯父伯母,我建议你们还是先回去问清楚自己的女儿,再说话,免得我们将事情说开,让你们难堪。”

    季安东是给薛燕留着面子,所以根本就没有提薛燕和另一个男人的事情,现在薛家倒还觉得他们有理了?

    “我们有什么好问的,你别和我说废话!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们一个说法,我们还就不走了!”

    薛母说完,直接拉着薛燕的父亲就坐在了大厅的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