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05章 道歉

持好Ctrl+D 收藏本站

    连着小半个月,季安宁几乎每天都待在培训班里,因为她忙碌起来,也就没有那么闲了。

    和顾长华的日子并没有什么变化,顾长华晚上回军区大院的时,季安宁也已经回去了,只不过这一个月的忙碌,让她几乎没有什么时间,去和那些军嫂坐在院子里唠嗑。

    临近十月,入秋的天气已经微凉下来,应城那边的果蔬基地正是又丰收了一成,期间,季安宁也打电话问过情况,起步阶段并没什么意外,门面仍然在装修中,有徐来源盯着。

    快要进入十月份,距离她考试并没有几天了。

    顾长华知道季安宁这两天要考试,每天夜里都十分安静的陪着季安宁,并不给她施加什么压力,更何况,顾长华相信自己的媳妇。

    这夜,季安宁坐在沙发上看书,茶几上摆放着不仅仅有书,还有顾长华早给她切好的水果,以及倒好的热水。

    等季安宁将书合上,微微打了一个哈欠,准备喊顾长华睡觉的时候,她身子一侧,刚要出声,就发现坐在沙发上的顾长华,以及靠着睡着了。

    季安宁愣了一下,黄晕的灯光下,她看着顾长华,浓密卷翘的睫毛在灯光暗影下,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扇羽,根根分明。

    并不重的喘息声均匀的响在她的耳边,季安宁就这么望着他。

    顾长华这段时间很忙,新兵入伍,他要做的事情很多,而又要到十月国庆,这个时候,新兵也要进行拉练,季安宁清楚顾长华有多忙,所以他才会坐在这里都睡着。

    而顾长华明明这么累,还要陪着她坐在外面,季安宁抿了抿唇,虽不忍心,但还是轻轻的喊醒了他。

    “嗯?”顾长华揉了一下惺忪的眼睛,几乎是下意识的将靠近他身边的季安宁抱住,“什么时候了?”

    短短十几分钟休息,都让顾长华反应不过来时间。

    季安宁拉着他的胳膊:“还是晚上,去房间睡吧。”

    顾长华这会儿已经清醒过来,他站起身子,先让季安宁进屋,而后他收拾了一下,也关灯回房间睡觉。

    他们两人每天都有忙的事情,所以躺在床上,几乎不用多少时间,倒头就睡着了。

    ——

    次日清晨刚好是周日,季安宁抽闲,空了一天,并没有去培训班。

    她醒来的时候,顾长华已经不在了,她翻身慵懒的在床上打了一个滚,在床上翻了几个身子,才坐起了身子,开始收拾。

    季安宁上午在家耗了很长时间,快要十点的时候,才准备下楼走走。

    她身上套了一件单褂,穿着双布鞋下了楼。

    不等下到楼口,就迎面撞上了从外面回来的萧山。

    “你怎么这个点回来了?”季安宁稀奇的看着停站在一楼楼梯台阶上的萧山,不紧不慢的问着。

    她和萧山两人又回到以前的相处模式,彼此太过熟悉的两个人,并没有隔阂。

    萧山斜睨季安宁一眼:“你这阵子不是去什么培训班,怎么今天没去?我回来取些东西。”

    萧山唇角一边上扬,一脸坏笑的看着季安宁。

    “今天不去了。”季安宁爽快的回答,她记得萧山之前和她说准备离开七九师,她眉头微微挑了一下,笑道:“你的那个打算呢?不实施了?”

    “什么……”萧山忽然用力点头,指着季安宁:“行啊阿宁,你这是盼着我走啊,果然是女大不中留,我还偏不走。”

    “打住,我可不是那个意思,你不走正好,我在这里多一个熟人,没坏处,有事还能帮我和长华看个小病什么的。”季安宁笑着打趣。

    忽然想起萧山的那句女大不中留。

    她瞪了他一眼:“什么女大不中留?”

    看着自己培养好的白菜,他都没舍得下手,就被顾长华下手了,他能不痛心吗?

    萧山抿唇笑了一声,没说话,又怕季安宁踹他一脚,他先上了楼:“我上楼拿东西了。”

    季安宁摆手:“去吧,我也下楼了。”

    话罢,两人一个上楼一个下楼,背道而驰。

    她站在楼口,感受着初秋的微风,还是现在的空气清爽啊,她笑了一下,展了展身子,步伐轻盈的下了楼。

    “安宁!”

    熟悉的喊声将季安宁喊住。

    季安宁眼尾的余光已经看到孟微了,本来想着两人没什么话可说,就没打算问候她,不料她不问候,孟微已经先出声了。

    孟微圆润了不少,比起之前,隆起的肚子更加明显。

    看到她隆起的肚子,季安宁不免想起,当初她用腹中的孩子威胁她所说的话。

    季安宁和她对视一眼:“肚子都这么大了,几个月了。”

    孟微松散着头发,穿着宽松的衣服,她手不由的搭在自己的肚子上,圆润脸盘上的露出笑意:“五个月了。”

    季安宁点头。

    只听孟微出声道:“安宁,我弟弟已经退伍了,这件事情你应该知道吧。”

    其实们孟翰是可以留下来的,只是提前退伍也算是给季安宁一个交代。

    孟微知道孟翰退伍的事情时,内心并没有什么波动,反而还松了口气,自从怀孕之后,她的心思就变得特别敏感,又觉得这件事情,愧对于季安宁。

    所以当孟翰退伍之后,势必就不会再打季安宁的主意了,这样一来,孟微也心安了不少。

    “知道。”季安宁点头,且看孟微的意思。

    孟微笑了一下:“我弟弟他之前做事是有些冲动,安宁你别放在心上,咱们都是一个军区大院的,丈夫又在一个部队,我不想因为这件事情,而让你我生分了。之前的事情也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

    孟微十分诚意的看着季安宁,她丈夫都说了,顾长华的前途不可限量,和季安宁弄得生分,对他们并没有好处。

    这也是孟微这次主动与季安宁求和的主要原因。

    眼瞧着孟微挺着个大肚子,十分艰难的要向季安宁弯身,季安宁顿了一下,虚扶了孟微一把,“孟微你不用这样,小心伤了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