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7章 宴会

绝世的剑Ctrl+D 收藏本站

    商述泽翌日上午便离开了,临行前他照例抓着原浅叮嘱了许多。原浅乖乖听着这男人的说辞,之后又是接过了对方递来的备份钥匙。

    “商大哥,你放心吧,浅浅一定很好很好。”踮起脚尖在商述泽脸上亲了一口,随后原浅便是一脸无奈地摊了手,示意对方可以走了。

    “好了,你这坏丫头,老老实实等我回来。”勾了下原浅的粉鼻,商述泽说罢驱车离开了。

    原雪琴本不同意原浅要自己搬去商述泽的住宅和她同住的说法,然原浅这学期的实习期长,这丫头又惦记着母亲,三天两头往家里跑,原雪琴最后看这丫头来来返返的着实辛苦,不得已也只好妥协了。

    原浅听到母亲同意搬走时眨了眨眼,脸上亦是不掩错愕,直到原雪琴点了点她的额头,笑着道了声“浅浅傻了”,她这才反应过来,高兴地欢呼一声。

    商述泽的手机处于关闭状态,原浅自然是不可能在他出任务期间联系上他的。粗略地收拾了一下东西后,原浅说服母亲在店门口贴了店铺转让的告示。虽说这一代落后些,但也指不准就真有人愿意盘下这儿。

    原浅在公司的工作量开始加大了起来,所幸她的学习能力强些,加班加点了几次后,她渐渐地对手头的任务得心应手了许多。这天上午接到了夏弋阳的邀约时,她错怔地抬了头,看向了跟前姿容清朗的少年。

    许是连续工作的时间长了点,这会儿原浅一手遮住了眼,半响才反问道:“夏经理,为什么要找我呢?”出席公司的晚宴,这种事情不是该找自己的助手或者女朋友什么的当搭档吗?

    “没有为什么,浅浅,我只是希望你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学习的机会。公司的宴会,等你以后正式工作了想必要经历更多,现在就当提前体验一下,不好吗?”夏弋阳完全公事公办的口气,他才说完,便是将一个袋子放到了原浅的办公桌上,“浅浅,下午四点前给我回复,我不希望到时候你没来,我要临时找人替代你。”

    夏弋阳说完酷酷地便离开了,剩下公关部几名年轻女同事对着他的背影犯了会花痴。原浅将袋子放到了桌子下,之后失了会神,她也便继续投入了工作当中。

    念及夏弋阳对自己的多有照顾,原浅最终还是没拒绝他的邀请。给母亲打了个电话报备行程后,她换上了夏弋阳给她的礼服,朝着他先前约好的地点去了。

    夏弋阳身后是辆银白色的莱斯莱斯,很抢眼。原浅款款踱步过去,两手拘在了身前,“夏学长。”

    夏弋阳微微低了头,敛下了自己眼底的惊艳之色。开了副驾驶座旁的车门,他这才声色清朗地道:“浅浅,进去吧。”

    和原浅想的不同,夏弋阳所说的宴会并非指自己所实习的公司的聚会,而是夏氏总公司举办的一场交流会,参加宴会的除了夏氏名下各企业的代表,还有另一些在汉南商界驰骋风云的人物。

    才一踏入会场,原浅便不由得紧张起来。数道目光一齐打到了她的身上,她不自在地放慢了步子。

    夏弋阳在这时候低唤了她一声,“浅浅,有我在,别怕。挽住我的手。”

    原浅像是抓住了什么可依靠的藤蔓一般,立即便照着夏弋阳说的做了,“夏学长,我慌。”

    低低的声音,却还是如数传入了夏弋阳的耳中,夏弋阳给了她一记鼓励的眼神,还浅笑道:“浅浅,以前我刚出来见世面那会也是慌里慌张的,但是现在习惯了,也就不觉得有什么了。浅浅,你可以把这场宴会想成是一场普通的朋友聚会,聚会嘛,有不认识的人在也很正常啊。”

    原浅努力地深呼吸了两下,稍稍放松了心情。只是对于夏弋阳的说法,她是不敢苟同了。朋友聚会?这里除了夏弋阳,她也就没认识的人了好吧?哪里像朋友聚会了嘛?

    好在宾客众多,也不是谁都有兴致去研究原浅的身份的。原浅跟着夏弋阳走了个过场,算是和不少企业人士打了交道。末了夏弋阳站定在了一名精神矍铄的中年男人面前,恭敬地喊了声:“爸。”

    “叔叔。”原浅也随之启口。

    夏擎天一对鹰眸扫视了眼前两位晚辈几眼,随后才收回了自己的强劲气压,“来了,过去和你杜叔叔打个招呼吧。”

    说完便是转身离开了,看得出来夏擎天并未把原浅放在眼里。原浅局促地埋下了头,原本已消散了许多的紧张之感重又归来了。

    “浅浅,我爸就这脾气,你别介意。”夏弋阳蹙了蹙眉,再看到原浅此间像极了个犯错的小孩,他不由轻声安慰道。

    原浅胡乱点了头,再才跟着夏弋阳去到了那位‘杜叔叔’的跟前。这一次提前问了这位‘杜叔叔’的身份,原浅喊了他杜董事长。

    “弋阳啊,鸢晴那丫头可是想念你得很,刚刚她还在这呢,这下子也不知道跑哪疯去了。对了,你也有段时间没上杜叔叔家里了吧,莫不是和杜叔叔生分了?”似乎大人物们总是习惯把原浅当空气,眼前这位杜董事长精明的眸光掠了一眼夏弋阳身侧的人,之后便只专注着和夏弋阳打交道了。

    原浅倒是不介意被人忽视,要是被人惦记上了才真是麻烦了。等到夏弋阳和杜董事长一番九曲十八弯的交流完毕,原浅已是走神了好几次。

    “浅浅,你倒是好,闷着头自己热闹,也不看我可怜兮兮的,被那些商场老将折腾得凄惨。”离开杜董事长身边后,夏弋阳取笑了原浅一句。

    原浅别别嘴,瓮里瓮声地应道:“谁让夏学长是要做大事的人,而浅浅是当小虾米的料呢!”

    “好了,你就贫吧。”夏弋阳毫不客气地敲了一下原浅的额头,见得后者在揉脑门了,他的心情才好了许多,“浅浅,不如我们偷偷溜出去吧,这里其实无聊得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