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6章 傻孩子

绝世的剑Ctrl+D 收藏本站

    回到京城的第一时间,原浅便是回了家。。。抵达家里的小店前,她只一眼便扫见了倚在扶椅上浅睡着的母亲。日光微醺,原浅眼角漾开点湿润,恍然间她像是看到了许多年以前,姿容精致的少妇轻摇着一个舒适摇篮,五岁的孩子津津乐味地在摇篮里玩得尽兴。

    一晃多年,原来时光,这般无情!

    提步向前,原浅取了件外套,轻柔地披到了母亲身上。有白发在母亲的头上作威作福,不知因何她心底便是酸酸涩涩的。在扶椅边上伫立良久,她终是悄然转身,嗅见了午间的空气里头那几分独属于岁月和记忆的滋味。

    这个时间并没有多少前来小店光顾的人,原浅卖出几样小杂货后便轻手轻脚地赶往厨房洗菜下厨去了。

    原雪琴一觉醒来时,像是做了长长一梦。睡醒之时她有些不适应,再待看到自己身上披着的衣服,她一怔,还潜伏在过去光景里的那些情绪瞬间被拉了回来。

    “浅浅?”起身,年近半百的女子朝着内室走去。厨房里有流水哗哗流过的声响,她心头微喜,料想到大抵是女儿回来了。

    原浅从小小的厨房里探出一个头来,再才道:“妈,你先坐着,浅浅给你做饭吃。”

    原雪琴去到了沙发上落座,睡了一觉,人总归精神了许多。这时刻开了会电视,她静待着女儿从厨房里端出两小碟菜来。

    晚餐算是清淡,但对于原雪琴这样的身体状况却是适宜。母女俩边吃边聊,不多久也便提到了隔壁的吴婶。

    “浅浅,你吴婶明天就要离开这地方了。听说你吴婶的儿子生了个小女娃,他想让你吴婶过去帮忙带孩子呢。你吴婶年纪也不轻了,可惜她的孩子等到要用她了才能惦记起她。”原雪琴说着,心内不由得伤感。毕竟做了这么多年邻居了,这时刻隔壁的人突然就说要离开,她会觉得孤独也属人之常情。

    原浅低低一叹,“妈妈,你不是一直说人各有命吗?吴婶既然决定了要去,那么我们就该尊重她的选择。”

    原雪琴闻言扒了两口粥,微微摇了下头。

    翌日一早,原浅开了店门,便见吴婶站在了她们家门口。赶忙请长辈进了来,原浅这才忙活着要去给吴婶倒水,“吴婶,你先坐会,浅浅去倒水。”

    “不用了,浅浅,你过来。”吴婶招了招手,示意原浅凑上前。

    原浅顿了顿,到底是迟疑着到了吴婶身边,“吴婶,我听我妈说,你要离开这里了。”

    “是啊,浅浅,吴婶也老了,这次跟着儿子走了,我大概是不会再回来了。我听说儿子在外娶的那媳妇还不错,小两口是奉子成婚的,他们结婚那会儿我嫌路途太远,就没去凑热闹,这回还是儿媳妇说要接我过去。浅浅,这片地方的人本来就少,吴婶走了,你妈一个人就更孤单了。吴婶也算看着浅浅长大的,现在吴婶来只是想告诉浅浅,你妈养你这么多年不容易,你将来能赚钱了,可千万别忘了家里的老母亲。浅浅是个好孩子,吴婶知道你会孝顺雪琴的,这里是前段日子家里母鸡下的蛋,都拿过来了,给你们娘俩补补身子。浅浅,人家说离别苦,吴婶就不当面和你妈说再见了。吴婶该走了。”说罢将自己手头提着的红袋子递给了原浅,吴婶一步步朝外走去了。

    原浅粉鼻一酸,放下袋子后赶忙追了出去。吴婶的家门口如今停了辆车,原浅仔细一分辨,也便认出了车主是吴婶的小儿子。凑了上前去,原浅看着吴婶被她的儿子扶着上了车,终于是忍不住对着车主说一声:“吴家小哥,请你们以后对吴婶好一些,她老了。”

    “我明白。”郑重地点了点头,之后车主上了驾驶座。原浅只能对着车里头的吴婶挥挥手,目送着她离开。

    回到家里时正好看到自己的母亲正失神地坐在店铺里头,原浅快速走前几步,再是牢牢拥住了母亲,“妈妈,你还有浅浅呢,妈,以后浅浅陪你一起住这儿。”

    “傻孩子。”原雪琴没有同意,只是任着女儿抱着她。

    商述泽直到这日下午才在原浅家门口出现。回到汉南后他便被紧急召走了,若无意外,这次和原浅见过面后,他得和几名战友一同出发前往汉南边境,且有一段时间不能回来了。

    原浅安静地和商述泽以及母亲吃完了晚餐,之后才提出了以后要在家里陪母亲的请求。商述泽没有直接反对,只是再度提议让原雪琴搬过去和他们一起住。

    “阿姨,这边的生活环境并不多好,而且我听闻市政那边有意对这一带进行改造,搬离这里也不过是迟早的事情的。”语气不强硬,只有浓浓的劝谏之意。商述泽说完便是揽了揽原浅,“阿姨,我那边的房子比较大,而且离浅浅实习的公司也近,阿姨搬过去了,以后可以天天和浅浅见面,这样很好啊。”

    原浅也非不懂道理,商述泽说的话,撇除一部分的私心,确实算是周全。想了想,她也便朝着母亲道:“妈,如今吴婶也离开了,我们搬离这里也不过是早晚的事情。妈可以先搬过去适应,什么时候妈想回来了,浅浅就陪你回来,好不好?”

    其实原浅对这个小地方的感情丝毫不亚于原雪琴,毕竟这里的一砖一瓦虽算不上多么精致华丽,但都为她们母女遮风挡雨了十来年。

    原雪琴长长叹了口气,到底只推说自己累了,想先去休息。

    晚上商述泽没有离开,而是挤进了原浅那个小房间。明日上午他就得离开这丫头了,抓紧时间和她多相处一阵也是好的。

    “商大哥,你会不会觉得浅浅很任性?”躺在那张两人宽的床上,原浅勾了勾男人的手,面有倦色。

    “有我在,浅浅自然可以很任性很任性的。”商述泽应了一声,将小丫头拥紧了些,省得她掉下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