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4章 谋杀亲夫

绝世的剑Ctrl+D 收藏本站

    不论过程曲折与否,总之最后两人还是没造成什么心结。原浅乖乖往商述泽怀里缩,商述泽则是轻拍着小家伙的后背,心内低低一叹。这丫头,他总是拿她没辙的。

    翌日一早的闹钟罕见地没有把原浅给招呼醒,倒是将商述泽给闹醒了。抬手将原浅的手机拿到了手,商述泽看一眼那上头显示的时间,顺道便把闹钟给关了。

    放下手机,低头扫到正窝在自己胸口的原浅,商述泽侧了身,一只手绕到小家伙的身后去抚她长长的发。柔软的发丝很是调皮,从他指尖滑落时带起了阵阵温柔的触感,像极了她这个人,一旦对一个人好了,总之轻易地便能在对方心底激起缠绵柔婉的涟漪。

    被褥里头很是暖和,小家伙呼吸时的小模样更是可爱得紧。忍不住凑上去亲了下小人儿的唇,商述泽再是低声笑道:“傻丫头。”

    原浅吸了吸小粉鼻,脸色微微松动了下。商述泽将自己的脑袋退开了些距离,想看看这丫头是不是要醒了,然事实证明,原浅翻了个身后又是睡得香甜。留了个后背给他,她也不介意商述泽会不乐意。

    商述泽无奈地提了唇,好一刻才说服自己将被她压着的手抽了出来。时间尚早,只是因着商奕启要回部队,这时刻楼下已有人声。商述泽洗漱过后便去和父母一起吃了早餐,顺便还让父母亲关心了一下他的终身大事。

    “泽儿,妈咪看浅浅那姑娘挺好,你也喜欢,不如就早日定下来吧。爸妈还是希望你调回京城这边工作的,离得太远,我们想操心也操心不了。”给商述泽多舀了一碗面条后,顾惜妍拍了拍儿子的肩头。

    “我知道了妈咪,但是我希望能等浅浅毕业了我再调回这边来,放她一个人在汉南,我不放心。”说罢抬眼看了一下自己的父亲,显然商奕启对他的安排没什么异议。

    “你这孩子……”摇摇头,顾惜妍将商奕启的碗给收到了厨房,再是去取了外套给他披上。

    眼见着自己的父母含情脉脉的,商述泽埋头吃面,不去打扰他们。直至商奕启离开了,顾惜妍这才坐回到了儿子身边,淡笑着看着儿子扒面吃。

    “妈咪,嫁给爹地,你应该很幸福吧?”心内忽然涌上的一个问题,商述泽想也不想地便问出了声。

    “是啊,和对的人在对的时间相遇,自然是要幸福的。”顾惜妍倒也不避忌着儿子的疑问,她反而还悉心教诲道:“泽儿,其实妈咪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妈咪也看得出来你很喜欢浅浅。有时候两个人交往,更重要的还是理解包容,你的性子有时很冲,这样容易伤人。听妈咪的话,既然有了心上人了,以后你就该沉稳些,我儿子是大男人了嘛,要多多让着人家小姑娘,别把我儿媳妇吓跑了。”

    “知道了妈咪,妈咪,现在还早,你可以多去休息会的,晚点我送浅浅回酒店,中午照样我下厨。来接芙丽娜的人这一两天也就该到了,等她离开了,我和小段他们也就该会汉南去了。妈咪,你没事要多看看儿子我,免得我走了你成天想着。”最后一句用轻松诙谐的调子说出,商述泽才说完便被自己妈咪敲了下头。

    “妈咪,敲傻了都。”商述泽嘀咕一声。

    顾惜妍才不管这小子的怨念,落下句“中午早点回来”后,她也便起身上楼了。

    原浅下楼时正好碰上了顾惜妍,和这位笑容可掬的伯母打了招呼后,她还亲昵地和顾惜妍说了许多话。

    顾惜妍看着这丫头乖巧的姿态,心道浅浅也不像儿子说的那么清冷嘛,“浅浅,泽儿昨天欺负你没有啊?那小子皮,你要是有什么委屈一定要告诉伯母,伯母帮你教训他。”

    原浅俏脸倏然一红,反应过来后她连连摇头,急忙分辨道:“没有没有,伯母,商大哥对浅浅很好的。伯母,你先去休息吧,浅浅等等要出门呢。”

    “好啦,看你着急的样子。年轻人,稳当些。”将原浅耳际的长发拨好,顾惜妍在不经意间扫到小丫头颈侧的吻痕时敛了敛目光,“好了,浅浅,泽儿在下面,你去找他吧。”

    原浅目送着顾惜妍进了房后才下楼去。商述泽早就看到了她,这会儿她离得近了,他立马殷勤地去给她舀了面,“浅浅吃吧。”

    原浅乖乖接过筷子,吃着面条时,她间或也会给商述泽夹块肉吃。商述泽似是极有耐心,他就那么在一旁看着这丫头的举动,眼里的笑痕深深。

    “商大哥,我要提早回去的,你怎么也不叫醒我。”等到收拾好碗筷了,原浅这才顾得上和商述泽算账。

    商述泽闻言笑得颇为意味深长,搂过原浅往外去,他的大手搭在了原浅的腰腹处。直到要出门了,他方附唇在原浅耳边说了声:“浅浅,我的小媳妇儿昨晚多累呀,怎么能不多睡会呢?”

    “讨厌。”原浅恼羞成怒地瞪眼看向身边的男人,再是去捏了下后者的脸。

    商述泽将小家伙不讨乖的小爪子抓了下来,这才揉揉脸控诉道:“浅浅,你想谋杀亲夫呢,啧,真疼。”

    将原浅塞到了车里,商述泽给她系好了安全带,车子一开,原本并不宽敞的视野渐渐明丽了起来。原浅头抵在椅背上,双眼看着窗外的风景,她偶尔也会问问这是哪那是做什么的。

    来到酒店时尚未到上午八点半,两人解了安全带,见原浅要下车,商述泽眼疾手快地按住了她的一只手臂,再才将她整个带到了怀里,“浅浅,工作结束了立刻打电话给我,不要陪别人去任何的应酬,知道吗?”

    原浅点头,双手抵在了男人的两肩上。

    商述泽拨了下小丫头的额发,接着道一声:“浅浅,我很喜欢你现在的模样,我的小公主就该每天开心快乐,就算不快乐了,也有我来抱你安慰你。”

    【中元节特辑:盘点你所知道的灵异经历】!看谁比谁的更毛骨悚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