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8章 玩心

绝世的剑Ctrl+D 收藏本站

    原浅小脸上多少有些尴尬,不着痕迹地轻推了推商述泽的胸口,随后她便是想着要拒绝商述泽这个过分的提议。只是商述泽这么多天没见到她了,这会儿巴不得能把她捆在身边,哪里还会去管这小丫头在忸怩什么!当众往原浅脸上亲了一口,随即他便是朝着众人道:“我不管,反正事情就这么定了。我媳妇儿比较害羞,你们得多让着她点。”

    “你这孩子。”顾惜妍倒是看出了原浅紧张兮兮的,不过儿子都这样说了,她暂时也就先睁只眼闭只眼了。朝着商默儿招了招手后,她道一句:“默儿,带浅浅去我们家楼上看看,我和你哥有话要说。”

    商述泽给了原浅一个放心的眼神,随之他也便凑到了母亲身边,一副洗耳恭听的姿态。商述珩和林心遥这时刻也提出了要回房,芙丽娜对原浅好奇得紧,想也不想地她便跟着商默儿两人一同离开了。一时之间客厅里头只剩顾惜妍段欣忱和商述泽三人,段欣忱是想拔腿离开的,偏偏她又对顾惜妍接下来的话感兴趣得紧,一来二去之下,明知不适合,她却还是没走。

    顾惜妍倒也不介有第三者在场,向商述泽询问了些关于原浅的事情后,她无奈地叩了一下儿子的脑门,“我说你这孩子,感情跑到汉南去就是要追人家姑娘的。对了,你见过浅浅的家长吗,他们同不同意你们在一起?”

    “妈咪,浅浅只有母亲,不过阿姨还是很喜欢我的,你放心吧。”搂着自己母亲的肩头,商述泽甭提多卖乖了,有问必答。

    “好了,不过你要和浅浅一起住这个还值得商榷,你也不看看人家姑娘愿不愿意?而且未婚同居这个……”沉吟一句,顾惜妍已经在琢磨着要找哪间房让原浅住着了。

    商述泽直觉地要反驳,倒是顾惜妍身边的段欣忱抢先了一步,“阿姨,其实可以让原小姐和我一起住的,床很大,睡两个人绰绰有余。”

    顾惜妍到底年长些,对很多事情自然更要看得透彻些,段欣忱匆匆提出了这建议,她也琢磨得出来这丫头的心理。只是不得不说,这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毕竟原浅如今的身份还是客,而不是她的儿媳妇,她要真赞同了儿子的说法,那才叫一个有问题。

    “小段,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浅浅的睡相不好,我怕你晚上要被她踢下床,还是让她跟我睡一起我放心些。妈咪,咱别争议这个了,我的想法就是浅浅的想法,就这么决定了。妈咪,你去午休吧,晚餐我和浅浅去做。”商述泽话题至此,已然摆明了不愿继续纠结这事。

    顾惜妍看一眼儿子坚持的姿态,终于是无奈叹了口气,“你别欺负人家姑娘。”

    “哪敢呀,我不对她好点她就跑了。”商述泽信誓旦旦道。

    商默儿不厌其烦地将自己家那一亩三分地的给原浅解释了个清楚,几人到达楼上的游泳池时,商默儿更是直言道:“浅浅,要是你嫁到我们家的话,以后夏天了你可以和我二哥一起泡游泳池,很舒服的。”

    原浅微微红了耳根,倒是芙丽娜兴致冲冲地道:“我想游。”

    “但是现在天气太冷了,而且没有注水。”商默儿一摊手,示意自己爱莫能助,“芙丽娜,你可以等下次天气热来我们家的时候再游,到时候我可以和你比试一下。”

    “呐好吧。”芙丽娜说着顿悟一般,忽地抓过了原浅的手,她撅了撅嘴道:“我想起来了,我见过你,在西餐厅门口,泥,记不记得?”

    原浅老老实实地点了头,说了声:“记得。”

    “原来你就是商的女朋友,怪不得他那天怪怪的。”芙丽娜闷闷地自言自语一句,很快也便不管这事了。

    原浅唇角有淡淡的弧度勾起,衬得她一张素净小脸温柔许多。看起来,商大哥的家人很好相处。

    商默儿将身后两人带回二楼时正好碰上商述泽陪着顾惜妍上了楼。安顿好了母亲,商述泽不客气地便走到原浅身边将她抓了回来,再是朝着商默儿两人说声:“好了,你们两个自己玩去,现在人归原主了,别耽误我和我媳妇培养感情。”

    “二哥,你还真敢说呢,重色轻妹。”商默儿鉴定道。

    “重色轻友。”芙丽娜学着商默儿甩了甩手。她们两人一前一后地也就离开了。

    商述泽才懒得管那两人的想法,顺路招呼了她们一声多照看着点段欣忱后,他拥着原浅进了二楼最末的一件卧房,“浅浅,你陪我在这住,唔,床很大,你不会掉下去的。”

    原浅定住了脚,扫一眼这打理得整整齐齐的房间,她末了才喃喃一句:“很整洁。”

    商述泽提了提唇角,像是颇为得意。猛然间一把抱起了原浅,他转了几圈,听得原浅小小的惊呼声在他耳际划响,“别闹了,商大哥,要摔了。”

    “摔不到你。”站住脚时确实有点眩晕,商述泽走前几步,直接带着原浅便倒床上去了。

    原浅揉揉脑门,再看商述泽笑得一脸愉悦的,她不由笑嗔道:“你的玩心倒是挺大的。”

    “是啊,我玩心大,浅浅要不要和我一起玩?”一个翻身覆到了原浅身上,商述泽支着脑门,眼底有戏谑划过。

    “不理你。”眼看着商述泽的眸光越发幽深了起来,原浅别开头,鼓着脸嘟哝道。

    商述泽将原浅揽正了来,再才轻柔地将她额际的墨发拨了开,火热的薄唇于是贴上了她光洁的额头,像在烙印着什么誓言。薄唇流连而下,触过她的小粉鼻,换来了小人儿不自觉的一番轻颤。

    商述泽笑了笑,“不陪我玩,那就让我亲一下。”

    “你明明是在找借口耍流氓。”原浅愤愤地指控一声,却掩饰不了她的双颊绯红。

    商述泽咬住了小人儿的唇,直接叩开了她那两排洁白可爱的贝齿,缠绵婉转的吻,将空气都熨得炽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