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3章 又皮了

绝世的剑Ctrl+D 收藏本站

    原浅将手机关机,随后才起身进了浴室洗漱。躺到床上之时,她眼微眯,一颗心不知因何飘飘然的,安稳不下来。

    翌日起身时精神状态不多好,原浅去了公司后,更得知了自己被调到了公关部那边的消息。对此她倒也没什么异议,快速收拾好了东西,她便跟着公关部那边的前辈一起过去了。

    一整天恍恍惚惚地不知做了些什么,直到快下班时原浅才听公关部的主管批评她道:“小姑娘的做事要用心,别是来公司里头混日子的,今天你第一天来这部门也就算了,以后我不希望出现这样的情况。”

    乖乖认错道歉后,原浅才得以顺利脱身。回到商述泽的住宅时,她开了手机,盯着手机屏幕久久无话。想起自己昨日说的一回家就给商述泽打电话的事,半响原浅终是拨通了手机里头那唯一的一个号码。

    无人接听――原浅一连拨了四回,铃声响过后总会传来系统那冷冰冰的声音:“您所拨打的电话尚未接通……”

    徒然生出了几分无力无措,原浅按捺住自己心内的慌乱,强迫着自己起身去下厨煮饭吃。心想着商述泽看到未接通话时该会回拨给她,如此一来她才稍稍安定了下来。

    然直到晚上九点过,原浅仍未见手机有一星半点的动静。合了眼,她深吸口气,努力告慰自己不要去想太多。也许,商大哥只是忘了带手机,并非他故意不搭理自己。

    商述泽陪同芙丽娜几人外出去逛京城,这一逛便是大半日的功夫。偏偏离开家里有一会了他才记起自己的手机还放在家里充电,直到晚上陪那几人疯完回家了,他这才发现原浅已给他拨了好几个电话。昨日心内那点不快早已退了去,这瞬看到浅浅两个字在手机屏幕上晾着,他不知因何便有些欢喜。连忙反拨了电话回去,然那头的人儿也不知跑去哪了,竟是迟迟没接手机。

    心内一咯噔,商述泽第一反应便是那丫头该不是出什么事了吧。体内一股狂烈的慌乱感一下子袭来,他身子微微晃了晃,整个人都不好了。

    及至再一次拨了电话过去,他的理智已接近叛逃,那头才传来了原浅带有歉意的声音,“商大哥?”

    “是我。”明明听着沉稳,然只有商述泽知晓,他出声之时,心内是带有颤意的,“浅浅,怎么那么久才接电话?”

    原浅浅浅笑了笑,这才柔声道:“商大哥,我去了下外面,刚回来呢!”

    “去外面做什么?大晚上的,不安全。”完全忽略了自己才出去疯玩了一趟回来,商述泽脸色沉了沉。

    “不告诉你呀!”原浅的语气,怎么听都有些得意洋洋的。

    商述泽听着这丫头的话直想把她抓到身边来狠狠亲两把,“又皮了是吧?不长教训呢?”

    “商大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呀?”原浅避而不答商述泽刚才的问话,反而是一派无辜地转移了话题。

    商述泽听着她总算知道惦记自己了,这才挑了挑唇道:“等你很想我的时候,我就回去。”

    “你坏!”原浅说罢开始细数自己今天的生活,然说来说去,她自己都被说糊涂了。末了她只能讪讪道:“浅浅也不知道自己今天做了什么有意义的事了。”

    商述泽却是听得一脸愉悦,虽然原浅说的都是些看着微不足道的小事,然而她愿意说与他听,他便很是高兴了,“以后浅浅每天都要这样跟我报告。”

    “你都没有跟我说。”原浅闻言唇一嘟,隐约有些失落。

    商述泽于是事无巨细地将今天发生过的事全部给讲了一遍,终了总结一句:“要是浅浅也跟过来就好了。”

    原浅不吱声,须臾后笑了笑,等着商述泽开口。商述泽大约也察觉出了气氛不对,这时刻他朝着手机里头‘啵’了一声,眼里带点邪气,“浅浅,亲你一下,当晚安吻。给我的吻呢?”

    原浅一手捂住了唇,却禁不住唇边泛笑,随后她提醒一声:“别闹了,商大哥早点睡,不要和其他女子走太近哦。”

    “那不行。”商述泽斩钉截铁地便应道:“我妈咪很想我,我得多陪陪她呀。”

    原浅听得商述泽前一声心才吊起,然下一瞬她便被他这一惊一乍折腾得无奈,好笑一声,她继而道:“你再拿浅浅开玩笑,浅浅会怕的。”

    “谁让浅浅不过来陪我的?我爸妈也很想见见他们的儿媳妇的,你个坏丫头,再不来,我妈得误会住我家里那女兵是我女朋友了。”随意提了一句,之后商述泽听得敲门声,便接着道一句:“浅浅,先不说了啊,有人敲门。明天还给我打电话,早点睡,要是你早上也给我打通电话自然更好,晚安。”

    “晚安。”原浅善解人意地回应一句,随后又道:“商大哥,我……”

    “怎么了?”商述泽已是走到卧房门前开了门,而后示意商默儿先别开口。

    “我爱你,再见。”飞快说完一声后,原浅赶忙挂断了电话。耳根被蒸得老红,好一刻后她拍了拍脸颊,跑进浴室洗脸降温去了。

    商述泽听得那丫头的话心内一乐,连带着看向商默儿的眼神都和善了许多,“找我有事?”

    “哥,春分得意呢,看你笑的这德行!”商默儿扫了自家二哥一眼,之后不免出言相对。

    商述泽第一次自觉大度地不和这丫头计较,“好了,有事说吧。”

    “妈准备了宵夜,你下去吃点吧,而且欣忱和芙丽娜都在,你把她们晾着也不像话啊!”商默儿说完腾了个位让商述泽出门,两人于是一起往楼下去。

    第一回这么不争锋相对的,连商默儿都觉得不习惯,及至走到楼下了,商默儿这才仰头看了自家哥哥一眼,提点一声,“哥,看来你的小情儿不是欣忱,既然这样的话我还是和你说句,欣忱喜欢你你知道吧?三角关系什么的很麻烦,你要是不喜欢人家,最好别给人家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