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1章 此生最快乐的事情

绝世的剑Ctrl+D 收藏本站

    快速跨前几步来到了沙发旁边,商述泽微微俯身,之后便是把手头拎着的衣服比到了原浅面前,“小家伙,不哭了,看我给你买的衣服,女孩子不是都喜欢新衣服的吗,等等你就可以换上了,好不好?”

    原浅咬着唇,两眼分明还泪汪汪的。。。商述泽将衣服往她身上一放,之后便把她整个打横抱了起来,“好了,我带你去浴室,待会让你洗舒服啊。”

    原浅于是一手粗粗按着自己身上的衣物,另一手则勾住了商述泽的肩头,也不回话,她只痴痴傻傻地看着眼前男人的下颔,心内有满腔的委屈,却不知这男人愿不愿意听她说。

    放好了水,商述泽见原浅一副站不起来的模样不由头疼,轻叩了一下小家伙的额头,之后他才扶起她,半拥半托地将她送进了浴室里。一手探至原浅身前,他几下子便把原浅所穿衣服的拉链给拨了开。原浅已经站到了浴缸里,商述泽将她身上他的外套摘下后便示意她乖乖坐下去,“毛巾在这,洗发水沐浴液在这,衣服挂着了,等会你自己起来穿,有问题吗?”

    因着在浴室的一番折腾,这时刻商述泽的衣服上已是染了水迹,也不在意地甩了甩手,之后他才缓声安慰了原浅一句,“没事了,你现在很安全,何况,有我在呢。等会你要起不来就喊我,我进来抱你,好不好?”

    原浅羽睫上的泪珠颤了颤,半响坠入了水中。接过毛巾,她胡乱往自己脸上摸了摸,这才闷闷低应了声:“好。”

    商述泽转身进了客房,紧跟着自己也便冲了个澡。出来时穿着套睡衣,冷风一刮来,他不由精神了几分。原浅尚在浴室里,听得有水声,他也就不怎么担心了。敲了敲浴室门,商述泽随即才说了句:“原浅,我去整点吃的,待会再上来找你。”

    原浅没回声,倒是浴室里的水声停了停,商述泽听得那里头的动静也便知晓原浅该是听到了他的话的。心头松了松,他下楼时拨通了警局的电话。

    商述泽开了枪,虽然枪枪都不致人死亡,但出于案件调查需要,警方那边自然会要求他过去做笔录。约好了明日再去警局后,商述泽动手下厨去了。晚餐时他一顿饭吃没多少就离开了部队,这下子怎么都得好好补补,可惜家里虽然有米却没有食材,这下子他也只能下个包装面,再煎上两个蛋。

    端着面条来到客厅之时,商述泽便见原浅正站在楼梯口,而她一头长发湿答答地挂着。她也不动作,一手扶着楼梯把手,她就傻傻愣愣地小呆瓜一般安静望着他。商述泽心尖猛然动了动,而后他快步走到了原浅身边,“我下了面,你吃点好吗?”

    原浅笨拙地将两手收回放到了身前,随后还无意识地扯了扯自己的新衣服。这会她穿的是套睡裙,浅蓝色的,裙子上面印着漂亮的小花,而她身外还多套了件暖和的外衣。垂下眸光,须臾后她又是抬起下颔看向了商述泽,低低婉转如呻吟般道了句:“商大哥,谢谢你。”

    不去考究他是如何找到了她,只真心感激着他这般对自己好。看来上天也不都那么不公平的,它这厢对你不好了,或许便在那方面补足了你。原浅想着想着,又是朝着商述泽说上一句,“商大哥,我才发现上天也有对我很好的时候,遇上你,是我此生最快乐的事情。”

    是的,最快乐,即便无法拥有,她还是该开心的。说完原浅努力挤出了抹笑弧,羞羞涩涩地,温温婉婉的,柔柔和和的,让人欢喜的。

    商述泽上前一步环住了她的腰,搂着她往客厅的方向去,而此际他心里头则是苦笑叹道:既然开心,为什么不愿意陪在我身边,不愿意喜欢我?

    原浅并不多饿,是以吃了小半碗面后她就坚决不再进食了,商述泽也不强求她,只拿了电视遥控给她,让她自己选台看。

    原浅选了出武侠电影看,里面的打斗场景拍得倒是可谓华丽壮观,然商述泽看不了几眼便笑了笑,说了声:“动作太假,我倒不知道你原来喜欢看这类型的,女生不是都喜欢看些泡沫剧吗?”

    原浅本就是随意按了个台看,哪里想得到商述泽会饶有兴致地评头品足一番?这时刻她也不接话,只微微窘迫地赶紧换了个台。坦白说她平时看电视大多也只看看新闻时事评论什么的,可此刻这样的环境,看新闻未免有些不合时宜,挑来拣去,最后原浅开了个综艺频道。

    综艺频道上此时正播放着一档相亲节目,这样的节目,在如今的大天朝似乎很流行。想着也是活跃气氛,原浅便没有再换台,反是乖乖坐好了看起节目来。节目采用的是男嘉宾挑选女嘉宾的模式,一名男嘉宾二十四名女嘉宾,而男嘉宾需要通过自己的表现来赢得与女嘉宾牵手的机会。此间登场的男嘉宾显然很受欢迎,已经到了最后一环节了,还有一半的女嘉宾没有放弃选择他。

    沙发那一头的商述泽突然笑了笑,“以后我要是讨不到老婆也去上这档节目,运气好没准还能牵个爹妈满意的媳妇回家。”

    原浅闻言一颗心倏忽跳快了几步,好一阵子后她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商大哥,要真这样做未免草率了些吧?而且商大哥这么优秀,一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又哪里用得着去上相亲节目抛头露脸的?”

    说罢心内低落,后面男嘉宾顺利牵走了一名女嘉宾,原浅看着也没有多大的激动之色了。到后来商述泽去洗碗,原浅索性关了电视,闷闷不乐地倒在沙发上休息。

    “原浅,起来,在这里睡会着凉的,去楼上睡。”商述泽收拾好厨房出来时便见原浅已是眯着眼,在沙发上睡得迷糊。睡梦中她的柳眉微微皱着,想来是想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

    几番叫唤都没见原浅起来,商述泽无奈,只好认栽将这丫头抱了上楼。倒是原浅一接触到那柔软的床榻反而醒了过来,眼睛眨了几眨后,她清醒了许多,“商大哥你要睡了啊,唔……我去刷牙,再去客房睡。”

    看着原浅瞬间化身小战士蹦蹦哒哒地跑去刷牙漱口,商述泽略略无奈,干脆自个躺到了床上,悠哉悠哉地等着那丫头出来。

    原浅才从浴室出来果然就要奔着客房去了,商述泽见状立马起身按住了她,“原浅,你在这边睡,这边暖和点,我去那边睡一晚。”

    商述泽那一副不容置疑的姿势让原浅原来好好的打算迟缓了下来,好一阵子后她耷拉下头,老老实实说了句,“谢谢商大哥。”

    阔别多时的床铺,阔别多时的被褥,原浅闭了眼,两只小爪子抓着被子的边缘。弯曲的指节,看着凝白而漂亮,没有关灯,她怕陷在黑暗中的自己会胡思乱想做噩梦。

    商述泽再度过来探班时原浅已是睡熟了去,轻手轻脚地将原浅的手拉了放到被子里,再是将被子给她稍稍扯高了些,半响商述泽俯下身,一手撑在了原浅的左耳后的枕头上。

    柔和的光线下,原浅很是乖觉可巧,看着没了半分的鳞刺。精致素净的小脸上,那嫣红漂亮的唇显是诱人采撷。想起了这丫头那日决然说分手时的可恨,商述泽心头不知哪处角落来了气,他兀然间便是将脑袋埋下,再是叼起那两片薄唇亲吻了起来。

    甜甜的味道,还带点薄荷清香,本只是想捉弄她一把,权当她对自己若即若离的报复,然此刻商述泽心内骂咧自己一声无耻,他竟是有些贪恋起了这软软的物什。

    原浅睡梦中不得安详,盈眸缓缓睁开,扫见了身上压着的男子躯体时,她微微晃头,好一会后才告诫自己这是在做梦――商大哥怎么可能吻她?他早已不再喜欢她,不再爱她了!

    想到这里原浅又是禁不住难过几分,不再爱,意味着山高水远,天各一方,亦或者更为凄惨的,咫尺天涯,相逢陌路。乍一想到这里,便让人心头泛起了疼痛来。有时雌性动物也是奇怪,明明喜欢着的,却能冷下脸来亲手推开,等到推开了,却又发现自己实则是恋恋不舍的。舍不得放下,舍不得真的说再见,更无法做到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心念念之人对别的女子好。有些酷刑,真正是她加诸给自己的。可她又能如何呢?要她不爱他,好难,要她爱得没有自我,她会看不起自己。往左往右,都很难。

    商述泽见原浅醒来已是起了心思要离开,然这刹原浅懵懵懂懂地看着他,小脑袋里也不知在想着什么,这倒是让他颇为心惊胆战的。毕竟两人早已划明了分割线,而此刻是他在纠缠不清。

    察觉了商述泽的意欲逃离,反而是原浅陡然间探出两手圈住了他的颈子,再是试探着用舌尖挑开了他火热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