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8章 心术不正(爆更15)

绝世的剑Ctrl+D 收藏本站

    “毫啦毫啦,不就怕我给泥丢脸吗?喔会注意啦。”前面两人渐渐走了远,原浅在原地默立着,隐约还能听到芙丽娜那一口蹩脚的华夏语响起。一手捂住唇,她终于转了身,朝着与那两人相悖的方向去。

    季未然出现在楼下时原浅早已没了踪影,抬眼看了下表,末了他上了父亲手下开过来的一辆拉风跑车,一溜烟没了踪迹。

    这个世界形形色色,每个人都忙着自己的事情,于是人心不免冷漠,不免薄凉。

    这日下午工作时原浅被她所在部门的主管喊走了。眼见着那主管一脸不善,原浅不由在心内打鼓。她虽说是实习生,但若是搞砸了工作照样没好果子吃。才一踏入了主管所在的办公室,她便不由站立不安了起来。

    “原浅,你来我们部门也快两星期了吧?”中年主管走到自己的办公椅处落座,之后翻开了自己办公桌上的一份文件,好一片刻后才想起什么似的问了一句。

    “是,主管,两周了。”不明白主管为何这么问,原浅心下多少忐忑。

    “好,那你看看你今天上午交给我的报表。”说话间,主管将自己跟前那份文件砸到了原浅身上,“你告诉我,这两星期部门里的人是没教你报表要怎么做吗?就算没人主动教你,你在学校就没学过?若是真没学过,你不是更该主动请教别人吗?”

    越说,主管的语气便越是不客气。也不去看原浅如今是什么表现,他两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接着道:“原浅,你是实习生,我们部门也不是不照顾实习生,但你要明白,现在这个社会,职场如战场,你若是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那么分分钟会有人等着要取代你的位置。我听说你是汉大金融系过来的,按说汉大的教育不差,我当年就是从那里出来的,说严格了,你还得叫我声师兄。不过如今不是攀关系的时候,我希望你能真正意识到自己的不足之处,不要让我难做,也不要让推荐你来这间公司的老师难做。”

    主管说完便不再言语,他在等,等原浅自己意识到自己的不足之处。却不想,原浅开口时说的却是,“主管,我很抱歉,可是这不是我做的报表,我不知道我的报表怎么变成了这一份了。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是的,眼前这份报表,虽然署着她的名,但的确不是出自她之手。原浅想不通,想不明白自己做得好好的文件,为什么会突然变成了这样一副全无逻辑的文案?方才拿到这份文件以前她只当自己真是哪里出了严重纰漏,可现在看来,分明是有人换了她的文件。可究竟是谁,要动这样的手脚?

    主管闻言望向了原浅,却见她脸上分明一片坦诚,没有半点撒谎时该有的不安慌张。眼眯了眯,主管寻思了片刻才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主管,我没有撒谎,若是这份东西是我做的,我会认。”只当主管还是怀疑自己,这时刻原浅多少觉得委屈。可很快她便也收敛住了自己的不甘不愿,是她自己没保护好自己的东西,让人给动了手脚,怨得了谁?

    “主管,能否请你给我一个机会?我可以重新做一份报表出来的。”静默多时,原浅终是忍不住祈求一声。

    主管这会儿严峻的面容上才稍稍多出了分柔和,“现在距离下班还有四十五分钟,你能把报表做好吗?”

    “我会全力以赴。”知晓主管是松动了,原浅赶忙表态。

    “好,那你去吧,下班前我要看到一份完整无误的报表。”到底是自己的小师妹,主管心内一叹,只道还是要照顾些的啊,“我希望能看到你的实力。”

    “谢谢主管。”说完原浅稳妥地道别离开。在当前这种情形下,不是谁都有机会可以澄清自己的行为的,如今她有了机会,自然要好好珍惜把握。

    原浅回到自己的位置后立马投入了工作当中。她来不及去想是谁陷害了她,如今解决自己的窘境才是当务之急。许是因为注意力高度集中,这时刻她没注意到出来巡查的主管对着她赞许地点了下头,亦没看到她邻座那短发女子唇角不屑的讥笑。

    五点十五分,她将自己重新做好的文档保存到了硬盘,之后便直接交到了主管办公室。

    主管实则心内已是信了原浅的说法,然这一刻看到一份与刚才的垃圾文件完全不同细节周到的文档,他还是忍不住笑了笑,“做得好,不愧是我汉大教导出来的。”

    得到了主管的认同,原浅这时才缓缓放下了自己提着的心,然下一瞬,她便听主管叮嘱道:“原浅,虽然你这次证明了自己的能耐,但是作为过来人,我还是想提醒你一下,你不会永远都有那么好的运气能碰到一个愿意给你机会的上司,虽然你只是实习生,但将来总有一天你也是要踏入社会的。不说人心险恶,但有句话我想送给你——小心驶得万年船。原浅,不要因为任何人麻痹了自己的眼睛,眼睛看到的好,不一定就真的是好,这里毕竟是间大公司,公司员工明面着都哥几个好的,但是暗地里的事情总是说不清楚的。好了,快下班了,你以后自己注意。”

    原浅恭谨地将主管的一席话听下,并都仔细给记到脑子里去了。直到主管话说完,她这才颔首,感激地道:“谢谢主管的教导,我相信你的这番教诲会让我终身受益。主管,我走了,祝你愉快。”

    “去吧。”好笑地将自己办公桌上的东西收起,之后主管站起,将原来那份署名是原浅的书面文件放进了碎纸机。早知部门里没那么太平,只是想不到连一个实习生都有人为难,看来,他这个主管也得办点事了,免得让人觉得他就是半个瞎子。

    这天原浅下班时有人提议要她一起去聚会,原浅和对方客套了几句,而后便婉拒了人家的好意。才下了公司大楼,她却又见另一名同部门的男同志迎了上来,“原浅,你对我还有印象不?我是小陈,怎么,你一个人?”

    原浅来了人力资源部两周,部门里的人她自是都记得了的,这下子虽不明白这人为何过来和她打招呼,不过她倒也礼貌回道:“我知道,你是陈良,我要去吃饭,陈哥有事吗?”

    陈良左右观望了一下,见也没人来接原浅什么的,他这便咧了咧嘴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只是看小原你都来我们部门两周了也没和我们有什么交往,我就想请小原你吃个饭,当作是增进一下部门感情。”

    虽说对方的一番说法也合情合理,只不知怎的,这时刻原浅愣是有种被毒蛇盯上了的惊悚触感,摇了摇头,她拒绝道:“谢谢陈哥,不过不了,我……和别人有约了,就先这样吧,陈哥再见。”

    说完原浅便是转了身要走人,也不管身后陈良那几声呼唤。倒不是她不待见同部门的人,只是恰恰,这个陈良偏偏给她一种不寒而栗之感。还是,跑远点得好……

    可惜原浅的想法是一厢情愿了,她不过找了个小饭馆吃晚餐,却偏偏在吃到一半的时候碰上了不知从哪绕到这儿来的陈良。

    “小原,你不是说和人有约吗?”听得出来,这会儿陈良是有些气愤的。

    原浅默了默,只好圆谎道:“我朋友临时有事不来了,我被放了鸽子,所以只能自己一个人吃。好巧,陈哥也来这儿吃晚餐?”

    原浅此间的表情堪称完美,没有半分破绽可循,许是出于潜在的自我保护意识,这片刻她只想脚底抹油离开。

    陈良看了原浅好一片刻,之后才招了服务生点菜。原浅不语,只尽快吃着自己盘中的东西。

    “陈哥,我先走了,你慢慢吃。”陈良的饭菜上来没多久,原浅便歉然道:“陈哥,我还有点事,你吃完也早些回去休息吧,先再见了。”

    原浅的算盘倒是打得好,不过陈良显然没打算就这么放她一个人离开,匆匆喊了店员打包以后,他提着东西便跟上了前头的原浅,“小原啊,现在天也黑了,你要去哪,还是我送你吧,不然大晚上也不安全不是?”

    原浅想说不用,不过身侧的男人显然没这想法,“小原啊,你也别跟我客气,反正我一糙汉子,就该为女士服务不是?走吧,你这是想去哪呢?”

    原浅无奈,知晓再推诿怕是要让人有意见了,她只好悻悻道:“回员工宿舍吧,我还得回去赶点活计。”

    “欸,小原住员工宿舍啊,我倒是住外面的,要不小原去我家坐坐,也好让我招待招待你。”陈良听了原浅的话下意识便蹙了眉,而他的眼中已是有抹狰狞淫邪闪过。倒是原浅心心念念顾着要赶紧回去,忽视了身边这人的心术不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