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4章 屈辱

绝世的剑Ctrl+D 收藏本站

    原浅觉得冷,镂进了骨子里的冷,此间商述泽便站在两人不远开外的地方,以一种薄凉愤怒的视线割据着她,于是她的思维停止了运转,大脑一片空白。

    “还舍不得走?”一步步朝着夏弋阳两人伫立的位置走去,商述泽的眼中却只有那一抹倩影的存在。他不知道要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原本是欣喜满满地来了汉大,结果却得到了原浅和别的男人离开了的消息。他问了一路,最后才在偶然一瞥时扫到了这边的两人,可恨可恶该死的是,他看到这两人时,他们竟然缠缠绵绵地彼此吻得深情忘我!呵呵,一直以来,他是不是理解错什么了?不然怎么会……如今他的女人正和别人温存牵缠,而他却像个傻子一样就在一边站着看着?

    唇间发苦,商述泽忽然有种想要掉头离开的冲动,可他不能,他不允许,亦无法接受自己心爱之人和别的男人纠缠不清!跨前两步扣住了原浅的素手,罔顾了她脸上的慌措不安意欲惊呼,商述泽旋即便是一拳狠狠地砸了过去,正中夏弋阳的俊颊。

    夏弋阳意想不到商述泽会直接动手,一时躲闪不及,他的脸上登时多出了片青紫痕印。周围已有看热闹的人在低声讨论,夏弋阳原是想解释的,却在看到原浅脸上的怯慌时微微游神。随之而来的第二拳没在打到他的脸上,因为反应过来的原浅一个闪身挡到了他的跟前,而他因此也幸免于难。

    “商大哥,别打了,你听我解释,你听……”长长纤细的发梢拂到了商述泽的铁臂上,原浅仰头看向前者,一时之间不知是重逢的喜悦多些还是担心他失控的忧虑多些。

    “你维护他?”心内的火苗再也压制不下来,这时刻其气焰直有种冲破天际的危险,商述泽冷冷盯住了原浅精致细腻的小脸,语气越发冷酷了起来,“你在维护他,原浅,你告诉我,你和他什么关系,啊,你告诉我啊!”

    不过一个月未见,莫非她真的就变心了不成?若真是如此,那么他真是彻头彻尾的一场笑话!先前见到的那一幕不断地冲击着商述泽的心理防线,这片刻他的理智已是出现了离家出走的迹象。拽着原浅的大掌越发收缩了几分,他此间的动作几乎有要把原浅揉碎了重组的趋势。

    眼见商述泽铁青着脸,唇线抿得老紧,原浅心道不好。脑中飞快运转了几番,末了她上前两步抱住了商述泽的腰身,再是朝一脸关切地望向自己的夏弋阳说了声:“夏学长,我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请你先离开,好吗?”

    夏弋阳哪里放心得下眼前原浅的境况,然在接触到原浅盈眸中那浓烈的恳求之色时,他一手攥紧,终于还是不忍心给她造成更多的困扰。

    夏弋阳离开时的背影让人看着是隐忍亦顽强,商述泽冷笑一声,眼底有杀气狂据而过。原浅才想着要和这怒气冲冲的男人解释,对方却是猛地强横拥住了她,再是强迫着她跟自己离开。

    “商大哥,你慢点,我……”盛怒之下的男子根本就没去理会原浅的不适,原浅忍不住出声想提醒他一下,换来的却是男人的越走越快,以及越发肃杀凌厉。

    终于行至自己的黑色路虎旁边,商述泽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直接便把原浅推了进去。原浅揉着自己的素腕,这片刻心内委屈得很。还没来得及给自己扣上安全带,男人已是比划几下启动了车子。

    一路上闯了不知多少红灯,原浅在后视镜处看到了不止一名交警的骂骂咧咧,怯怯望向了身边的人,她终是忍不住道:“商大哥,你开慢点,不要违反交通规则好不好?”

    明明是关心的话,听在商述泽耳中却是成了另一层意思。车子戛然止住,原浅抚了抚自己跳得急促的心口,这才见原来车子已经停在了商述泽的住宅门口。

    开了车门,商述泽径直下车,没有半分的迟疑留恋。原浅斟酌了一小片刻,到底是小尾巴一般巴巴跟了上去。

    进了住宅,原浅先是溜到了厨房里,再才端着两杯水到了客厅,“商大哥,喝点水好不好?”然后败败火气。后面一句,原浅自然只敢在心内说说了。

    商述泽冷凝的眸光渐渐转移到了原浅的粉唇上,此间原浅的唇瓣微微渗着血,一看便知是才经受了什么强烈运动的。视线越来越冷,商述泽蓦然间伸手探向了原浅,“过来。”

    原浅在原地站了片刻,终了还是听了男人的话,小心谨慎地挪了过去。直到距离商述泽只剩一步的宽度了,她这才收住了脚,“商大哥,你是不是……”还在生气?

    话未说完,原浅便觉一股威压笼罩在了她的周身,男人明明毫无动作,却偏偏让她觉得畏惧。将水杯放到了茶桌上,她忸怩不自在地在商述泽身旁落座,想到了不久前或许也有个女子这样坐在他的身边,她忽地便沉默下来。

    良久,心内酝酿了许久的问话盘旋在了她的舌尖,她想问,问问他早先那个女子是谁,女性的直觉告诉她――或许那个人,会成为她的情敌。

    商述泽将原浅拉扯入怀,再是用指肚一下一下地擦拭着她的粉唇,像是要擦掉什么脏东西一般。原浅觉得疼,不免生出了几分要后退抗拒的心理。

    “说,除了这,他还吻你哪儿了?”这一刹,他看向她的眼神中没有爱意,没有怜惜,没有呵护,只有不解怒火并痛恨。

    原浅看着这男人的满脸不信任,心头一缩,忽然便觉痛意凛然。有种细密的痛觉触感,从心底一个小小的角落冉冉升起,继而随着血液流动至全身。咬唇,她偏头想避开商述泽抵在她唇上的指掌,却不敌男人扣住了她的下颔,强求着她望向自己,“说,不要让我逼问你,我不喜欢。”

    “没有。”说出这两个字时,原浅觉得屈辱。一脸倔强地看向商述泽,顷刻后她又是重复了一句:“我说没有,你相信吗?”

    商述泽唇角提了提,眼底的风ng诡谲。陡然间转而按住了原浅的肩头,他再是狠狠咬住了她的唇,侵泄怒火般发狂地吻起了她。

    原浅整个被推倒在了沙发上,男人的薄唇脱离她之时,她身不由己地被牵制着,而男人的右手这一刻已是灵活地将她的外套扯下。随即便是围巾,羊毛衫,再到她的打底衣……

    周围的空气寒凉,原浅忍不住打了个寒噤,两手蹭动着要脱离男人的禁锢,却无奈她那点力气过于渺小。徒然懊恼地看向了身上专注于自己工作的男子,她出声,带着求饶的意味,“商大哥,你不要这样好不好?有话可以好好说的,你不要……”

    “给我闭嘴。”眼里猩红,商述泽骤然间埋下头,张口咬住了原浅的颈侧。

    原浅觉得颈子处刺疼刺疼的,眼里一酸,盈盈泪光开始在她眸中流转。商述泽抬起头时,正好看到她吸了吸小鼻子,很是迷茫难过的姿态。

    “原浅,我们只是一个月没见面而已。”一个月,我很想你,可你呢?“原浅,你喜欢脚踏两条船,还是你已经打算把我这个正牌男友丢掉,让备胎上位了?”

    这样明明白白又毫无根据的指摘,一刹那间让原浅的心坠入了万丈深渊之中。她仰头,却只能看到男子脸上的冷漠薄淡,甚至这一刻,他看向她的神色间透着陌生,透着恨。

    突然,丧失了所有的勇气,丧失了所有想要解释的欲望。他不信她,本身便已让她心灰意冷,“既然你是这样看我,又何必还和我纠缠不清?没了我,你可以有别人,我亦如是。”

    说完,才觉唇齿间苦涩难当。明明,不该是这样的啊,明明,她一直盼着他能早点回来,能多陪陪她的,可这一瞬,她为何却是说出了这样的话来?究竟是不够在意,还是恰恰是过于在意?

    “原浅,我真是小看了你。”商述泽敛下了自己豹眸间的痛意与受伤,寻思好久,他却也只冰冰凉凉地说了这么句话出来。什么叫做他可以有别人,她也如此?“是不是从一开始,你就只是打算陪我玩玩?原浅,你告诉我,你有几颗心,可以喜欢同时几个人?”

    原浅眼中一痛,未曾想过,他竟是这样看待自己的。有一片刻,她真想送他一巴掌,可是手被制住,她无能为力。于是也只能冷下脸,半是讽刺,半是自嘲,“既然你这么看不起我,那么又何必委屈自己对我好,不累吗?”

    话才说完,原浅便看到商述泽脸上的怒气提升了一个档次,她原以为这男人会爆发回来,却不想他默了默,竟是一派认真地回道:“不累,相反的,我乐在其中。”

    看进了原浅眼底的茫然疑惑,商述泽心中苦楚――累?怎么会呢?爱上她,他觉得这是他这辈子做过最完美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