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1章 失魂落魄

绝世的剑Ctrl+D 收藏本站

    整整一个月,商述泽没有回自己的住宅一步,亦没有和原浅有一丁半点的联系。这日费尽心机终于将上头要的证据拿到手后,他快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行头,之后才若无其事地离开了宏达的产业大楼。

    楼下早已有人在接应,商述泽左右快速观察了一番,见没什么异常之处,他这才麻溜钻进了车里,车子随之便快速开动了起来。

    回到部队时已接近中午了,二师的师长亲自翻看了一遍商述泽拿到手的东西,这才点点头,赞扬了句:“小商,干得漂亮。”

    商述泽并不言语,他知道,接下来的事情不用他们操心了,自有警方那边去出面。军警一家亲,必要时候分工合作也是正常不过。敬了个礼后,商述泽站在一边,等着二师师长接下来的说辞,现在还不是下班时间,由不得他嘻哈打闹,虽然他也没这样的兴致就是了。

    “小商啊,辛苦了,据线报说宏达的董事长是个精明多疑的人物,你潜伏在宏达这么久没被发现,还顺利完成了任务,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上报功绩。”二师师长说话间走上前拍了拍自己爱将的肩头,再是放缓了脸色道:“行了小商,这样吧,队里暂时也没什么任务需要你出面,你先休两天假调整调整心情。当然,关于这次的任务,你要绝对保密,也要防着宏达那边发现不对劲来找你麻烦。或许你该考虑考虑住到部队里,毕竟在外头住,保密性始终比不上咱们部队这儿的铜墙铁壁啊。”

    “谢谢师长关心,师长也请放心,走出这里了,我只是个普通市民,不会给部队带来什么威胁的。”立正着身子,商述泽说话间一脸正气,当然也难掩他眉宇间那丝丝缕缕的倦意。

    二师师长无奈一叹息,“得了,不用这么严肃,总之凡事小心为上,你去歇着吧,后面的事情自然有人处理。”

    商述泽点点头,这才转身离开。回到自己在部队中的寝室,他拿了便服换上,而后则是开了抽屉,将自己的手机车钥匙之类的装备到了身上。

    临出一师办公大楼时正好看到段欣忱迎上了前来,脚步微顿,他原是想给女士让路的,却不想对方径直停在了他的跟前,“商哥,你回来了啊,任务还顺利吗?”

    商述泽象征性地点了点头,“还好。”

    “那……商哥现在是要去吃饭?”当作没看见商述泽脸上的淡然孤冷,段欣忱又是关切问了一句。

    商述泽依然点头,同时也放缓了脸部线条,“是啊,小段吃了吗?”

    “还没呢,要不我们一起?”段欣忱急急提议了一声,才说完,她这才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商哥你别介意,我有点急性子。”

    商述泽不置可否,倒是想起了不知听谁说过段欣忱是出了名的做事稳重,喜欢慢条斯里。好笑地微别头,他只在心内道道听途说果然不可信。

    “商哥,商哥,你在听吗?”眼见商述泽似是有些走神,段欣忱不由睁大了眼,再是探出手在前者眼前挥了挥。

    仔细想想自己也没道理拒绝人家姑娘的意思,心想着不过是同事一起吃个饭,也没什么,商述泽旋即也就肯首道:“我们走吧,去外面吃可以吗?”

    “好。”段欣忱连忙跨前两步跟上了商述泽,眉眼不自觉地弯了弯。

    吃饭的地点选在了市内的一间中餐厅,三菜一汤,这样的份量对两个人而言还算比较靠谱。席间段欣忱几次想找话题和商述泽聊天,只却无奈对方显然更热衷于好好吃上一餐,“小段多吃点吧,你下午还要工作呢。”

    “谢谢商哥,那我不客气了。”笑吟吟回了一句,段欣忱终于也开动了起来。说起来如今会带女孩子来中餐的男人似乎不很多呢,她也和部队里其他同志出去吃过,不过那些人显然更热衷于吃西餐。

    商述泽自是不会知道此刻坐在自己对面的人,暗地里已经将他和其他当兵的人给好好比较了一番。这会儿的他颇有些埋头苦吃的阵势,实则是他不善于和女兵打交道,尤其是,同龄的女兵。

    段欣忱此时心底倒是不免猜测。按她看来,商述泽虽看着是在闷头苦吃,不过他吃饭的姿势明显优雅,他的举动间亦是无不透露出他是个教养良好的人物。普通人家,能教出这样大气且隐隐带着尊贵气息的男子吗?

    午餐过后,商述泽看了下表,这才讶然发现竟已快下午一点钟了。心里头惦记着要去看看自己的小女朋友,这会儿他唇角不由提了提,微微透着溺宠。招手还了账单后,他看向对面的女子,询问一声:“小段,你是要回部队还是?我送你回去吧。”

    段欣忱先前看到了商述泽唇角那抹温暖弧长,一瞬间只觉心头明媚,这时刻看到对方又恢复了那副公事公办的态度,她心内不知因何便有了气。嘟着唇,她眨眨眼,整个人恹恹地道:“商哥啊,怎么说咱们也有一个多月没见面了,我听说你是在外头住的,怎么,不请我去你家里参观参观?”

    不明白对方为何会有此请求,然看到她这下子坐在位置上,一副颇为无聊的姿态,商述泽便是想拒绝,最后也作了罢。罢了,在心内告诉自己没必要拂了同事的面子,他从善如流道:“既然小段有兴趣,那么就请吧。我也有一个月没回家了,要是家里不太干净,还请你不要嫌弃。”

    “商哥说的哪里话,商哥能邀请我去我就很开心了。”立马表明了态度,段欣忱随即站起身,跟在商述泽身后离去了。

    原浅午饭过后有些闲得慌,想了想,她信步出了校门。下午没课,思及自己也有一个月没见到商述泽了,她不由自主地便朝着商述泽在市内的住宅走去。这段日子她时不时会到商述泽的住宅打扫一番,亦或者睡到商述泽的床上,抱着他的枕头发呆……种种迹象表明,她似乎――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更加在意那个男人!

    今天似是有些不同,因为尚未走到小别墅门前,原浅便远远看到了商述泽那辆标志性的黑色路虎。心下一喜,她几乎是无意识地加快了步子。他是不是……回来了?回来了,为什么不去找她?不对,一定是商大哥刚回来,还没来得及去找她。

    饶是这般做好了心理工作,想着等会上前去可以给商述泽一个惊喜,然商述泽出来的那刻,原浅还是怔忪在了原地,甚至,她素脸上原本浮动着的笑意,这一刹已然完全僵滞。

    他没有看到她,他的俊颊上一片焦急,而他的怀里抱着个人――女人!这是原浅这一刻得到的全部信息。呆呆愣愣地退后了几步,她傻傻地蹲在了原地。黑色路虎扬长而去,经过她身侧时没有半分停留。突然,有点伤心,有点难过。

    原浅抓了抓自己长发的下沿,许久才站起了身,失魂落魄地往回走去。

    商述泽没想到带个人回家里也能出状况,早前他不过是去煮水想着要招待一下段欣忱,不想从厨房出来时他便见后者蜷缩在客厅里的沙发上,一番很是痛苦的姿态。走上前去问清楚了他才知晓,原来段欣忱是抽了脚筋,并且她每回抽筋,总是要抽上好一阵子。本来他也试图用自己学过的医护常识帮帮这女子,岂料不过让她伸个腿她就喊得歇斯底里了。最后被折腾得没法子了,他只好应了这姑娘的请求送她去医院。

    事实上商述泽倒是不太情愿抱别的女子,不过特殊情况除外。不知因何他总觉得自己从住宅中出来时有人盯着他,然才起了心思要找人,怀里人儿又是哀哀喊得渗人。事有轻重缓急,他也只能先解决了眼前的状况再去计较别的事情。

    一整个下午原浅都有些不在状态,趴在桌子上要睡觉,却始终睡不着,冷风兜进了宿舍里,她不由打了个寒噤。室友回来,神神秘秘地告诉了她有个英俊潇洒的男人来找她时,正好是下午三点。猛然间站起身,她想也不想地便往楼下冲去,罔顾了身后室友笑谑的声音。

    及至到了宿舍楼下,看到了立在宿舍外一侧常青树下的黑色劲装男子,原浅这才稍稍死心地蔫眉耷眼,放慢了自己的步子。

    “浅浅,你来了,我还以为你不会下来了呢。”夏弋阳说着给原浅拢好了围巾,再是道:“浅浅,我有话想和你说,你,有空吧?”

    摇摇头,又是醒过神来点点头,原浅小脸上颇为矛盾,夏弋阳看着却只觉可爱得紧。

    “浅浅,跟我走吧。”说完仿若不经意地搂住了原浅的腰腹,夏弋阳拥着她要往前去。

    原浅倏忽间收住了脚,再是拙劣地退开了几步,表明了自己不要和夏弋阳那么亲近。

    夏弋阳唇间这刹不掩苦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