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不要喜欢上别人(爆更1)

绝世的剑Ctrl+D 收藏本站

    原浅舀着布丁的手一顿,旋即低下头,她强作镇定地道:“商大哥,原来你以前看过这本书呀,不过,再怎么说,这也只是个故事而已.”

    “是啊,只是个故事。原浅,别吃太多,吃完这个就睡会吧,下午有什么计划没有?”也没见有要离开的打算,商述泽就一闲聊的阵势。

    原浅看不懂他,这个男人,真是越来越奇怪了,一会对她爱理不理的,一会又蛮横着对她好。既复杂又迷人,这样的男人,该是多少女子心之所向?

    有一刹那错怔不明,意识游离间原浅只觉得自己似乎走在了一条通往幽暗的漆黑通道上,身周的光越来越少,她也越来越寂寞。其实,只要一个转身,后头便是明亮的康庄大道,可她这一生,大约早在那年便逝尽了所有华光。强撑着的不过是副面具,有多少真心实意,连她自己都弄不分明。

    商述泽默默无言地给原浅把床铺齐整了,之后动身离开。这丫头,说个话都能走神,莫非他的存在感真的有那么薄弱?相比商述泽的郁闷无奈,原浅回过神来则是一把躺到了床上。夏弋阳进来时她正侧身看着对面,也不知小脑瓜里都计划着什么。

    “浅浅,睡了?”不过随意问一句,夏弋阳也没想原浅能给个什么不同的反应。却不料,这一回原浅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了。

    “夏学长,眼前所有,是不是永远比不过逝去的回忆的呢?人为什么总是要贪恋过去,无法逃脱,无法自由?”声线低而微颤,又似是带着沁人心肺的寒意料峭。原浅说着,两只手悄悄在被窝里收成了拳。

    “浅浅,你怎么了?”夏弋阳闻言走到原浅床前蹲下,正好,他炯亮的眸,能看进她眼底深深如斯的思念,“浅浅,有什么心事都可以说出来,不要一个人藏着掖着,那样,太孤独,太冷。”

    原浅只茫然笑了笑,像是听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学长,如果是心底的秘密,又怎么可以说出来呢?说出来,就不是自己一个人的东西了。”

    幼稚的辩驳,却无法让人生出想要嘲讽的念头。夏弋阳一瞬间不知想到了什么,眼底有痛意飞掠而过,“浅浅,有些回忆是利刃,你不说出来,便只能放任它在你的心头划下一刀又一刀,日积月累,终会给你带来道道的疤,让你越来越疼,越来越窒息。所以,有时候,回忆也要找人分担的,这样,才不会太累。”

    原浅从未有一刻觉得夏弋阳的笑容这样好看,明媚,干净,清清白白。记忆中那温润美好的少年,在这一刹仿若与眼前的人相叠加。原浅看到了他的眼眸中埋着浓厚的深情,无尽的溺宠,与深深的爱意,看到他的笑弧漾开,纷呈瑰丽,灿似清风,温煦清浅若皎皎明月。她情不自禁地探出手去描摹着夏弋阳的轮廓,一笔一笔,专注认真,好似如此这般,便能把记忆中那段温软的岁月重现,便能告诉自己,其实一切,还是原本那安详静好的模样。

    “浅浅,你哭了。”夏弋阳忽地伸手将原浅柔软的手心按在了自己的俊颊上。又是这样的目光,他不陌生了。

    心内恍然自嘲,却还是不忍心去摧残她的梦境。夏弋阳不知道原浅究竟把自己看成了谁,却知道,此刻的自己在她眼中,不过是在替着另一人存在。这世间,莫非真有另一个和他这般相像的少年,而那人,在冥冥之中将她带到了自己身边。若是如此,那么夏弋阳想,他该感谢那人的,不为别的,只为他和浅浅的相遇,少不得有这人功劳。

    原浅吸了吸鼻子,像是不敢置信一般。她想抽回手,夏弋阳却贪恋着想要多留她一刻,于是这一片刻的凝滞,看在了门口那人的眼中,便成了这两人郎心妾意痴缠相望,而他,只是个路人。

    路人转身,竟是带着慌怯,本不该如此,商述泽想,他是该冲进去愤怒地将那她的手从那男子的脸上抓下来,却偏偏,他竟是迟疑。不仅迟疑,还狼狈离开。

    宿舍内,原浅到底抽回了自己的手,慌乱地抽了纸巾开始擦眼泪。然似有口泪泉种在了她的盈眸之中,不过刹那软弱,这片刻反应过来,她的泪水却已酿成汪洋。

    夏弋阳想抱住她,而后低声哄着她,告诉她自己是她可以依赖的对象,她可以朝着他哭。然心心念念得再好,也抵不过佳人那变得锋利尖锐的刺布满周身。于是只能看着她强迫自己坚强,却拒绝他给予的温暖。

    “浅浅,其实你不用这样的,我们是朋友啊。”说出这话时,连自己都有种力不从心之感。第一次,夏弋阳觉得自己也不是那么胸有成足心有丘壑的。可即便如此,他还是想成为她孤单脆弱时能想起的人,想成为她的倚仗。

    “对不起,让你看笑话了,夏学长,我要出去一下,你下午还要陪小朋友们玩,去睡会吧。”说完利落地起身,原浅甚至没多加件衣裳便跑了出去。

    夏弋阳心道头疼,才追出去,便见有一人已是先于他将原浅截住。

    “原浅,眼睛怎么了,跟兔子似的,真丑。”关心时也裹上了一层冷硬的皮,商述泽说着掏了面巾纸便给原浅擦拭起了她的眼,“我说人家兔子都挺可爱的,怎么搁你这就这么丑呢?”

    原浅唇间还压抑着的哭腔被这么一激,却是发生了变异,还是带着颤意,却分明有笑声在里头,“被风吹了,进沙子了。”

    都知道是个谎言,可谁都没想去揭发它。商述泽配合地将手抵到了原浅的眼睛两边,似是嫌弃她得紧,“真没用,不过进个沙子就折腾成这样了,给你吹吹,下次风大了可得记得眯眼。”

    原浅感觉到有暖和的风吹进了她的眼里,带着点细微的湿气。心底的斑驳伤痕,这一瞬好似接受了什么治愈的光,慢慢地竟是淡去了痕迹。

    “好了吧,还难受不?”松开原浅的脑门,想着天冷,商述泽牵着她便往自己的新宿舍去。看起来刚刚的一阵工夫,他已是把这里收拾妥当了,这会儿这里看着很是齐整,只要再搬来被褥什么的,便可以入睡了。

    乖乖摇了头,原浅不作声,眼睑处的泪水,已是干涸。

    两人便这么彼此沉默地在宿舍里头的床边站着,学校的铃声响起时,原浅倏忽一下站起了身,“商大哥,我要回去睡了。”

    商述泽跟在她身后,说是要去搬被褥。直到要到宿舍门口了,他这才擒住了原浅的手,“原浅,不要喜欢上别人,我不接受。”

    商述泽离开时是三日后的午间,那时天气尚好,原浅趁着午间休息的时间送了他一小段路,再要往前,商述泽便拒绝了,“就送到着吧,原浅,还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

    许是他不经意间流露出的些许的期待让原浅退怯,许是有些话从来便不需说得太清楚,即便年轻,可他们早已明白事理,原浅摇了摇头,不自觉地咬住了自己的下唇。

    “你总是这样,罢了,两点半飞往汉南的飞机,我也不能逗留太久。”弹了一下原浅的额头,商述泽将她的围巾系紧了些,“好了你先回去,我等你走了再离开。原浅,我不知道你有多少弯弯道道的想法,不过你很聪明,有些事情不用我说得太明白。你现在爱这么和我悠着也行,但你记着,总有一天,我要你冠上我商家的姓氏。”

    言毕退后一步拿起了自己的行李,商述泽示意原浅先走。

    原浅的脚步这一瞬灌了铅似的,然她还是转了身,步步离去,离身后那温暖厚实的所在越来越远。

    命运,在这里神奇地转了个弯。

    这天夜里,夏弋阳一行人受学校几名老师邀请到楼下去切磋交流。一名老师煮了宵夜,盛情难却,一行人推辞不过也就不再客气地每人端了碗粥开吃。粥里面放着当地的一种特产,有点像河蚌,总之味道很是新鲜。

    此时电视上在播放晚间新闻。这里的信号也不是多好,电视画面偶尔会出现失真的现象。然好一段日子与世隔绝的,这会儿众**多还是将注意力集中在了新闻台上。是西北当地的新闻台,电视上着黑色西装的男主持人看着很是严肃。

    “今天下午十四点三十分由西北广运机场开往汉南南枢机场的a417次航班在行驶过程中发生意外事故,现飞机已在中部某地坠毁,经当地警方确认,机上人员无一生还。事件还在进一步调查当中,本台将持续追踪报道。”

    后面还播放了什么新闻原浅已全然听不见了,她只知道飞机坠毁了,无人生还。而那班飞机,是下午两点半开往汉南的。

    此前原浅曾听夏弋阳提过,因为近日的气候关系和航班调整,今天飞往汉南的飞机,只有下午两点半那一班,唯一的一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