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1章 我等你回来

绝世的剑Ctrl+D 收藏本站

    “妈的傻孩子,净说傻话。”将原浅递来的梨子吃下,原雪琴笑骂着拍了拍前者的手背,脸上则是难掩骄傲,“浅浅这么乖,怎么会不孝呢?妈的宝贝女儿不论想做什么,妈妈都会无条件支持的。所以浅浅要去西北就去,妈妈想浅浅一定能给那里的小朋友带来快乐的,对不对?”

    说罢抚了抚女儿长长的发,柔柔的发丝从她的掌心撩过,有点痒,原雪琴却笑得愈加柔和。她这一生做得最成功的一件事,也便是生养了这么乖顺可人的一个女孩。浅浅,妈妈爱你!

    原浅这片刻乖巧地轻倚在了母亲怀中,一颗心宁静而祥和。想来也只有在母亲身边时,她还才能这般毫无保留地舒心安稳着,“妈,浅浅明天就要走了,你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吴婶,有什么不舒服的也一定不要强撑着,浅浅会给你打电话的。妈,浅浅舍不得你。”

    “好了好了,小当家的,都多大的人了还这么恋妈呢!快把梨子吃了,然后好好睡一觉,接下来的日子你就得吃苦了。”弹了一下女儿的额头,原雪琴笑吟吟地道。眼角的鱼尾纹扬起,她终是不复年轻时的风华了。

    原浅时不时给母亲递上一瓣梨子,等到一切收拾稳妥了她才上了床。却不知为何,竟会在这时候想到商述泽家里的客房。

    习惯,真是个可怕的玩意。不过在那住宅睡了些天,如今她连自己家里的床都觉得有些陌生了。掏出手机快速编辑了条短信,原浅将自己要去西北的事情解释了一番,也不管商述泽有没有回应,她发送完信息便直接按了关机键。

    翌日离开家里前,原浅将早餐准备好了放在桌上,还飞快把家里清洁了一番。夏弋阳说的出发时间是上午十点,她现在赶去学校还来得及。

    临上飞机前开了会手机,却见那上头空空荡荡的,并没有什么短信亦或来电提示。说不清是什么反应,原浅关了机,提着背包跟在夏弋阳身后出发了。

    真正抵达大西北这片土地了才深知这里的贫瘠。

    同是冬天,这里却分外冷,以至于下机之时原浅不得不多扯了件大衣出来穿上。口中呼出的热气,在这里差些便能凝成冰了。

    “浅浅,我已经联系好下住的地点了,条件可能不会好,你要有心理准备。”夏弋阳赶到原浅身边和她支了一声,之后便是跟身后那群学生招了招手,“大家快点儿,该拿的东西都拿好,不要落下了。”

    说起来夏弋阳的指挥本领一流,再加上他本就得人心,是以这会儿一切都按部就班地进行着,称得上是井井有条。原浅也跟在众人身边拎着两袋东西,有些重,不过她没吭声,毕竟自己拿的和那些大男生比起来算是小巫见大巫了。

    商述泽执行完任务回到家中时便发现家里空落落的,没半点人烟。心下一黯,他在早已没电了的手机上插上了充电器。开了机,便有条短信跳了出来。

    也不知该欢喜这丫头有献身精神还是恼怒她这般不和他见上一面便离开了,一时半会的商述泽只觉得心神不宁,脑中一片复杂。

    不知过了多久,有阵冷风从窗口处刮了进来,径直打到了他的身上。商述泽这才收敛了下自己的躁动,十指飞快在手机屏幕上动作着。

    是来到大西北的第三日了。听到手机铃声响动时,原浅将编好的纸花圈戴到了一个小朋友的头上,不吝赞赏,“巧巧真好看,很漂亮呢。”

    跟前的小女孩听到这番赞赏时羞涩地笑了笑,还不忘软软糯糯地说了句:“谢谢浅姐姐。”

    “好了,巧巧先去其他小朋友玩,等会浅姐姐给你们上课,教你们算数好不好?”面对孩子时尤其有耐心,原浅说话间还给小姑娘理了理衣服,拍掉了小家伙身上的一些污渍。

    “好。”答应一声后便兴致冲冲地跑开了,同时小女孩还惦记着要护住自己头上的花圈。

    原浅将兜里的手机取出,再是将短信点开了。

    “我等你回来。”

    只有这么一句简单到了极点的话,却恰恰击中了原浅的心房。一瞬间,春暖花开,有万千妍丽的娇嫩花朵在心灵处恣意飘扬。忍不住唇角微弯,现出一道浅薄的弧长,看在其他人眼里,则蕴成了一片迷人闪耀的盛景,那样美丽温暖,那样明媚舒展,带着光,带着热……

    “姐姐,你笑起来真好看。”不知哪里跑来的一个小男生,脏兮兮的小手中抓着一朵嫩白的小花,伸手到了原浅身前,他却又怯于说出送花这样的话。

    原浅有感应一般笑着接过了小家伙手中的花朵,再是蹲下身子搭上了小男孩的肩头,“小家伙,这么好看的花,是不是要送给姐姐的呀?”

    单纯的小男孩忙不迭失地点点头,口中叽里咕噜着一串当地的话语。他说得急了,原浅用了好一阵的功夫才把他的话消化完全。末了给小男孩拨好了头发,原浅牵起小家伙的手,“好,姐姐带你去找阳哥哥。”

    明明还置身于寒冽的冬风之下,心中却有熔岩在涌动一般,原浅的眸光四下扫了扫,直至发现了夏弋阳的踪迹,她才动身朝着那位置走去。

    夏弋阳这会儿也是包成了一团,再这么说室外的确冷得很,他多穿点也无可厚非,虽说,这时刻的他看起来像只棉熊。

    “阳哥哥。”

    “夏学长……”

    两声称呼自一大一小两人的口中蹦开,夏弋阳闻言侧身看向了原浅两人,“浅浅,冬瓜,你们怎么过来了?”

    原浅一细看,才发觉夏弋阳这时刻是在给人家接电线。许是查觉了她的目光,夏弋阳稍稍解释了一通,“这户人家的灯泡刚烧坏了,换了新的灯泡也没用,我帮忙检查检查电路。”

    “阳哥哥好厉害。”原浅还未说什么。身边的小男孩已是崇拜地惊呼了一声。而在这时,小房舍里的灯泡也亮了起来。

    夏弋阳从木梯上爬下,之后才收拾好工具,将冬瓜给抱到了怀里,“小冬瓜,要不要和阳哥哥学点本事啊?”

    “要。”小孩子总是容易对比自己厉害的人产生敬仰心理,这会儿冬瓜便是这样的心态。

    原浅站在一旁看了会他们大小两孩子的玩闹,之后便提出了要先去准备教学。

    现如今夏弋阳一行人是住在了西北当地的一所小学,至于生火做饭这些,也全都由他们自己解决。有了前两天的适应,而今他们也算在这地儿暂时扎根了。

    学校的老师帮忙通知了一部分学生过来学校上课,再加上原浅等人外出走访找到的一些儿童,到了今天,原浅去上课时已经有百来个孩子坐在教室里了。这些孩子的学历参差不齐的,再加上设备落后,他们平日里真正能学到且融会贯通的东西并不多。如此一来原浅也便选择了从基础知识开始教导的做法,安顿好了学生,她站到讲台上道:“各位小朋友,这节课我们要讲的是算数……”

    这两日的教学纪律一直都很好,这是原浅一行人深感满意的一点。俗语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贫困地区的学生,也比一些出生条件好的学生要更懂得知识改变命运的道理。

    下课时,一众年龄不等的学生站起来异口同声地说了句“谢谢浅姐姐”,那一刹,原浅只觉有股涓涓细流从她的心田流过,带起了满满的的知足与温馨。

    “小朋友们,我们下节课再见。”道了别,原浅抱着资料离开。有另外几名同学负责学生的课后安全,原浅也不用太担心。

    夏弋阳正在整理他们一队伍人带来的书本和衣物。按照他们原先的设想,这些东西自然是要派给那些有需要的人的,然这里的环境恶劣远远超过了他们的想象,僧多粥少,他们这点资助,多少有些于事无补。原浅走至夏弋阳身前时便见他正思索着什么,神色间难掩凛然倦怠。

    “夏学长,怎么了?”将原本愉悦的心境收敛住,原浅试探着问了一句。

    “看来我们都低估了这里的糟糕情况,不管怎样,从下午开始,我们先到附近给一些有需要的人家派衣服,有适龄儿童的,我们就派点书本。至于其他的,我再想想吧。”说话间将自己颈上的围巾解了下来,夏弋阳踱步至原浅身边,颇有绅士风度地接着道:“浅浅,照顾弱小,围巾给你。”

    原浅没有拒绝,或者说,在她拒绝之前,夏弋阳已经强横着把围巾给套到了她的雪颈上。

    “夏学长,我……”

    “浅浅,不用说谢了,倒是我该过意不去,早知道这里比电视上看到的还落后,我就不怂恿你来了。”一摊手,夏弋阳苦笑一句。

    “夏学长,我不是不能吃苦的人,更何况,这个地方,我已经适应了。”知晓夏弋阳有意转移话题,原浅心内喟叹,面上则是跟着附和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