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章 这眼神没杀气

绝世的剑Ctrl+D 收藏本站

    商述泽不知道此刻他在两名男生心目中的形象当真是高大得很,瞧瞧人家这么有来头的一个人物能这样不拘礼节地用平等的目光看待他们,是个普通人多少都会有些受宠若惊的。

    “对了,以后你们喊我七排长就好,大家都是来当教官的,没必要搞部队里那套等级制度。”放下碗筷后,商述泽朝着另外几名教官道了一句。

    众人自然便应下了。

    “七排长,我听说汉南大学这边晚上通常是不训练的,晚上我们几个逛夜市去吧,如何?”有名娃娃脸的教官说了一句,商述泽望他一眼,总觉得这么副小孩样儿提出这样的建议有些奇怪。

    其余人都没反对,商述泽自然也不特例独行了,“好,到时候给我打声招呼。”

    下午集队以后又是站了半个小时的军姿。半个小时,对于军人来说那完全就是不值一提,不过现在还刚开始不是,商述泽觉得自己还是该做到张弛有度的。

    因着下午的日头要更大些,商述泽倒也没像早上那样让学生完全暴露在太阳底下了。要真是一不小心弄个中暑啊什么的出来,咳咳,他也不太好交代。选了一处树荫,站军姿期间有七名学生偷了懒被抓了出来,唔,比早上好,早上二十来个呢!

    站完军姿又整体复习了一遍早上学的知识,眼见没什么大错处了,商述泽开始让一队一队的学生来敬礼转弯,这样若是还有什么漏网之鱼也能及时发现。

    “第三队,向左转……”

    “向后转……”

    “半臂向左转,敬礼……”

    “第五队,向右转……”

    “这一队第四名同学左右不分啊,出列。”

    “……”

    眼看众人也还没到气喘如牛的地步,商述泽说了句:“整理服装。”

    于是一群学生开始很二地整理自己的迷彩服,之后又有学生被抓到了小辫子。

    “第四队第四个,我让脱帽了吗?准你脱帽了没有?出列。”

    是个女生,扭扭怩怩地出来了,她还不忘偷偷给了商述泽一个眼刀。而后又在看到商述泽似笑非笑的神色之时窘迫地鼓了鼓脸。

    “别以为是女生我就会手下留情,我告诉你们,在真正的部队训练里头,就是女兵也是当作汉纸看的,你,去那边给我站半小时军姿检讨。其余的人,你们累了吗?”

    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有人说累,有人说不累。

    “现在,说累的站左边,说不累的站右边,别问我做什么,不想出去奔袭五公里的就给我速度。”

    原浅觉得这个教官很奇怪,只讶异也不过是须臾的事情,很快她便站到了说不累的那一边,眼神微凉。

    “累的人原地休息十分钟,可以去喝水,但要讲秩序。不累的人,你们还能训练吗?”商述泽说罢在眼前这一张张小脸上掠过,其实他和这些学生的年纪差的也不多大,四五岁的年龄差而已。

    原浅精致绝丽的素脸撞进了他眼中之时,商述泽微微眯了眼,脑中电光火石之间想到了许多。

    所有的思绪最终定格在了酒吧——是那个黑衣女孩?

    应该是了,怪不得觉得有点眼熟。如今看起来,这女孩兴许还真是情有可原才去了酒吧那样的地方,很明显的一点便是,那日的黑衣女子和眼前这个穿着迷彩服的女孩,虽然眼神是一般的冷并带着几分善意温柔,但那日的女子,应当是做了一些伪装的,眼前这丫头,明显要更漂亮许多。

    这些,和他其实也无关,商述泽收回视线,仿佛不曾在某个人身上逗留过。

    “报告教官,我还可以训练一段时间。”说话的是中午和商述泽一起吃饭的男生之一。这名男生名为李昊翰,而和他紧挨着的那位则是吴文。

    吴文很快也重复了一遍李昊翰的话,中午见识了教官私底下的模样,如今他对商述泽真真是敬仰得很。男生总乐意把一些强大的人看做自己努力的目标,而李昊翰和吴文便是这样的人。

    有人带头了,其他的人自然也都说了可以训练。

    商述泽点了一下人数,然后开始教他们踢正步和走齐步。休息的学生们偶尔会说说话交谈一番,大多时候他们都只看着那些还在训练的人,然后默默然在心内骂了句“傻逼!”

    十分钟过后,商述泽让不累一组的人自己复习并互相帮助,而喊累的那一群人则是窸窸窣窣地起了身。

    “十分钟休息够吗?”

    “够。”

    很好,回答得很响亮。

    “现在你们排成两队,男女生各一队,男生一千米女生八百米,就从我站的这位置开始跑,准备。”

    “啊……”有女生的小声哀嚎。

    “有异议的大声说出来,扰乱秩序被我抓到的加八百米,有不同意见没有?”商述泽悍眸一扫,顿时惊起无数道黑线。

    先前在说着别人傻逼的学生成了苦逼党,商述泽回头看向身后还在连正步的一群人,示意他们分成两排。

    “出腿要快,脚尽量抬高,身子不要往后倾,做得好的我就不让你们端腿,至于做不好的,呵,端腿可是挺好玩的。”商述泽笑眯眯地说罢,见众人噤若寒蝉的,他挥挥手,“第一队,正步走……”

    田径场内圈400米,有男生从商述泽身边跑过的时候,他喊了一声,“男生4分十秒内跑不完再加一千米,女生三分五十秒内跑不完的加八百米。”

    这下子,田径场上一片哀嚎。一些踢正步的学生默默在心底为那群跑步的同学拘了一把泪,果然,这教官好阴险。

    踢正步的两队加起来是十八人,其中有四人出腿慢了,商述泽便让他们在一旁连出腿。

    “你,吴文是吧,你出腿是快,但是不稳,很快就要往前踏,这里头就你踏得快,现在给我端着腿,别偷懒啊,不然跟那群小毛孩子一样。”经过吴文身边时,商述泽拍了下他的肩头,又是给他示范了个标准的端腿动作。

    李昊翰逃过一关,商述泽难得不吝表扬,“你小子踢正步倒是有点门路,好好练,没准到时候连里面的军训成果展示你能争取到一个名额。”

    “你,腿端低了,有那么累吗,这还不到十分钟呢!高点,对,坚持……”

    一个一个数过去,完全没给挑着毛病的基本没有。最后站在了原浅跟前,商述泽两手搭到她的脸颊两侧,“看前面,不要看地上,你的路在前方好么?啧,这眼神没杀气啊,上阵了怎么杀敌呢?”

    听着,倒有些像是在调戏大姑娘小妹妹的,可偏偏,商述泽看着原浅的目光完全陌生,似乎他真的很正经。

    “男生跑到对面这地方就行了然后跑回来,女生的原地走动一下。”跑步的学生已经陆陆续续停了,商述泽招呼了他们一声,还越过这么些蘑菇头和尚头的学生和对面的蔡教官打了个招呼。

    这次换了不累**休息,而累的那**则死恢复了一阵开始学齐步。

    “知道你们为什么要跑步吗?没精神,都是学生,一样高考考来的吧?人家能吃苦你们不能,长征精神知道不?我也没指望你们像火箭一样蹭蹭蹭动力十足,好歹你们别给我训练那么个把小时就喊累吧。说出去了我觉得丢人!有些话我不爱说第二遍,我告诉你们,从小到大,我爹妈说的对的话,绝大部分说一次我就能记住,并且从此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那些我记不住的,我会因此付出代价,比如我妈跟我说明知道打不过人家要懂得审时度势,有时候智取的效果远好过力敌,可我蠢啊,有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我就傻了吧唧地非要去把那犯罪头头给抓了,结果人家在一仓库里埋了十来个定时炸弹,要不是当时一哥们觉得不对强行把我拽了出去,就差一步我就要尸骨无存了好么?你们也别觉得跑个步多委屈,没准以后遇到危险了你能跑还救你一命。好了,我希望以后你们都能懂事一点,都这么大人了不是?反正军训总的训练任务就那么多,你们要是都配合一些老实一点的话,等所有该学的你们都落实学完了,没准还剩下个来星期的让你们休息,先苦后甜,忆苦思甜,那些实在看我不顺眼的可以去跟学校申请调到别的排去,我没意见,我商述泽带出来的,就必须是最好的!”一番话掷地有声,人心这种东西很微妙,在适当的时候说适当的话才能发挥说教的最好效果,比如此境,此时。

    很多原本心内不满的学生,此刻开始有了另一番想法。诚然,这些话触动了他们,甚至有些女生听到‘尸骨无存’一词时,竟是有些同情起了商述泽。这——母性情怀好有爱!

    原浅淡淡地抬了头,眸光深浅之中,摇曳出了那一席军绿服装下男子俊逸的侧脸,可这些,与她何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