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58章 身体不对劲

绝世的剑Ctrl+D 收藏本站

    看完小丫头画的画时,顾惜妍将小家伙揽到了怀中,细语温柔,“嫣儿真厉害,画得真好。。。”

    小家伙的画上画的全都是她自己和爹地妈咪一家三口在一起生活的情形,虽然人物不多像,但却看得出她极其地用心。

    听到顾惜妍的称赞时,小丫头小脸一扬,先是几分得意,紧跟着她却又十足地伤心低落了起来,“要是爹地也能看见这些画就好了,爹地要是看到了,那他一定也会夸嫣儿的。”

    小家伙的喃喃轻语自是都被顾惜妍收入了耳中,轻拍了拍小丫头的肩头,顾惜妍柔声劝解她道:“嫣儿,爹地总有一天会看到嫣儿的画的,现在我们先将这些画收起来好吗?我们一起好好珍惜这些画。”

    小丫头没有反驳,只乖乖将自己的颜料什么都收好了,而这十来幅画则是被拿到了小家伙而今的房间放好了。

    “妈咪,我们总有一天还会和爹地相遇的对吗,在天堂?”从房间出来之际,小家伙突然仰头朝着顾惜妍询问道。

    顾惜妍微微一怔,很快她也便点点头,语气坚定执着,“嫣儿,我们一定会和你爹地重逢的。”但不必等到去天堂,很快,一定很快的。

    小家伙这才展颜笑开了,拉住顾惜妍的手,她不再提及这个话题。她知道,妈咪现在一定也是很思念爹地的,所以她更不能老是问妈咪这样的问题,不然妈咪会因为爹地不在而难过的。

    “妈咪,嫣儿想吃面。妈咪,等嫣儿七岁的生日到了,你就给嫣儿煮一大碗的长寿面好不好,还要下肉末?”顾惜妍即将进厨房时,小丫头突然道了一声。

    “好,只要是嫣儿说的都好。”顾惜妍低下上身在小家伙的脸上亲了一口,浅浅的笑意在她的唇角摇曳。

    顾惜妍转身之际小丫头却是耷拉下了小脸,而她的大眼睛里也隐约现出了几许破碎的晶莹——爹地,你说过嫣儿生日的时候你会给嫣儿买礼物的,可是你却要食言了。爹地,你回来好不好?嫣儿可以不要礼物,嫣儿只想和你还有妈咪在一起。

    两天后卫哲来看望顾惜妍,他顺道也把哲哲给带过来了。多时未见,哲哲在看到顾惜妍时立马扑上前去,丝毫没有半点的生疏之感。

    “卫大哥,进来坐吧。”顾惜妍侧了身让卫哲进门来。

    两人在沙发上聊了许久,而哲哲则是被小丫头带到一边去大眼瞪小眼了。

    “妍妍,你最近开朗了很多,你现在过得还适应吗?”轻抿了一口顾惜妍倒给自己的水,卫哲语气间是浓浓的毫不掩饰的关切。

    顾惜妍略一颔首,感激地朝卫哲笑笑道:“卫大哥,让你挂心了。你放心,以后我会好好活着的,人总要活着才能看到希望不是吗?”如果那夜在卫大哥他们出现之前她就做了什么傻事,那她而今又如何还会有机会见到启?启,她深深恋着爱着的男子,她还想,陪他走完这一生!

    “妍妍,你能这么想就好了。”卫哲仔细凝视了顾惜妍好一阵子,确认顾惜妍的确没什么大的情绪波动后,他这才又试探着询问道:“妍妍,你是不是记起以前的事情了?”

    顾惜妍倒是想不到卫哲观察得那么细致,也不避忌,她一讶之后便妥实应道:“是的,卫大哥,我都想起来了。卫大哥,谢谢你曾经的包容和成全,我真心希望你能够幸福,你和含笑……”

    顾惜妍不知道该怎么说明自己的别扭,她总觉得卫大哥和含笑根本就不像是一对,或者说,当日卫大哥本就是有意放她走的,而含笑只是配合了他?

    这样的猜测让顾惜妍心内莫名地复杂了起来,而她素净的脸上也现出了几分亦是感动,亦是亏欠的色彩。若事实真如自己猜想的那般,那么顾惜妍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如何才能回报得了卫哲这一番情深意重。要有多深的感情才能说服自己成全所爱之人的追求?顾惜妍不敢想,她怕自己一想,回应她的便回是再也无法挣脱的罪恶感。她从未想过要去伤害卫大哥,可她却一直在伤害他,是吗?她当真是糟糕透了!

    “妍妍,你别想太多,该在一起的总会在一起。我和含笑最近只是闹了点不开心,过段日子就会好的,你也别瞎操心,毕竟感情的事情谁也说不准嘛!”卫哲如何看不出顾惜妍的纠结彷徨,不忍心让她担心愧疚,他连忙解释道。

    顾惜妍听罢卫哲的说法心绪稍微平复了一些,末了她才劝说道:“卫大哥,含笑是个很好的女子,你要多想着她的好,多关心关心她,我相信你们很快就会和好的。”

    “妍妍,那就借你吉言了。”卫哲对顾惜妍的话不置可否,毕竟他和蒋含笑都清楚——他们,不过是在相互利用罢了。或者说,他们在为了同一个目标,共同努力,而这个目标便是让妍妍幸福。

    卫哲没有问顾惜妍要不要另嫁,其实私心里他也曾想过这次商奕启不幸出了事,或许他还是有机会可以赢回妍妍的心的。然则在听到了妍妍差点要自杀的消息时,他便知道自己这一生断是不可能再和妍妍有什么超越兄妹之情朋友之情的情感了。既然不能成为夫妻,那么他就以兄长的名义好好守着她吧,这样也很好了。

    “对了,卫大哥,我哥哥……顾惜朗他现在怎么样了?”犹疑片刻后,顾惜妍还是将这个问题问出了口。说起来她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听到关于顾惜朗他们的消息了,不管怎么说顾立邦他们曾也对自己有养育之恩,现在她过问一下他们的事情也不为过吧?

    “妍妍,方媛给了我你小时候被拐卖时戴在脚上的一个铜环,我研究了几天后无意间发现铜环上刻着‘楚’和‘秦’两个字,我想这或许会是发掘你身世的一个突破口。至于顾惜朗,我答应了顾立邦他们,只要他们配合我找你的亲生父母,我会从旁协助让顾惜朗减刑。若非这次顾惜朗到底没弄出人命,不然事情绝不可能这么简单,不论怎么说,让他们吸取一下教训还是必要的。”对于顾惜妍的疑惑,卫哲自是坦白作答了。近些日子他也有让人从方媛提供的那副脚环着手去追查顾惜妍的身世,只不过暂时还是一无所得。

    “卫叔叔,为什么狗狗要叫哲哲?嫣儿喜欢哲哲,卫叔叔,你能不能把哲哲留在这里给嫣儿作伴?”自从商奕启‘出事’后小丫头便一直没有去学校了,而这也是为了小家伙的安全考虑。如今小家伙每日的功课都是顾惜妍给她辅导的,除此之外她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看电视四处蹦跶中消遣度过的。

    卫哲本就是将哲哲带来送给顾惜妍的,这时刻听小丫头这么说,他定是不会拒绝,“好,就把哲哲留在这里,小嫣儿可要好好养着它。”

    “卫叔叔,我会的。”小丫头眉目间洋洋自得。

    一个月后。

    顾惜妍清早起身时喉口出颇有些难受,三几步跑进了浴室,她趴在洗手台上呕了几下,最后吐出了些酸水出来。

    洗漱过后顾惜妍才下楼去,彼时纪淑芬已是包揽了早餐。

    “小妍啊,妈看你最近总是一副疲惫模样,你是不是哪不舒服呢?要不我们上医院看看?”给顾惜妍添了一碗清粥,纪淑芬关心地出问。

    顾惜妍听此摆摆手,只巧笑道:“妈,哪有什么不对劲呢?我看是我近来太晚睡了才会精神头不足的,妈,我多睡些就是了,你也不必担心。”

    “那好吧,小妍啊,要有什么事你可别硬撑着啊,免得吓到妈。”纪淑芬这几天气色稍微好了些,她的眼神也恢复了些清明。

    “妈咪,你快多吃点,然后睡饱饱,这样就不会累了。”顾惜妍刚要应句“妈,我知道的”,小丫头却已是抢着出了声。小丫头说完还直往顾惜妍碗里夹菜,直到顾惜妍碗里的粥都要溢出来了她才稍作收敛了。

    “谢谢妈和嫣儿,我们都吃吧,别让饭菜凉了。”顾惜妍说完夹了一棵菜到嘴里,细嚼慢咽了起来。

    近来几天顾惜妍发现自己浑身都不对劲,心内隐隐有了种猜测,可她却又不敢相信。晚间沐浴过后她穿了件宽松的睡衣躺在了床上,而她的身侧是套着黄色娃娃睡衣的小丫头。

    “妈咪,嫣儿给你讲故事,你快睡觉好不好?”小丫头看出顾惜妍多少精力不济,她这便体贴地道。奇怪了,妈咪好像越来越懒了,近来妈咪每天都要睡很久很久呢!不过就算妈咪变懒了,她还是一样爱妈咪。

    顾惜妍好笑地在小丫头脸上亲了一口,而后她关了灯,示意小丫头开始讲故事。

    小丫头才说了没多久顾惜妍胃里便是一阵不适,按耐住了自己的不对头,顾惜妍尽量自然地进了浴室里。才合上浴室门,顾惜妍这才没忌惮地呕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