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53章 不准你做傻事

绝世的剑Ctrl+D 收藏本站

    “鬼道,他恢复得怎么样了?”略偏幽暗的房间内,蒋亦琛两眼打量着他身前病床上的男子,片刻后他才朝自己身后的中年男人询问出声。

    “少主请放心,他还死不了。”中年男人穿着一件白衣大褂,看起来他倒像是个医生。

    “你就不能给我个准信吗?”蒋亦琛闻言手微顿,对自己这属下的脾气颇为无奈。

    那名为鬼道的男子也无不悦,只反问说:“少主可是信不过我的医术?”

    “如果连你的医术我都信不过,那我还真不知道要去哪找人来救他了。”蒋亦琛心知鬼道这人性子怪着呢,是以说完这话后他也便不再开口了。

    三个小时后,蒋亦琛又一次踏进了房间里。

    “醒了?”蒋亦琛的声音清清冷冷的,却也暗含着一两分关心在内。

    床榻上的男子彼时刚睡醒,揉了揉自己的额角,他慢慢地坐起身来,“姐夫,这次还要多谢你的帮助了。”

    “谢倒不必了,谁让我们是亲戚呢?只是你能告诉我你的目的吗?”蒋亦琛对这致谢不置可否,他反是摸了几下自己的下颔,接着道:“现在你的死讯闹得满城风雨了,你究竟想玩什么?”

    商奕启苦笑,却也不回答这问题,只听他道:“姐夫,往后一段时间恐怕还要麻烦你多帮衬着点了。”

    蒋亦琛听罢似是低笑了一声,“感情你是连我都给算计上了,你倒是懂得利用资源,只不过你这么大费工夫的,将来你要解释自己并没出事恐怕也不容易吧?当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若是被你姐知道这事和我有关系,到时候可就保不准我会怎么报复你了。”

    商奕启一摊手,继而轻笑出声,“姐夫多虑了,姐不会知道,一切事情都与旁人无关。”

    “那是最好,我先走了,晚点我会替你去看看你妻子的。我听说她搬回你们的住宅去了,你倒也真是够狠心,你妻子如今心内指不定要多痛苦呢,要是有别的男人在这时候趁虚而入,那到时候你可别哭!还有,鬼道过会儿会过来给你做身体检查,他那人脾气怪,你最好别得罪他,不然谁也帮不了你。”落下这么番话后蒋亦琛便转身出门去了。

    商奕启的脸色依旧病态而苍白,伸出一手在空中捞了一把,他却只能掬到一阵清凉。宝贝儿,对不起,对不起,再等等,再等等就好了,我知道,我知道你会不高兴我不出现,你可以在心内偷偷骂我的。等我们见面了,我一定让你打我,狠狠地打我,好不好?

    鬼道进来之际商奕启还睁着一对豹眸,而他眼里全然是深邃之余还透着几分柔和的思念的滋味。

    给商奕启做完检查后鬼道懒洋洋地看了商奕启一眼,之后便不冷不热地道:“都不知道少主为什么非要我隔三差五,这个三和五还是以小时记的给你做检查?听好了,近期不要有剧烈运动,不然你死了我也不负责。我累计给你动了四次手术,三次是治你腹部中弹和心脏边缘的弹药擦伤的,一次是治你那玩意不行的。现在你没死成,该好的也好的七七八八了,看在你和少主沾亲的份上,一次手术算你三十万就行了。改天记得把一百二十万打到我的银行账户,一个子都不能少。”

    “医生,谢谢你。”及至鬼道收拾了自己的医疗器具要离开时,商奕启这才感激地出了声。

    ‘哼’了一声,鬼道‘碰’的一下把门关上了。

    夜晚。

    在蒋亦琛的车子开到商奕启的住所后,卫哲和蒋含笑也随之抵达了这里。

    彼时顾惜妍正打算上楼去,听见了门铃声,她开了门,一张小脸上挂着淡淡的温婉的笑意。

    “惜妍,我们来看你了。”蒋含笑第一个进了门内,抓住了顾惜妍的一只手,她调皮讨好地道。

    “你们来了,进来吧。”顾惜妍侧了身,让另外两人进来。

    三人进来后,顾惜妍便去厨房给他们倒了水。

    “哥,卫大哥,含笑,你们喝点水吧。”顾惜妍说话间将水杯递到了几人面前,而她自己也随后在沙发上落座了。

    “惜妍,你还好吗?”蒋含笑望了一眼顾惜妍的素净的脸蛋,却见她脸上是再平和不过了。

    “很好啊。”顾惜妍歪了歪脑袋,似是不理解蒋含笑这么询问的意思一般。

    “妍妍,你为什么要搬回这里?妍妍,这里只有你一个人住未免过于冷清了,要不你搬去和卫大哥一起住好吗?这样我们多少还能有个照应。”卫哲同样也看出了顾惜妍的冷静,只是不知妍妍这么冷静究竟是因为她真的已经认清并且接受现实,还是说她心底在盘算着什么。不论怎么说,妍妍此刻的反应在他看来绝对不正常。

    一行四人闲聊了好一阵子,直至墙上的电子钟显示了晚点十一点,蒋亦琛和卫哲两人才要道别离开。蒋含笑却是非要呆在这里过夜,不管顾惜妍怎么劝说她,她都不肯离开。

    “含笑。”低叹了一声,顾惜妍眼里送别的意思分明。

    蒋含笑无知无觉一般凑到了顾惜妍身边,她接着便道:“惜妍,我不放心你一个人住,我一定要在这里守着你,不然要是你出个什么好歹,那我一定会恨不得杀了自己的。”

    “妍妍,我同意,就让含笑在这里陪着你吧,你们可以一起睡,还能说说话。”卫哲也开了口,显然他心底也是不放心的,毕竟眼下这情形……

    顾惜妍最后在另外三人的一致坚持下妥协了,两只素手在背后收紧成拳,顾惜妍在心内默念了一声对不起。

    启,对不起,还要让你再等我一会儿,启,你一定不要走得太远,我一定会很快很快赶上你的……

    这一夜,顾惜妍和蒋含笑两人同睡在一张床上,蒋含笑不停地给顾惜妍讲着各种有趣的事情,直到顾惜妍抵不住困睡了过去。

    翌日清早蒋含笑起身时,她将床头柜最上方那个抽屉里的那瓶安眠药取走了。

    顾惜妍下楼时整个人都有些恍惚,蒋含笑看见她时便朝她招呼了一声,示意她过去吃早餐。

    清粥煎蛋加一碟小菜,两人很快就把早餐解决掉了。早餐过后顾惜妍抢着要去洗碗,可她却一个不小心将碗给摔了个四分五裂。

    蒋含笑听到厨房内传来的碗盆碎裂的声音连忙小跑到了顾惜妍身边,抓住了顾惜妍的两手,她上下打量了顾惜妍一番,就怕顾惜妍会出个什么事。现在惜妍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她都无法放心!

    “我真没用。”顾惜妍别开头,眼里隐约有泪光在闪烁。

    “惜妍,你先去客厅坐着,这里我来收拾就好。”见顾惜妍无碍,蒋含笑说着将顾惜妍推出了厨房。

    蒋含笑收拾好厨房的狼藉后便到了顾惜妍身边落座,“惜妍,要不你跟我回去好不好,跟我住在一起?这个房子冷冷清清的,你一个人在这里会孤独的。”

    “不,我不要,我就要在这里……这里才是我的家,才是我和启的家……呜呜……”顾惜妍终归是哭了出来了。伪装出来的笑容再美好,她心底深处盛满的也还是泪。如果能早一点走就好了,早一点,她就不用再这么难过了。

    蒋含笑轻拍着顾惜妍的后背,眼里掠过一抹伤感。再开口之时,她却是语重心长地劝慰着道:“惜妍,没事的,没事的,都会过去的,都会好的。所有的痛苦与挫折,都将成为过去。惜妍,人总是要向前看的。惜妍,你知道吗,我们人的眼睛之所以是生在前面,就是因为上帝要告诉我们,我们的路在前方,而我们只能往前走。惜妍,听我的,不要做傻事好吗?那是懦夫的行为。”

    “含笑,可是我不能没有启的,我爱他啊,我爱他,呜呜……我不能……无法让他一个人孤孤单单地……走的……”顾惜妍这一刹那靠在了蒋含笑的肩头,撕心裂肺地发泄起了自己心内的悲怆与荒凉。

    启,你让我爱了让我眷恋了让我无法割舍了,那么你怎么还可以这么狠心地抛弃我?启,你不是说了喜欢我的吗?你回来好不好,回来继续喜欢我?你回来了,我会对你更好更好的,好到你再也舍不得这样丢下我一个人,启……

    及至顾惜妍哭到嗓子都哑了,蒋含笑这才扶正她的脸给她擦起了泪。顾惜妍的眼眶通红,此际她望着蒋含笑时,一张脸上全是艰涩与哀凉。

    “惜妍,哭过就好了。惜妍,一定要记住,你不是你一个人的,你还是我们大家的,所以我绝对不允许你做傻事。惜妍,除了爱情,一个人的生命中还有很多别的需要珍惜的事和人。惜妍,想想你的女儿,她还不到七岁,她刚刚承受了丧父之痛,你忍心让她再承受一次丧母之痛吗?她还只是个孩子啊,她依恋你,单纯地喜欢着崇拜着你,你想过没有,要是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她的人生会变得多难过?”蒋含笑说话间眼里是满满的不容置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