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6章

绝世的剑Ctrl+D 收藏本站

    将顾惜妍送到商奕启的别墅门前时已经是下午六点多了,卫哲最后在顾惜妍额头亲吻了一下,而后温和询问道:“妍妍,要我陪你进去吗?”

    摇摇头,顾惜妍浅浅微笑了起来,“卫大哥,你走吧,剩下的事情我自己解决,麻烦你了。”

    私心里,顾惜妍其实是不想让卫哲看到自己待会可能出现的狼狈模样的,毕竟商奕启已经那样坦白明了地说了不想再和自己见面,谁知道他看到自己出现时会有什么反应?

    卫哲似乎也考虑到了自己和顾惜妍一起出现多少有些不妥,点点头,他继而优雅地勾起唇,仔细叮嘱道:“妍妍,你一定要很幸福很幸福,不然我这个辜负了你的人会有罪恶感的。妍妍,既然喜欢他,那么就一定要留在他身边,就算他一时之间不能接受你的回归,你也要赖在他身边不走。我相信商律师是明事理的人,妍妍,你跟着他,会幸福的。”

    顾惜妍的眼角隐隐有泪意闪动,扑进了卫哲怀中,她抑制住自己的哽咽道:“卫大哥,你也要幸福,含笑是个很好很好的女孩,你以后一定不要欺负她。”

    “好,我知道。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卫哲何其贪恋顾惜妍身上的温暖,可是这份温馨与暖意,自此再也不属于他了!

    妍妍,我最后能为你做的,便是亲眼看着你幸福,所以,你一定要成全我的愿望,狠狠地幸福!

    “卫大哥,再见。”顾惜妍说罢目送着卫哲驱车离开。

    卫哲走后,顾惜妍呆愣愣地站在了别墅门外,良久她才去按了门铃。

    开门的是小丫头,但见她蹦蹦哒哒地开了门来。见到顾惜妍时,小家伙脸上的笑意一僵,“哼,你是谁?谁让你来我家的,快点离开,讨厌你!”

    小家伙说完这么些话后‘碰’的一声把门阖上了,顾惜妍先是苦笑,紧接着她便微微侧了身,将自己的后背靠在了门边的墙壁上。

    手上还提着些行李,顾惜妍兀自看着那乌云覆盖的天,心内寻思着今天晚些怕是会下雨吧?伸出一手比在了眼前,顾惜妍似是想捞住些什么,却终归不过是让那丝丝缕缕透着寒意的请风拂过了她的指尖,于是乎她什么也得不到,什么也抓不到。

    天色渐沉,顾惜妍两条腿抖动了几下,算是缓解了一下自己肢体上的疲劳。才刚重新站定,顾惜妍便听身边的门被打开了。

    开门的是商奕启,见到顾惜妍时,他脸色微变,旋即他便收敛了自己所有的情绪,淡淡然地道:“你怎么会在这里,顾小姐,我似乎说过,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

    顾惜妍因着商奕启这番清清冷冷的对待心内略有了几分痛意,她额际和颈后的发丝被风扬起,那飞扬的发丝间竟是弥漫着一股无法散去的酸涩与难受。配着这傍晚阴沉沉的天,她整个人看起来倒是生生添了几分楚楚可怜惹人怜悯的气息。

    蠕动了几下唇瓣,顾惜妍终于一仰头望进了商奕启漆黑如墨的眸光里。红唇轻启,她带上自己整颗不安定却也深情氤氲的心向他叩问道:“启,我回来了,你还要我吗?”

    你还要我吗?要我这个狠心决然地抛弃了你的女人,要我这个残忍地伤害了你和嫣儿的女人,要我这个口口声声想要将你推进其他女人怀中的女人?

    像是电影里的一个镜头,主人公两两相望,女主角小心翼翼地――带着期待亦做好了会被伤害的准备,将自己的一颗真心捧到了男主人公的面前,只等着男主人公给她一个回应。

    “顾小姐的意思我不明白,如若无事的话,顾小姐还是赶紧离开吧,相信顾小姐的丈夫还在家里等着你呢,恕不奉陪。”商奕启回应了,他的声音里带上了颤抖,却不明显。

    其实顾惜妍的话他哪里听不懂,他只是……不敢相信罢了!要她吗?如果是在他还……

    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

    不欲再多言,给了顾惜妍最后一个眼神后,商奕启便要把门阖上了。

    顾惜妍见状赶紧一把将自己的手抵到了门缝上,商奕启这才停下了自己手下的动作。眼神渐趋发冷,商奕启语气间也有了几分不客气,“顾小姐,你还有事吗?我和嫣儿要吃饭了,我没工夫可以陪你玩这种幼稚的游戏,要是你玩够了,就赶紧回去吧。”

    顾惜妍怔怔地看着眼前这张俊俏的容颜,明明是同一个人,可这会儿从他的脸上,她却再也找不到半点曾往昔的温情了。眼里的泪突然就不受控制地簌簌直掉,顾惜妍扔开自己手上那一点行李,猝然间便上前抱住了商奕启。

    “你到底在做什么?”商奕启怒了,他蓦然便朝着顾惜妍暴吼出声。

    他的意思还不够明白吗?不要再留在他身边了,他已经……什么都给不了她了!

    “不,启,不要赶我走好不好?我不要走,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我一定要留在你身边的。启,我和卫哲离婚了,以后我都乖乖留在你身边好不好?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不会反对的,你要是讨厌我,我就尽量不要出现在你的面前,不要让你厌烦好不好?启,我没有怀孕的,我上次是骗你的,我和卫哲根本就没发生那种关系,怎么会有孩子?启,我自始自终都是你一个人的,你不要推开我好不好?你让我留在你身边,我会像以前一样照顾你和嫣儿,不,我会比以前更用心的,好不好?”顾惜妍圈着商奕启时几乎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不要,她不要让他拒绝她!就算他拒绝了,她也不要走!

    “不好。”商奕启的语气冷酷得像是从地底第十九层地狱传来的,“顾惜妍,凭什么你想走就走想回来就回来?我承认,我曾经是挺在意你的,可那不过是因为我贪恋你的身体罢了。现在,你觉得你有什么本钱可以吸引我?嗯?结过两次婚,还离了两次婚,怎么,你还想着三婚呢?可是,不好意思呢……”

    商奕启陡然间将顾惜妍给一把推远,望着顾惜妍那对水盈的瞳眸中那浓得漾不开的悲哀沉痛,他的心也仿若被锯成了一片一片的。伤,斑斑驳驳;痛,侵入心扉;爱,却依然无法忘记!

    克制住了自己心内那毁天灭地的不舍与爱恋,商奕启一手触上了自己的心房,再次出声道:“顾惜妍,我告诉你,你知道吗,你曾经活在了我的这个地方?可现在,你对我而言已经什么都不是了。我告诉你,这里,已经换了人了!”

    商奕启话音落下的同一时刻,天际飘落的雨丝纷纷扬扬的,顾惜妍站得比较靠外头,那雨水便不时打到了她的身上。

    顾惜妍的身子渐渐湿了个透,商奕启就那么凝视着她,不带半分怜惜――那样冷傲不驯的姿态,昭示着他对她,早已没有了过去的爱惜。

    你,不再是我生命中那个不能缺席的人了,因为你的位置,已经被别人取代了!商奕启唇角一斜,透着几分讽刺谑然。

    因着他的这番冷淡的对待,顾惜妍眼里那象征希冀的流光越来越浅,终于一点也不剩余了。启,你真的不要我了吗?对不起,可是,我可以改的,我可以……

    顾惜妍喉间那句“启,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我会证明,我是真的真的很爱你的”没有机会说出口了,因为就在她勉强凝聚起一点勇气要走前去跟他说明自己的爱意时,何隽的声音适时奏起了。

    “商大哥,顾小姐。”两个称呼,将他们之间的关系划得分明。何隽喊完这么两声后连忙就想把顾惜妍拉进屋檐下,顾惜妍却是一回身避开了何隽伸来的手。

    退后两步将自己完全暴露在了雨中,顾惜妍于是更加地狼狈不堪。满眼的缱绻深情都给了门边那个默不作声的男子,顾惜妍不过奢求着他至少能说上一句:“惜,进来吧”。

    “顾小姐,你要是不想进来也把伞拿着啊。”何隽要将自己手中的伞塞给顾惜妍。

    顾惜妍的手似乎软绵绵的没什么力气,何隽握着她的手让她抓住了伞柄,可下一刻那伞就落到了地上。

    “商大哥,你快过来帮忙啊,你怎么让顾小姐在外头淋雨?这要是病了该怎么办?”何隽语气间的担忧实打实的,商奕启听了却是冷哼了一声。

    走前几步,商奕启把何隽拉到了屋檐下,“以后别管她的事,人家压根不领情,你又何必白白妄作好人?人家心里没准不知道有多恨你呢,我们进去。”

    商奕启话是对着何隽说的,可他冷漠的豹眸却不时扫过了顾惜妍,似是在提醒顾惜妍她就是个跳梁小丑一般。

    一把将何隽塞进了门里,商奕启也尾随着要进去。他终归还是把门阖上了,顾惜妍于是只能看着那道冰冷的大门,任雨水和泪水交杂成一片。

    不知过了多久,顾惜妍的视线已经模糊成一片了。大门忽然开了条缝,顾惜妍傻傻地望着那门缝,而后便见小丫头窜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