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11章 为何不能分点爱给我

绝世的剑Ctrl+D 收藏本站

    顾惜妍的婚纱是露肩的,她胸部以上的部位都暴露在了空气中,商奕启对这婚纱的设计颇有些不满,虽说漂亮,但,“这件婚纱不好,露了那么多地方出来。”这些地方,只能给他看的。

    “商大哥,你在说什么?如果没事的话,我还是下去吧,不然待会他们会找不到我的。”顾惜妍直觉商奕启这一次似乎……来意不善。此刻他饱满的指肚搁在她的锁骨上,顾惜妍只觉得他指尖触及的地方,她的肌肤是一片热辣辣的滚烫。

    不行的,她不能再和他有牵连的,她都要结婚了。这么想着,顾惜妍陡然间趁他不备就往门的方向跑去了。

    商奕启察觉了她的意图后脸色阴暗了下来,快步往前拉住了顾惜妍,他寒着声道:“不准走,跟我回京城,重新嫁给我。”

    “啊?”顾惜妍因为他的一句话心内起了波澜,她连眼里也有了几分震诧之色――他知道他在说什么吗?他们都离婚了,他怎么还可以说这样的话?

    勉强一笑,顾惜妍对上商奕启的豹眸,强作镇定道:“商大哥,不要开这样的玩笑了,我真的要走了。婚礼再过不久就要开始了,我先下去,你待会再走吧。”顾惜妍这么说,不免有避嫌的含义在内。毕竟今天来来往往的人也多,要是被谁看到他们在一起了,指不准会说些什么呢!许茜虽说允许她进门,但要是被她知道自己和前夫还有来往,那她怕是免不了会不悦。

    顾惜妍此刻离门还有几小步路的距离,说完话后她略显慌措地挣开了被商奕启拉着的手,然后便待要离开。

    她要走?商奕启眼中划过一抹戾气。在顾惜妍按上门把手时,商奕启及时制止了她,并且将她抵在了门上,“这么急着要走,你是恨不能立刻见到卫哲吗?”

    顾惜妍挣扎了几下却发现自己始终无法动弹,颓然放弃了肌体上的抵抗,她眼中惊惧有之,担忧有之,疑惑有之。因为不明白他想做什么,她的声音里不禁带上了颤音,“商大哥,你究竟想干什么?今天是我结婚的日子,你这样会让我为难的。”

    商奕启听见她这么说不由气急败坏了起来,“结婚?为难?当初你跪着求我和你离婚的时候你怎么就没想过我也会为难,我也会伤心难过。够了,三个多月了,我不想再和你玩这种离婚游戏了,明天,不,今天下午你就跟我回京城去。”

    “商大哥,你安排了什么?”顾惜妍因为商奕启这番强词夺理蹙起了眉,然她还是好脾气地道:“商大哥,今天我不想和你说太多,你不够冷静,等你哪天足够冷静了我们再见面好吗?”

    “不好,我不准你嫁给他,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商奕启蛮横着道,话音才落,他的薄唇便贴到顾惜妍的耳垂边撕咬了起来。

    “商大哥,你再这样我要喊救命了。我即将是卫哲的妻子了,这样对付一个有夫之妇你不觉得可耻吗?”顾惜妍慌不择言,这会儿她真的怕了,他根本就没什么理智可言。耳垂处传来一阵湿润酥麻的触感,这种感觉,顾惜妍曾经是再熟悉不过的。

    “卫哲想着插足我们的婚姻的时候他怎么没觉得他做错了?为什么你心心念念的人只有他,哪怕是在我还是你的丈夫的时候?你到底有没有心啊,我对你的好你难道都看不见吗?”商奕启一边含糊不清地嘶吼着一边将唇移到顾惜妍莹洁的额头,然后用力地吻住她的额际,再蔓延到她粉白的鼻尖。

    “商大哥,你别这样,你放开我……”顾惜妍抗拒地躲着他落下来的吻,“商大哥,你这样做是不对的,收手吧,好不好?我知道你对我好……”

    “知道我对你好,那你为什么还要离开我?”顾惜妍听到顾惜妍的最后一句话时不禁失常地暴吼出声。

    顾惜妍因为商奕启这忽如其来的怒气身子颤了颤,眼中闪过一抹害怕,她努力平息着自己紊乱的呼吸。为什么?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她怎么会想离开他呢?若是可以,即便是他不爱自己,她也要继续留在他身边,不顾一切地对他好,让他再也舍不得离开自己。

    顾惜妍笑,只是她何尝有过选择的机会呢?不,也许是有的,但她终究是不忍心拒绝一个爱子情切的母亲的祈求啊!

    “商大哥,原因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因为我爱卫哲啊,所以我想珍惜后半生可以和他在一起的时光。我感激你,可是,我不爱你,所以我无法再继续忽视自己的真心,骗自己说和你在一起也不错。商大哥,没有爱,我就没有理由留在你身边了。”顾惜妍突然间泪水满眶,商奕启的一只手已经在解她的婚纱了,顾惜妍想要逃离,却逃不过他的禁锢。偏过头,她满眼的苦涩与酸楚。声音里满载着无法名状的沉重,顾惜妍又接着开口道:“我是个无情自私还偏心的坏女人,我会偏心我爱的男人,只要能和卫哲在一起,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商大哥,如果我因此伤害到了你的话,那么……对不起。商大哥,我不敢奢求你的原谅,除了回到你身边,我愿意尽一切可能弥补你。如果以后我有什么能帮到你的的话,那么你尽管开口,但是我现在我真的该走了,要是有人去化妆间找不到我的话,那事情会变得很糟糕的。今天来了很多人,我不能让卫哲因为我丢了颜面的。”

    启,真的对不起,我爱你,哪怕离开了你三个多月,哪怕这三个来月的时间里卫哲对我关怀备至用尽一切努力让我开心让我高兴,我仍然没办法重新爱上他。我曾经以为我是可以做得到的,我以为离开了你以后,我就能安安分分地跟在卫哲身边,做一个不说是贤内助但至少善解人意的好妻子,然则我如今才知道,除了做你的妻,我不可能成为任何一个人的好妻子,一个三心二意的女人怎么能是一个好妻子呢?回到你身边我不能答应,即使是爱你我也要把这份爱偷偷埋在心底,小心翼翼地不让别人知道。你对我的好,我已经辜负了,所以我不能再辜负卫哲了。

    我的爱情,尚未开花,便注定了凋零。启,你会有更好的,而我,不配让你对我好。

    眼角滑下了两行清泪,顾惜妍无声地宣泄着自己心内的伤悲。

    商奕启在触到顾惜妍的细碎晶莹时拽着她的婚纱的手握紧成拳,“你哭了?你就那么憎恶我吗?那你为什么要那么坏,为什么要让我对你念念不忘,为什么你以前要对我那么好?你曾经对我那么温柔那么顺从柔软,可你既然对我好了,那为什么就不能从一而终呢?为什么要在我不能离开你的时候你才残忍地把这份好收了回去?我欠你的吗,我一定是前世前前世都欠了你的吧,不然你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卫哲有那么好吗?为什么,为什么呀,为什么你就不能分一点点爱给我,你为什么就不能爱我啊?”商奕启说罢将顾惜妍那一身精致昂贵的洁白婚纱狠狠一扯,婚纱登时裂开了一个大口子。

    猩红着眼将顾惜妍的脸扭着对向自己的方向,商奕启眼中那毁天灭地的疯狂和痛楚让她一瞬间心痛到了极点。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呀?她以为回到了t市他们就可以不再见面,却不想他居然追到了这里来。他不是答应了放手的吗,那他究竟又是抱着怎样的一种心态选在了这个日子来的?而他此时眼中的那份绝望,又是因何产生?

    “爱,怎么能分呢?”顾惜妍已不想去看自己那破碎的婚纱了,妄自呢喃了一句,她垂下眼睑。

    商奕启因她的话心内剧痛,她是说,她永远都不可能爱他,她的爱全都给了卫哲是吗?她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你看着我,看着我。我在最后问你一次,跟我回京城,重新嫁给我,好吗?”

    明知道不可能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他却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难道爱情真的会让人变得如此卑微吗,他舍弃了自己所谓的骄傲与尊严,只想换她一句:“好,我跟你回去。”

    他终究是痴心妄想了,顾惜妍一愣之后便是狠心地摇了头,“不可能的,就算你再问我一千次,一万次,我的答案都不会改变,我的后半生,只能是卫哲的妻。过去的七年多我就当是做了一场梦,梦醒了,一切还是原来的模样。我不能离开卫哲的,所以,你还是回京城去吧。以你的家世你的才华你的能力,要娶一个好女人绰绰有余,而我,注定只是你生命了的过客,你对我而言,亦然。”

    过客?“你就是这么定位我们之间的关系的吗?过客?”商奕启突然疾风暴雨般地侵占了顾惜妍的唇。顾惜妍难得在唇上涂了一层淡淡的水蜜桃味的唇膏,这会儿商奕启一动作,那唇膏也跟着濡进了两人口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