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6章 苏醒,离婚前

绝世的剑Ctrl+D 收藏本站

    商奕启回到家中时顾惜妍已经准备好晚餐了,今晚的晚餐很丰盛,商奕启对此颇感讶然――今天似乎也不是什么节日?席间一家三口还算是乐在其中,只是商奕启不知为何总有种怪异的感觉。。。右手探到大衣袋子里的物什,他这才微微勾了下唇。

    晚餐过后顾惜妍去洗了碗,然后便打算去医院看看。其实她探病的频率着实高了些,商奕启对此也不置可否。也就这段时间了,等这段时间一过,他一定牢牢将她锁在自己身边,商奕启在心内这么告诉自己。

    安顿好小家伙后,商奕启开着车打算送顾惜妍上医院。两人在路上耽搁了会,顾惜妍去买了个果篮准备送给蒋含笑。至于卫哲,他还没醒吧,还是先看看情况再说。

    顾惜妍在医院门口下车后便让商奕启先回去了,而她自己则是提着果篮往医院电梯处赶。

    顾惜妍先是到了蒋含笑所在的高级病房,这会儿蒋含笑正侧着身抱着当日顾惜妍送给她的狗狗公仔,神情间似是落寞寂然。

    敲了敲门后,顾惜妍开门往病房里进去了、“哥哥,惜妍都不来看我了。”蒋含笑没有看向来人,她直觉地认定这时间会来看她的一定是自家哥哥了。

    “含笑。”顾惜妍自然听到了蒋含笑的话,看来这丫头还真是对她情有独钟呢!

    蒋含笑听到顾惜妍的声线时不敢置信地抬起头来,“惜妍,真的是你啊,你怎么晚了才来?”

    “含笑,我听出你在埋怨我了。”顾惜妍在蒋含笑病床边的桌子上腾了块空位将果篮放好了。

    “惜妍,谁让你不早点来,我都等你好久了。”蒋含笑这会儿全然忽视了顾惜妍在今早才来看过她一次。在她而言,大抵只有顾惜妍每时每刻都出现在她眼前她才会满意。

    顾惜妍在病房里陪蒋含笑磕叨了许久,直到蒋含笑家里的管家给她送晚餐来了顾惜妍才离开。

    去看卫哲的时候许茜也在场,听医生说卫哲的情况一直在好转,只是还没有要醒来的迹象。顾惜妍刚踏进卫哲所在的监护室许茜便打算离开给他们腾地儿,临走之前她在顾惜妍身边说了句,“我希望你尽快办好离婚手续,小哲他这些年太苦了,我想,他一定迫不及待地想要幸福了,你明白吗?”

    许茜的声音很平和,是那种历经沧桑看尽世态之后的洒脱与宁静。顾惜妍因着她的话身子细不可查地颤了颤,待要说什么,许茜却已经离开了。

    顾惜妍想,经历了这次卫哲的事情,伯母的心态大概大有变化了吧!当年那个咄咄逼人的长辈和而今这个一心惦记着自己的孩子,愿意为了孩子放弃自己一直看重的门户观念的长辈,说起来两者之间的差距确实大了些。

    可这么些年,谁又不是在变呢?

    走到卫哲床边,顾惜妍看了一眼他的心电图。对这些东西她其实不怎么了解,不过既然医生说了没事,那想必就是没什么事的吧。

    这一次,顾惜妍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看他的墨发,看他的阖紧的眼,看他氧气罩下那高挺的鼻梁,看他色淡如水的唇瓣,看他静静地睡在病床上的模样……

    这一瞬,心灵很静很安宁。顾惜妍看着看着便忍不住抓住了他的一只手,而那只手竟似无意识地回握住了她。这一发现让顾惜妍欣喜不已。

    “妍妍……”恍惚间,顾惜妍好似听到了那温润君子口中溢出了一声微喃,那么地飘渺不可查,那么地情深意重爱意绵远。

    “卫哲,卫哲,你是不是喊我了?”顾惜妍诧异。仔细看向卫哲,却见他两片薄唇贴合得紧致,延伸出了好看的唇线。那模样,哪像是开口说了话的。

    一颗喜悦的心渐渐冷却了下来,暗责了自己一声操之过急后,顾惜妍没了先前那平静的心情,于是她开始间断地说上两三句话。

    “卫哲,医生说你的情况向良性发展了呢,只要以后好好调养,你的身体一定会和以前一样好的。”

    “卫哲,你的父母都很关心你,你一定要快点醒过来,伯父伯母都不年轻了,他们需要你。”

    “卫哲,等你醒来了,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我会放下过去的一切,和你从头开始,你还想睡多久呢?”

    “卫哲,你醒过来啊,我还想听你喊我妍妍呢……”

    不论顾惜妍说什么,卫哲永远都跟先前一样,睡得香甜,睡得与世无争。

    “这样子可真不像你。”顾惜妍说完这句话后略为失望地停了口,与此同时,她余光扫见卫哲的唇瓣蠕动了几下。

    “妍妍……”仿佛已酝酿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卫哲口中流泻出了一声微弱却让人听得清晰的呓语。这一回,顾惜妍确定自己没听错,而她看到的卫哲薄唇翕动也绝不是幻觉。

    巨大的喜悦之余顾惜妍想着把医生喊过来,他这幅表现是不是说明他已经要醒了呢?太好了,上天果真还是眷顾着他的!

    顾惜妍刚要松开卫哲的手,卫哲的口中却是骤然间又道了句:“不要走,别离开……”这一回他说的大声了些。

    “我不走,我不走,我就在这陪着你。”顾惜妍听到他的话语两条手臂肘关节搁到了病床上,两边手则牢牢地握住了卫哲的大掌,“卫哲,你是不是听到我说话了,你要醒了是吗?卫哲,你快醒过来吧,不要再让我们等下去了。”

    “妍妍,别走……”卫哲又道。

    “卫哲,我就在这里,在这里等着你醒了好不好,我哪也不去了,你一定要快点醒来看看我,好吗?”顾惜妍热泪盈眶地道。他快醒了,真的快醒了,他会没事的……

    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卫哲不停地重复着“妍妍”何“不要走”“别走”等词汇,顾惜妍脱不开身,因为这会儿他把她的手牵得老紧。

    迷迷蒙蒙间顾惜妍才想起要叫医生完全可以按病床边桌上的响铃的。医生来了后顾惜妍想松开卫哲的手免得影响医生检查,而卫哲却是连在昏迷中都认定了不能放开顾惜妍。医生见状无奈地笑了笑,示意顾惜妍只要不乱动就好。

    “这位小姐,卫公子还没有要醒来,之所以会喊你的名字,应该是他潜意识中认定你是他很重要的人吧。别心急,再等等,卫公子既然连这次的灾祸都能熬过去了,那么后续的情况定也只会越来越好的,我先离开了。”医生说着将自己的听诊器等东西收好。

    “谢谢医生。”顾惜妍朝医生感激地道。

    “不客气,我应该做的。”

    医生离开后顾惜妍重又坐回了卫哲床边,虽说空欢喜了一场,但想到卫哲的身子正在转好,顾惜妍还是情不自禁地笑了笑。

    一离开卫哲的病房,顾惜妍满脸的欢愉之色很快便落下帷幕了。想到早先许伯母说的话,顾惜妍便多少觉得心内有几分喘不过气来。

    顾惜妍不知道,在她走后,卫哲的手颤了颤,而他的眼皮也抖了几抖。

    当值班的小护士到卫哲房里进行巡逻时便发现卫哲的眼球一直在动,一阵子后他睁开了眼,而后又因为光线太刺眼了他转而把眼闭上了。

    “医生,医生,309室的病人醒了……”小护士叫喊着跑了出去。

    顾惜妍没有让商奕启过来接她,一个人慢慢地走在路上,她的心这会儿揪得紧紧的。今晚回去就跟他说吧,不就是一句离婚么,有那么难开口?况且,他说过,他喜欢她的身体,只是身体。而她对何隽,却可以那么体贴温柔。

    或许,他心里也是有何隽的吧,不然他为什么会带何隽去首饰店那种地方?结婚这么多年,他从来不曾给她一个婚戒。抬起左手,看着手上空荡荡的一片,顾惜妍隐约间竟是有了几分羡慕之意――若是自己的无名指上能带上他送的戒指,那应该也会很好看的吧?只是,他根本就不爱她,又如何会给她一个婚戒,哪怕她是她名义上的妻子,哪怕她陪了他那么多年,哪怕,她还曾经有过他的孩子……

    右手心覆上自己的小腹,顾惜妍眼里蓦然蕴了泪。是她贪心了吗?可为什么她觉得,他其实也是喜欢她的呢?即便只是一点点。就算不是爱,起码总还有喜欢吧?不然他怎么会希望她为他孕育孩子呢?人家不是说男**都是希望让自己爱的女人为他们孕育子嗣的吗?还是说他只是想要一个孩子,孩子的母亲是谁对他而言并没有那么重要?

    不,不要想那么多了!想得越多,不舍便越多,不甘便越多,痛楚便越多,遗憾和眼泪便越多……

    街道一如既往的繁华,顾惜妍却全没有欣赏的心情。今晚过后,她和他将成为……陌路人!

    顾惜妍是走到家里的,才一进家门,小丫头便冲进了她怀中,“妈咪,爹地有事找你哦,爹地说你回来了就让你到房间里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