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0章 病情恶化

绝世的剑Ctrl+D 收藏本站

    顾惜妍一对翦瞳注视着商奕启的俊逸的侧脸,那一首歌的时间里她只觉得自己什么都听不到了,什么都看不到了,她唯一能听到的,只有他唇边溢出的悠扬温暖,她唯一能看到的,只有他专注的俊颜。她的整个世界里,全是他的一切。

    她是不是很坏,居然用这样的方式让他说出爱这个奢侈的字?多想让时间停留在这一刻就好――停留在这一分,这一秒,这一他们还在一起的时刻。

    启,我爱你啊,可是,你不知道。如果余生能和你携手相伴,那么我这一生就该满足了,真的,该满足了。

    可世事哪有那么简单呢?若是一切都能按照她所想的运转,那么人生中便不会有这样多的遗憾和悲伤了。

    卫母找上她的那一刻,顾惜妍仿佛听到天际远远地传来了一个声音。那个声音飘渺冰凉,它在说――你的美梦,该醒了!

    卫母来找顾惜妍的时候已是深夜,而此时商奕启早已离开了病房。商奕启本是坚持着要留在病房里看守顾惜妍的,怎奈部队那边却是有事找他,于是他只能在顾惜妍勉强挤出的笑脸中离开了。

    顾惜妍早前休息得比较多,到了夜晚时她已是睡不着了。病房里的灯亮着,她抱膝坐在了床上,目光呆滞,脑中一片空白。

    病房门自是不会上锁的,所以当有人转开病房门时顾惜妍只以为是哪个值班的护士来了。却不想,在她看清楚来人前,一声悲痛的怒号声抢先袭入了她的耳畔,“你还我孩子的命来。”

    顾惜妍侧身看向门口,电光火石之间她的脸上已挨了两个重重的巴掌,而她的身子亦是被推倒在了床上。

    “许阿姨。”顾惜妍捂住自己的脸,这才看清了来人竟是卫哲的母亲。许茜在她的记忆中早已剩没什么痕迹了,然而如今再次看到这位长辈,她还是能第一时间里认出她的身份。

    可她怎么会说……还卫哲的命来这样的话?

    “阿姨,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启不是说卫哲他们都没事吗……顾惜妍这样说着,心内却是升腾起了一个可怕的猜想。

    “怎么误会?顾惜妍,我就知道小哲喜欢上你是一个错误,七年多前因为你我和小哲的母子关系变僵了,这也就算了,可是,啊,可是,你到底有什么狐媚本事,你为什么要来祸害我的孩子啊,小哲是我唯一的孩子,我的心头肉啊……你怎么不会祸害别人,我们卫家是哪里对不起你了,你为什么要害我的孩子啊,你这个扫把星。啊,顾惜妍,你的良心呢?你的心都被狗吃了吗?走,你跟我走,跟我去见小哲,你跟我去……”许茜说到后面已经泪流满面了。顾惜妍心内的想法被证实了,这一刹那,她只觉得五雷轰顶,天翻地覆。启果然是骗她的,他果然是骗她的,卫哲他到底……怎么?。

    许茜扯着顾惜妍的力道很大,但是顾惜妍没有反抗,也没有理由反抗。这是她欠卫哲的,卫哲,千万,千万不要有事……不要……

    顾惜妍不知道许茜扯着她走了哪些路,她只知道,当她停下步子时,卫哲正躺在急救病床上,几名医生急切地推着他往手术室进去了。

    卫哲进急救室的前一刻,顾惜妍看到了他此刻的模样,脸色灰白,两眼紧闭,没有一点……生命的气息!

    “呜呜呜……”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该死的人是她,卫哲他是无辜的啊。若是没有她这个人该有多好,多好!啊,她为什么要活在这个世界上,为什么要让卫哲因为她受到伤害?

    “呜呜……”抱头蹲在地上痛哭,顾惜妍的心仿若正被一把钝了的刀生生地凌迟着。痛吗?再痛又如何?“卫哲,呜呜……”

    “不,你滚,你滚,我儿子还没死呢,你哭什么哭?你给我滚,你个害人精,你不要再害我的孩子了,不要了,你滚,你滚啊……”许茜用尽身上最后的力道推了顾惜妍一把。眼中一翻,她一口气上不来便晕了过去,卫擎华赶紧扶住了她。

    顾惜妍跌倒在了地上时头磕到了墙壁,后脑勺不多时便起了个包。顾不上这点疼痛,她赶忙地便起了身要帮卫擎华的忙。

    许茜也被送进了急救室,卫擎华颓然站在了许茜的急救室外,心内同时又记挂着卫哲。只不过一天时间,他却仿若已苍老了许多。

    “卫叔叔,”顾惜妍站到卫擎华身侧,却不知该说什么。

    “顾小姐,你还是走吧,我知道你也是无辜的,可是,一想到我的孩子因为你躺在了急救室里,我的妻子也间接因为你犯了病,如果你再在这里,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你走吧,让我冷静一下。”卫擎华像是不愿意多看顾惜妍一眼一般转过头看向急救室的方向,急救室门上方,‘手术中’三个大字这会正亮着。

    顾惜妍擦了擦眼角的泪,故作坚强地道:“卫叔叔,阿姨和卫哲会没事的,一定会的。卫叔叔,我走了……”

    最后看了一眼急救室,顾惜妍离开了。再次停下时,她站定在了卫哲的急救室外。

    夜,更深了!‘手术中’三个大字迟迟没有没有灭,顾惜妍的心吊得老高,大脑隐隐生疼。

    顾惜妍一直守到了天亮,期间卫擎华来过三四次,每一次,他都是默默地站了一阵子,再默默地离开了。

    早上七点左右的时候,纪淑芬带着瘦肉粥来了医院,然而病房内却没有顾惜妍的身影。问了下值班的护士,纪淑芬叹了口气,转身向卫哲所在的急救室外去了。

    “小妍啊,你身子骨还没好,先回去躺一躺好吗?”彼时顾惜妍蹲在了地上,纪淑芬心疼地拉起了她,想把她唤回病房去。

    “妈,你别管我,我要留在这里,我不走。”顾惜妍抱紧自己的手臂,摇摇头。卫哲还没出来,都那么多个小时了,她不走。

    “小妍啊,妈替你在这里看着,你先回去睡一觉好吗?护士说你都四五个小时没休息了,乖,听妈的,你先回去躺会。”纪淑芬苦口婆心道。将自己身上的大衣脱了下来,她把大衣披到了顾惜妍肩头。这个傻孩子,怎么也不知道要多穿一件再出来呢?这夜里得有多冷啊,她怎么能就穿着一件病号服就跑出来了。

    “妈,你先回家吧,我要在这里等着,我不放心,我一定要等到他没事了我才能走。”顾惜妍的嗓音有些嘶哑,她的喉咙处也是有些发疼,想来是因为她先前哭太多了吧。

    “小妍……”纪淑芬哪能放任顾惜妍这样不珍惜自己的身体,就在她要继续说什么时,急救室上的灯灭了,急救室的大门缓缓打开。

    卫哲被推了出来,顾惜妍赶紧跑上前去,“医生,他怎么样了?”

    顾惜妍问得小心,就怕医生会给出什么不好的答案。

    “你是病人的家属吗?病人的情况暂时稳定了下来,不过还是要继续观察,昨夜病人的情况出现了恶化,现在还不能保证病人会不会再次出现恶化现象,我们要先把他转移到监护室。”主治医生说完点点头离开了,顾惜妍看着卫哲被推着离开,身子一软她便倚在了墙上。

    卫擎华显然也收到了卫哲出监护室的消息,许茜在卫哲之前就已经没事了,只是医生叮嘱了一定不能让她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不然会很危险。在许茜身边守了两个多小时后,卫擎华便趁着许茜睡了过去赶往了卫哲那边。

    许茜醒来时第一时间打听了卫哲的消息,在知道卫哲暂时平安时,她高悬的心终于能稍微放一放了。昨天半夜里突然听到医生说卫哲的情况出现了恶化,当时她只觉得整个天都塌了。在听到医生说卫哲口中多次无意识地喊着顾惜妍的名字时,许茜这才想到要去找顾惜妍。

    关于卫哲受伤的前因后果,卫擎华不多久便打听清楚了,在了解到是自己一向当女儿看待的叶佳蓉开枪伤了卫哲,许茜只觉得自己这些年来当真是养了匹狼。她对叶佳蓉那么好,换来的就是叶佳蓉伤了自己的孩子,这不可谓不讽刺。叶佳蓉她不会放过,可要是没有顾惜妍,自己的儿子又如何会出这样的事?

    顾惜妍,为什么?这个女人多年前让她和儿子的关系变得疏离,而多年后自己的儿子还为了救她险些丢了命。那时候她会情绪那么激动地去找顾惜妍何尝就没有对自己的厌弃在内――说到底,要是当年小哲爱上那个女人的时候她能听得进自己丈夫的劝不要去影响他们这些小辈的事,是不是今天就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了?小哲他真的有那么爱那个女人吗?爱到就算丢了命了在所不惜?顾惜妍,她到底有什么好的,啊?

    “老婆,小哲现在情况还不错,医生说我们可以进去看他,你要不要过去看看?”卫擎华回来时朝已苏醒的许茜询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