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0章 还不去追

绝世的剑Ctrl+D 收藏本站

    卫哲走后,顾惜妍还有些迷蒙与惑然。在脑中回想那个对她十二万分苛刻的卫母,顾惜妍却陡然发现,过了这么多年,她早已记不起那个长辈的模样了。

    顾惜妍不知道自己在机场究竟站了多久,同样的,她也不知道,有个人一直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他从一开始的着急忧虑,到最后的冰冷凉薄。

    顾惜妍回到家时才下午三点多,时间也不晚,于是她干脆回房倒头睡了一觉。

    睡醒之时已经五六点了,顾惜妍下了楼,便发现小丫头这会已然在客厅里看电视了。

    “嫣儿,谁接你回来的?”顾惜妍坐到小丫头旁边,将小家伙揽在怀中。

    “妈咪,当然是爹地接我回来的。爹地以为你不在家,就和何阿姨到天台去了。”小丫头将她爹地说的话原封不动地转达给了顾惜妍。

    “爹地和……何阿姨到天台去做什么?”顾惜妍心头一紧,语气里有丝迟疑与慌措。

    “看风景啊,爹地说何阿姨还没看过我们家楼上的风景呢,所以爹地就带何阿姨上去了。嫣儿要看宠物小精灵,就没有一起上去。”小丫头一边说着,还因为电视里的主人公小智被整了而嘻嘻哈哈地笑了起来。

    “嫣儿,妈咪先上去找你爹地,你自己在这里看电视,不要上去打扰我们好吗?”顾惜妍恬婉地笑了笑。

    “好的。”小丫头点着头一口应承。

    顾惜妍望着通往天台的三楼的楼梯,心口几乎要跳出嗓子眼了。如今的她,既控制不住自己心内泛滥的好奇,又妄图找到一丝的证据来告诉自己他和那个女人之间真的没什么。不,他们早就有什么了不是吗?

    脚有点软,顾惜妍骤然抿紧了唇,两手用力握成拳――争气点,自己什么时候这么畏惧退缩了?

    从二楼到三楼,明明只是那样短的一段路程,顾惜妍却觉得自己走了好久好久。

    顾惜妍到达天台的时,天台的那扇门是虚掩着的。她蹑手蹑脚地推开了门,朝着门外如履薄冰般移动开去。第一眼时她并没有扫到那两人的踪迹,等走出一段距离后,她猛地收住了步子,再也无法往前走了。

    此时天台边缘处站的那两个人,可不就是商奕启和何隽。

    就算还隔着十几步的距离,顾惜妍也相信自己不会看错。此时此刻,他正吻着那个女人,罕见的热情和炽烈。

    视线渐渐朦胧,眼角有点湿,顾惜妍的心颤了几颤。似乎,有点难受呢!只不过片刻,顾惜妍却又灿笑了起来――这样多好啊其实,她告诫自己,正好,以后自己连猜都不用再猜了,他确实喜欢那个女人!

    既然他真的有了喜欢的人了,那么,自己也该信守诺言,远远地,离开他了。

    顾惜妍回头那一瞬间眼里悬着的泪终于跳出了眼眶,毫无温度的泪,完美诠释了她此刻的绝望死寂。她回身的步子很平稳,看不出一丝的不自然。等到出了天台,她狠狠抹了一下自己的泪,把所有的苦楚都咽到了心底。

    顾惜妍一出天台,商奕启就一把推开了何隽。她为什么不上来骂他?为什么?事情偏离了商奕启的预想,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怎么做才对。

    “首长,还不去追。”何隽适时提点道。

    等到商奕启一把跑下楼去,何隽抚了抚自己的唇,眼里的苦与涩更多了几分。明明知道他只是为了试探他的妻子才找上自己的,可自己为何却还要为了他施舍般的吻动容?自己这样,究竟是帮了他,还是害他?

    商奕启见到顾惜妍的时候顾惜妍已回到了小丫头身边,见他出现,她恰到好处地微扬头道:“下来了?我先去做饭吧,想来嫣儿也饿了。”

    言毕,顾惜妍走进了厨房,不像是在逃避商奕启,却比逃避更让他伤心。她明明都看到了,为什么还可以这么无动于衷?难道,自己和哪个女人在一起她都无所谓,都不会生气的吗?那这是不是也说明了,她压根一点也不在乎自己呢?

    何隽下楼后,商奕启将她送回了部队。怎么说何隽也是无辜的那一个,再者她是客人,他送她一程也无可厚非。

    抵达部队时,商奕启突然开了口,“何副师,我很抱歉。”

    “首长,都是一个部队的,这点小忙算什么,别在意。”何隽故作坚强。只有她自己清楚,她的心内有多么地抵触他的“我很抱歉”四个字。因为这么四个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提醒了她――别傻了,你们之间一点关系也没有!

    “那,再见。”被何隽一说,商奕启心内的负担小了些。

    “首长,祝你们夫妻早日幸福。”何隽开了车门后,懵懵然又回过身来说了句。

    “谢谢,会的。”商奕启稀罕地朝何隽微笑了下。

    走在回卧房的路上,一边想着商奕启那微微划起的眩惑弧度,何隽嘴角勾了勾,心却濒临死亡。那样的温暖,终究是属于另一个女人的啊,自己?再期盼又有什么用呢?

    商奕启几乎是马不停蹄地赶回了家里。一进家门,他便赶忙冲进了客厅,“嫣儿,你妈咪呢?”

    商奕启两手晃着小家伙,这让小丫头有些难受,“爹地,嫣儿不舒服。”

    听见了小丫头的控诉,商奕启稍微恢复了些理智,可他的语气中仍难掩迫切,“嫣儿,告诉爹地,妈咪在哪?在厨房吗?”

    商奕启完全忘了自己只要去看看就知道了,根本没多大必要问小家伙。

    “爹地,你怎么了?妈咪刚刚炒了菜后就去楼上了,爹地有事找妈咪吗?”小丫头疑惑道。

    “没事,爹地先上去一趟,乖,嫣儿接着看电视,爹地很快下来。”商奕启说完一溜烟往楼梯奔去。

    商奕启离开客厅后,小丫头歪了歪脑袋,爹地和妈咪今天真奇怪!算了,还是看电视好了。

    真的见到顾惜妍了,商奕启却又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或者从何说起了。反倒是顾惜妍恍若未觉般先出声询问道:“怎么了?”

    “你……”商奕启因顾惜妍这番过于冷静的表现禁不住感到心慌与害怕。

    “嗯?有事?”顾惜妍将解下的衣物挂到了房内立着的挂衣服的杆子上,似是不解地望向了商奕启的俊颜。他还是那样的丰神俊朗风华绝代,可是却再也不会......属于她了。思及此,顾惜妍右手的中指抽动了下。有种怅然无望的滋味,在她心口一个小小的角落里滋生了,然后便随着血液传遍了她全身各处。

    商奕启蓦地拉下了脸色,她到底是故作无谓,还是确实不当回事?“你都看到了对吗?”不想顾惜妍回避话题,商奕启还特地加了句,“你看到我……”

    “看到了。”顾惜妍神色未变,声音却冷了些,“然后呢?”

    然后?她怎么可以这样局外人一般地问着他然后?她到底把自己当什么了,她不是应该发脾气应该不高兴的吗?“你不生气吗?”

    商奕启紧盯着顾惜妍的唇瓣,就怕她说出什么让自己无法接受的话语。

    生气吗?顾惜妍问自己,为了一个心思在别的女人身上的男人生气,值得吗?

    怎么办?她的心告诉她,她不气,她不过是很心痛很心痛,心痛到,浑身的血液都像被抽干了,生命都要枯萎了而已!

    “我不生气,没关系。”顾惜妍走前几步,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在喊着疼,很疼!

    “你说的是真的吗?”商奕启在听到顾惜妍的回答那一瞬间,一颗真心倏忽间碎得七零八落的。也许,再也拼不全了。

    猛地被扣住身子,顾惜妍先是愕然,继而瑟抖。因为扣住她的人这会儿面寒如霜,浑身风雨欲来,“告诉我,你刚刚说的,是你的心里话吗?就算我爱上了别的女人你也不会难过对吗?就算我和别的女人有染你也可以一笑置之是吗?回答我。”

    商奕启猝然间暴吼出声,这让顾惜妍在痛苦的同时亦衍生出了一阵畏惧之意。饶是如此,她却依旧不肯低头。脑中连着闪过一幅幅的图景,先是那一张张暧昧不明的照片,再是他亲吻那个女人时的情动情深,还有那个女人对他的爱慕......

    “启,如果你爱上了何副师的话,那么,你就好好地对她好吧。我想,能被你爱上的女人,应该是会很幸福的吧。我祝福你。”祝福?呵,时至今日,她居然能笑着轻而易举地说出这两个字了吗?到底是他和那个女人的爱情让她服了输,还是自己从来就没敢奢求他能爱上自己?

    “那你呢?要是我和何隽在一起了,你是不是就可以光明正大回去找那个男人了,这才是你的目的吧?顾惜妍,是不是只要有一点机会可以摆脱我你都不会放过,是不是?”商奕启疯狂地嘶吼了起来,祝福他?她怎么可以这么毫不迟疑地把祝福脱口而出?他只不过是想试探一下她的真心啊,却原来,她的真心全都给了那个男人,连一点渣滓都不剩了吗?她怎么能这么残忍地对他啊,怎么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