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4章 来场英雄救美多好

绝世的剑Ctrl+D 收藏本站

    顾惜妍的一踢让罗擎天弯下了腰,迟迟恢复不过来。嘴里嚎叫连连,罗擎天这会儿眼里的浴火少了几分,反倒是痛楚之色显而易见。

    趁着这大好的时机,顾惜妍又要往电梯去。双手被束缚,双腿上的抽痛尚未缓解,顾惜妍只能靠滚动身子往电梯去。

    全身上下说不出的疲惫与凄惨,顾惜妍现在脑中心中统一阵线,只有一个想法,逃!

    罗擎天浑身狞戾之气愈烈。赤红了一双眼,他弓着身子龇着牙,半小跑半走地撑到了顾惜妍后方。瞧见顾惜妍挣着身子想方设法地要去按电梯的开门按钮,他嘴角阴狠地往上一划起,拽住顾惜妍的头发大力往后一拉。

    顾惜妍头皮生痛,痛到发麻。再一次倒到了地上,这一回,她的四肢软绵绵的无一星半点的力气了。头发披散在了地上,因为疼痛她紧抿的唇瓣无半点血色。双手是被套牢在身后的,仰面的姿势让她的手被挤压得酸胀。

    “死**,看你还怎么逃,你他妈个**,居然敢踢我……嫌命长了是吧,那么想死,那我就让你死在我的身下……。”难掩被踢中关键部位的怒焰,罗擎天用尽所有他知道的污秽语言破口开骂。骂到了后面,他还不过瘾,抬起一脚他就要往顾惜妍的小腹上砸下。

    那一脚要踢中了,顾惜妍估计不死也要掉半条命了。也许是死亡的阴影激发了她的求生本能,顾惜妍在身子已成了一滩碎沙的情况下竟神奇地翻转了个身避开了那急速落下的脚风。

    “你会不得好死的,我丈夫不会放过你的。”顾惜妍脸部朝着地面,声音微弱却坚定,“你这种人渣,死有余辜。”

    不得好死?死有余辜?罗擎天第一次见到这么不识相的女人。缓慢蹲下了身,他一只手扣起顾惜妍的下颚,“看来,你是太缺调教了。这样吧,我替你的丈夫好好调教你一下?”

    “姓罗的,我保证,今天你动到我一根手指头,不出几日罗氏企业破产的消息绝对会见报,你也会死无葬身之地的,你最好现在收……”手。顾惜妍虚汗淋漓,强撑着气势。这个时候她的心内忽地有个可笑的想法――如果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现在有个英雄来救美该有多好!即使知道自己现在这般落魄的姿态定是算不上美的。如果真的有个英雄来救她,那她就试着去爱他好不好,不管那个人是谁?

    顾惜妍没去想如果是个美女来救她会怎样,或许她这会心里是有种执着的,她希望,救她脱离眼前的境况的,会是商奕启,她名义上的丈夫。也或者是,卫哲,这个历时七年多后仍无怨无悔地说爱她的人。

    顾惜妍没能把话说完,她的咒骂让罗擎天火气更旺。突然将勒住顾惜妍的皮带狂暴地解了下来,罗擎天还不能站直身子,腰成一个弓形,他一扬手,夹着‘咻’的声响,皮带‘piu’地一下鞭到了顾惜妍的后背。

    脚上的抽筋现象已好了些,却不提防后背上落下了一道鞭笞。顾惜妍想远远地避开这个地方,可她,有哪能跑呢?为什么,要让她,遇上这样的事?

    ‘piu’,又一道,火辣辣的痛感,背上一定红了吧,会不会还出血了?顾惜妍自嘲地想着,妄念着这样做能转移点痛意。

    ‘piu’‘piu’……不知道是第几道了,顾惜妍麻木了,眼角的泪已经干涸。哭?又有什么用呢?

    原来,被整个世界抛弃的感觉,是这样的呀!她还是第一次知道呢。和卫哲分手的那天,她还能遇到一个愿意救她上岸的人,可这一次,你们,都不要我了……是吗?

    唇角弯起一道浅薄通透并苍凉的笑,顾惜妍骤然间想,如果,她轻阖上眼,静静地睡过去,这个世界,是不是就会忘了她的存在了?

    忘了,就忘……了吧!谁在乎呢,谁在……乎呢?

    “piu,piu……”好困了呢,不想动了。

    “妍妍,你怕痒啊,人家说怕痒的女人会疼老公,你以后肯定会很疼我的。老婆,我可真幸福……”

    “去,少臭美,谁是你老婆,谁要当你老婆?”

    “不就是你么?是谁说非我不嫁的?我想想,难道我记错了,那个姓顾的,叫顾惜妍的,脾气不怎么好的,没事爱和我抬杠的人,不是你么?哦,那你是叫什么来着?”

    “讨厌,敢取笑我,你给我站住……”

    ……

    “惜妍,家里没钱,惜朗要上大专,惜冉也要升高中了。你也知道家里的情况,实在不行你就别读了,先去外面找份工吧,也好扶持扶持家里。我和你爸养你这么大,你也是时候该回报一下我们了。女人嘛,这一辈子只要找到一个好男人,知识什么的算个屁啊,你也别嫌妈偏心,我和你爸对你也是仁至义尽了。养了你这么多年,乌鸦都知道反哺,我想这么简单的道理,你断没有不理解的吧?”

    “我知道……了,我会自己赚钱交学费,从今往后,我不会要家里一分钱,您放心吧。”

    “你会这样想就对了,小孩子嘛,要学会独立才讨人喜欢。老顾啊,上次惜冉说的买书橱的事你想好了吗?我今天瞅见市场上有几款不错的。”

    “别瞎操心,我早就看好了,就等惜冉这周末回家自己下决定。”

    “老顾啊,今天我们俩去外面吃吧,孩子们不在家,我也没买什么菜。”

    “要走就走,正好今天发了工钱。”

    “爸,妈……”她呢喃。

    我永远不会是你们的孩子,对吗?

    ……

    “好美!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晨昏线,诡蓝绚烂,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美的颜色。”

    “丫头,你第一次搭飞机呢?”

    “是的呀,以前哪有机会呢?”她低下了声音。

    “丫头,叫什么名字?”

    “你都没自由介绍呢,大……叔……”她恶意地笑。

    “是么?我有那么老,我怎么记得我才21?”他刻意低落“没有啦,其实你也没那么……”她有种做了坏事的局促不安感。

    “那么什么?”

    “我叫惜妍,你呢?”

    “商奕启。”

    “一起?在一起的一起吗?”

    “你说呢?”

    “飞机过了晨昏线了,你快看啊,现在是白天了,有没有呼吸到光明的味道?”她激动中抓住了他的大手。

    “光明有味道的吗?”他抚额,无奈地叹道。

    “有的呀,光明的味道就是温暖,快乐,幸福……”说到最后一个词时,她神色蓦然一痛。

    “行了,快睡觉,都疯一晚上了,撒泼。”

    “睡就睡嘛,说谁疯谁撒泼呢!”

    “这里还有别人吗?”

    “你……哼。”

    ……

    “麻……米……”一岁的小丫头第一次喊出这个称呼时,她乐了半天。在那一刻,她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了,这个孩子会叫她妈咪,她会看着小家伙一点点长大,她会将自己小时候得不到的关爱全给这个小娃儿。

    “宝贝儿,是妈咪,妈咪……”

    “麻……米……”小家伙坚持己见。

    “好,就先麻米吧。宝贝儿,妈咪教你喊,爹……地,爹……地……”

    “麻……米……”

    “宝贝儿,爹……地……”

    “麻……米……”

    “宝贝儿,你不会喊爹地爹地不给你取名怎么办?”她轻戳戳小娃儿的小脸蛋。

    “爹……爹……”

    “宝贝儿,太厉害了,么一个。”她喜笑颜开,比起怀里的小家伙更像个孩子。

    “惜妍,送给你。”回到家的男人递给她一束清香百合后小心地接过了她怀里的小家伙。

    “为什么送我花?”她疑惑。

    “母亲节。”

    “母亲节怎么是送百合?”

    “你不是喜欢吗?”顿了顿,他补充:“我以为,康乃馨该送给那些上了年纪的女性,例如我的母亲,你觉得呢?”

    “哦。”她愣愣地点头。见男人在逗小家伙,她灿然一笑:“宝贝儿今天会喊人了哦,我让她叫你。”

    赶紧插好花,她回到一大一小两人身边,“宝贝儿,喊爹地。”

    “麻……米……”

    “宝贝儿,叫爹地,爹地会给你起个美美的名字哟。”她诱哄。

    “爹……爹……”

    “你看吧,你快给她起个名字。”她兴奋地摇男人的手臂,待想起小丫头还在他臂弯里,她吐了吐粉舌,面色歉然却又期待。

    “你希望小丫头叫什么?”他征询她的意见。

    “这种事还是你做决定吧。”又想起什么,她促慌地用手指绞动衣服下摆,低喃自语:“许久之前我想,如果以后我有了女儿的话,我想给她起名叫嫣然,我想告诉她,这个世界是很美的,美丽嫣然。”嫣然,卫嫣然。

    “叫嫣儿好不好,商嫣儿?”他问。

    “好。”她浅浅地笑。

    “麻……米,抱。”小丫头在男人怀里踢胳膊蹬腿。

    “看来她更喜欢你,女儿不都是亲爸爸的吗?”男人无措,只好将孩子重递到她怀里。

    “小嫣儿,这是你的名字哦,喜不喜欢?”她的几根手指被小家伙抓在手心里玩。

    “麻……米……爹……爹……”

    ……

    一道鞭笞对着她的侧脸袭来,她躲不开,躲不开了!

    算了,就这样,这样就好。我累了,我想睡一下,就一下。顾惜妍在心内这样告诉自己后,她的眼皮一点一点扣上了。真的,一下子,就好,就好!

    “你该死!”昏昏沉沉间,她想,她一定幻听了,不然,她怎么好像听到了……那个人的声音呢?

    幻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