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8章 血气方刚,很野

绝世的剑Ctrl+D 收藏本站

    商奕启半点没辜负薛傅勋的好意,带着顾惜妍在周围小逛了一圈后,两人的最终目的地便是商奕启的寝室。

    寝室的条件很简朴,一张双层床,上面放行李下面睡觉;一张书桌,书桌上摆着几本军事书籍;寝室的上方挂了一只摇头风扇,不过这会儿风扇已经用大塑料袋包起了,冬天,派不上用场。寝室里还有一间规格适中的卫生间,和顾惜妍在特警部队宿舍那边的差不多。

    寝室很整洁,看起来赏心悦目。这里只有商奕启一个人住,相比那些几个人挤一间的寝室规模小些,也少了点人气。

    顾惜妍走到床边坐下休息,便见床尾是叠得整整齐齐的豆腐块。寝室里也有装暖气,只是也没那么暖就是了。据薛傅勋说,这边部队里连暖气的温度都是有限制的。

    商奕启在顾惜妍身侧坐下后便将她揽入身前:“惜,瘦了,回去养胖点。”

    热气拂过顾惜妍的耳畔,她的耳根少了点冰凉。

    “嗯。”顾惜妍身子前倾略微退离商奕启后点点头。

    商奕启对她避开自己的举动皱了皱眉。重又将她搂到自己身前,商奕启轻闻着她头发上散发出来的香气,坚毅的脸廓放松了几分。

    良久,伸手将她后颈的长发拨到了右肩,在室内灯光的映照下,一截洁白的天鹅颈显得诱人无比。商奕启的眼神陡然沉邃。

    薄唇带着些凉意靠上了那优雅莹光,冷热相交,强烈的反差。

    顾惜妍上身一颤。

    “启,凉,还有……冷。”她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惜。”商奕启低低地唤她的名。而他的唇,从她的后颈开始向前流连,力度或深或浅,在她的颈上吮出了几个草莓印子。

    两唇相贴,先是浅浅的试探,紧接着便是热火朝天的肆虐。龙舌长驱直入,突破她的两片樱唇,攻陷她的贝齿,再往前,丁香小舌被卷起纠缠,口中的每一寸芬芳被霸占。

    顾惜妍起先还能抗拒,到后来形势完全是一边倒。男人固有的优势让他占尽便宜,而这,还不过是个开始。

    将顾惜妍身上的大衣扣子解开,露出里面的浅绿棉裙。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后,商奕启直接伸手将顾惜妍下身的棉裙撩起。

    裙子被拨至顾惜妍的小腹处,商奕启又罔顾顾惜妍的羞恼,将她薄薄的黑色打底裤推到了膝盖处。

    利落站起将自己的军装解下放好,商奕启这会只剩一套里衣里裤,都是纯白色系。

    蹭下了两人的鞋,商奕启卷着顾惜妍进了床上,手一打,蚊帐便落了下来。

    “启,关灯。”饶是有了蚊帐的掩护,顾惜妍还是有种被摊在了大太阳底下的感觉。

    商奕启见到灯光下顾惜妍娇媚妖娆的模样,哪里还肯去关灯!不多说,他狠狠吻住了顾惜妍水嫩欲滴的唇,缱绻,缠绵。

    右手探到下面去解顾惜妍的小内内,商奕启又摆弄好自己的衣物。

    “惜,把腿分开点。”间距太小,他进不去。

    顾惜妍的双手被商奕启扣在她头顶,听到他在自己耳边要求,顾惜妍的美目更是染上了一层赧涩。

    受制于衣物,顾惜妍只能小幅度地张开自己的双腿。商奕启见她乖觉配合,更是控住不住地吻她。

    融合,她将他绞得老紧,他的眼里是猩红的一片。

    “妖精,该死的。”他在她耳边一声声地叫着妖精,身下却更加卖力。顾惜妍几度在天际翱翔,几度在浅水里摇曳,几度在得与不得之间生出贪恋,想要得到更多。

    铁床的咯噔咯噔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顾惜妍被逼看向身上的男人。他太急促,这种体验,很奇妙。

    “薛叔叔,何阿姨,爹地和妈咪真的是在这里吗?”男人尽兴之际,小丫头独有的稚嫩嗓音却奏起了。

    顾惜妍心下一慌,竟又将腿合拢了几分。

    顾惜妍的慌措换来了男人舒服的轻叹和一声低笑。

    推了推男人的肩膀,顾惜妍不敢大声:“启,不要了,出去。”

    商奕启重重一个推送后退了些,唇角斜起一抹弧度:“你确定?”说罢,作势欲离。

    顾惜妍敛眉,点点头。当然确定!

    “看来我还不够卖力。”商奕启得出结论。

    新一轮的攻击再次上演。

    “小嫣儿啊,你爹地妈咪累了要休息,就像你刚刚累了也睡了一觉一样,来,看过了爹地的房间,叔叔带你去吃好吃的好吗?”薛傅勋哄骗道。

    “嫣儿不信,里面明明有开灯,爹地妈咪睡觉的时候都不开灯的。”小丫头双手叉腰,对薛傅勋骗自己感到不乐意。

    何隽听到房内传来的铁床摇摆声,心下还是难免失望,甚至,有种不知名的痛渗入了她的心脏。很轻微很轻微,但却真实存在。

    蹲下身子,何隽看着小丫头,鬼使神差地触上她的粉颊:“小嫣儿是吧,阿姨带你去看军人叔叔吧,然后我们再去吃好吃的,好吗?”

    小丫头这下子没闹腾了,想了想,她提条件道:“那阿姨要让军人叔叔给嫣儿打拳看。”

    “好,给嫣儿打拳看。”何隽张开手,示意小丫头给她抱。

    小丫头见个军人阿姨要抱她,心里早已喜滋滋的了,赶紧便进了何隽的怀里。

    “小嫣儿,你不公平,我说的你不听,怎么何阿姨说的你就听?”薛傅勋见难题解决舒了口气,笑骂着道。

    “薛叔叔,谁让你没有美女阿姨漂亮。”小丫头似是很不屑回答这种低智商的问题。

    何隽带着小丫头先离开了,薛傅勋站在商奕启寝室门前,酝酿了一会后控制着音量道:“哥,血气方刚是好事,可别忘了食堂一点就关门了,还有半个小时就到钟了。我先去陪小嫣儿。”

    十二点五十分。

    穿戴好衣物的两人慢悠悠地晃到食堂去了。一路上,顾惜妍的小脸气鼓鼓的,商奕启则是淡漠无辜。

    好在薛傅勋先交代了,食堂才给商奕启留了两份饭。将打包好的饭菜带走,外面的天色暗沉,刚停了不到两个小时的雪又开始纷扬散落了。

    吃完饭,商奕启环住顾惜妍,有种耍赖皮的感觉。

    “惜,你不高兴了?”

    “没有。”顾惜妍愤愤。

    “嗯,哪方面不满意?”

    “没有。”顾惜妍索性坐到了椅子上。

    商奕启也不气,反倒觉得这样的小妻子更可爱些。眼中极快闪过一抹恶劣,商奕启转瞬间又是一副冷冰冰的闷骚脸:“惜,这么说,你对我各方面都很满意。”

    ‘各方面’三字,意味深远啊!

    顾惜妍一听,立马站起身来反驳:“才不是,你,你……”

    顾惜妍不好意思说出口,只能自个憋着气。

    “没关系,惜,赞美的话我都爱听,你说吧。”商奕启故意激她。

    “不是赞美,你,你今天很野。”顾惜妍一副视死如归模样地喊道。

    很野?很野!这不是赞美么?

    “好了,惜,说出来就好,别气了,我们去看嫣儿吧。”商奕启适时转移话题。

    打滚求包养求花花,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