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7章 嫂子来了

绝世的剑Ctrl+D 收藏本站

    何隽在回办公厅的路上接到了妹妹的电话,朝商奕启解释了两句后她便离开了。。。

    办公厅里有暖气,温度却不高。商奕启看着墙上挂着的营区地图,唇角抿起——天气预报指出未来三天京城的天气状况都不容乐观,看来,先前定的训练计划必须往后延迟了。

    “哥,嫂子来了。”今早一直没见到面的薛傅勋突然推门而入。

    商奕启闻言回过身。

    看向门口,便见薛傅勋手中抱着一个穿得圆滚滚的小女孩。小丫头头抵在薛傅勋的肩上,像是睡得正香。

    薛傅勋让开了道,他身后的一个女子便现出身来。

    快步走向门口,商奕启的眼廓稍稍柔和:“怎么来了?”

    一把搂住了顾惜妍,几日不见,商奕启敏感地察觉到她的小脸消减了些。

    “唔,被嫣儿给闹的。”顾惜妍无奈地笑了笑。更重要的是,她不想给嫣儿留下自己的父母不相爱这样的印象。

    “哥,小嫣儿睡着了,我先抱她去休息室。”薛傅勋对商奕启两人的动作装作没看见,笑笑后他便抱着小丫头走开了。

    商奕启拥着顾惜妍往长条桌走去。才坐下,他便将顾惜妍箍进怀中。一手探到顾惜妍的大衣衣袋里,商奕启冷梆梆的手顿时一阵暖意。

    “启,我要坐旁边。”担心随时会有人开门进来,顾惜妍不自在地扭了扭身子。

    商奕启不允:“别动,坐好。”

    顾惜妍见他一副不容反抗的模样,只好妥协。

    “启,你在这里过得还好吗?”两人的姿势太亲密,顾惜妍下意识地找话题来缓冲这暧昧的氛围。

    “嗯。”简洁的回答。

    “启,嫣儿很想你,你有空的话多回去看看她。”头贴在商奕启的胸口处,隔着厚厚的军衣,顾惜妍好似听见了商奕启的心跳声,一下一下,沉稳,有力。

    “好。”

    顾惜妍垂着头,不经意间看到了商奕启暴露在空气中的大手上有几道淡淡的血痕。摘下了自己的羊毛手套,她两只暖乎乎的小手凑近商奕启的大掌。

    咝,好凉!

    顾惜妍两手将商奕启的手牵起,反复不停地摩挲着,还间歇将大手举到自己唇边呵着热气。

    商奕启没有阻止。

    手渐渐回温,商奕启不客气地将另一只手从顾惜妍的衣袋里抽了出来比到她面前。

    顾惜妍见他难得的孩子气,不由低低笑了一声。照着原先的举动,顾惜妍温柔地为他暖手。这一只手没有上一只那么冻,顾惜妍不需费很大的功夫。

    门外。

    透过门上那一小方玻璃,何隽清楚地看到了厅内那两抹缠得老近的身影。其中的一抹,是她已不陌生的铁血果决。

    手中还拖着半盘热水,盘上方是袅袅吹吹的热气。何隽本欲开门的手,硬生生地定住了。

    眨了下眼,何隽掩下了自己脸上那一丝龟裂。

    “何副师,你怎么不进去啊?”身后蓦地传来一阵稳健的脚步声。

    何隽自嘲地笑了笑,侧身之际,她已是神色如常:“薛副师来了?”

    “是啊,对了,进去吧,外面冷。”说着,薛傅勋手已扭下了开门把手。

    何隽本是要提醒他厅内现在的情形不适合进去,可这节骨眼她的意识和身体却打起了架。身体不听指挥,而在这一瞬迟疑的间隙,门已经开了。

    “哥,嫂子。”薛傅勋随手拉了张椅子坐下,还不忘招呼身后的何隽:“何副师,你也坐啊。”

    嫂子?何隽身子一震,端着热水的手险些不稳。

    顾惜妍见有人进来了再也不肯老实被商奕启抱着,哀求地看向商奕启,顾惜妍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启,放我下去好不好,启,我要下去。”

    商奕启不说话。见不得顾惜妍这幅祈求的模样,他心中暗叹了口气,将顾惜妍松开了。

    顾惜妍见他让步心下一喜,一个跳将,她便离开了商奕启的臂弯。

    才站定,顾惜妍便看到了一袭常绿军装英姿飒爽的何隽。与此同时,何隽也不动声色地快速扫描起了顾惜妍。

    几步外的女子有着一头及腰的飘顺黑发,冰肌玉骨,螓首蛾眉,绝丽脱俗的小脸,典雅精致的五官。她的一对翦瞳,清而媚,亦冷亦柔。女子的身姿玲珑有致,她身上的灵韵气息,婉约动人。

    一瞬间,一种莫名其妙的抵触意识涌上了何隽的心头。

    顾惜妍不知道何隽是谁,不过她能到办公厅里来,想必也是个不小的官吧。对着何隽温婉地笑了笑,顾惜妍在商奕启旁边的位置坐下了。

    “欸,何副师,嫂子,你们还不认识吧,我来介绍。”薛傅勋发觉办公厅里的气氛有些诡妙,不明白这违和感从何而来,他也就爽朗地为两方人做起介绍来。

    “何副师,这边这位是咱哥的老婆,嫂子名字很好听,叫顾惜妍。”望向顾惜妍,薛傅勋又道:“嫂子,这边这位是和我一样职位的官,部队里的女强人,也是我们这师唯一的一个女军人,何隽何副师长。”

    ‘哥的老婆’四字再一次让何隽认清了现实,木然地朝顾惜妍点了下头后,何隽端着水往办公厅里间走去了。

    热腾腾的水,还没派上用场,全都进了洗手池。何隽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猛地一甩头,想要把自己那些不该有的情绪甩开。

    本来她和妹妹聚少离多,今天妹妹好不容易来找她一趟,她该好好陪着妹妹才是。可和妹妹才聊了不到半小时,她脑中却总想起商师长那双手。在妹妹讶异的眼光中,她一句“姐还有事,下次有空了我们再聊”便把妹妹打发了。

    去部队食堂要了半盘热水,她脑热没多想就将水端向办公厅来了,也顾不上去想师首长还在不在这里。可没想到,自己来到这里看到的第一幕,便是一个女子温柔地为自己念叨着的人搓手取暖。

    更离谱的是,这个女子,还是首长的妻子?

    呵,自己真是犯贱了!她何隽何时有过这样被动的时候?

    再出去时,何隽又恢复了往日那副严肃冷然的做态。

    罢了,不过是这个男人太优秀,才让自己产生了一点点好感,这是对强者的敬畏之感,没什么,只要自己以后注意些就是了。何隽在心内告诫自己道。

    四人一桌,薛傅勋直爽笑谑:“嫂子,哥在军营里表现优异,没有任何不良作风,你请放心。”

    “我没有……”不放心。

    顾惜妍话未竟,商奕启却声色坦然地接过了口:“是表现不错。”

    行,自卖自夸了!

    薛傅勋闻言哈哈笑道:“嫂子,哥这意思是在讨赏吧!这样,小嫣儿我帮你们看着,就赏哥和嫂子过二人世界吧。”

    “何副师,我有些问题想向你请教,能否借一步说话?”薛傅勋的借口信手拈来。

    何隽自知自己在这里也是多余,起了身,她尾随薛傅勋离开了。

    哥,别说兄弟不帮忙,鞍前马后不容易啊!和何隽两人走在外面的过道上,薛傅勋笑得畅快开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