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章 我是禽兽

绝世的剑Ctrl+D 收藏本站

    大年初一的早上,商奕启睡到了十点多。昨晚他的情绪波动过大,顾惜妍一直看着他直到他睡了过去自己才敢睡。当然,临睡前顾惜妍没忘了穿上睡衣。

    早上顾惜妍起床时她的婆婆已经在楼下煮好了红枣莲子粥,商家向来有在大年初一早上吃甜品的习俗。先醒的人先吃了早餐,至于商奕启那份,不用说也自然有人给他留着。

    商雅柔吃完早餐一溜烟没了影,顾惜妍倒是想走,可能吗?自己丈夫还没醒呢!

    商家在这京城怎么说也是权势滔天的门户,今天一整天来商家拜年的人绝对不会少。商奕启不太喜欢和那些人打交道,过往两年总是在初一早上他就打包东西回自己住宅去了。

    今早来访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顾惜妍的婆婆体谅顾惜妍不善和这些人打交道,没多久就让她自个回房去了。

    商奕启醒来时,顾惜妍正坐在床上俯着上半身盯着他看。

    “惜。”商奕启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从顾惜妍脖颈处探过,转瞬间,两人的脸已贴得老近。

    两眼相望,他心中突然柔软下来。想起昨晚她在他耳边轻声吐露的那些安抚人心的话语,他头微抬,亲了亲顾惜妍的额头。

    “快起来洗漱去,下面来了好多人。”发觉此刻两人的动作太过暧昧,顾惜妍不由往后退了退。

    两人下楼时,远远便见到客厅那边热闹得紧。搂着顾惜妍直接往厨房去了,商奕启明显不想过去客厅那边掺和。顾惜妍去把热好了的莲子粥端了来给他,他草草吃了几口也就放桌上不要了。

    小丫头倒是在客厅那边玩得挺开心,人小又有礼貌,来访的人免不了要称赞几句。

    “启,我们出去吧。”洗好了碗,顾惜妍自觉两人没有理由一直呆在厨房。

    商奕启不说什么,却是直接牵着顾惜妍便往大门口去了。然而或许真的是赶巧了,一打开门,木潇潇和一个中年男子便出现在两人眼前,看男子那架势,显然是正要按门铃。

    “木叔叔,潇潇。”商奕启平淡地打了个招呼,顾惜妍也跟着喊了:“木叔叔,木小姐”。

    商奕启两人主动为门外两人让了道,中年男子似乎不太喜欢顾惜妍,也没理会她,他径直便对着商奕启道:“商小子,有几年没见了吧,今年难得能在商家大院里见到你,听说你现在在外头发展的不错啊!”

    商奕启的回应不疏离但也不热络:“木叔叔见笑了,进来坐吧。”

    再加上木家父女,商家别墅里的人就更多了。原先客厅里的一群都是商百柯的部下,他们这会见又有人来,还得商百柯儿子儿媳接送,一想这可能是什么重要人物,他们无意参与,各自觅了个机会也就纷纷拜别了。

    客厅里正好煮着茶,那个被商奕启叫木叔叔的一见到商百柯便哈哈笑道:“老商好兴致,这一大早煮茶闲谈,乐事一件啊!”

    商百柯见老友来访赶紧起身和老友握了个手:“老木,咱们多少年交情了,你还不了解我吗?”又看到了木潇潇,商百柯一派慈爱地道:“潇潇也来啦,这孩子越大越漂亮了,赶紧坐下吧。”

    商奕启本就没打算久留,朝小丫头招了个手,他对着商百柯和那个木叔叔便道:“爸,木叔叔,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你们聊。”

    木潇潇打一进门一对柔弱的瞳眸便一直紧追随着商奕启,这会儿听他说要离开她哪还按耐得住:“启哥哥,你就不能多留会吗?”

    木潇潇话一出口,顾惜妍不由看向她。今天的木潇潇穿着一条棉绒紫色长裙,一袭长发用一条紫水晶橡皮筋高高挽起。一张清丽的小脸未施粉黛,两耳各缀着一细小的玫瑰花形耳环。

    坦白说,木潇潇不能算是什么大美女,但属于那种耐看型的,越看越养眼。再加上她身上时不时流露出来的那种脆若扶柳,楚楚可怜的气质,确实很能勾起男人的怜爱之心。

    倘若顾惜妍是今天第一次认识木潇潇,那她或许会被木潇潇吸引住。但知道这个女人将近三年,这女人人前和人后差别有多大,她可是深有体会。碍于今天的情况,两人默契地选择了互不干涉。

    小丫头一听自己的爹地说要走,跳将几步便牵住了顾惜妍的手。

    “小启,没看你木叔叔在这呢,什么事不能推到改天再忙吗?”商百柯知道自己的儿子历来说一不二,但在多年的老友面前,被老友的女儿这么一说,他怎么说也得维护一下木潇潇的面子。

    商奕启面不改色,只毫无余地地说道:“木叔叔,潇潇不好意思了,恕我不便久留。爸,真有要紧事,先走了。至于你说的那件事,我会考虑。”

    商奕启的母亲出来时见场面有点僵,赶忙给儿子打了个眼色让他要走早走,她自己则是去和木潇潇聊起了天。

    商百柯最后也只哼了一声,转而对着老友道:“老木啊,这臭小子不让人省心,咱聊咱的吧。”

    木潇潇的视线一直粘在商奕启身上,直到三人收拾好东西消失在了大门处,她这才怅然若失地看向了商奕启的母亲。

    商母又何尝不懂木潇潇的心思,只是自己的儿子已经名草有主了,不然她定然会鼓励木潇潇去追自己的儿子。

    “潇潇啊,来,商妈妈和你说些体己话。你爸爸他们俩聊天聊地的咱们别管。”说着,商母便带着木潇潇往二楼去了。

    一回到家,小丫头便从三人的行李中翻出了一套不知谁送的钓鱼游戏的装备自己玩去了。顾惜妍去收拾东西,商奕启则是上了楼。

    顾惜妍回到房间时,商奕启正站在衣柜前。衣柜是开着的,里面一袭绿色军装叠得整整齐齐放在了一个抽屉里。

    顾惜妍常开这衣柜的门,也知道有个抽屉已经锁了很多年没打开了。原来,那里面竟是这军装么!

    “启。”顾惜妍忽然不知该说什么。她不清楚眼前这个男人过去到底经历了什么,只知道他明明有个军人的身份,却在五年前一夕间从军营退出,自此作壁上观,踏踏实实把他原先的副业――律师这一职业完全转成了正业。

    商奕启合上了衣柜的门,将自己的视线和那一袭青绿隔绝了。看到顾惜妍时,他猛地一个打横抱起了她往床的方向走去。

    觉察商奕启眼中酝酿的欲望,顾惜妍挣扎:“启,你不是说有要紧事做的吗?

    轻轻松松便把顾惜妍的挣扎全挡了下来,在顾惜妍的樱唇上轻咬了一下,商奕启不讲理地道:“唔,正要做。”

    “启……”眼见自己的衣服被一一褪下,顾惜妍扭动得更加厉害了:“现在是白天。”

    “嗯,我知道。”商奕启配合地回复。

    最后的布料也被扯掉,浑身不着寸缕,瞥见身上衣冠楚楚的男子,顾惜妍心里想着口中便嘀咕了句:“衣冠禽兽。”

    商奕启闻言,乐了。知道顾惜妍怕冷,商奕启把暖气被开到了最高,一袭厚棉被盖住了两人:“惜,你说得对,我会让你知道,我是禽兽。”

    顾惜妍的心咯噔一下,一种不妙的预感霎时涌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