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章 再遇卫哲

绝世的剑Ctrl+D 收藏本站

    眼睛睁了又合,合了又睁,如此循环几次,顾惜妍终于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卫哲,阔别七年,这个男人又一次闯入了她的视线之中。

    这天是周日,小丫头不用去学校上课,便央求顾惜妍带她到外面玩。念着外面天寒地冻,顾惜妍是死活不肯的,一来怕冻坏孩子,二来她本人也是极其畏惧寒冷的。

    商奕启最近接了好几个大案子,每天忙上忙下地到了晚上还不肯消停会,硬是要拉着顾惜妍和他做‘运动’。这男人表面上闷骚得很,配着一张帅得惨绝人寰的脸,身上却总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大概也只有顾惜妍一个人知道,在性事上,这个男人可开放得有些过分。

    昨夜的数次缠绵加上今早的一场欢爱,顾惜妍在沙发上窝坐多时后不免倦怠。双眼迷离,她几乎就要睡过去了。

    小丫头却是不允,爹地去上班了,妈咪不陪她出去玩,她不得无聊死?好不容易才盼来了一个周末,可不能就这么给ng费了。

    “妈咪,妈咪……”像只精力充沛的小兔子一般跳上了沙发,小丫头使劲地摇晃着顾惜妍的一对玉臂,“嫣儿无聊,妈咪,嫣儿好想和妈咪一起出去玩。妈咪,嫣儿想让你陪我出去……”

    小丫头浑身解数使尽却总被顾惜妍凉凉的一句“嫣儿,被冻到的话有你苦头吃”给打发了。撇撇小嘴,小丫头脑内一念突起:“呜呜哇,妈咪又欺负嫣儿了……”

    小丫头这一哭闹,顾惜妍哪还能不乖乖就范呢!且不说小丫头是真哭假哭,就冲着这哭声提醒了顾惜妍上午那档子事,她也不好拒绝小丫头提出的请求了。这个鬼灵精怪的孩子啊,莫不是就算准了自己的不忍?

    一大一小两人里三层外三层穿得滚圆滚圆的,还都戴上了同色系的可爱帽子,家庭系列的雪地靴更是为两人增色不少,远远望去,她们母女俩就像两只臃肿的企鹅。

    小丫头想去游乐园玩,顾惜妍也就由着她了。大冬天玩海盗船碰碰车豪华转马的滋味,顾惜妍生平第一,不,也不是第一次体会了。眼中飞速划过一抹流光,顾惜妍再无异样。

    小丫头玩得很疯,连带着顾惜妍也被她给感染了。做了嫣儿的母亲,也许是自己这一生做的最正确的抉择了,顾惜妍心中一片柔软。

    商奕启今天中午不回家吃饭,顾惜妍也乐得不用自己动手开火。待到小丫头一囔饿,两人便在附近随意选了间西餐厅。

    小丫头酷爱甜食,顾惜妍便给她点了个儿童套餐,里面配有那种酸酸甜甜的橙汁。曾几何时她顾惜妍也是很喜欢这种色素饮料的,后来,因为一个人,她转而恋上了卡布奇诺的味道,不为那咖啡本身的触感,只为它的寓意――等待爱情。再后来呢,呵,她再也不喝这种咖啡了,就连其它的咖啡品种她也一律拒之门外。

    笑!

    端起小丫头的橙汁轻抿了一口,时隔多年再次接触这种饮品,顾惜妍再也无法找回当初对这东西纯纯的热爱了。果然,有些事物只有在特定的时间段才会着迷,一旦时过境迁,往往是物是人非。

    顾惜妍和小丫头吃饭时,两人身上自然流露出了令人倍感温馨的‘母女天性’。不远处的一名男子见到这一幕,震惊,狂喜,继而痛楚酸涩,却又隐约带着一丝兴慰。

    妍妍,他的妍妍……不知道自己是该跑上去狠狠将顾惜妍搂进怀里,让她融进自己的骨血还是安静地呆在在一旁观察情况,男子愣住了。

    “总裁,总裁……”身旁的助理叫了他几声,男子却恍若未闻。

    助理循着自家波ss的视线望去,一眼便看到了临窗位置的那一对人儿。那个女人……波ss办公桌上照片里的那个女人?波ss苦苦寻觅了七年的女人?波ss无数次为之深夜买醉的女人?

    第一眼的时候助理没看出什么,毕竟七年后的顾惜妍和七年前的她差距有些大,何况他也只是在波ss小心珍惜着的相片里看过这个女人的样貌。但一细推敲,心思聪颖的助理哪还能看不出端倪!

    只是,那个女人对面的小女孩?难道说,这么多年,波ss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一厢情愿?

    不管事实究竟为何,作为一个尽责的手下,助理还是冒着被骂的风险提醒道:“总裁,罗总已经在包间里等了,我们要尽快过去。”怕男子仍不为所动,助理轻推了男子一把。

    男子猛地一清醒,眼神中的炽热慢慢掩埋了下来。按着助理指定的路线,他往包间走去了。

    包间的门口处,男子转身对着身后的助理吩咐道:“我要她这些年的资料,所有。”

    门‘砰’的一下关上了,门外的助理摇摇头,他自是知道那个她是谁。跟在总裁身边四年多了,总裁对那个女人有多痴恋,旁观者清。

    顾惜妍并不知道有人盯上了自己,结了帐后,她牵起小丫头的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地出了餐厅门。

    下午小丫头闹着要去她爹地那里,顾惜妍见不得她那副可怜兮兮小样儿,最后还是妥协了。打了辆出租车将小丫头带到了恒远律师事务所,彼时商奕启正端坐在办公桌前看文件,小丫头一个带劲扑入了他的怀里。

    “爹地,有没有想我啊?”小丫头带着毛茸茸手套的手贴上了商奕启的脸。

    商奕启对此没有任何不悦:“嫣儿想爹地了吗?”

    小丫头顽皮地在商奕启身上串上串下的,还不忘笑嘻嘻地回道:“嫣儿想爹地了,所以让妈咪带嫣儿过来。”又往自己妈咪的方向瞅了几眼,小丫头补充了句:“妈咪也想爹地了。”

    想她爹地?顾惜妍为嫣儿的话哭笑不得。

    小丫头粘着她爹地不肯走,顾惜妍便索性将孩子放在了事务所,自己到外面去了。非是她喜欢出去,只是她不乐意待会在事务所里碰上那个叫‘木潇潇’的女人――商奕启的青梅。两人每次相见都是不欢而散,倒不如各自回避。再者,那男人本事大着呢,多一个小孩,他也不会应付不过来。

    这些年,顾惜妍很少自己一个人在逛这京城。每次出行,身边总是有那个男人或者嫣儿或者他们父女俩一起陪同。

    天色甚早,顾惜妍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想着家里的食材该进货了,她踩着雪便往超市去了。

    超市里的人流量不大,顾惜妍挑挑拣拣选了些肉蔬和儿童玩具。无聊地排着队等付款时,偶然看到收银台前那排柜架上摆了许多种类的小玩意,她眼一眯,怔了怔。

    明明没做贼,却莫名心虚,顾惜妍极快地从那柜架上拎了两盒东西丢到购物车里便不敢再看向那柜架了。

    安全tao!

    好在顾惜妍这会是站在最后,不然,她定会羞愤欲死!

    果然,她还是不够道行,看到收银员神色如常地将东西装好,她的耳根红了,火热火热的!

    一踏出超市大门,一道挺拔修长的身影便入了顾惜妍的眼。那身影倚在一辆黑色的奥迪a86的车门处,说不出的俊美魅惑。

    脚步顿了几秒,仿若有一道来自天外的撞击,重重碾碎了她的所有武装。左拐,她狼狈地逃离。

    脚步有些紊乱,她暗恨自己的慌不择路,前方人影绰绰,她顾不上这许多,身体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告诉她――跑,赶紧跑。

    一双孔武有力的手臂从她身后将她牢牢圈住,男子口中溢出的热气与猎猎寒风交织,顾惜妍逃不得,挣扎无用,只能听男子隐忍嘶哑的声音在她耳际炸响:“妍妍,你如何舍得离我而去,你怎么忍心啊?我绝不会,再也不会放你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