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狐狸的秘密_章53

颜月溪Ctrl+D 收藏本站

  “被你老同学拍了一顿,你怎么早不告诉我他有暴力倾向啊?早知道我就躲着他点了。”小梨对晗子大倒苦水,身上有点不舒服,只好歪歪斜斜的靠在沙发上。

  区晗子一脸惊诧,似乎不敢相信她说的话:“你是说真的?怎么可能啊,羽杨……他很斯文的,他怎么可能对你动手呢?”“你不信可以问问他,他打我屁股。”小梨想起这事就窝火,也不怕在晗子面前丢丑。

  区晗子知道小梨不会撒谎,思索道:“你怎么惹他了,把他气得要打你?”“我哪知道呀,他就是个神经病,变态,有毛病。妈的,昨晚跟吃错药似地。”小梨答非所问,仍在抱怨。其实她也很奇怪,谢羽杨怎么忽然就变了,从前他不仅温柔斯文,对她也是百般呵护、百依百顺。难怪人家都说,男人结婚后就会原形毕露、换一张脸。

  区晗子眉头轻锁,仍是道:“是不是你跟他说什么了?”小梨一愣,想起昨晚和谢羽杨的对话,告诉区晗子:“我昨天跟他说,不想要孩子,让他……让他别碰我,他就发疯了。”

  那个人昨天的行为真可以用发疯来形容,他俩的感情,一向都很好,她一直觉得他很爱她,可没想到他发飙的时候是那样。

  “什么?你这么跟他说的?你有病吧你,他要是不揍你,也就不算男人了。”区晗子听到小梨的话,声音尖锐许多。

  小梨撅撅嘴:“陈老师跟我说,全军这次文艺汇演给我们的名额有限,我要是不努力,没准就能落选。可谢羽杨他……他老缠我,我怕万一……”小梨吞吞吐吐,也觉得不大好意思说出口。

  区晗子淡淡一笑:“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该找个机会好好跟他谈谈,不想怀孕,有的是办法,简单的不让他碰你,你这不是存心要触他底线吗。你是他老婆,每天跟他睡一起,他怎么可能不碰你呢。”

  小梨听了这话,嘟囔道:“我跟他说了,就半年,半年他都受不了?那我们没结婚以前,他二十多年不都过来了。”

  晗子又是一笑:“傻丫头,那能一样吗。你不让他碰你,是个男人都会生气。你要是哄哄他,跟他说清楚了,让他答应采取措施,我想他也不会不同意。”

  小梨愁眉苦脸,托腮道:“区女王,你是不知道,他有多烦人,老是管着我这个那个。怎么办啊,这才一年不到我就挨了一顿打,以后的日子怎么过,打又打不过他,跑又跑不了,女王,你说我该怎么办?”

  区晗子望天一眼,思忖道:“我没办法,谁让你早早就嫁给他,不多考验考验他呢。也许这就叫恶人自有恶人磨,你以前造孽太多,老天爷派他来收拾你。”

  “他以前不是这样啊,以前我爷爷骂我,他总是护着我的,跟我说话也慢声慢语,没想到结婚后原形毕露会是这样。是不是我真的把他惹毛了?”小梨没好气撇了下嘴。

  区晗子点点头:“我看是毛了。要是我,我也毛了。”“你是帮我还是帮他?”小梨捶桌子,不小心扭到屁股,顿时钻心的疼。晗子看到她气呼呼的样子,忍不住好笑。

  “唉,我问你啊,他打你,你就让他打了?你打他没有?”区晗子想着要化解化解他俩的矛盾,别光报怨,也得反省一下自己。小梨嘴巴一撅:“哼,我饶得了他才怪。我跟他对打,不就是掐架吗,打不过他我挠他!我还把他鞋子全扔到游泳池里去了。”

  “这不结了,你俩这是互殴,谁都别怨谁,有事情不好好商量,非要上演全武行,得,我劝你啊,赶紧回家去,跟他谈谈,结婚了就要像个大人样子,除非你不想要这个家了,不想要老公了。”区晗子觉得小梨还是有点不成熟。当然,谢羽杨更不对。

  小梨没言语,谢羽杨那家伙虽然可恶,可她也真没想过不要他和家。即便是跟他打了一架,心里还是那么爱他。

  谢羽杨七点多回到家里,一直没看到小梨,想问唐阿姨,又没好意思问。头天晚上两人才打过架,一转眼就追问她的行踪,有点抹不开面子。

  唐阿姨将晚饭摆到餐桌上,主动告诉谢羽杨:“小梨下午四点多就出门去了。”谢羽杨点点头,低头吃饭。可不知怎么,味同嚼蜡,吃了两口就再也吃不下。也不知小梨吃了没有,要是饿着肚子,她怎么还不回来?

  一直等到晚上十点多,她还没有回家来。谢羽杨百无聊赖的坐在客厅里看电视,不停的按着遥控器更换频道,演了什么节目,一点也没看进去。

  他还在想昨晚的事,为自己没压住火而懊悔。以前他最瞧不起的就是打女人的男人,可昨晚他竟然跟小梨打了起来,夫妻之间纵有千错万错,打架总是不好的。

  小梨从小就被家里人宠坏了,有点任性,他不是不知道她脾气,跟她一个小孩子计较什么。黎明城把孙女交给他,是让他疼她爱她,谁知他非但没照顾好她,反而和她打架,真是……小梨自幼在父母的百般呵护下长大,这次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她会不会想不开?

  他们结婚这大半年,小梨已经很努力想做个好妻子,他衣柜里一大半的衣服和鞋都是小梨逛街的时候买给他的;家里家外有应酬的时候,她也总是打扮得体的陪他出席;他有时应酬晚归,她总是不肯先睡,非要等他回来;他喜欢吃什么,她总是很用心的记下,家里的饭桌上从来少不了他爱吃的菜。即便是容谨那样挑剔,也没有说小梨什么不好。

  人在气头上,哪怕对方往日千般好,也比不得一时仇怨来的急怒攻心,非得跟对方掐个输赢不可,却忘记了,这是自己最亲最爱的人。你跟她闹得脸红脖子粗,到头来也没人颁奖给你,倒是图什么?

  谢羽杨越想越担心,快十一点了小梨还没有回家来,他终于忍不住,打了个电话给她,却是用户不在服务区的语音提示。这么晚了,她跑哪儿去了?谢羽杨默默祈祷一会儿,希望小梨只是一时之气,不要做傻事。

  黎家、谢家、菲菲家,谢羽杨把能想到的地方都打了一遍电话,甚至连她远在上海的外公外婆家都打过了,可他们都说小梨没去过,也没接到她电话。谢羽杨就快急死了,忽然想起来打个电话问问区晗子。小梨最近跟她走得很近,他知道。

  区晗子和丈夫叶小舫早就哄着孩子睡下了,听到电话铃声,叶小舫拿起来接听。“找你的。”叶小舫把电话交给妻子。他有点好奇,谢羽杨半夜三更找晗子干什么,难道是为了小梨的事?

  区晗子对谢羽杨为什么打这个电话自然心知肚明,故意道:“小梨啊……我下午见过她,她哭得可伤心了,说你打她,说你不喜欢她了。”“我怎么会不喜欢她,她这么跟你说的?”谢羽杨一着急脑子有点乱,完全没留意区晗子语气那么奇怪。

  “那你到底打了她没有?”区晗子慢条斯理的问,语意却相当尖锐。谢羽杨语塞,只得道:“我不是故意的,我俩吵架,我就……挠了她几下。”

  区晗子听到他最后几句声音很小,像是底气不足,偷笑,嘴上却道:“你们才结婚多久啊,你就暴露了真面目,开始动手了,以后你们再有矛盾,你是不是还打算这么着?”

  叶小舫听她语气像训学生似地,虽不知晓前后经过,联想起白天谢羽杨的举动,却也听明白大半,胳膊肘捅捅她,示意她不要对别人的家务事说的太多,搞不好弄巧成拙。

  区晗子会意,换了一种语气:“小梨才二十出头,还是半大孩子,就算她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也不该那么急躁啊,到头来心疼的还不是你自己。”

  谢羽杨叹口气,没法辩解:“你知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我不知道,小梨没跟我说。”区晗子早和小梨说好了,要让谢羽杨给她道歉,她才会原谅他。

  谢羽杨默默的挂断了电话,不用说也能猜到,小梨伤心了,把自己藏起来了。这么一想,他心里果然疼的要命。那小东西,她每次一受委屈就会不理人,憋在心里,然后找个没人的地方哭。

  怎么也放心不下,谢羽杨边开车在街上转,边打电话给公安局的朋友,让他们帮忙调查各家酒店有没有小梨入住的记录,她在北京朋友不多,可去的地方也就那几处,既然大家都说没见过她,肯定是住酒店了。

  然而,他找了一晚上,却是一无所获。那一刻他才知道,如果小梨存心不想见他,就会让他找不到。她到底去哪儿了,他觉得自己心都要被掏空了,闷闷的疼。

  不想去爷爷家让他们跟着烦心,小梨在街上流浪,偌大的北京,她离开家之后竟是无处可去。想到回去可能还要面对谢羽杨那张冷冰冰的脸,她就浑身哆嗦。万一一言不合再打起来,她可不是他对手,昨晚上算是领教够了。

  路边的快餐店里随便点了几样,吃了一点就不想吃下去。家里热腾腾的饭菜多好啊,哪会像这里,环境吵吵闹闹的不说,东西也难吃的咽不下去。坐了一会儿,小梨再次流落街头。

  看着手机里爸爸妈妈的照片,小梨的视线被泪水模糊了。他们走得这么早,留下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无依无靠。爷爷奶奶再疼爱,有些心事终归是不能和他们说。多少人羡慕她的生活,从娘家到婆家一路得宠,爷爷疼丈夫爱,人人都当她无忧无虑,却没有人认真想过她心里怎么想。

  谢羽杨是爱她的,这一点到什么时候她都不能不承认。可今时今日她忽然明白,丈夫的爱和父母的爱永远不可能一样,父母的爱不会收回去、也没人能夺得走,丈夫纵然再爱,也不代表他能永远这么爱。

  爱情就像跷跷板,总会有高有低,你处于上风的时候,不是你有多好,而是他放低了自己,若他哪一天不这么爱你了,你会发现,你在他眼里与其他女人并无两样。

  小梨忽然想到了李沁,那个女人的存在就像一个警示,随时能提醒她,不是结婚了就可以高枕无忧。你永远不知道什么女人会在什么时候觊觎原本属于你的男人。

  想到这一点,小梨有点惶恐,之前她从来没想过,谢羽杨对她的感情会有所改变,现在想来,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她惹恼了他,他就狠狠的教训她一顿,都快十点了,一个电话也不给她打。

  他有没有想我?小梨拿起电话看了无数遍,直到手机没电了,也没看到任何他的讯息。小梨把电池抠出来晃了晃,塞进去还是没电,沮丧的随手把电池给扔了。

  想起谢羽杨往日的好,小梨心里就酸酸的。万一他不爱她了,怎么办?那么爱她包容她的一个人,忽然不爱她不要她了,她会怎么样?小梨想想又哭了。她从来没有这样爱过一个人,要是失去他,她宁愿死了算了,就像当初没有了父母。

  早上八点多的时候,谢羽杨接到唐阿姨电话,告诉他,小梨已经回来了。谢羽杨惊喜不已,兴冲冲的回家,进家门后直奔他们的房间,却没看到小梨。走到小梨的更衣间门口,看到她正在收拾衣服。

  她想干什么,难道想离家出走?谢羽杨看到小梨从衣架上拿衣服下来叠,顿时心如刀割,可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口。不能让她走,他只有这个念头,走上去把小梨紧紧地抱在怀里。

  “别走,小梨,昨天是我不好,对不起,我不该打你,别走……”谢羽杨生怕小梨会飞了似地,把她抱的几乎要窒息。

  小梨轻轻地推谢羽杨,谢羽杨察觉到她的抵触,低头看到她眼睛还是红肿的,内疚不已,可手臂一点松开的意思都没有。

  “你让我走吧,反正你都不喜欢我了,我留下来只会让你生气。”小梨垂着脑袋。“谁说我不喜欢你,小梨,我就是太喜欢你了,我才会生气。你要跟我分居,我受不了。”谢羽杨抱着小梨,跟她倾诉。

  真够肉麻的,过了一夜,小梨心里也不怎么气了,看到他神色憔悴,像是没有休息好,脖子上她抓出来的血痕还没褪下去,心里不是滋味,可还是绷住了。

  见小梨没有动,谢羽杨在她腮边轻吻,低声道:“屁股还疼吗?”他还好意思问。“疼!”小梨恨恨的说。“我替你揉揉吧。”谢羽杨伸手按在她屁股上,小心翼翼的揉了揉。

  “你前天晚上跟疯了一样,吓死我了。”小梨嘟了嘟嘴,事后想想,他生气的样子,真的很可怕。“你也有怕的时候?”谢羽杨才不信这无法无天的丫头会真的怕,她要真怕,怎么会恶作剧的把他的鞋子全扔到游泳池里。

  看小梨还在收拾她的衣服,谢羽杨抱住她的腰,像个无理取闹的孩子:“你还收拾衣服干什么,不许走!除非带上我。”小梨忍住笑,告诉他:“学校让我们找些不穿的旧衣服,说是要收集起来送到贫困山区。”

  原来是这样,小丫头狡猾狡猾的,故意让他着急哪。谢羽杨这才放下心来,小梨没有像电视里那些女人一样,动不动就要离家出走,一点小事就闹着要离婚。

  作者有话要说:为了520MARK,特别的日子特此更新。

  谢谢

  “你昨晚去哪儿了?我找了你一晚上都没找到。”谢羽杨忍不住问。小梨道:“我没带身份证,酒店不让我住,我只好去看午夜场电影。”“我很担心的,你知不知道,还把手机弄的不在服务区,我就快急死了。”谢羽杨刮着小梨俏丽的小鼻子。“谁叫你打我屁股。”小梨撇着嘴角,心里一酸,眼泪又要掉下来。

  “我以后再也不打你屁股了。”谢羽杨见小梨要哭了似地,赶紧哄她,下保证。“那你想打哪里?”小梨白了他一眼。“我发誓,我要是再打你,你就拿枪把我崩了吧。”谢羽杨道。“这可是你说的。”小梨戳他脑袋。

  “真的不会了,再生气也不会了。”

  “可我还会挠你,你再惹我生气,我还掐你,还踹你。”

  “行行,踹哪儿都行,别踹命根子,把我折磨死了,你就没老公了。”

  “你的腰没事吧?”小梨想起来他前天晚上被她踹下床,不知道闪到腰没有。“没事。”谢羽杨直了直背,在腰上拍拍。“真没事?”小梨打量着他。“真没事,不信一会儿你试试?”谢羽杨笑道。“想得美。”小梨嘟着小嘴哼一声。

  谢羽杨一直把小梨抱得紧紧地,小梨也回抱住他,头靠在他肩上,幽幽道:“我昨天想了你一晚上,你从来没对我那么凶过,我都不敢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