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狐狸的秘密_章46

颜月溪Ctrl+D 收藏本站

  她说什么就是什么,爬起来跳到谢羽杨背上,谢羽杨也乐意哄她高兴,真的背着她跑了一会儿。从一个房间到另一个房间,玩得不亦乐乎。

  “下楼去,下楼去。”小梨在谢羽杨背上发号施令。谢羽杨往楼梯口走,谁知却在拐角处遇到黎明城。恰好这天黎明城回家早,却不料刚上楼梯就看到这一幕。看那俩孩子似乎玩得很高兴,小梨紧紧的贴在谢羽杨背上,在他耳边不知道说什么,谢羽杨也是一脸笑意。

  谢羽杨有些尴尬,把小梨放下来,搂着她,让路给黎明城。黎明城没有说什么,上楼去了,走到二楼转角,忍不住回头看看,却看到那俩孩子亲昵的搂在一起,脖颈缠绕,像是在亲吻对方。看到他们感情这么好,黎明城心里高兴。

  “你怕我爷爷?”小梨小声问谢羽杨。“不怕。”谢羽杨摇头。小梨不信:“那你为什么把我放下来,难道不是怕他看到你背着我?”谢羽杨低头亲了下小梨的眉心,低声道:“在长辈面前,太腻了他们看不惯。”小梨嘟了下嘴,甜甜一笑。

  “其实,我不是不想跟你结婚,我是怕我不能当个好妻子,我什么都不会做,洗衣服做饭收拾家通通不行,到时候你妈妈肯定不喜欢我,觉得我没用。”小梨跟谢羽杨实话实话。

  谢羽杨想了想,就想到了小梨这句话的重点,她是怕自己讨不了婆婆的欢心,她前几天跟她闹别扭说不结婚,舍不得爷爷奶奶固然是一方面,更重要的只怕还是她心里担心和婆婆的关系如何处理。

  “洗衣服做饭有保姆啊,收拾家,只要你用心就能做得好,我看你自己的房间不是收拾的挺好。我妈也没你想的那么难相处,她就算看我的面子,也不会难为你。”谢羽杨宽慰小梨。容谨一向严厉,他知道,可他并不认为他妈妈会故意难为小梨。

  “好吧。”话都说到这样了,小梨也没法再往下说。他们的婚事是板上钉钉的,她没法反悔,只能往前走。

  晚上,小梨留谢羽杨在家里吃饭,说她要亲自下厨炒几个菜。这些日子以来,她奶奶一直让她跟着唐阿姨和保姆学做菜。就要嫁人了,总不能连饭也不会做。家里固然有保姆,可小俩口过日子,总要让对方感受到家庭的温暖。

  唐阿姨教小梨做的,也就是家常菜。男人平时在外头应酬多,回家就应该给他们做点清淡的。小梨不让别人帮忙,自己在厨房里忙活半天,端出来的菜看起来倒是不错,就是不知道味道如何。

  谢羽杨尝了几口,不是咸了就是酸了,要不就是菜炒的太烂,肉又炒老了,真是再难吃不过。虽是她辛辛苦苦做的,他也咽不下去:“小梨,你能把菜做成这样,相当有水平。”小梨一愣,惊喜:“是吗,很好吃吧?”

  她还没吃,听她这么一说,想要夹一筷子,他赶忙挡住:“太好吃了,都给我吃吧。”小梨纳闷的看着他,若有所思,飞快的夹了一块牛肉到嘴里,结果嚼了半天也没嚼烂,只得吐出去。

  “原来你是讽刺我。”小梨没好气的瞪着谢羽杨。谢羽杨笑笑:“炒的好吃固然是水平,炒的难吃更是技术,能难吃成这样,可谓精湛。”“说的这么行,你去炒一盘给我吃。”小梨嘟着嘴。

  “我也不会,我从来没下过厨。”“那你还挑剔我。”小梨觉得谢羽杨越来越狡猾,连说话也滑头了。谢羽杨呵呵的笑,把尚能吃的菜挑出来给小梨,难吃的他自己吃了。

  婚礼转眼而至,小梨早早就起床了,化好了妆换上婚纱,静静的坐在房间里等谢羽杨来接她。亲朋好友欢聚一堂,家里很热闹。

  “小梨,你真漂亮。”菲菲给小梨当伴娘,看着小梨穿着洁白的婚纱,长发做成精致的发卷,点缀着珍珠发簪,由衷的赞叹。小梨抿嘴微笑:“你将来结婚的时候,也会很漂亮。”菲菲耸耸肩:“我可不会像你这么早婚,二十出头就成了已婚妇女。”“哼,你就当老姑娘吧。”小梨扬着下巴。

  楼下有汽车的声音,紧接着是鞭炮声,大概是迎亲的车队来了,菲菲兴奋的跑到窗口,跟小梨挥手:“快来看快来看,你老公来了。哇,他今天好帅啊,待会儿我可得狠狠敲他竹杠。”菲菲摩拳擦掌,准备和伴娘团的姑娘们去拦门。

  他来了。小梨有点兴奋,又有点紧张,看着菲菲和伴娘们跑出去拦门,把她关在房间里,只得坐在床上等着。屋外人声鼎沸,热闹的很,过了很久,小梨才听到开门的声音。谢羽杨站在门口,身后挤了好些看热闹的亲友,菲菲把谢羽杨往门里一推,众人在他身后起哄。

  看到小梨坐在床边,谢羽杨向她走过去,单膝蹲跪在她膝边,把手里的一大束玫瑰花献给她,小梨把手伸给他,他亲了亲她的手,随即把她抱起来下楼去。

  上车的时候,小梨回望自己的家,看到她爷爷站在客厅门口张望,平时略显严肃的脸上带着笑意,而她奶奶,小梨看得分明,她奶奶在擦眼泪。小梨心中一酸,跟着谢羽杨上了车。

  气派的人民大会堂国宴厅,张灯结彩、热闹非凡,大厅前方的舞台上悬挂着巨大的喜字,谢家和黎家联姻,虽说已经轰轰烈烈的热闹了小半年,到了正日子,还是让不少来宾开了眼界。

  能被这两家请来当座上客的,自然不是一般人,甚至可以说,是一种身份和荣耀的象征。除了召开重要会议,谁见过这么多政要名流云集一堂,现场井然有序,一看就是经过精心的策划和部署,大厅里到处都是便衣,可丝毫不会让来宾们觉得突兀。

  更令来宾们惊叹的是,今天这场婚礼的新娘太漂亮了,简洁的婚纱下身材修长,站在新郎身边宛若清纯的百合。早就听说黎明城的孙女漂亮,见到了方才感慨,好一对金童玉女。

  被惊艳到的人们口口相传,很多年间,黎小梨一直是上层圈子里最为人津津乐道的美女,传说谢羽杨为了能娶到她,苦苦的追了三年。

  宾客们一桌桌坐着,现场司仪主持婚礼。谢克榛作为男方家长致辞之后,轮到黎明城上台讲话。老爷子上了年纪容易激动,看到自家孙女儿一脸幸福的披上嫁衣,跟她的小丈夫站在一起说不完的悄悄话,不可避免的想起儿子,说着说着眼睛就有点湿,黎薇及时上台把自己父亲搀扶下台。

  在座的不少人跟黎明城共事多年,几时见过老爷子这样真情流露,纷纷在心里唏嘘感叹,人心都是一样的啊,哪怕是身居高位,看着孩子出嫁,谁也不能免俗会心酸落泪。养育了这么多年,疼着爱着,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就这样送给人家当儿媳妇去了,老爷子心里能好受?不为人父母,永远不知道这种心情。

  仪式结束后,婚宴正式开始,小梨被带到休息室换装,准备一会儿出去向来宾敬酒。酒店休息室,谢羽杨推开门进去,看到小梨低着头坐在化妆镜旁,走到她身边,手轻按在她肩头:“一会儿要出去敬酒,怎么还不换礼服?”靠的近了,他才看到她脸上的泪痕。

  “爷爷奶奶都在外头呢,别给他看到你哭的样子,把眼泪擦了跟我出去。”谢羽杨柔声安慰小梨。小梨用纸巾轻拭眼角,眼泪却越来越多。

  最终她站起来,提着婚纱的下摆去另一个房间换衣服。谢羽杨跟上去,从身后抱住她,吻她脖子:“乖,不哭了啊,我在外面等你。”小梨再也忍不住,转过身抱着他的肩,靠在他肩上哭得泪眼迷蒙,哽咽着:“刚才在台上,我爷爷差点就哭了。”

  谢羽杨心里动容,拍拍她的背:“宝贝儿,你以后多回家陪陪他们。”小梨抽泣着,脸上的妆容全被泪水冲散了。谢羽杨捧着她小脸,吻了又吻:“听话,去换衣服。”

  小梨换的第二套礼服是一件红色晚礼,曳地长裙,将她的身材勾勒的分外美妙,发式也随着礼服的样式变换了,白皙粉颈上的钻石项链是和戒指、耳环配套的同款,钻石全都是梨形,在灯光照耀下闪烁着璀璨的光,让她整个人看起来美轮美奂。

  谢羽杨走上前拉着她的手带她去敬酒。所有人都很有分寸,没有人灌酒没有人闹场,之前谢羽杨跟他这些朋友一一打过招呼,小梨不能喝酒,她也不喜欢看别人喝酒,这天是她一生中最珍贵的记忆,谢羽杨要给自己的宝贝儿一个难忘的无可挑剔的婚礼。

  宾客里,小梨看到了她的老师和同学,还有谢羽杨那些朋友萧磊、叶小舫、叶小航等等,甚至刚刚产子满月的区晗子,所有人都在,可就是没看到闻立阳。他明明答应过她,一定会来参加她的婚礼,怎么没有来?

  小梨忐忑不安的张望,想看看闻立阳坐在哪一桌,忽然间,他就已经到了眼前。其实他早就坐在那里,只是她自己没有看到。小梨和谢羽杨来敬酒,闻立阳站起来回礼。

  “小叔叔。”小梨端着酒杯跟闻立阳敬酒。闻立阳仍是那样温和的笑,说着祝福的话。“小羽,这是我在英国的家庭教师,闻爷爷最小的儿子,我叫他小叔叔。”小梨把闻立阳介绍给自己丈夫。

  谢羽杨礼貌的跟闻立阳握手,对他俩曾经差点订婚的事,他一点也不知道,此时见到闻立阳,也丝毫没有感到奇怪。只有闻立阳自己知道,他来参加这个婚礼,看到小梨跟自己丈夫亲密耳语,他心里会有多痛。

  假如,不是因为一些原因,也许今天这场婚礼的主角是他。可人生就是这样,一旦错过,永不再来。

  小梨被谢羽杨带到别处去敬酒,闻立阳坐下,给自己倒了杯白酒,亲眼看着她出嫁,他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喉头哽噎,可是他不能在这种场合借酒消愁,他也知道。婚礼热闹的气氛与他格格不入,坐不了一会儿,他就站起来准备离开。

  谢羽杨招呼宾客,跟他那群朋友喝了几杯酒,小梨陪在一旁,眼见闻立阳往电梯口走,似乎是要离开,她下意识的跟上去,想送送他。

  “小叔叔,你这么早就走了?”小梨追上闻立阳。闻立阳回头看她:“我还有点事,要先走一步。你不是在招呼宾客吗,快点回去,别让客人们等。”“我送你进电梯。”小梨并不在意。

  两人在电梯口话别,小梨忽然道:“谢谢你能来。”闻立阳淡淡的笑:“我答应你了就一定会来。”“我希望你能幸福。”小梨看着他,说出自己的心里话。闻立阳的表情瞬间有了动容,仍是笑:“希望我们都能幸福。”

  小梨伸出手,跟他握了握手。所有想说的话,此刻已无声,他们对视了一会儿,看着他进了电梯,那道门关上以后,小梨几乎有种落泪的冲动。

抱抱

  

区晗子从宴会厅出来,刚巧看到小梨送闻立阳进电梯,他俩依依惜别的情形,她看了个正着。

那个男人是谁,他怎么会那样看着小梨?那种深藏在眼底的忧伤,小梨难道没发觉?区晗子看到这一幕,就有点愣住了。

  小梨正准备回宴会厅,看到区晗子,勉强笑道:“区老师,你这就要走了?”

“宝宝太小了,还不到两个月,我放心不下,想早点回去看看。”区晗子跟小梨解释她要提前退场的理由。

  小梨点点头,嘱咐她路上小心。

区晗子想说什么,又忍住了,今天是小梨和谢羽杨的好日子,纵然她心里有什么疑惑,也不好在这个时候提出来,坏人家心情。

  小梨走进大厅,谢羽杨正到处找她,看到她,一把拉住她胳膊:“你跑哪儿去了,让我好找,该去包间敬酒了。”

小梨没说什么,无声地抱住他。

“怎么了?累啦?再坚持一会儿,一会儿就完了。”谢羽杨安慰地拍拍她背。

  “我就想抱抱你。”小梨撒娇地抱着谢羽杨不放。

“乖,回家再抱,包间里的客人还等着咱们呢。”谢羽杨忙得连坐下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哪有空跟小梨抱抱。

  “就要抱抱。”小梨不依不饶。

谢羽杨以为她是挨桌儿敬酒敬的不耐烦了,浅笑着回抱她:“好,抱抱!抱够了,咱还得去敬酒,再累也就这一会儿了,坚持坚持。”

  丁志国出来找谢羽杨,谢克榛几个老战友想看看小俩口,让他出来找谢羽杨带小梨过去,找了半天,却见这俩小家伙在大厅门口旁若无人地抱在一起。  

  真没见过婚礼上还这么腻着的,丁志国忍住笑,走过去拍拍谢羽杨的肩:“小羽啊,你爸几个老战友想见见你和小梨,让你带小梨过去。”

谢羽杨这才松开小梨,握着她的手,一起去包间。

  忙了整整一天,晚上还得应付闹洞房的亲朋好友,好不容易把客人都送走了,累得不想动。

小梨换下礼服,舒舒服服放泡了个热水澡,先上床把自己藏在被子里,谢羽杨从外面进来,看到她露在外面的半边小脸,淡淡一笑,到浴室洗澡去了。

  他悄悄的上床,小梨像是睡着了一样,侧着身子趴在枕头上,轻轻地抱住她的身体,谢羽杨低声在她耳边道:“小梨,转过身来,我亲亲你。”

小丫头是在装睡,他知道,这是他们的新婚之夜,不可能错过的。

  果然,小梨慢慢地回转身体,搂着谢羽杨的脖子,他是□的,她能感觉到,头靠在一起点点,默契地寻找对方的唇,很快吻上了,他的身体越来越热,把她越缠越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