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狐狸的秘密_章44

颜月溪Ctrl+D 收藏本站

  “是啊,我还听说林老师离过两次婚,第一个丈夫是高干子弟,第二个丈夫是富商,可都过不长久,不知道她这次嫁给什么人。”

  听说林丛要辞职,小梨心里一格愣,舞蹈系这些老师里,她最喜欢的就是林丛。林丛不仅是全军有名的舞蹈家,专业功底扎实,对舞蹈教学也很有心得,她教出来的学生全都出类拔萃。

  顾不得上课,小梨一口气往教职员办公室跑,想当面问问林丛,传言是不是真的。林丛正在办公室收拾东西,看到小梨气喘吁吁的跑来,很是讶异:“小梨,你们不是在上课吗?”“林老师,我有话跟您说。”小梨走上前。

  林丛猜到小梨是听说了她要辞职的事,放下手头的事,温和道:“我们出去走走。”小梨嗯一声,跟她一起离开办公室。

  两人在校园里散步。“您真要辞职了?”小梨开门见山的问。林丛没否认:“不是辞职,是调动工作,我要去广州军区战士歌舞团当编导。”“您真的要去广州结婚?”小梨看着林丛,见她表情虽淡淡的,但是颇有些幸福的喜悦在眼睛里。

  “是,我要结婚了。咱俩应该互相恭喜一下,你结婚我也结婚,来,跟我握个手祝贺祝贺。”林丛伸出手跟小梨握了握手。

  看来是真的了,小梨有点沮丧,她把林丛既当成老师,也当成姐姐,甚至有时是母亲,有什么心事,也总爱跟她倾诉,她去了广州,以后她有心事还能跟谁说?

  “林老师,嫁的那么远,您真的愿意?”小梨望着林丛的表情。林丛家在北京,一旦嫁到广州去,等于是跟父母亲人都告别了。

  林丛又是一笑:“我未婚夫在广州工作,我们结婚以后家也会安在广州,总不能两地分居吧,丈夫在哪里,家就在哪里。”

  小梨没想到她会有这么传统的想法,可又不得不承认,林丛说的有道理,两地分居不是办法,既然你选择了那个人、选择了婚姻,就得有所牺牲。林丛在婚姻上吃过亏,她会做出这样的选择,肯定不是一时的头脑发热。

  “林老师,我祝你幸福。”小梨抬起脸跟林丛微笑,可笑容多少有点苦涩。林丛看着她年轻的面容,心中感叹:“小梨啊,我也祝你幸福,祝你和小羽和和美美。”“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过日子的。”小梨望着远方,自言自语。

  和谢羽杨吃饭的时候,小梨有些心不在焉,他说了什么,她也没有在意,脑子里不由自主,总是想着林丛的事。

  “宝贝儿,你想什么哪?”谢羽杨不满的掰着小梨的脸,她一直神游物外,他跟她说话,她都好像没听见。“林老师要调走了,去广州结婚。”小梨把这事告诉他。

  “我知道啊,她要嫁给周樵樵的舅舅周永安。”谢羽杨早就听说了这件事,还听说周樵樵是他俩的介绍人。周永安是广州军区司令员,发妻去世好几年了,跟林丛一见如故,动了续弦的心思。

  “什么?周樵樵的舅舅?那不是个老头儿吗,林老师要嫁给老头子?”小梨惊讶的叫。谢羽杨笑笑:“不稀奇,樵樵他舅舅是广州军区司令员,你们林老师嫁给他不吃亏。”小梨瞥他一样,冷哼:“怎么不吃亏,他是个老头儿,林老师才三十多。”

  “只要人家自己高兴,年龄不是问题,年纪大一点更会疼人,没准这就是林老师的福气。”谢羽杨不觉得林丛嫁给周永安有什么不好。想嫁给周永安的人多着呢,林丛能被选中,圈里的人没有不说她命好的。

  可能真的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缘分,以自己的角度和眼光来看待别人的婚姻,难免有偏颇,小梨想了想,没有再说什么。

  看着自己丈夫,从额头到鼻梁,再到嘴唇的弧度,他的侧脸很完美,还是他最好了,小梨心里忽然就溢满了幸福,凑过去亲他脸颊。“干嘛?”谢羽杨没想到她会忽然来这么一下,本能的退一下。

  切,小梨哼哼:“傻瓜,亲你当然是喜欢你了。”谢羽杨讪笑。小梨认真的端详他,妩媚的笑:“我觉得你眼睛最好看了,睫毛很长。过来,再给我亲一下。”小梨向谢羽杨招招手。谢羽杨刚要把脸凑过去,看到服务生端着盘子经过,停在那里:“回家的吧,餐厅里都是人。”小梨看他有点不好意思似地,嘻嘻的笑。

  “哦,对了,我们结婚的时候别忘了请萧磊。”小梨忽然想起这事。谢羽杨嘴角一撇:“没忘,记着呢,谁都不请也不能不请他。”小梨听他语气很有点奇怪,托腮望着他笑:“亲爱的,我允许你把李沁也请来观礼。”“去。”谢羽杨才不会把她这话信以为真,小丫头不过是诈他。

  他俩现在说话很随意了,不管说什么,一下子就能猜到对方心思。谢羽杨有时想,也不能总把她当孩子,他们得像夫妻那样平等对话。

  林丛离开后,来接替她的专业课老师姓陈。这位陈老师各方面素质都不比林丛差,可不知道为什么,小梨跟她就是亲近不起来。在小梨心里,林丛有一种最接近她妈妈的气质。

  区晗子怀孕了,可还坚持给学生们上课。小梨看着她隆起的腹部心想,女人一怀孕怎么就跟吹了气的气球一样,越来越胖、越来越胖。区女王以前也是个出众的美女,可如今看她大腹便便,哪还有美女样子。

  小梨偶尔看到她下楼时扶着楼梯吃力的样子,会主动上前扶着她。最近区女王对学生温柔了许多,不知道是不是快要当妈妈了,心情也跟着好了。小梨扶她下楼的时候,她会跟小梨说些琐事,不仅仅是对学生,更像是对朋友。

  “怀孕辛苦不辛苦啊?”小梨问区晗子。区晗子想了想才道:“当然辛苦,肚子一下子变这么大,行动不便,怎么可能不辛苦,可是只要一想到跟自己心爱的人共同孕育了一个孩子,那种满足足以弥补所有的辛苦。”

  嗬,连区女王也变得文艺范儿了,看来怀孕还挺能改变人。小梨瞧瞧她肚子,转着心思,肚子里塞了个小东西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叶小舫开车来接妻子下班,看到小梨扶着她从教学楼出来,从车上下来,迎上去。“怎么了,今天累着了?”叶小舫从小梨手里把区晗子接过去。区晗子点点头:“连着上了两节课,腿有点站不住了,差点下不了楼,还好有小梨扶我。”

  叶小舫礼貌的跟小梨道了谢,向区晗子道:“我让你早早请产假在家里休息,你不肯,累着了吧,真是……赶紧去医院找医生看看,不然我不放心。”

  小梨看着他们夫妻俩上了车远去,心里忽然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怅然。人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周而复始,恋爱结婚生孩子养孩子、孩子们大了替他们带孩子,这真的是她想要的生活?她忽然有点怕,她还这么年轻,她的下半辈子就这样按部就班了?

  放学回到家里,家里出奇的安静,以前每天这个时候,黎老太太都会在客厅里等小梨放学,然后跟她说说话。这一天,客厅里没有人。

  小梨走到二楼,从黎明城书房门口经过,无意中听到她爷爷奶奶对话。婚期越来越近了,黎明城正和老伴儿商量把亲家接到北京来住一段时间。小梨的外公外婆一直住在上海,小梨回国后也只回去看过他们一次。

  黎老太太一直舍不得孙女儿这么早就出嫁,和丈夫说话时忍不住牢骚:“小梨才多大呀,你就这么急着把她嫁出去,当初你说让她和谢家那孩子订婚,我就有些不赞成,十七岁就把婚事定了也太早了点。”

  小俩口感情那么好,黎老太太心里也挺高兴地,可事到临头,她又不放心小梨这么小就离开家。

  “早早定了也没什么不好,小羽那孩子打小儿是我看着长大的,小梨嫁给他我放心。如今婚期都定了,你还絮叨什么。”黎明城最满意的就是替小梨定的这门婚事,他们家这个小祖宗这两年的长进他都看在眼里,要不是有谢羽杨,小梨肯定还跟个散鸭子似地游手好闲。

  “我舍不得孩子呀,才二十就给人家当儿媳妇去了,儿媳妇是好当的吗,当初我嫁给你,不知道看了你妈多少脸色,苦水只能往肚里咽。”黎老太太想起自己年轻时的事,不由得替孙女担心。

  黎明城咳嗽一声:“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你还提什么,他们现在这些小年轻跟我们那会儿能比吗,再说人谢家不是分外给他们买了房子,又不跟长辈住一起,怕什么。”

  “那又怎么样,分出去单过就不是给人家当儿媳妇了,就不用处理婆媳关系了?咱家小梨被惯着长大,她到人家去,我总归是不放心。万一跟小羽子他妈处不好,将来的日子怎么过呀。”黎老太太对小梨的性格了如指掌,知道这孩子任性,怕她不能跟婆婆融洽相处。

  小梨在门外听到这些,无奈的撅撅嘴,回自己房间去了。这些天,这个问题她不是没想过。谢羽杨无意中跟她说过一次,他妈妈跟他谈过,希望他们结婚以后,每个双休日都能回谢家过一天,哪怕是一家人吃吃饭,不要结了婚就不回家。

  可是照小梨自己的想法,她是想双休日回黎家住两天,陪陪自己爷爷奶奶的,谢羽杨既然那么说了,她也只能妥协,一天回黎家,一天回谢家。可逢年过节怎么办呢?这几年,每年过年过节他俩都有些犯难,两家都想叫他们过去,他们只好两边跑,中午在黎家,晚上就去谢家,跟赶场子似地,都不能好好地在家里坐坐。

  结婚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小梨却越来越害怕。怕自己跟容谨处不好,又怕自己适应不了婚姻生活。婚姻不是过家家,两个人在一起过日子,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这么简单。

拒婚

  

小梨的反常谢羽杨有所察觉,有时带她出去采买结婚用品,她也提不起兴趣,一跟她提婚礼细节,她就试图转移话题,似乎那不是她的事,他决定找个机会好好跟小梨谈谈,听听她的想法。

  “小梨,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有的话,告诉我好吗?”谢羽杨耐心地问,想和小梨谈谈。

小梨摇头道:“没什么……我就是有点累了。”她把目光转向别处。

  还有两星期就结婚了,她的情绪似乎有点低落,这让谢羽杨很有点挫败感。

“看着我。”谢羽杨凝视着小梨的脸,语气有点严肃。

小梨缓缓地把脸转过来,眼睛还是没有和他对视,他托起她的下巴,强迫她看着他,却发现她眼神中多了一丝倔强。

  小梨这孩子很古怪,跟她来硬的,只会适得其反,谢羽杨不放手,她也就扬着下巴,但就是不跟他交流,看着他的目光有点怨。

  他不想跟她争执,只想弄清楚她心里在想什么,于是缓了语气:“你有什么不满,还是我惹你不高兴了?”

小梨又摇摇头,闷着不说话,可是低眉顺眼的样子更让谢羽杨心疼,几乎是在求她:“说话呀,小梨,别让我着急。”

  “我舍不得离开我爷爷奶奶。”小梨说话时,眼睛有点湿。

原来是这样,谢羽杨吐了口气,劝道:“可你迟早要出嫁的,不能陪他们一辈子。”

“我奶奶身体不好,我爷爷又老不在家,要是我也走了,就剩她一个人,她很孤单。”小梨仰脸望着谢羽杨。

  “你出嫁了,也可以常回家来陪陪他们,嫁了人,你还是他们孙女啊。”谢羽杨开导小梨,小梨这孩子心太细,而且有她一套想法,得跟她说道理,顺着她的思路。

  “你再等我几年好不好?”小梨的眼神里充满了恳求。

谢羽杨心里一沉,非常为难,只得道:“我已经等了三年了……”他这么说,就是说他不同意把婚期延后,他怎么可能同意,他二十七岁了,这个日子,他已经盼了很久。

  “我现在就给你,也不行?”小梨低头解衣服扣子,很快露出内衣边缘。

谢羽杨忙阻止她,替她把扣子扣好了:“不是这个意思,小梨。”这丫头怎么就是不明白呢?他并不是贪图她的身体,要是这样,早几年就可以要她,他是要她这个人,身心他都要,想与她朝夕相对、厮守到老。

  “我想陪陪他们。”小梨低着头,有点失神的样子。

谢羽杨搂着她的肩,哄她:“我们结婚以后,每个周末,你都可以回家里来住一两天,陪你爷爷奶奶。”

  小梨听到这话,很是高兴,抬起头看着谢羽杨,见他脸上有点笑意,撒娇地搂着他脖子:“那你搬到我家来住好不好?这样我就不用离开家了,也不用离开你。”她满心希望地看着他,觉得自己早就该想到这个两全其美的主意。

  谁知,谢羽杨居然不同意,他很干脆地说:“不行,我不能到你家来住。”他那时候是好不容易才说服父母,婚后他和小梨搬出去单过,这时候,要是提出上黎家来倒插门,他父母能同意才怪,就这一个儿子,能让他当倒插门女婿?开什么国际玩笑。

  小梨的目光黯淡下去,抱着他脖子的手臂松了松,抿着小嘴,不说话,半天才道:“那我不跟你结婚了。”说着就要摘手上的订婚戒指。

  这回谢羽杨没顺着她,斥道:“到这个时候不是你说不结婚,就能不结婚的,喜宴订好了,请帖也都已经散出去,你这时候说不结婚,你不怕把我父母和你爷爷奶奶气出毛病?小梨,你平时怎么任性我都由着你,这件事上,由不得你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