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狐狸的秘密_章27

颜月溪Ctrl+D 收藏本站

  回到黎家,黎明城还没有回来,唐阿姨看到小梨被谢羽杨抱着回来,以为她出了什么意外,急忙过去问究竟。谢羽杨告诉她,小梨在学校形体训练的时候受了点伤,没什么大碍。

  “唐阿姨,您先准备一下,给小梨做冷敷。”谢羽杨直接把小梨抱回楼上她自己的房间。韧带拉伤二十四到四十八小时内先冷敷,四十八小时以上就可以做热敷。

  唐阿姨被选到黎家当勤务长之前,本来就是部队医院的护士长,护理这一块儿不在话下。把谢羽杨带来的中草药拿到厨房,从冰箱里取出冰块,用毛巾包裹住,拿到房间里给小梨冷敷。

  “这几天你就别上学了,在家里休息静养,你这拉伤可大可小,大意不得。”唐阿姨看到小梨的腿上青肿了一大块,心疼不已。小梨看了谢羽杨一眼,征求他意见,谢羽杨点点头:“休息几天更好,等你伤好了再回去。”

  “我早就说,跳什么舞啊,最容易受伤了,你这孩子就是不听。”唐阿姨轻轻的替小梨按摩瘀伤,她有个儿子在国外读书,常年不在身边,因此把小梨当成自己孩子一样疼。小梨又是个没爹没娘的孩子,更让人心疼。

  大概是腿疼的受不了,小梨咝咝的身上发抖,谢羽杨下意识的抱她,向唐阿姨:“阿姨,轻一点轻一点……”唐阿姨见他满眼关切,哧的一笑:“我告诉你们吧,现在还不是最疼的时候,今天夜里会疼得你睡不着。过了这两天,也就好了。”

  小梨又看了谢羽杨一眼,眼睛里不无幽怨,谢羽杨安慰她:“疼得睡不着我陪着你,陪你看一晚上电影。”

  眼看着谢羽杨那心疼的表情,唐阿姨心里很高兴。以前觉得这小伙子冷冷的,话也很少,听说他要娶小梨,她心里还有点不放心。这时候看,他多疼小梨啊,比他们黎家人还宠着呢,难怪她爷爷放心把孙女儿交给他。小梨能嫁给这样会疼人的丈夫,也是她的福气。

  坐了一会儿,唐阿姨知趣的离开了小梨的房间,她知道小俩口肯定想单独处一会儿,轻轻替他们关上门。

  “你去浴室放点水,我想洗完澡再睡。”小梨坐在床上,指挥谢羽杨。谢羽杨嗯了一声,去浴室放水,让她在热水里泡泡也好,对瘀伤的恢复大有裨益。

  洗完澡以后,小梨从浴室里出来,看到谢羽杨脱了军装靠在床边上看电视,走过去躺到床上。“我这些天每天都要练功,腰酸背痛,疼死了,你替我按按揉揉。”小梨趴在床上,向谢羽杨道。谢羽杨坐起来,轻轻地替她捏捏肩,又揉揉腰。以前他哪里做过这些,手下力度欠缺,小梨直叫疼。

  “疼,你轻点儿。”小梨娇声道。舞蹈就是这样,天天都得练习,不然基本功就生疏了。自从她回国,有一两年没练功了,一下子恢复训练,就有些受不了。腰又酸又疼,给他一捏更疼。

  谢羽杨掀开她衣服看看,腰上贴着一张膏药,手下减了些力度,想说让她干脆别跳舞了,又觉得不该半途而废,忍了半天才没开口。

  他的按摩手法渐渐熟练了些,她趴在床上让他轻轻的揉捏。他们相处也有一段日子了,彼此已经很熟悉,虽然最后一道防线不能轻易就突破,偶尔的身体接触也是不可避免,总不能抱也不抱、亲也不亲吧。两人在一起,总是要亲热亲热的。

  “啊,真舒服。”小梨侧着脸贴在床上,惬意的闭着眼睛。谢羽杨俯下身去,亲了亲她柔嫩的半边脸颊。

  “这里就是这里,好酸,你再替我捏捏。”小梨摸摸自己的背。谢羽杨照着她摸到的地方替她按摩,那是肩胛骨,长期伏案的人最容易那里酸痛。

  她好像没穿内衣呢,隔着睡衣后背上一片光滑,谢羽杨有点心猿意马,却不得不努力克制。

  “背上这两块大骨头好疼啊。哎呦,就是那里。”小梨忍不住叫了一声。“那是因为你上课时坐姿不正,总是歪歪扭扭的,不是弓着背就是塌着腰,肩背不疼才怪,以后把背挺直了。”谢羽杨轻笑一声。

  唐阿姨端着一碗蹄筋猪脚汤上楼来,刚想敲小梨房间的门,似乎听到房间里传来他们的笑声,还夹杂着小梨的呻吟,心里一凛,猜测房间里那两个孩子是在干嘛呢,忽然又没了动静。她犹豫片刻,还是没有进去。

  小梨躺在那里,一头秀发柔柔的披散开,像黑缎子一样闪亮,谢羽杨倚在她身边陪她看电视,随意的把她纤细的小手握在手里揉着。

  如唐阿姨所说,腿真的开始疼了,钻心的疼,小梨怎么睡着都不舒服。谢羽杨见她不踏实,转过脸问:“是不是腿疼了?要我替你揉揉吗?”“你抱着我吧。”小梨忍着疼,声音都颤抖了。

  谢羽杨把她抱在怀里,感觉到她一直在他怀里发抖,看来是疼的厉害。“还是我替你揉揉吧。”小梨吸了口气,勉强哼了一声。谢羽杨轻轻地揉她大腿内侧的瘀伤。“怎么伤的成这样?”他问。“劈叉。”她轻声道。

  “要不,咱换个专业好不好?练乐器。”谢羽杨终于忍不住了。“除了跳舞,我什么都不会,钢琴学过几年也都忘记了。”小梨看着他。谢羽杨叹了口气。

  让她去上学,只是为了有点事情做,不让她整天无所事事瞎转悠,可这么辛苦的话,到底值不值呢?万一落下后遗症,可是一辈子的事。舞蹈演员为了练功和保持体重,错过了生育的最佳时间;又或者在训练中受伤,导致以后不育的也大有人在。

  谢羽杨低头看小梨,感觉她像是比两个月以前瘦了些,大概就是每天练功练的。“小梨啊……我们……”谢羽杨在小梨耳边低语,想跟她说,我们一结婚就要孩子好不好,转念一想,等到他们结婚时,她也不过才二十岁,她能答应生孩子才怪。

  “什么?你想说什么?”小梨听他话说一半留一半,不解的问他。谢羽杨掩饰的笑笑:“没什么。”小梨审视的看着他:“你想要我,是不是?”“嗯。”谢羽杨没有否认。小梨嘻嘻的一笑:“等我伤好了才行。我现在浑身都疼,你要是压在我身上,没准会把我压死。”和他说这些,她才不避讳呢。她十八岁了,法律上已经是成年人。

  温香软玉满怀,抱上了哪里还舍得撒手。谢羽杨看着她微微发红的小脸,心猿意马,视线从她的脸慢慢下移,停留在她胸前。

  起伏的曲线引人无限遐思,像揣了一对小鸽子,她一翻身就扑腾,看得他唇干舌燥,几乎是不假思索,就把手覆盖上去。小梨一惊,往后缩缩,很小声的嘀咕:“你干嘛,摸上瘾了?”谢羽杨没说话,嗯了一声。

  睡衣很薄,他的手很快就触到了她皮肤,发育的蜜桃一样饱满,坚挺而有弹性、很嫩,真有点爱不释手了。女孩子果真是水做的,那么丰润柔软,娇嫩的好像能掐出水来,他爱抚到她的腰和小腹,在她圆圆的肚脐上吻了下去。

  她身上无一处不可爱,无一处不透着水灵儿,大概是因为羞怯,她的小脸苹果般红润,他的手碰到敏感的地方,她的身体就会微微的颤栗。双目紧闭,偶尔才从睫毛的缝隙里跟他对视。她到底还是没经验,又想跟他亲热,又有些不安。

  谢羽杨低头亲亲,又逗逗她、咬她,像宠爱小孩子。谁说他不近女色,只要是男人,只要不是GAY,都是喜欢女人的。小梨这样的女孩儿,没有哪个男人会不喜欢。谢羽杨此时最想做的就是把她推倒了,压在身下恣意怜爱一番。

  “呀,好痒。”小梨忽然动了一下,咯咯的笑,他的嘴唇在她身体上游走,让她痒痒的,爬起来坐着。谢羽杨以为她的腿又疼了,停下动作,随手把她的睡衣整理好,坐在她身旁看电视。

  他不知道,在他对小梨转心思的同时,小梨也在观察他。这是个爱欣赏帅哥的小鬼,也知道怎么看,眼睛瞄一瞄她就知道对方的品相如何。

  她爸爸说过,人和古董一样,虽然最初给人留印象的是品相,但是文化内涵和底蕴更加重要。品相不好的,价值会打折扣,而真正值得收藏的器物,必定有一段不同寻常的历史,也就是说得有文化含量。这也是为什么名人字画在古玩行里经久不衰的原因。

  而男人,头等重要的就是精气神。相貌如何并不是最重要的,真正吸引人的是气质。谢羽杨的气质……小梨觉得,是她喜欢的类型,有点像她爸爸,又不是很像,他比她爸爸温柔一点,但不像她爸爸那么精怪。

  她爸爸那样的男人固然对女人有致命的吸引力,可是小梨后来渐渐知道,她妈妈跟着她爸爸刚到英国那会儿没少吃苦。黎剑工作忙,心烦的时候脾气不好,而苏婉婉也不是那种会逆来顺受的女人,再加上孩子小、又没人帮衬,两人总是为一些琐事吵架。直到小梨五六岁,他们才渐渐不怎么吵了。

  所以嫁人一定要嫁个脾气好的,小梨心里有谱儿,她考验过谢羽杨,不是一回两回。谢羽杨不是没脾气,但他懂得克制。也许是没结婚,尚未露出真面目,小梨有时也这么想,不过她自有把握,他让她不高兴一小时,她就能让他不高兴一整天。

  眼睛从他细细的窄腰转到他身后,臀部翘翘的,不高兴的时候可以踢他屁股。小梨为自己的邪恶心思狂笑不止,脸上的表情却是淡淡的。谢羽杨无意中看她一眼,见她心口向下趴在床上,眼蕴笑意,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虽有些纳闷,却也没多在意,无声的摸摸她脑袋。

  小梨的目光从他身后转到身前,定定的看着他腰以下。都说那个神秘的地方是男人最关键的部位,别的地方长的再好,那里不行的,也不算是真正的男人。

  他那里长什么样儿?她没见过,是不是跟大卫雕像差不多?小时候爸爸带她去佛罗伦萨,看到大卫雕像时,她还问爸爸,那是什么,爸爸说是小雀雀,她再问,爸爸就什么都不说了。

  得摸摸看,小梨趁谢羽杨把注意力放在电视上的时候向他伸出魔爪,惊得谢羽杨一激灵。“小东西,你怎么搞突然袭击啊?”谢羽杨下意识的站起来。小梨见他站得远远的,像是怕自己再会恶作剧,忍不住大笑起来。

  “你过来呀,过来坐着。”小梨忍着笑向谢羽杨招手。谢羽杨坐下以后,见小梨盯着自己下身看,低头问她:“看什么呢,有什么好看的?”小梨慧黠的看着他:“看看它有没有变化。”

  “小色鬼。你这丫头长大了非长成女色狼不可。”谢羽杨笑谑。“那你是希望我长成性冷淡还是长成女色狼呢?”小梨眨眨眼睛,逗他。谢羽杨哧的笑一声,没说话。

  这回小梨没再闹,爬到他身上,像个软绵绵的虫子,匍匐在他心口。谢羽杨搂着她,在她脸上亲亲:“玩一会儿就睡吧。”

  “你今晚回不回家?”小梨问谢羽杨。“回。”谢羽杨也就是那回下暴雪在黎家过了一夜,此后的日子无论多晚,他都会回家去。“你之前还说要陪我看电影呢。”小梨撅着嘴。

  “你要好好休息,不能看一夜电影,等你睡着了我再走。”谢羽杨跟她讲道理。在他心里,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把她当孩子。“哦。”小梨很听话的闭上眼睛睡了。

  她睡着了,谢羽杨想放开她,又有点舍不得,手在她背上轻抚。这个柔艳的小家伙,让人爱不释手,尤其是她睡着了以后,身体更软。谢羽杨轻轻的替她盖好被子,离开她卧室。

  黎明城听说孙女儿练功时拉伤了韧带,也急得不得了,第二天一大早就问唐阿姨小梨醒了没有。唐阿姨告诉他,小梨已经醒了,黎明城迫不及待去看孙女儿,确认她没事,才放心去工作。

  此后的一个月里,唐阿姨让负责首长家保健的医疗组准备了热敷理疗的设备,每天按时在家里替小梨做理疗,小梨一下课,司机就把她接回家。有时候谢羽杨去接她,两人会回来的稍微晚一点。恋爱中的人如胶似漆,他们恨不得天天在一起,可一个要上班一个要上学,他们每天相处的时光并不多。

  “我明天要出差去唐山,军分区有个老同志去世,领导让我代表部里去慰问慰问。”这天见面的时候,谢羽杨把自己要出差的消息告诉小梨。小梨嗯了一声,并不追问。这是他的工作,她知道,所以不会撒娇让他不去。

  “打电话给我。”小梨搂着谢羽杨的脖子,咬他耳朵。谢羽杨拍拍她的腰,笑道:“咬疼啦,小东西,我会给你打电话的。”小梨揉揉他的脸,凶巴巴的警告他:“不许跟别的女人说话,只许想着我。”谢羽杨又是一笑:“知道啦,不跟别的女人说话。我们这回是去参加追悼会,又不是去玩儿。”

  谢羽杨走了几天,小梨有点想他,每天接到他电话才能安然入睡。这天晚上,她正在等电话,菲菲来找她。自从小梨去军艺上学,已经很长时间没和菲菲一起玩了。

  “来,坐。”小梨见到菲菲很是开心。菲菲见小梨早早就坐在床上,有点诧异:“这么早就睡了?”小梨摇头:“不是的,我的腿受了点伤,医生让我多休息。”“受伤了?不要紧吧?”菲菲关切的问。“不要紧,已经快好了。”

  菲菲打量着小梨,欲言又止。小梨看出她有心事,主动问起:“你这时候来,是有事吧。告诉我,出了什么事?”菲菲思忖片刻,才告诉她:“丛小天要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纯洁的娃,没有船,连个小舢板也没有。。。

  思情

  “要走了?去哪儿?”小梨眉头轻锁,她想不出丛小天能走去哪儿。菲菲告诉她,从小天的父母在美国已经替儿子办好了入学手续,只要一张机票,他就可以飞到美国读大学。

  “你也知道,以他的聪明劲儿去哪里的大学都不是问题,他爸爸妈妈都在美国,所以他去美国上大学也是顺理成章。”菲菲说起这件事,眼睛里带着惆怅。她一直喜欢丛小天,舍不得他走,尽管他一直对她不感冒,她还是喜欢他。小梨看得出来她的情绪变化,愣住了。

  “小梨,上回丛小天跟我说,他觉得你变了,自从那时候知道你订婚,就觉得你变了。”菲菲把丛小天说过的话告诉小梨。小梨纳闷的看着她:“我变了?我哪里变了?”

  “他说,你一点主见也没有,家里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不像以前的你了,以前的你天不怕地不怕,现在的你成了长辈的应声虫。”菲菲审视的看着小梨。小梨抿嘴一笑:“他不就是说我不肯跟他私奔吗?我为什么要跟他私奔啊,我又不傻的。”

  “我不信你不喜欢他,说真的,你和谢羽杨订婚,我们都不敢相信,说订就订了,之前一点苗头都没有,忽然就订婚了。”菲菲对谢羽杨印象不坏,可也并不觉得小梨会怎么喜欢他。小梨那时和丛小天走得近,和谢羽杨根本不搭边。

  “订婚嘛,可不是说订就订了,反正我迟早也得嫁人,不如嫁个我爷爷喜欢的。”小梨对这些倒是无所谓。她还太年轻,对婚姻并没有那么深刻的想法。

  “那你喜欢谢羽杨吗?”菲菲看着小梨的眼睛。小梨想了想,很小声的告诉她:“喜欢。”“我不信,你那时都不正眼看他的。”菲菲撇着嘴。“谁说的,我怎么没正眼看他,我看他很多眼,只是你们都不知道。”小梨笑呵呵的说。

  “那你说,你是订婚前就喜欢他的吗?”菲菲不依不饶的问。小梨摇摇头,没隐瞒:“那倒没有,我跟他订婚以后,他对我很好,我就渐渐喜欢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