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狐狸的秘密_章19

颜月溪Ctrl+D 收藏本站

  “我怕你冻着。”谢羽杨摸摸小梨的脸,小脸凉冰冰的。“我活动活动就不冷了。”小梨原地跳了两下。谢羽杨看到她像个小兔子似地蹦蹦跳跳,淡淡一笑。

  “我爸爸说,他小的时候,到了冬天大家都没什么娱乐,不是窝在家里打麻将就是出来在大河上溜冰。那时候什刹海冰场在北京特别有名,他经常去那里玩儿。”小梨提起自己的爸爸,总是会说上许多话。

  谢羽杨静静的注视着她,她眉飞色舞的表情,脸蛋儿粉嫩透红的模样,眼睛晶亮晶亮,像是最清澈的湖水,她说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愿意听她说任何话,为她做任何事。

  她讲的事情都很平常,可他就是能感觉到,她已经很久没有跟别人说起过这些了。不知怎么谢羽杨就有点感触在心头,之前他总是走不进她的世界,是不是也因为他从来也没有认真去想过她在想什么,她需要的是什么。他喜欢她,希望她能接受自己,却没有深入了解过她的内心。

  小梨见他发愣,以为他是心不在焉,拍拍他的脸,娇嗔:“你听到我说的话没有?”谢羽杨握住她的手亲了亲:“我听到了,你说的每句话我都听着呢。我给你讲讲我小时候的事吧,看跟你爸爸他们那会儿有什么不同。”

  他说起他小时候的趣事,话也多了起来,部队大院儿长大的孩子,跟一帮朋友成天调皮捣乱,什么坏事儿也都做过。

  “我们小时候有一首广告歌特有名,是这样唱的,‘我们是害虫我们是害虫,正义的来福灵正义的来福灵,一定要把害虫杀死杀死’,周樵樵成天唱这首歌,我一听到他唱,就跟小舸说,周害虫来了,来找你了。”谢羽杨呵呵一笑。“谁是周樵樵?男的还是女的?”小梨眨着眼睛。

  “是我哥们儿,他的女朋友叶小舸跟我同桌,他老到我们班来找她玩儿。后来他们一起去英国上学。”谢羽杨说起朋友,心里感慨。叶小舸小学毕业后就去了英国,这次春节也没回来,一晃有两年多没见了。

  小梨听得入神,不时的笑:“你说的地方我都没去过,我爸爸妈妈很少带我回国,每次回来也都住不了多久,我爷爷老不在家,我奶奶身体不好,也没有人带我出去,就算出去了,也是跟着司机警卫保姆一大堆人。”“以后我带你去玩儿。”谢羽杨跟小梨保证。

  “你应该多说说话,老是不说话舌头就木了,时间一长就成了半哑巴,老了会得老年痴呆。我在英国的时候,隔壁住着一个孤老头儿,他不爱跟人说话,结果后来见到人总是哦哦哦,不知道说的是什么。”小梨笑谑。

  “哈哈,是吗?看来为了不变成老年痴呆,我还得多练练嘴。”谢羽杨开玩笑的说。小梨看到他表情夸张,靠在他心口笑得肚子痛。

  轮到他们的时候,正好数到谢羽杨是第五十人,小梨是五十一。谢羽杨跟工作人员商量:“您让我们一起进去吧,通融一下,才多一个人而已。”“那可不行,我们有规定,五十人就五十人,只能少不能多,你们可以等下一拨。”工作人员打官腔,余光瞄了一眼谢羽杨的军衔,才中校,级别不算高。

  “可我们是一起来的,我们都在外头排了四十分钟的队了。”小梨可不想被落下,虽然她知道谢羽杨肯定不会落下她。工作人员翻了个白眼,没理她。这里每天进进出出的游客很多,工作人员懒得跟她絮叨。

  “下一个……下一个。”工作人员见谢羽杨和小梨站在边上,不像要进去的样子,索性继续叫号。

  跟在小梨他们身后的是一对外国中年夫妇,带着五六岁的孩子。外国男人跟工作人员说了几句,工作人员居然也就放他们进去了。

  “唉,他们怎么能进去啊。五十二个人了。”小梨看到这一幕,愤愤不平。工作人员自知理亏,讪笑:“人家是老外,难得来中国一回,要照顾外宾。”“狗屁,你这就是崇洋媚外。外国人和中国人应该一视同仁。”小梨气道。工作人员见她要吵架似地,没搭理她,走到临时搭建的办公室坐着去了。

  “你说他们怎么这样?”小梨指着工作人员向谢羽杨报怨。谢羽杨不以为然的笑笑:“算了算了,他们就这样。”“不行,我要打电话给陈叔叔,让他管管这些人。”小梨气呼呼的掏出手机拨号。

  谢羽杨知道她这是要打电话给黎明城的大秘书陈绍棠,忙阻止她:“别打别打,这么点小事不值当惊动陈叔叔。”不就是排队看冰雕未遂吗,值当给陈绍棠打电话吗?首长秘书室首席秘书,级别未必有多高,实权绝对不低,陈绍棠接到小梨电话就算自己不亲自来,也得安排其他人过来,到时候又是一番折腾,影响不好不说,还坏了游玩的心情。

  “这里不让咱们进去,咱们去别处好了,你看那边还有城堡呢,去那边排队。”谢羽杨不是那种轻易会和人起争执的人。这种芝麻小事,他压根儿不放心上。可小梨不依,她心里就是不痛快。

  谢羽杨拉她一下,她才肯往前走一步,不拉她就不走。勉强走了几步,她又不肯动了,谢羽杨回头看她,眉尖轻锁。小梨知道他这是有些生气,觉得她太孩子气,轻轻松开他的手,她想把手缩回去,可是他不让,握紧了,又拉她一下。

  “我在英国的时候,白人优先、有色人种是二等公民,我回到中国了,中国人自己把自己当成二等公民,让外国人优先。我不知道这是什么道理,明明是他们不对。”小梨歪着脑袋跟谢羽杨生气。

  “中国人崇尚礼尚往来,远来即是客,那些洋毛子没开化,还处在茹毛饮血阶段,我们不和落后民族计较。”谢羽杨开玩笑的说。“自欺欺人,还在做天朝上国的白日梦呢。”小梨白了他一眼,可爱的撅了撅嘴。

  谢羽杨看她悻悻的,拉着她转过身往回走。“干嘛回去?”小梨有些疑惑,但还是跟着他。

  倾诉

  谢羽杨不说话,走到之前排队的那个城堡前,对着门口的告示牌看了半天,一块不大的黑板上用白油漆清晰地写着允许入内参观人数。

  小梨看着他蹲下去抓了一把雪,在50后面用雪加了一个零,变成500,他把雪拍结实了,不仔细看,就跟写上去的差不多。

  没等小梨说话,谢羽杨拉着她就跑。两人像被老虎追一样,撒开了跑出很远一段距离。回望去,一大群人围在城堡门口和工作人员理论,看那架势,工作人员得要好一通解释。

  哈哈哈哈,小梨大笑起来,觉得谢羽杨这一招太阴险了,简直是要那个工作人员好看,自己还不用出面。他要是报复起什么人来,坏主意绝不输给丛小天。

  痛痛快快出了口气,小梨不别扭了,小脸上笑容洋溢。她心里一痛快,就显得特别温顺,任谢羽杨牵着她的手,带她离开。

  “那时候砸车的是不是你?”小梨忽然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谢羽杨有点莫名其妙:“砸什么车?”“就是那几个害我的人,菲菲说他们的车被砸了。”小梨凝视着谢羽杨的脸,观察他的表情,见他脸色如常,心里疑惑。

  “不是我。”谢羽杨淡淡的说,视线落得很远。事后他的确跟那几家的家长打过招呼,可砸车的事儿真不是他干的。他知道是谁,却没有多做解释,因此那几家也以为是他,没敢追究,除了那个找人砸车的人和他,没人知道事情的真相。

  “那是谁?”小梨靠近谢羽杨一点。“我也不知道。”谢羽杨始终不肯透露。小梨心想,肯定就是他。没想到他不声不响的,做事倒是蛮狠。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天上又是雪花飘舞,两人慢慢的在雪地里走。鞋子踩在雪地上,咯吱咯吱的特别有趣,冰雪映照的四野一片白茫茫。

  “快走吧,这雪看来是能下一夜的。”谢羽杨拉紧小梨的手往停车场走。小梨忽然松开他的手,往前跑了几步,随手在路边团了一个雪球向谢羽杨砸过去,他也不躲闪,雪球正砸中他的肩,瞬间粉碎开了朵白花。小梨又团了一个雪球砸他,他还是不躲,站在那里等她玩够了。

  她见他不动,兴致顿时减了一半,用力踩了踩脚下的雪。谢羽杨走上前,看到她脸蛋儿冻得红彤彤的,轻轻拂去她刘海上落的雪花。她向他微微一笑,清冷的冰雪世界里,长长地睫毛下眼神清冽,尤其清纯。

  就在她视线落下去的一瞬间,他低下头吻她。嘴唇贴在一起,很快找到了契合的角度,唇舌相戏、吸啜探寻。他的吻比她想象的美妙,甚至她的心里一阵热过一阵的悸动。

  从来没有过的,这种酥麻的感觉,他好像很会接吻,知道怎么触碰她灵魂。吻的不算激烈,可熨帖,就像用羽毛挠在心坎上,痒痒的、令人欲罢不能。小梨只觉得自己的心扑通扑通跳的厉害,被他抱紧了,想动也动不了。

  两人站在雪地里不知道过去多久,直到小梨被冷风吹得一阵颤抖,四片唇才分开,两张脸俱是脸蛋儿红红的,唇形柔艳。小梨不等他说话,一口气跑到吉普车旁边,拉开车门坐上车去。

  等谢羽杨上了车看到小梨,她已经慵懒的把脖子缩在衣领子里。“把安全带系好了,雪天路滑。”谢羽杨边系安全带边吩咐小梨,小梨很听话的照办了。

  拉制动杆、转方向盘,他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小梨自己不会开车,看着他手眼配合默契,觉得他开车的样子太帅了。

  这一路风雪交加,车开得不算快。小梨忽然很想吃火锅,打电话回家给唐阿姨,让她准备火锅。“我爷爷爱吃涮羊肉,得多准备点儿,冬天吃羊肉暖胃,生菜也要,我喜欢用生菜包牛肉吃。”

  她看着车窗外,手指抹了抹窗玻璃上的雾气,见外面雪越下越大:“唐阿姨,雪太大了,您开车出来也不方便,我正好在外面,买好材料带回家去。”

  谢羽杨听她和唐阿姨的对话,心思漫转,这丫头并不是没有心,她只是很难对谁用心,听她说的那些,也知道疼她爷爷呐。平常总跟她爷爷怄气,其实小丫头心里有数,谁是真疼她。

  车在路口等红灯,小梨凑过去搂着谢羽杨的脖子,撒娇道:“我们先去东来顺买几斤涮羊肉带回去,再去附近的超市买点别的,好不好?”“好。”谢羽杨额头点了一下她的额头。

  小梨笑着亲了他一下:“待会儿你也去我家吃火锅,吃完了你再走。”“嗯。”谢羽杨心里很愉快,他就等着她这句话呢。他把她送回家,黎家人肯定会留他吃饭,但他希望留他的人是小梨。

  小梨见他双手把着方向盘,视线淡然的平视着前方,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最终把目光落在他微抿的嘴唇上。她还想要一个吻,不知道为什么,很迷恋那种感觉,很温暖很温暖。

  谢羽杨注意到她的目光,猜到她的想法,轻轻拍她的背:“坐好了,马上转绿灯车要开了。”“我要你亲我。”小梨轻抚他脖子,小脸凑到他面前。

  拿这么个宝贝儿能怎么办,谢羽杨知道小梨的脾气,她要什么,你要是不给她,她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搅得你不得安生。真要闹起来,这大街上,天快黑了不说,又是风雪交加的,多不安全。

  他放开手抱住她,轻柔的在她唇上吻,直到后面的车不停的按喇叭,才放开她,调整注意力再次开动汽车。

  真是美妙,小梨心想。他身上的味道很诱人,非常好闻,她喜欢,还有他偶尔轻撇的目光,他的甜蜜和纵容,真不知怎么形容了,说不出的魅,或许就叫性感。李沁说的不错,谢羽杨这样的男人,值得细细品味。

  黎家小客厅里热气腾腾的,黎明城满意的看着小梨和谢羽杨,心想这小俩口看起来相处的不错。每次只要谢羽杨在,小梨总是乖的跟小猫似地,看来这孩子只有谢羽杨才能降得住,到底没给她选错丈夫。

  “小羽啊,今天外头雪太大了,气象台已经发出了暴雪橙色预警,你今晚就别回家了,就在我家客房住一晚。”黎明城回来的时候路上积雪已经很深,怕谢羽杨路上不安全。

  谢羽杨嗯了一声,余光下意识的瞥了小梨一眼,见小梨低头吃牛肉,像是没听到他和她爷爷的对话,些微有点失望。

  天气冷,小梨早早就睡了,睡到半夜醒过来就再也睡不着。想起什么,她随手抓起一件衣服披在身上,悄悄溜出卧室。她想跟她爷爷说,她决定听他的话,去军艺当插班生。要问为什么,她会告诉爷爷,她忽然觉得穿军装蛮神气。

  可是黎明城也已经休息了,他房间的门关的紧紧地。小梨想像以前那样推推门进去,手放在门把手上,又觉得不妥。爷爷年纪大了,工作又劳心劳力,难得有个安睡的时候,今晚这么冷,该让他好好休息休息。

  小梨在黎明城房间门外踌躇了几秒钟,还是没有进去。在楼梯转角,小梨刚准备上楼回自己房间,心念一闪,往谢羽杨住的客房去。房门虚掩着,依稀透出灯光。他果然还没睡。

  她推门进去,看到他躺在被窝里,歪着半边身子就着台灯光看书。看到小梨穿着睡衣站在门口,谢羽杨很惊讶,招呼她到床上来:“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快来,别冻着。”小梨走到他床边,轻声道:“我有句话想跟你说。”

  “有什么话上来说,别冻着。”谢羽杨掀开被子,让小梨躺到他身边。小梨有点犹豫,忸怩了一下。谢羽杨见她迟疑,索性也拥着被子坐起来,身上只穿着单薄的睡衣。小梨这才上床钻到他被窝里。

  “小宝贝,你怎么也不穿件厚衣服就跑出来了,瞧这身上冷的。”谢羽杨把小梨紧紧的搂在怀里,用体温温暖她,想把她捂热了。他身上真暖和,小梨直把脸往他怀里蹭,双脚插在他腿间。

  “我本来想找我爷爷说话,太晚了,我爷爷已经睡了,看到你还没睡,我就来找你,跟你说话。”小梨甜甜的笑。这个实心眼的丫头,她向来都是直来直去,心里有什么说什么。

  谢羽杨听了她的话,莫名的心动,忍不住在她苹果般可爱的嫩脸蛋上亲了好几口。小梨能想到找他说话,说明她心里已经开始信任他。

  “想说什么?”谢羽杨轻轻地抚着小梨的背,柔声问她。“我已经决定了,去军艺,还跳舞。”小梨告诉他。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像寒星。

  “哦,你怎么想通的?”谢羽杨饶有兴趣的问。之前她还坚决反对去军艺,这时候她倒主动提出来要去,肯定是有什么事让她改变了想法。

  小梨在他耳边呵了口气,很小声的说:“因为你。”“我?”谢羽杨不解,不明白这事怎么和他有关。小梨郑重的点头:“我觉得你穿军装的样子很神气很帅,所以我也想穿了。”真是个疼人的小东西,谢羽杨心里欢畅,抱着她,疼爱的咬她耳朵:“乖,真听话。你把这事告诉你爷爷,他一定很高兴。”小梨点点头,抿着小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