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狐狸的秘密_章16

颜月溪Ctrl+D 收藏本站

  谢羽杨也看到了李沁,心里不得不承认,李沁的惊艳出场,让他也眼前一亮:“嗯,我看到了。”低头看着自己的小未婚妻怪异的打扮,谢羽杨有点想笑,她画的两撇小胡子被抹开了,脸上有点黑乎乎的,他从口袋里拿出纸巾,细心的替她擦擦。小梨的眼睛仍跟随着李沁,眉开眼笑的。

  李沁看到他们,款款走来,途中不少男士上前问候,李沁一一打招呼:“你们来了,哟,小梨是个小海盗啊。好可爱。”小梨顽皮地冲她行了个礼:“女王,你今天真漂亮。”

  “没什么,平时喜欢玩COS,搞这些对我不算什么难事。”李沁看到一旁的菲菲:“这是你说的朋友?精灵公主?”

  “我叫菲菲,小梨的好朋友。”菲菲真是惊叹有这么高超化妆术的COS达人:“这是《神泣》里的光明女神啊,能不能借我COS一回?”

  “行,没问题。”不似那日的豪放,李沁一副优雅作派,轻轻拥抱了菲菲:“小梨的朋友嘛,有什么事都没问题。好了,我去打个招呼,你们玩开心点哈。”李沁走开了,被一群人拉去拍照。感觉到谢羽杨的目光,望向他,笑得无比媚惑。谢羽杨淡淡一笑,礼貌的冲她举了举杯。

  菲菲看了一眼谢羽杨:“小羽哥,我怎么从没听说过你这个朋友啊,要知道有这么个大美女,我哥早就嚷嚷开了。”菲菲的哥哥在海军司令部办公厅工作,和谢羽杨熟识。“她跟你哥不熟。”谢羽杨收回目光,看小梨的饮料喝光了,又递了一杯给她。她喜欢喝柳丁汁,他一直记得。

  “这么个大美女我哥会落空?真是没看出来。”菲菲的双眼直勾勾盯着李沁,简直象个小色鬼了。小梨捣了捣她胳膊:“怎么跟个色狼似地。”

  司仪走到大厅前方的舞台,全场顿时安静下来。“女士们先生们,经所有公司员工投票,新一年的年会女王就要出炉了。在宣布之前,我们来公布一下奖品。”

  礼仪小姐托着一个托盘上来,大会司仪宣布:“今年的大奖是,卡地亚爱之镯。”全场掌声雷动……

  菲菲也跟着激动了:“小梨,这奖品还真不赖哦。”“快快,也许是你的。”小梨来了兴致,拉着菲菲跑到前面看热闹。谢羽杨怕她们乱跑,赶紧跟了过去。

  “现在宣布新一年的年会女王。就是光明女神!”司仪笑容可掬的宣布李沁获奖。掌声、欢呼声、口哨声响成一片,李沁从一侧的人群中被大家推了出来,笑着走向司仪,接过了新年大奖。

  “女王陛下,向你的臣民说点儿什么?”司仪风趣的调侃。李沁很老道地拍了拍司仪的肩,接过了话筒:“感谢祖国,感谢党,感谢CCTV……”

  全场哄笑,菲菲也被逗得大笑,小梨却不大明白她这几句话有什么可笑的,看了眼谢羽杨,却见他看着盛妆的李沁,那目光似乎有些特别。

  “好了好了,真的挺开心的,这个手镯我去店里瞄了半年了,没想到今天没花钱就得了。下面,我想请现场一位绅士为我佩戴。”李沁边说话边用目光扫了扫全场众人。男士们都不禁挺直了腰,要知道,为美女戴手镯,那也是一种荣幸。

  “谢羽杨先生。”李沁优雅的向谢羽杨做了个邀请他上台的手势。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寻找,只有小梨和菲菲看着谢羽杨。小梨是看热闹的鼓励,而菲菲却是疑惑。

  谢羽杨知道李沁要炫耀,却没想到她会这么张扬,可事在眼前,退是没有退路了,深吸一口气,从容的走了上去。

  看到有人出场,所有人又开始鼓掌,也有人在议论。“这谁呀?面生啊。”“李沁的朋友吧,刚刚看他们有说有笑的。”“挺帅的嘛,跟李沁挺配的。”“不是吧,李沁眼多高啊。不过也难说,要不怎么选他呢。”

  小梨像是没有在意旁边人的谈话,菲菲却听得清楚,想了想,下意识地看向大厅中央的两个人。女的艳压群芳,男的英俊不凡,爱之镯,谢羽杨正在为李沁拧牢那金色的锣钉,李沁一脸笑容,妩媚动人。

  菲菲不禁看了一眼小梨,见她一脸恬然,暗自忐忑起来。以小梨的聪明细心,不会什么都察觉不出吧,她怎么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戴好手镯,谢羽杨转身要走,却被李沁拉住了手:“音乐起,我请谢先生跳一支舞。先生们,收起你们的羡慕嫉妒恨,邀请你们的女伴,共舞吧。”又是一阵掌声、口哨声,全场的人群逐渐散开。

  舞曲声起,李沁从礼仪小姐手上拿了一朵金色的玫瑰为他别在领口:“这回真成皇帝了。”“达成你的心愿。”谢羽杨笑得很优雅。李沁的想法,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可是这一刻,他愿意成全她,这是他作为一个男人应该有的风度。

  李沁看到他的眼神,浅笑着垂下眼帘。这个不怎么爱笑的人,他真的笑起来的时候,能融化冰雪。

  而她更加明白的是他话里的意思,她这样精心的装扮,就是为了这一刻,属于她的辉煌,少了他的欣赏,又怎么能算完美。

  “你把所有人都比下去了,当之无愧的舞会女王。”谢羽杨侧目看看四周,放眼望去衣香黛影、云鬓环绕,可丝毫不影响李沁的出众。“是吗,听你夸我,我真高兴。今晚的一切都是我应得的荣耀,我用心了。”李沁莞尔笑着,见谢羽杨下意识的去看小梨,不落痕迹的挡住他目光。

  “游戏开始了就不要半途而废。”李沁主动向谢羽杨伸出手。谢羽杨望着她,不置可否,却又忍不住道:“你以为这还是游戏吗?我不想伤害她。”

  “被伤害的前提是在意,如果不在意,根本谈不到伤害。你现在要弄清楚的是,她在不在意你。”李沁执起他另一只手,看着他的眼睛,等待着。谢羽杨闭目片刻,握紧李沁的手,走入舞动的人群中。

  很多人在拿着相机、手机拍照,他们的镜头下,谢羽杨和李沁是完美的一对,惊艳全场的一对。小梨看着他们,慢悠悠的转着心思。菲菲见她事不关己的淡然样子,把她拉到一旁:“喂,这个李沁到底什么来历?”

  “嗯?”小梨扭头看她,见她表情有点怪,奇道:“她是谢羽杨的朋友啊,前两天还跟我们一起去南锣鼓巷玩儿。”“我是说她是干什么的?跟谢羽杨认识多久了?”菲菲觉得小梨怎么忽然迟钝了呢,连她这么问的意思都猜不出。

  小梨再次把视线转移到那两人身上:“这我倒没问过,也不关我的事。”“你怎么那么傻呀,这样一个女人在你未婚夫身边,你也不问清楚了?”小梨气定神闲的样子,让菲菲替她干着急。

  “他们要玩游戏就让他们玩去,我无所谓,只要他真能开心就好。”小梨看着的舞池里翩翩起舞的人影,淡淡的笑意挂在嘴角。菲菲愣了愣,搞不懂她这是什么意思:“好,挺好就好,那你好好看吧,当我没说。”

  小梨陪着笑替菲菲整了整头发上的发饰,菲菲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这个小没良心的,人家替她着急,她倒好像没事人。

  不远处,谢羽杨说着什么,李沁目光轻柔地望着他,不时地伏在他肩头轻笑。两个人轻盈地旋转,谢羽杨高大挺拔,舞步标准,李沁衣带飘飘,身姿纤然。

  “我发现,你其实不是那种看不懂别人心思的人,你看不明白的就只有黎小梨。”李沁凝视着谢羽杨的眼睛,目光中透着真诚。“当局者迷吧。”谢羽杨并不反驳她的话。

  李沁轻叹一声,希望这舞曲持续的久一点,让她能多拥有一些记忆。有些人,相逢的太晚,注定成为陌路,不是想不明白,是那种淡淡的漾起在心底的情绪,天知地知自己深知。她本是豪爽女子,不知怎的,这一刻眼角竟起了朦胧的水雾。

  小梨的笑渐渐不那么自然了,她从那两人的神情里看出了些不一样的东西,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再抬头看他们,却正对上李沁的目光,李沁浅笑着冲她挥了挥手,谢羽杨也望了过来,冲她笑笑。

  很相配,他们的笑,他们的目光,都很相配。小梨的心似是被什么抓了一下,突然有一种想躲开的念头,她忽然抓紧菲菲的手,可是还没等她将想法付之行动。李沁已经牵着谢羽杨向她走来。

  “小梨,谢羽杨舞跳得不错,就是有些僵硬,跟走正步差不多。” “我看你们跳得挺好啊。”小梨礼貌的笑笑,嘴上夸奖着,心里却在想,你们的戏演得可真默契。

  菲菲看了小梨一眼,也跟着帮腔:“就是,跳得挺不错。一看李沁姐就是高手,男朋友一定也是舞林高手了。”

  李沁自然明白这小姑娘是什么意思,菲菲不像小梨那么硬撑着情绪,这小姑娘喜怒都摆在脸上。不想激怒她俩,李沁从容的笑了笑,把谢羽杨推到小梨身边:“你们看不出是我带他吗?再跳下去,我这贵得吓人的高跟鞋就保不住了。”谢羽杨知道李沁是故意的,也不好说什么,只得掩饰地去拿饮品。

  “他跳得那么差吗?我还真没看出来,我就说他不会跳舞,他还不承认,沁姐你真该教教他,不然他得把人家的鞋给踩坏了。”小梨斜了谢羽杨一眼,微撇着嘴角。谢羽杨心里暗笑,知道小丫头这是不高兴了,轻拍着她的背。

  他这个纵容宠爱的眼神小梨歪着脑袋赌气没留意,却落在李沁眼里,李沁笑着拍了拍菲菲的肩:“好了,你们玩会儿,我要陪公司客户跳几支舞,如果招呼不到,你们别怪罪啊。”“不会不会,李沁姐你忙你的。”菲菲巴不得李沁赶紧消失,管她去干嘛,消失就好。

  小梨看了看一直等在李沁身后的一个胖胖的秃头男士,不禁有些厌恶:“那个人那么难看,你干嘛跟他跳舞,不要去。”李沁愣了一下,看小梨一脸的不屑,叹了口气:“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还小,体会不到。好了,不陪你们了。”

  李沁走开了,谢羽杨拿了一杯西瓜汁递给小梨:“累不累?”小梨跟他媚笑:“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累不累的不要紧,你开心就好。”她还不善于隐藏,那笑容牵强的很,更像是发泄。眼见她气呼呼的神情,谢羽杨说不出的高兴,搂着她的腰往大厅门口走,菲菲紧跟其后。

  李沁和秃头男士舞罢,回过身,正看到这一幕,望着谢羽杨颀长的身影远去,眼帘微垂,转身离开了舞池,顺手抄起一杯红酒一饮而尽。

  停车场外,小梨倒也没别扭,谢羽杨给她开车门,她很顺从的上车去了,只是上了车之后一言不发。

  此后的几天,两人相处还算平稳,小梨没有提起任何有关李沁的话题,可是谢羽杨来看她的时候无意中发现,她把丛小天送给她的那个赛车模型收了起来。原先那赛车模型连同玻璃罩一直都放在她书房最显眼的位置。

  也许,李沁的这个主意还真的起到了效果。谢羽杨想到这里,有些高兴,又隐隐的不安,小梨这次的表现出乎意料的平静。

  晚上,在黎家吃了饭,谢羽杨开车往回走。刚到四环,电话响了。“喂?”他没看来电显示,直接把蓝牙耳机塞在耳朵里。“是我。”李沁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年会后,她有一周没有联系过自己,谢羽杨很好奇她会这么晚打来电话,随口问:“有事吗?”“你在哪儿?”李沁的声音听起来哑哑的。

  谢羽杨看了看四外:“四环。”“你能来接我吗?我在八达岭高速小汤山段。”李沁把自己的具体位置告诉他。

  “车坏了?”谢羽杨忙出了辅路,掉头往北。“你过来再说吧。”李沁有气无力的说。谢羽杨挂了电话,提高了车速,他听得出,李沁的声音不对。

  谎言

  一路狂飚,谢羽杨怕错过李沁的车,戴了夜视镜。小汤山段,路边没有一辆打着双闪的车。谢羽杨放慢了速度,终于在路边找到她。她没开车,而是倦缩着坐在路边。谢羽杨停了车,飞快地下了车,快步走到她跟前。

  李沁光着脚,身上只穿了衬衣、短裙,包被扔在一旁,物品散落一地。她知道他来了,可是她已经被冻得说不出话。谢羽杨脱下皮衣把她包裹起来:“上车去。”眼泪滴落在谢羽杨的手上,倦缩在他的怀里,李沁哭得几欲抽搐。

  谢羽杨没有再说话,将她抱上了车,将暖风开到最大,又下车把散落的物品收回包里,才上了车。

  电话响了,是李沁的。李沁死攥着电话,没有接。谢羽杨想了想,从李沁手里抢过了手机。

  “怎么样,冻死没有?呵呵,受不了了就求我,我回去救你,哈哈哈……”谢羽杨看了一眼电话号码,就挂断了:“是他吗?”李沁把脸转向窗外,一句话都不说。谢羽杨发动了车,她不用说,他也能猜到了。

  柏林爱乐,李沁家的楼下,谢羽杨停下了车:“要我送你上去吗?”“不用。”李沁活动了下手脚,把皮衣脱下想还给他。“穿着吧。”谢羽杨把衣服披回她肩上:“改天再还我。”

  李沁点点头,拿了包和手机开了车门,谢羽杨刚要下车,李沁却拉住了他:“你走吧。今天的事,谢谢你,你又救了我一回。”

  谢羽杨没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她下了车,消失在楼门口。他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报了刚刚记下的电话号码:“查这个人,查到底。”

  过了两天,李沁约了谢羽杨,谢羽杨如约而至。李沁有些憔悴,见他来了,也没有起身。“没点东西吃?”谢羽杨笑笑,拿了菜单看。

  “你知道吗,他今天上午到公司找我,跪在那里求我,让我放过他,说有人威胁他,再不老实就滚出北京。是不是你找人干的?”李沁说起前男友,声音有些颤抖。她朋友虽多,可有这个能量能把人赶出北京的不多。

  谢羽杨仍然看着菜单:“事情要解决,还是彻底一些好。”“谢羽杨,你不觉得应该事先跟我说一声吗?”李沁转了语气,秀眉微皱。谢羽杨没有理她,叫了服务生过来,点了一荤两素、两盅汤,慢条斯理的:“解决一个混蛋,用得着说这么多嘛。”

  李沁冷哼一声,拿了包想走:“你一人吃吧。”谢羽杨拦住她,拉她坐在对面:“把饭吃完,随便你。”“你管得着吗?”李沁对他的态度有些恼,忽然有点理解小梨,这个人有时候做事真令人捉摸不透,还是这些高干子弟都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