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狐狸的秘密_章14

颜月溪Ctrl+D 收藏本站

  女人住柏林爱乐,很不错的住宅区。车停了,女人把外套放在后座上:“我叫李沁,我知道,再说谢字就是第三次了,不说了。你开车小心。”谢羽杨点点头,等她下了车,开车离开了。他不经意地瞟了下右后镜,看到李沁单薄的身影目送他离开。

  周樵樵的电话打过来,问他在哪儿。“我们刚从酒吧出来,事儿已经料理完了,那几个小子认栽,屁话没有。你怎么样,送佛送到西?”“总不能把她扔大街上吧,放心我没事,正往家赶。”谢羽杨不想让朋友替他担心。

  这一路风平浪静,谢羽杨缓缓地跟着前面的车游车河。之前酒吧里那番景象似乎已经远去,他脑袋一恢复正常就开始想小梨。她是一得机会就跟丛小天搞一块儿,不能这么由着她。谢羽杨沉下心思,思索着该怎么解决这个大麻烦。

  小梨回家之后,看到手机上几个未接来电都是谢羽杨,时间还挺密集,想打回去问问他,是不是有事找她,想想又算了。十点多了,估计他也睡了。

  几天后,谢羽杨下班之后去停车场开车,坐在车里愣了一会儿,想想该去哪儿。想去找小梨,可一想到她对自己那么冷淡,他又有点犹豫。爱得越深,越在意她的反应,在意她对自己的回应。

  算了!他叹了口气,发动了车,缓缓开出了单位大院。进主路,盘桥,加速,看着前面的路,他苦笑,想好了不要去,可还是不由自主往她家走。谢羽杨,你真是走火入魔了。

  这个时间,城里应该堵得水泄不通,可是去玉泉山的路上,越走车越少。谢羽杨不经意地抬头看了下后视镜,微微皱了一下眉。车后,一辆宝蓝色的CP,不紧不慢地跟着。

  这辆车,似乎一直跟着他!

  前方右侧有块空地,谢羽杨向右猛打方向盘,快速驶了进去,停下了车。蓝色CP没有驶进来,而是在路边停了下来。谢羽杨从倒后镜里观察着,思量着要不要下车。他还没想好,那辆CP也跟了过来,停在了他的车旁。

  车门开了,一个女人走过来,敲了敲他的车窗。谢羽杨放下车窗,冷冷地望着她。女人嫣然一笑:“怎么?不认识了?”谢羽杨看着女人娇好的容貌想了想,没有一丝印象。

  女人又笑了笑,开了车门,坐在副驾上:“恩人,那晚告诉过你,我叫李沁。”谢羽杨想起了那个晚上,想起了她:“哦,想起来了。”此时的她,妆容得体、穿着时尚,和夜晚判若两人,想不起来也正常。

  李沁见他眉头松了一点,双手合十冲天拜了拜:“谢天谢地,要是你不记得,我还得给你讲整个事件的过程。”

  “你怎么知道我工作单位的?还跟着我?”谢羽杨刚问完这句话,手机就响了。会是小梨吗,他一激灵,忙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周樵樵。谢羽杨失望地叹了口气,按了接听:“喂,樵樵……算了,你们去吧,我今天不想去,嗯,有事,就这样。”

  “就是他。”李沁指了指他的手机。谢羽杨不明白李沁的意思,不解地看向她。“你问题的答案啊。那天我把手包和手机全丢了,第二天,这位助人为乐的周樵樵同志给我公司打电话,把东西还给了我。为了表示感谢,我请他吃了饭。”

  周樵樵那家伙,他可真多事儿,难怪他打小儿就受女孩子欢迎,谢羽杨无奈的心里苦笑,猜到他们吃饭的时候谈到了他,诧异的问:“那你跟着我又为了什么?”“请你吃饭啊。”李沁回答的落落大方。

  “请我吃饭?”谢羽杨心不在焉的摆弄着手机,小梨的照片出现在显示屏上,她的笑容甜美如花,忽然抬起头看着李沁:“你还想打听谁?”

  李沁被他冷不丁的一问愣了一下,想起他之前看着手机屏幕失落的神情,心里暗笑着,嘴上跟他调侃:“对啊,是想问问,你那些哥们儿挺能打的,把那个草包打得连他妈都不认得了,我要挨个请你们。”

  你也不想想他们是干嘛的,都是部队大院长大的,打起架来谁是他们对手。“不必了。”谢羽杨紧握住手机,下了逐客令:“我还有事,你自便吧。”“可是我饿了。”李沁故意跟他打趣,想逗逗他。

  “这跟我有关吗?”谢羽杨反问一句,眼神和语气一样冷淡。从没有人拒绝过她的饭局,这可真是个稀奇品种啊。李沁瞪着眼前这个冷得跟冰块一样的人物,好奇心越来越强。

  他和那个周樵樵不一样,那人是个妖孽,对付女人游刃有余,轻易不能招惹的那种,而眼前这人,跟周樵樵恰恰相反,尽管看起来俱是品貌一流的公子哥儿,可一交谈,就能感觉两人差别大了。也许,他比那人有趣的多。

  “你连人都救了,难道吝啬一顿饭?我一饿胃就疼,现在已经开始疼了,我不请你了,你请我。大晚上的,你把我带的这么偏僻,我又是个路盲,回去的路都找不到。”李沁故意装出可怜兮兮的样子,跟谢羽杨软磨硬泡。

  “好了,好了。”谢羽杨心想这个女人真是难缠加话多,算了,心情不好,还是不要去找小梨了,看了李沁一眼:“想吃饭就跟着走。”

  “你说了就得算啊,不许把我甩了。”李沁打开车门下车去。“行了,知道了。”谢羽杨无奈地摆了摆手,发动了车。李沁笑着上了自己的车,尾随着他的车。

  同游

  谢羽杨回了翠微路,在一家山西面馆外停了下来。李沁看了看附近,跑到他车前敲了敲玻璃:“这里不是停车场,能随便停吗?”“停你的吧。”谢羽杨表情淡淡的。李沁立刻明了这是他的地盘,放心地跑回车里把车停好。

  面馆地儿不大,座位基本都坐满了,李沁跟在谢羽杨身后,皱了皱眉。前台的领班看到谢羽杨忙迎了过来:“谢哥,来了。”说完,领着谢羽杨上了二楼。李沁看清了谢羽杨军装肩章上的军衔,把他的身份猜了大概,也就踏实地跟着。

  一个不大的单间,墙壁上挂着晋北民俗的工艺品。李沁饶有兴致地拿着手机拍这儿拍那儿,谢羽杨之前没带女人来过这里,领班不自禁的打量了一下她,又转向谢羽杨:“谢哥,还照样上吗?”

  谢羽杨看了看李沁,还是决定尊重一下女士:“别拍了,看你想吃什么。”“无所谓,面食我都爱。”李沁根本没回头,拿着一串布艺五毒看个没完。

  领班出去下单了,李沁把手机递给谢羽杨:“帮个忙。”说着,摆了个俏皮的POSE笑嘻嘻地看他。谢羽杨拿起手机,替她拍了照。李沁放下工艺品,坐回桌上翻看着照片:“今天可有的发了,我的博客都快长草了呢。”

  谢羽杨没有理会,垂着眼帘,自顾倒了杯茶喝。李沁眼角瞥着他,觉得他安静下来的时候有一种入定如佛的气质。如此年轻,却能有这样气质的男人,不多。

  “刚才那女的三十好几了吧,叫你哥你不觉得寒碜?”李沁打趣的揶揄谢羽杨。谢羽杨哼一声:“爱叫什么叫什么。”

  真是没有幽默感,李沁歪头看了看他:“喂,你这个人太闷了,你女朋友受得了嘛?”“你不是胃疼嘛,还这么多话。”谢羽杨把军帽和军装都挂到衣帽架上。李沁从背后打量他,身材真是不错。

  “那是借口。”李沁漫不经心的翻看着手机微博,发了一条微博后,坏笑着看谢羽杨:“我的饭局还没人拒绝过,你严重打击了我的自尊心。”谢羽杨冷哼了一声:“总要有个例外。”

  服务生进来上菜,一些精致的风味小吃,两大碗宽宽的面条,还浇着红油。“呦。”李沁立刻拿着手机又一个劲儿的拍:“这么大一碗,我一周的减肥全泡汤了。”

  谢羽杨不理她,吃自己的,闻到面里的麻油香,他才发觉自己是真饿了,一天的忙碌,闲下来满脑子都是跟小梨的别扭,他都不记得中午吃没吃饭。

  李沁边吃边偷看着他,他夹什么菜,她就夹什么,他筷子刚要碰到,菜迅速地被她夹走。一次两次算意外,五次六次可就是成心了。谢羽杨停下来,看着她。李沁就跟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一样,看着他眨眨眼:“怎么不吃?挺好吃的。”

  “你让我吃吗?”谢羽杨反问,觉得这女人肯定是故意的。李沁憋着笑看着他,最后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抢着吃好吃嘛,这你都不懂。”谢羽杨有些泄气,怎么就碰上这么个人:“好了,说说你的目的吧。”

  “我没什么目的,就是想跟你吃饭。”李沁倒也干脆,并不拐弯抹角。“那现在吃了,没别的事儿了吧。我先走了。”说着,谢羽杨起身要走。

  “喂!”李沁忙把他拉住,按在椅子上:“你这人真是怪,吃个饭嘛,当然是高高兴兴的,你可好,随时憋着气要发作一样,那你吃的可不是饭,是气。”听了这话,谢羽杨倒也没言语,闷闷地坐在椅子上,打开手机看看有没有小梨的短信。

  李沁绷着脸瞧他,坐下来把碗一推:“小女生很难缠吧?”“你说你自己?”谢羽杨瞥她一眼。

  见他开口说话了,李沁的笑容又回到脸上:“我可不是小女生,可没那么萝莉可爱,我说的是你手机上的小美女。”谢羽杨警惕地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行了,别否认。”李沁给他加了茶水,拿起自己的杯子碰了碰他的:“我借你手机时就看到了,小美女嘛,都不好伺候。”“你又知道了。”谢羽杨出于礼貌,拿起茶喝了一口。

  李沁坏坏地笑了笑:“我当然知道,因为我也是美女。”谢羽杨点了下头,坐正身子,直视她眼睛:“别绕圈子了,你打听我、跟踪我、想办法跟我接触,到底什么目的?”李沁端着茶杯瞄着他,想了想,试探:“想追你呗。”

  “没可能。”谢羽杨冷冷的回绝。“我知道。”李沁没有生气,反而向谢羽杨慧黠一笑:“今天看你的神不守舍的情形,就知道自己不可能了。”谢羽杨这才眉头舒展,有些笑意。李沁暗道,原来你会笑。

  “看着自己的救命恩人这么为情所困,我还真有点不落忍。怎么样,说说看,我帮你出出主意,追女孩子可是门学问,尤其是追漂亮的小女生。”李沁一脸真诚的看着谢羽杨。谢羽杨不得不承认她的观察力,可又不愿跟个萍水相逢的人谈自己的事:“吃完了没有,吃完了赶紧撤吧。”

  “你这么木木的,面瘫加冰山,可不是小女生喜欢的,你要是天天宠着捧着,她怎么知道自己是不是在乎你,你要适当时撤掉你对她的保护伞,让她想起你的好。”李沁主动点拨。

  谢羽杨本想立刻离开,可听了她的话,心里不禁一动。是啊,自己从没让小梨受过委屈,不管有什么摩擦也都是他忍让、包容。而他对小梨而言,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她又怎么知道自己对她的重要性呢?

  李沁看他面无表情沉思不语的样子,突然觉得这个男人真是酷到家了,心不知怎么就热了:“让我帮你吧,既然追不到你,就让你幸福吧,我会让她知道你的重要。”谢羽杨不置可否地看着她,她值得信任吗?

  李沁迎视着他目光中的审视,收起了妩媚的笑:“信我,无论如何我不会害自己的恩人。”谢羽杨错开目光,看着手机上小梨妩媚的笑脸,不知是不是该这么做。他和小梨相处了这么久,总像是有一道看不见的墙隔在两人中间,让他们无法融入对方的生活。

  李沁知道他在考虑,笑了笑,拿出张名片放在他面前:“你神通广大,应该能查到我我的底细,慢慢查,想好电联吧,我先撤了。”

  谢羽杨抬起头,李沁扬长而去,拿起名片看一眼,原来她竟是普华永道的人力资源经理。那可是国际知名的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一向以严谨著称,难怪她那么容易就能摸准别人心思,原来是搞人力资源的。

  黎明城又出京考察去了,每次他一出差,家里除了警卫员和司机,就剩小梨和唐阿姨做伴儿。那么大的房子,那么多房间,就她们两个人,显得空荡荡的,寂静无比。

  黎明城临走前交代唐阿姨看着小梨,除非谢羽杨陪同,否则不许她单独外出,因此小梨一直被关在家里。自从那次冷饮店偶遇,她也没再联系丛小天,觉得自己还是跟他保持距离比较好。菲菲偶尔会来陪她聊聊,但也只是偶尔。

  闲着的时候,她也会想起谢羽杨,觉得他给她的电话似乎比以前少了很多,而且总是很忙很忙。有次开车带她出去逛逛,前后不过两三个小时,他就推说有事要先走。

  哼!我还没嫁你呢,你就烦我了。小梨对着电脑里谢羽杨的一张照片,给他画了两撇胡子:“可恶的家伙,等我能出去玩了,我让你找都不找不到我,走着瞧。”说归说,气归气,想想现在的处境,小梨除了期盼他能多些时间带她出牢笼,还真的没其他办法。

  清晨,小梨一个人坐在偌大的餐厅上吃早餐,一点口味都没有,勉强喝了口牛奶,就再也吃不下去了,盯着一桌子的盘盘碟碟发呆。

  什么声音?小梨竖着耳朵听了听,好像是手机响了。现在听到手机响,就象听到监狱里的放风铃一样。 顾不得擦嘴,她把手机掏出来,看到是谢羽杨的号码,按下接听。

  “喂,什么事?”小梨装作漫不经心,边上楼回房间边问话,不想给他听出来她在等他电话。“你今天起得很早嘛。”谢羽杨有点诧异。小梨耸耸鼻子,坐在床边上:“你怎么知道我起来了,我还在被窝里,现在是梦游。你今天不用上班吗?”

  谢羽杨笑了一下:“你过糊涂了,今天周六。”“哦。我天天闷在家里,根本没时间概念,不糊涂才怪呢。”小梨脑子里飞快回想这天是几月几号。

  “那,出去走走?”谢羽杨征求小梨的意见。就等着他这句话呢,小梨蹭的站起来,打开衣柜看着衣服:“去哪儿啊?天气这么好,最好是户外活动,嗯?我们去看电影吧。”

  谢羽杨知道最近把她闷坏了,不禁有些心疼:“好,你高兴就好。”“你几点来接我?”小梨拿了顶帽子戴在头上比了比,最终选了一顶毛绒绒的白色狐狸毛帽子。

  谢羽杨刚想回答,心念一闪,转了话锋:“让司机送你过来,我们约个地方见。”小梨的手停了一下,约个地方见?他还是头一次这样,算了,不管了,只要能出去。

  他们约了时间在南锣鼓巷见,司机听了这个地点,有点儿纳闷,但既然是谢羽杨安排的,他也没太在意。

  小梨回国后,没人带她具体游览过北京的名胜古迹,更别提胡同游了。车一驶近南锣鼓巷牌楼,满眼的人群就把她看得有些发愣:怎么这么多人,这是个什么地方啊。谢羽杨怎么想起来这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