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狐狸的秘密_章12

颜月溪Ctrl+D 收藏本站

  “你没喝多呀?不是跟美女出去了?”小梨猜到刚才他的朋友是故意要捉弄她。谢羽杨无声的笑笑:“他们骗你呢,我刚才去了趟厕所。”“那你干嘛把电话给他,我不喜欢跟无聊的人说话。”小梨嘟囔一句。

  叶小航和程铮对视一眼,程铮戳他脑袋:“无聊的人。”“都是我朋友,跟你闹着玩儿呢。”谢羽杨听着她的语气有点来气。

  似乎察觉到谢羽杨的反应有些冷淡,小梨语气倒也缓了下来,声音轻柔了许多:“过两天是圣诞节,你下班以后到我家来吧,我给你做烤火鸡和沙朗牛排。”她会这么说,谢羽杨倒是很意外,随即想到这肯定是黎明城的主意,嗯了一声:“好。”

  “你早点回家啊,别玩太久,外面好像下雪了。”小梨站在窗口,看着天空中轻柔的雪花纷飞。这一下谢羽杨没法儿再跟她计较白天的事了,不知不觉就软着声儿跟她说话。两人没话找话磨叽半天,谢羽杨忽然觉得头不怎么疼了。

  看着坐在一旁的程铮和叶小航一副竖起耳朵偷听的架势,谢羽杨挨个儿踹他们一脚,跟小梨低语几句,嘱咐她:“天不早了,你也早点睡,今天也累了一天。”小梨轻轻地应了一声,就把电话挂了。谢羽杨听她最后那几句温声细语,心情平复了许多。

  叶小航等他打完电话才道:“我说什么来着,指望他给咱爷们长脸是不可能了。刚才还气吼吼的要骂她,一接到她电话就颓了。‘宝贝,你早点睡’,妈爷子,浑身起鸡皮疙瘩。”

  “呀,程煜,你怎么来了?”谢羽杨忽然惊呼。叶小航条件反射的回头看,脖子扭到一半意识到中计,可已经晚了,回头就看到程铮和谢羽杨笑得东倒西歪。

  “不许笑,笑什么笑。我跟你们说件事,那天我跟以前的战友吃饭,他们说周樵樵在成都玩的挺大,军分区上下震动。”叶小航转移话题。其余几人听到这话,让他细讲讲。

  “成都军区是个老军区,对樵樵这样的空降,估计有很多老资格不服气,不过他真要是狠起来,也够劲儿,就看那些人识相不识相了。”程铮家跟周樵樵住一个大院儿,还是对门,他的情况知道不少。

  周樵樵那个人,也是个能闹腾的事儿主,关于他的传言一直就是部队圈里经久不衰的段子,搁哪儿他都扎眼,有多少女人爱他,就有多少男人恨他。

  叶小航替他妹妹担心:“成都美女如云,不知道他会不会陷到温柔乡里拔不出来了。”“我看不会的,樵樵他就是嘴硬,其实心里有谱儿,对小舸的心也没得说。怎么样,要不要我打个电话给他,让他回京来聚聚?正好趁着小舸也放寒假回来。”谢羽杨坐起来直直身子。

  “哎呀,不巧,我这个圣诞节可能不在国内,我跟那谁说好了去印度旅行。”程铮思量着自己的日程安排,他的行程表早就排的满满的。

  “切,扫兴。等我到时候跟樵樵打个电话,过年的时候咱们哥儿几个好好聚聚。”谢羽杨看着叶小航,叶小航点了点头。

  喝了酒包间里有点热,谢羽杨走出去透口气。洗手间外的水池边,谢羽杨捧了一把水在手里湿湿脸,冷水的刺激让他精神了许多,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脸上都是水珠儿,他甩了甩,随手拿张纸巾擦脸。

  忽然间,他感觉到有人在他臀部轻微蹭了一下,警觉的四下去看,旁边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女人,正在洗手。

  那女人气质不俗,一袭长裙优雅得体,看起来不像是混夜店的女人。谢羽杨有些疑惑,可身边也没别人了呀,不是她能是谁?也许是自己的错觉?可刚才那一下真不像是错觉。

  女人见谢羽杨有点愣,情知自己已经引起了他的注意,莞尔一笑。从手包里取出一张名片,轻轻放在洗手台上。“上面有我电话。”一阵幽幽的香风飘过,她有意挨着谢羽杨身边过去,很有技巧的不擦到他衣服。

  谢羽杨垂着眼帘,站在原地不动,尽管他不常出入声色场所,这样的艳遇却不是头一次。眼角瞥了眼名片,果然是金融街某公司的高级白领,城市的夜晚多得是这样的人,就算不想跟她牵扯,也没必要让对方没面子。

  掏出手机,看到屏幕上小梨的照片,他心里有种温淡的兴奋,合上手机,回包间去了。那张名片孤独的躺在洗手台上。

  圣诞节的时候,谢羽杨到黎家来陪小梨过平安夜。小梨穿着红色毛衣和小黑裙,头上戴着可爱的驯鹿角发夹,漂亮的喜气洋洋。看到谢羽杨进来,也给他一个驯鹿角戴在头上。

  “我不戴这个。”他觉得幼稚,而且可笑。

  “要戴。”她蛮坚持。

  “我穿着军装呢。”

  “把外套脱了。”

  “好吧。”他除了妥协没有别的办法。

  小梨看到他脱了外套把驯鹿角戴在头上,忍不住大笑起来。谢羽杨刚想摘,她按住他的手,不许他往下摘。以前她和爸爸妈妈一起过圣诞,爸爸妈妈都戴着驯鹿角,邻居们也会戴,谁也不会觉得圣诞这一天戴着驯鹿角有啥奇怪。

  谢羽杨送了个限量版的钻石芭比娃娃给小梨,娃娃浑身上下镶着小粒钻石,看起来亮闪闪的,非常漂亮。小梨很是喜欢,圣诞树五颜六色的灯光下,那娃娃甭提多耀眼了。

  谢羽杨站在一边看着她,见她很喜欢他送的礼物,欣慰不已,开玩笑的问:“你不送我个礼物吗?”小梨侧目看他一眼,见他眼中闪烁着狡狯的光彩,嘴唇微抿:“你想要什么?”“我想……我要好好想想。”谢羽杨故意做出思考的样子。

  看到小梨跪坐在圣诞树边上拆别的礼物,脖子上挂的铂金链子一闪一闪,谢羽杨道:“把这条项链给我好不好?”他想要她的贴身之物,好时时戴在身上。

  “这个不能给你。”小梨拒绝的很干脆,看也不看谢羽杨。谢羽杨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有点尴尬。小梨俏皮的笑笑,向他招手:“你过来,我给你别的。”谢羽杨靠过去,索性也坐下。

  “你把眼睛闭上啊,不然我怎么送你礼物?”小梨狡狯的看着谢羽杨。谢羽杨闭上眼睛,等待她的吻。谁知等了半天她也没吻他,他的手里却多了个毛茸茸的东西,睁开眼睛一看,是小梨常抱在怀里那只泰迪小熊公仔。

  “啊,你把它送给我?”谢羽杨多少有点失望。他又不是女孩子,喜欢这些毛绒玩具,可是她送的,他好意思不要?

  “你不喜欢吗?”小梨观察谢羽杨的表情,看他眼睛里会不会有不屑的情绪。谢羽杨无奈的看了泰迪小熊一眼,忍俊不禁:“我很喜欢,憨头憨脑的蛮可爱。”小梨这才又笑了,拿起项链坠,告诉谢羽杨:“这里面有我爸爸妈妈的照片,所以不能给你。”

  原来是这样,谢羽杨明白了,点了点头。小梨收到的那些礼物里,有一个非常漂亮的古董音乐盒,打开以后,一个漂亮的水晶跳舞小人儿随着音乐旋转起舞,小梨看着那个音乐盒呆呆出神。

  “小梨……”谢羽杨已经叫了她好几声,她都好似没听到。“小梨!”他只好加大声音。

  “唉。”小梨回过神来,惊愕的看着他。谢羽杨温和的笑笑:“这是谁送给你的?”小梨没有立刻回答,等了一会儿才轻声道:“是我在英国的家庭教师。”那个名字,她不想再提起,尽管她一直放在心底,从不曾忘记。

  谢羽杨嗯了一声,没有再多问。房间里的暖气很足,小梨的脸蛋儿娇艳精致,可是她半天不说话,不知道在想什么心事。谢羽杨忍不住凑过去搂住她,轻轻的蹭她的脸,这样的夜晚,家里又只有他们两个人,他很想和她亲热一点。

  “你干嘛。”小梨很小声的说,似乎有点抗拒他的温存。她还不大习惯,另一个男人这样抱她。“我抱抱你。”谢羽杨莞尔一笑,亲她小脸。

  小梨浑身一颤,本能的把身体缩了缩,试图减少身体和他接触的面积。谢羽杨注意到这个细节,心里一紧:“不高兴我抱你吗?”“不是的。”小梨摇摇头,补充道:“只是不习惯。”“那你习惯了就好了。”谢羽杨宠溺的把她抱得更紧。她无法挣脱,只能这样任由他抱着,可是怀里紧紧的抱着那个音乐盒。

  “小梨,亲我一下好吗?”谢羽杨低声在小梨耳边道。他早就沉醉了,所以期望她回应。小梨嗯了一声,嘴唇贴在他脸上,给了他一个甜吻。他还想要,于是她又在他脖子上吻了一下。谢羽杨满足了,小梨并不是敷衍,他能感觉得到。

  元旦过后,黎明城见小梨整天在家里无所事事、游手好闲,敦促她考大学。“我被您抓回来的时候,高中都没毕业,您让我怎么考呀。”小梨满脸的不情愿。她的中文程度一般,读写虽不成问题,可一下子想达到国内高中毕业的水平却是不可能。

  黎明城也知道他家这丫头不爱学习,送她进普通大学无异于赶鸭子上架,思量一番之后,干脆把谢羽杨找来商量。毕竟从今往后,他也是小梨的亲人了。

  “爷爷,小梨不是喜欢跳舞吗,而且也有基础,不如送她去军艺(解放军艺术学院简称)吧,让她继续学舞蹈,我来安排。”谢羽杨对小梨的秉性不是一般二般的了解,知道她怕苦,也耐不住性子学别的。去军艺,不仅可以给她找点事做,也能磨磨她性子。

  他的这个主意让黎明城有些动摇,本来他是不赞成孙女儿再走她妈妈的路,当舞蹈家的,可小梨这丫头,天生的舞蹈演员身材不说,让她学别的怕是也学不来。她不笨,她很聪明,可她心不在焉,早就没有上学的心思。

  “也是个办法。”黎明城点点头,现在他对谢羽杨这个孙女婿是信任有加,事关小梨的未来,不和谢羽杨商量和谁商量。黎明城有个很大的优点,他不像一般上了年纪又身居高位的人那样思想僵化听不进意见,他喜欢听听别人的想法,哪怕是小辈人,只要他们说到点子上,他就听得进。

  “爷爷,这事儿您和小梨提过没有,您想送她去上学?”谢羽杨试探的问。黎明城摇头:“还没有说,那丫头倔的很,让她上学她一定不肯,不用跟她商量,等我们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她不去也得去。”

  “要不,我去跟小梨说一下,听听她的意思。”谢羽杨总觉得这件事要是不和小梨商量,他们就替她做主,只怕她未必会领情呢。小梨那孩子,真拗起来也让人够受的。

  黎明城思忖片刻:“还是我去跟她说吧。”谢羽杨猜到黎明城是想和小梨深入谈谈,也就没有再说什么,着手找人安排小梨去军艺的事。

  冷战

  小梨一听说黎明城要送她去军艺,一百个不答应。“我不要去军校,不要穿军装。”小梨的态度很坚决,一副任她爷爷怎么说也不动容的样子。

  “军艺并不像普通军校那么严,再说,让你去学跳舞有什么不好。”黎明城劝小梨。小梨忽然抬头看她爷爷:“这是不是谢羽杨的主意?”她脑子转的倒快。

  黎明城自然明白她这么问的用意,怕她对谢羽杨生了误会,沉着脸:“这是我的主意。你整天在家里呆着游手好闲,不是长久之计,你得找个事情做做。”“那我出去工作。”小梨赌气。

  “不行。你一没学历二没经验,出去工作能工作出什么来?”黎明城实话实说,黎小梨要是不凭着家里的关系,能找个屁工作,最多也就是凭着英语口语去大公司或者酒店混个前台,前提还是人家公司不计较她没学历。

  要是凭家里的关系,录用她的公司,又有几个敢真叫她工作,无非是拿工资混闲差。黎明城还真不愿他们家小梨去占人家这个便宜,自家孩子什么德行,他又不是不知道,干不了两天她就得烦了。

  “我去酒吧当啤酒小妹,去迪厅当DJ,要不就去快餐店端盘子,给杂志拍封面硬照。”小梨的志向倒也不高,她知道自己目前只能干这些。

  黎明城听了这话很生气:“你就这点出息?快二十的人了,人生一点志向和规划也没有?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在外面胡来,爷爷打断你的腿。”

  “您动不动就要打断我的腿,您倒是打一回试试,您把我打瘸了、残疾了,看谢羽杨还会不会要我。您说,我要是残了,他还会要我吗?”小梨才不怕她爷爷这不痛不痒的威胁,嬉皮笑脸跟爷爷撒娇。哪个爷爷会真把自己宝贝孙女儿打断腿。

  “你这鬼丫头,真是拿你没办法,不把爷爷气死你是不甘心的。”黎明城消了气,知道小梨一时半会也说不通,想着换个方式来劝她。

  “小梨呀……”黎明城向小梨招招手,让她走到自己面前。小梨不情愿的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爷爷跟前儿站着。

  “你现在已经是订过婚的人了,不能再跟从前一样由着自己性子来,你得学着当个好媳妇,知道吗,到了人家家里,人家可不会像爷爷这样宠着你,什么都不跟你计较,说轻说重都不往心里去。”黎明城看着孙女没心没肺的样子,心里咋个不急。

  小梨看着她爷爷,低声道:“谢羽杨说,他爸爸妈妈同意我们结婚后搬出来住,不和他们住在一起。”

  黎明城听了这话,倒有些意外,随即道:“就算谢家同意你们单过,你不可能一辈子在外面吧,总要与谢家人相处。我看你现在呀,就算是和小羽,你俩都未必能处得好,你太任性了,不考虑人家的感受。”

  “我都猜不透他整天想什么,他也不怎么笑,老是对我板着脸,好像我欠他钱没还似地。”小梨撅着小嘴报怨。其实她怎会不知道谢羽杨很喜欢她,她就是不乐意承认,就是要跟他别扭。

  黎明城假意瞪着她:“瞎说,我看他每次都对你很和气,总是迁就着你,你却总是对人家不理不睬,这样下去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