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狐狸的秘密_章11

颜月溪Ctrl+D 收藏本站

  小梨以为谢羽杨戏弄自己,小拳头不满的打在他腿上。谢羽杨轻轻搂着她的腰,把叉子给她:“想吃什么,自己选。”小梨吃了一口烤羊排。味道真是不错,肥而不腻很够味。再吃一口牛肉卷,也是外皮酥薄,肉质细嫩鲜美,一口咬下去回味无穷。

  谢羽杨怕她不够吃,又点了几样。最终,两人都吃得饱饱的。从餐厅出来,小梨开玩笑道:“我吃得太饱,走不动了,你背我。”“你穿着裙子我怎么背你啊。”谢羽杨打量她的小礼服。

  “不穿裙子你会背我?”小梨斜着眼睛等他的回答。“嗯。”谢羽杨居然轻轻应了一声。小梨咧开嘴直乐:“我很重的。”“再重我也背得动。”谢羽杨淡淡的说。

  回到黎家,黎明城看到谢羽杨带着小梨回来,问他们去了哪里。小梨告诉她爷爷,他们去吃东西了。

  “我吃的太饱了,都动不了了。”小梨搂着爷爷的脖子撒娇。黎明城点了点她脑袋:“馋嘴的丫头,你这好吃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了。”“还好我像我妈妈,吃得再多也不胖。”小梨得意的说。

  她要上楼去,忽然想起来谢羽杨还没走,踏上楼梯的一只脚收了回来,走到谢羽杨面前道:“你回去的时候,小心一点开车,到家给我打个电话。”

  他还没说要走呢,她就说这话,简直像是逐客了,他哪知道,小梨这是要说给黎明城听的。黎明城上回抱怨她不懂礼貌,谢羽杨来了走了她都不招呼,这回她就当着爷爷的面表现表现。

  尽管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谢羽杨还是点了点头。这天好歹也是他们订婚的大喜日子啊,这丫头怎么一点亲密的表示也没有,至少也得带他去她房里坐坐吧。从头到尾,他连抱抱她、亲亲她的机会都没有。

  小梨看了爷爷一眼,就知道爷爷对她的表现并不满意,于是凑过去在谢羽杨脸颊上吻了一下。话说到了,吻别也吻过了,爷爷总该满意了吧,小梨见谢羽杨表情有点呆,没有再说什么,独自上楼去了。

  她软软的唇带来的触觉还在脸颊上发烫,谢羽杨有点恍惚,觉得小梨这个吻实在勉强,可是他一时半会儿也要求不了她什么。她就是那个脾气,她和自己还不怎么熟呢。尽管他不断地想办法接近她,她总是对他不远不近,仿佛他们之间有种看不见的隔阂。

  “小羽,你上去看看她。”黎明城适时的提醒谢羽杨。谢羽杨回头看了黎明城一眼,见他满眼鼓励,便也不再犹豫,上楼去了。

  别扭

  小梨正在换衣服,背对着虚掩的房门。谢羽杨见门没关,刚想敲敲门,就看到她雪白的后背赤~裸着。他有些尴尬,上前不是,退回去也不是。

  小梨倒是镇定的很,看到他站在门口,也没表现的很惊讶。“你把门关上呀。”她轻轻地说,脱掉身上的礼服。虽只是背影,但少女完美的身体曲线令谢羽杨脑袋嗡嗡作响,所有的热血都争着往头顶上涌。

  等他把门关好了,走到她身后,她已经套上了一条家居的棉布裙子。大概是预感到他会从身后抱她,她没有动。等他真的张开双臂要抱了,她好似背后生了眼睛,忽然就弯下腰理了理裙子的蕾丝花边,闪了他一下。

  她是故意的,他能感觉到,于是他等着她站起来。她刚要往浴室走,已经被他抱住了。“我要去洗澡啦。”她轻轻地推他胳膊。他不肯放,抱的紧紧地,脸贴在她头顶上,吻她的头发。

  她起初还有些不大情愿,想到在宴会厅外那一幕,她就安静下来了。她和丛小天表现的那么亲密,他都一言不发,她搞不懂他是什么心思,好像知道她是在恶作剧,他并不中她的激将法,倒让她有些奇怪的沮丧。

  这是他第一次抱她,内心阵阵悸动,她的身体软乎乎的,被他抱在怀里一动不动,他低下头亲亲她头发,又亲亲她耳朵和侧脸,闻到她身上好闻的香水味,清新淡雅,少女的香气令他沉醉。

  “小梨……”谢羽杨把脸埋在小梨肩上。“嗯。”小梨应了一声等着他说话,可是他好久好久不说话,她不明白他到底想说什么,只觉得他搂着她的胳膊越来越紧了。

  好半天,他才又开口。“你是我的。”他的声音近乎呓语,早已意乱情迷。“说什么?”小梨没听清楚他的话,他怎么忽然那么小声。纳闷了,他到底要说什么?

  “我的小宝贝,让我亲亲。”他捧着她的小脸,手指轻触红唇,准备吻上去。

  “我的赛车模型你放哪儿了?”小梨总是能在电光火石间想起她自己的事。

  很煞风景的一句话。谢羽杨呆住了,表情瞬间凝固,嘴唇停留在她唇边不到一寸的距离。小梨还嫌不够,摇他胳膊:“快找给我,给我爷爷看到又要骂我了。”

  谢羽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放开小梨。小梨看到他的表情,眉尖一蹙,下意识的松开他胳膊,有点讷讷的望着他,眼神很无辜。

  谢羽杨克制住情绪,沉着声:“进客厅的时候交给唐阿姨了。”“我去拿。”小梨飞快的跑下楼去了,完全不顾及谢羽杨的心情。

  谢羽杨一个人站在那里,又恼火又伤心。这小东西,真能把人的魂都气个洞出来。过了一会儿,她倒好像没事人一样,提着她心爱的赛车模型上楼来了,看也不看谢羽杨一眼。

  谢羽杨看着她把盒子打开,把赛车模型拿出来,捧着看了半天,爱不释手,又见她把模型一会儿放到梳妆台上,一会儿放到床头柜上,一会儿又放到飘窗的窗台上,竟像是无处安置,搁在哪儿都觉得不妥。

  “放到你书房里吧,赶明儿我给你找个玻璃罩,把它装起来,不然在外面搁久了会落上灰尘。”谢羽杨心里焦躁,说出来的却是贴心的话。小梨侧过脸看他,眼神很复杂。

  谁说她没心,她心里有数的很,她知道他气得不轻,可她偏不愿迁就。她在英国时有个要好的女同学跟她说过,对男人,就要磨一磨他们的性子,才显得女孩儿矜贵。

  小梨把赛车模型放在床上,蹲坐在床边翻来覆去的看。谢羽杨走过去,俯下身向她道:“我先回去了,改天来看你。”“玻璃罩,别忘了。”小梨回脸看着他。谢羽杨闷着嗯了一声。

  看着他转身离去,小梨把脸贴在床上,余光瞥见他轻轻地替她关上了房间的门,嘴角上翘,有种阴谋得逞的快意。

  开车回家路上,谢羽杨越想心里越不痛快。他觉得自己对小梨已经够容忍了,她还是我行我素,一点也不考虑他的感受。都是天子骄子,都是独生子女,谁没点脾气。烦闷之余,他有点灰心,接叶小航电话时也是心不在焉。

  “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今儿订婚也不通知哥儿几个,要不是我哥跟我说,我还不知道呢。”叶小航的堂哥叶小舫跟谢羽杨在一个部门,是谢羽杨的领导。

  他这么说,倒让谢羽杨很过意不去,抱歉道:“不好意思,我们家这次没有操办,就请了家里几个亲戚,等结婚的时候一定请你们。这样好了,晚上我请你们喝酒。”“不用陪你媳妇儿?我可听说了,你去黎家去的那叫一个勤快,门槛儿都快被你踩烂了。”叶小航揶揄的笑。

  谢羽杨没有正面回答,岔开话题:“晚上你们都别开车,咱们今天一醉方休。”“行,庆祝你告别单身,从此跳出王老五阵营,晋升为王老六。”叶小航很爽快的答应了。谢羽杨又打了几个电话,把朋友们全约了出来。

  他们去了后海一家叫月光倾城的酒吧,这家酒吧的老板据说曾经是某大学的老师,辞职之后做生意发了财,花了不少钱把酒吧装修的非常有品位。谢羽杨他们是这里的常客,因此他们一进去,领班就自动带他们去包间。

  几个人在包间里喝酒,见谢羽杨情绪似乎有点异样,叶小航坐过去拍了下他的肩:“我怎么看你不大高兴似地,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没有啊。”谢羽杨掩饰的一笑。他并不想让别人看穿他的情绪。

  “我跟你说,对女人得有些耐心,尤其是十几岁的小萝莉,花招儿层出不穷。”叶小航眼明心亮,他跟谢羽杨认识不是一天两天了,一见他这神情,就算猜不到十分,也能估计个七八分。

  “烦得很。”谢羽杨手里的伏特加已经喝了一多半,酒精非但没让他忘记烦恼,反而更加郁闷。程铮扭过头看他:“烦什么?你今儿不是订婚嘛,不是如愿以偿提前娶了老黎家那丫头。”他们都知道谢羽杨对小梨非常上心,不知道他何以在订婚的当天烦恼。

  “她老气我。”朋友们一再追问,谢羽杨也就没再隐瞒。有些事情说出来比憋在心里痛快,憋在心里久了会成心结。

  程铮和叶小航对视一眼,存心打趣道:“她气你,你可以收拾她呀,床下不行就床上。”“这主意好。”叶小航接了一句。

  谢羽杨知道这俩小子是拿他寻开心来了,没好气的哼一声,没有言语。程铮见他眉头轻锁,知道他心情欠佳,也就不再开玩笑,给他支招儿:“她气你总比眼里没你好吧,你跟她在一起时间不算长,她年纪又小,想法不是很成熟,你得跟她相处一段时间才行。女孩子要哄的,你多哄哄她。”

  谢羽杨嗯了一声,觉得程铮这话说得很有道理。小梨那丫头古灵精怪,小脑袋里成天介不知道想什么,得好好琢磨琢磨她心思。

  “给她买礼物,女人都喜欢男人送礼物给她。我高中毕业那年去日本旅行,在浅草给程煜买了一个招财猫手机链,也不值钱,她到现在还在用。”叶小航以自己做例子现身说法。

  “追女人你就得脸皮厚,有耐心,甭管她答应不答应,强硬一点儿的才叫爷们儿。”程铮女朋友多,给谢羽杨总结经验。“切,又不是无赖。”谢羽杨不屑的笑。

  程铮大笑:“这你就不懂了吧,多数情况下,女人喜欢男人主动、她们被动,既可以享受被人追逐的乐趣,又能摆高姿态争取主动权,你要是不配合她们那点小心思,她们就说你没情调、不浪漫。”

  “对,太对了。女人都挺矫情的,非得你把她追得满天飞满地跑、没处躲没处藏,她们才肯就范,其实啊,心里早等不及了。你要是追了一半不要她,她才会跟你玩儿命呢。”叶小航笑着把手里的烟给掐灭了。

  手里的酒已经见底,谢羽杨脸色已经泛了点红,觉得头隐隐的疼,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见来电显示是他妈妈的号码,按下接听。容谨追问儿子的去向,谢羽杨有些不耐烦,借着酒劲吼道:“在外面呢,您别再问了行不行。”容谨知道儿子嫌她烦了,斥责两句也就挂了。

  手机里尚有好几条没看过的短信,谢羽杨随手点开,心不在焉的一条一条的看。全都是垃圾广告,看了三四条就懒得再看,把手机放回口袋里。

  短信提示铃声又响了,他以为还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信息,没有理睬。不一会儿,来电铃声响起来,他虽然心烦却不得不拿出来看看,居然是小梨的号码在闪烁。

  他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不知道是激动还是高兴,隐隐又有些恶意,想不接她电话,让她也着急着急。她要不是有急事,不会这么急着找他,之前那信息肯定是她发的,见他不回应才又打电话过来。

  电话一直响,谢羽杨都没接。“这谁啊,不依不饶的,人不接丫就不挂。”叶小航好奇不已,趁谢羽杨不注意抢过去看来电显示的名字,咧着嘴直笑:“妈爷子,真腻歪,你这倒霉孩子可够闷骚的。”谢羽杨有点不好意思,一把抢过手机。

  “是他老婆?”程铮问叶小航。叶小航点了点头,凑在他耳边道:“来电显示是小梨宝宝,不是他老婆是谁,难道是天线宝宝变种。”两人怪眉怪眼的笑。程铮撺掇谢羽杨:“接。好好骂醒她,敢跟爷叫板。”

  “我来。”叶小航见谢羽杨没接,把手机拿过来按下接听,把话筒扩音,让众人都能听到。他刚应了一声,小梨已经在电话里抱怨:“怎么才接电话呀?”以前她每次给他打电话发信息,他总是很快就回应了,因此见他半天不接,她有些着急。

  叶小航清了清嗓子:“是小梨吧,你好,羽杨不在。”“你谁?”小梨听到陌生的声音非常意外,怀疑自己是不是打错了,可听对方的语气,又不像是打错了。

  “我是羽杨的朋友叶小航,他提到过我没有,我跟他可是一起长大的发小儿。你们今天订婚羽杨他也不请我,小梨啊,回头你帮我好好批评批评他。”叶小航忍着笑,跟小梨说话,不时看谢羽杨一眼,见他脸上颇有点笑意。

  “他干嘛去了,手机怎么给你了?”小梨好奇的追问。谢羽杨这些朋友她都没见过,他也没跟她提过。

  “他……唔,不大方便,一会儿才能接你电话,要不,我陪你聊聊等他回来?我是他哥们儿,你有什么话跟我说也是一样的。”叶小航故意跟小梨贫嘴。

  这人是谁,夹缠不清的,小梨有点恼,却也不好发作,没有理会他的话,直接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我不知道,他今儿有点喝多了,跟个美女出去的,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回来。”叶小航开始瞎编。谢羽杨坐不住了,跟他招手,示意他别瞎说。程铮和另一个人把他按住了,不许他过去抢电话。

  圣诞

  小梨听到他的话,愣了两秒钟,随即猜到点什么,不动声色:“那你们好好看着他,别让他开车,我先挂了。”对方既然说是谢羽杨的朋友,她也不好太不给面子。谢羽杨听到小梨要挂电话,赶忙窜过去把电话抢过来,跟小梨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