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狐狸的秘密_章6

颜月溪Ctrl+D 收藏本站

  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丝毫没注意他的目光,微微抿着唇。珊瑚色的红唇,亮晶晶的,让人想吻下去。谢羽杨一阵心猿意马,赶紧提醒自己调整情绪,不要对人家小姑娘有什么非分之想。

  好不容易等到领导们演讲完了,国宴正式开始,一桌桌菜式都很精致,可小梨没什么胃口。有一道菜里有玛瑙鱼圆,小梨夹了半天也没夹起来一个,反而夹碎了两个,悻悻的有点沮丧。

  谢羽杨看到了,用公筷夹了两个丸子放在她面前的小碗里。“谢谢。”小梨低声道。只吃了一个,她就不想吃,梗着脖子找丛小天,看到他和他爷爷坐在另一桌上,想过去找他玩儿,又怕给她爷爷看到。

  “你的耳环掉了一只。”谢羽杨悄悄告诉小梨。小梨下意识的摸摸耳朵,这才发现左耳上空空的。“掉了就掉了吧,这么大地方,上哪儿找去。”小梨不以为然的把另一只耳环也摘下来,随手放到手袋里。

  国宴一结束,黎明城就被车接走了,吩咐司机送小梨回家。小梨惦记和丛小天出去玩,上了车就打电话给他。

  “你到我们家楼下等我吧,我换好衣服就出来。”小梨在电话里跟丛小天约时间。丛小天答应了,说他一个小时以后就到。

  谢羽杨在停车场看到黎家的车开出去,也坐到自己车上,刚要发动汽车,想起小梨失落的珍珠耳环,动了点心思。他在车里坐了一会儿,终于决定下车去。

  宴会厅里宾客已经散去,只剩工作人员在收拾打扫。谢羽杨走进去,向他们询问,是否见到过一只珍珠耳环。

  连续问了几个负责清洁的工作人员,众人皆是摇头说没看见,其中一人道:“地方这么大,清理起来也要时间,您要是愿意等,我们就在清理的过程中再替您找找;您要是赶时间,就留个电话号码给我们,我们要是找着了,给您去电话。”

  谢羽杨嗯了一声:“我下午没什么事,帮着一起找找好了。”工作人员见他认真寻找的样子,忍不住道:“您真细心,那耳环是您太太的还是女朋友的?”“都不是,是朋友的。”谢羽杨答道。

  他想起来,曾看到小梨和丛小天离开宴会厅去了走廊,会不会是落在走廊上了?他走出去,仔仔细细的找,仍是无所获。

  走廊上有个房间的门开着,他下意识的走过去,看到两个工作人员正在清理卫生,眼睛一瞄,注意到沙发上有个东西,灯光下一闪一闪的发出亮光。

  一定是小梨的耳环,他走过去捡起来看,果然是只镶嵌着小钻石的珍珠耳环,亮晶晶的,非常可爱。他有点儿开心,紧紧的把耳环握在手里,离去。

  上了车,谢羽杨把耳环放到口袋里,打电话到黎家,唐阿姨接的电话。“是小羽啊,黎叔不在家。”唐阿姨以为谢羽杨是要找黎明城。谢羽杨略微迟疑,随即道:“阿姨,我不找黎爷爷……小梨在家吗?”犹豫两秒钟,他还是问出口。

  “小梨刚回来,不过我听她说,一会儿还得出去,你找她有事呀,要不要让她来接电话?”唐阿姨热心的问。谢羽杨一听小梨要出门,心就往下沉,猜到她是和丛小天约好了,于是道:“那就算了。”挂断电话之后,他又有些后悔,干嘛不跟小梨通个话呢,自己在畏缩什么?

  小梨换好衣服之后,丛小天的车已经准时停在她家门外等她。小梨上车后,丛小天把车发动起来,问她:“你们大院的警卫是不是换了,以前我每次来只要验一下身份证,今天非让我下车全身扫描。”

  “这不国庆了嘛,什么都跟着严了。要不是唐阿姨跟警卫打过招呼,你的车压根儿进不来。”小梨大大咧咧的伸了个懒腰。丛小天看到她的样子,眼睛里有些笑意,问她:“去哪儿玩?”“今天天气不错,我们爬山去吧,八大处大悲寺。”小梨喜欢户外运动。

  “去那里?你要烧香啊,烧香不如去雍和宫。”丛小天建议。小梨摇摇头:“不,我要去大悲寺,我喜欢那里的石阶,我小的时候回北京,爸爸妈妈带我去过,好多年没去了。”

  大悲寺里,小梨烧过香之后,和丛小天一起在寺内的石阶上坐下,眺望远方。小梨托着腮,告诉丛小天:“我爸爸说,这里的翠竹一年四季都是青的,即便是冰雪覆盖,仍然不会凋零,所以大悲寺的翠竹是八大处一景。心情不能平静的时候,到这里坐一坐,不会那么浮躁。”

  “我怎么不知道?”丛小天故意逗她。“你不知道的事情可多了。”小梨瞥他一眼。丛小天莞尔笑着,陪坐在她身边。

  两人安静的坐在台阶上,沉默不语也丝毫不感觉奇怪。过来过往的游人看到这两个孩子坐在台阶上,以为他们只是累了歇一下,从他们身边经过时并不以为意。

  就在他俩准备下山去的时候,丛小天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他回头一看,对方是和他一起玩过赛车的人,军区的几个干部子弟。那几人都不是好鸟,丛小天并不喜欢和他们来往。

  “怎么见了哥儿几个也不打招呼啊,尖果儿不错,赶着今儿遇上了,一起玩玩去怎么样?”其中一人嬉皮笑脸的看着小梨,目光令人生厌。

  “没空,你们自己玩去。”丛小天下意识的搂着小梨,护着她下台阶。那群人却不放过他们,非要嚷嚷着带小梨一起去玩玩。丛小天越把小梨护得紧,他们越起哄。

  小梨悄悄在丛小天耳边道:“我们逗逗他们。”丛小天没说话,小梨扭头跟那几个人道:“喂,有胆儿大的没,一起去蹦极啊?”那几个人见她一副瞧不起他们的样子,哪里经得住激。

  “蹦极就蹦极,谁怕谁,要去就去十渡,谁不跳谁他妈脱光了跳脱衣舞。”他们选了个北京最有名的蹦极场所,那里的钢索桥依山而建,被称为“神州第一跳”。

  几辆超炫的跑车一路上呼啸而驰,争前恐后,谁也不让着谁。丛小天怕小梨不适应,车速没有提的太高,问她:“你能蹦极吗?那可是非常危险的。”“怕什么,我又不是没蹦过。”小梨颇不以为然。

  到了十渡拒马乐园,一行人交钱之后穿上了专用的防护装备。小梨指着钢索桥下的峡谷:“谁第一个跳?”几个男孩到了现场才开始有点后怕,望着脚下空荡荡的峡谷,没有一个人想争这个第一。

  “你们不跳,那我先跳了。”小梨跟工作人员说了一声之后,站在钢索桥上,望着天空深呼吸一口空气,轻轻松松的就纵身一跃,优美的抛物线似下坠,她落得稳稳当当。军区那几个男孩看到这场面,纷纷相视无言,他们没想到这个女孩儿的胆子比他们大得多。

  丛小天是第二个跳的,他从来没蹦过极,有点紧张,小梨鼓励了半天,他才决定豁出去了,好在有惊无险。

  “怎么样,你们跳不跳啊?不跳就得裸奔喽。”小梨得意洋洋的看着那几个男孩。其中一个男孩腾的站起来,走上前去:“我跳。”他第三个跳下去。紧接着,其他几个男孩也都闭着眼睛跳了,只剩一个最胆小的。

  蹦极

  那个胆小的男孩儿站在钢索桥上犹豫半天,一会儿站起来一会儿蹲下去,他几个朋友都替他着急,怂恿他闭着眼睛也要跳下去,不要给他们丢人。

  “你不跳,就得裸奔了。”他们提醒他。“我宁愿裸奔,也不想玩儿命。”男孩苦着脸。“没出息,真没出息。”那群人里为首的男孩儿走过去想再劝劝他。

  男孩儿蹲在那里,说什么也不愿往下跳,工作人员都有点不耐烦了,催促了几句。小梨好笑的跟丛小天低语:“没想到他胆子那么小,还不如我呢,我估计他再蹲一会儿非尿裤子不可。”

  她的声音虽然不大,却还是被人听见了。那人一声不吭的走过去,对着他弟弟的屁股就是一踢,胆小的男孩儿惨叫一声,自由落体似地下坠,最终稳稳的落下去。可是就在十分钟之后,工作人员告诉他们,男孩儿吓得尿裤子了。

  小梨忍不住要笑,丛小天赶忙捂住她嘴巴,可是晚了,她没心没肺、幸灾乐祸的样子被那几个男孩儿看得清清楚楚。

  “完了完了,你要得罪人了。”丛小天看到那几个男孩的脸色和眼中的怒火,心中不由得一紧。若她是个男孩儿倒也罢了,偏偏是个漂亮的女孩儿,她这一笑,算是彻底伤了那几个男孩儿的自尊。

  “又不是我踢他下去的,他尿裤子关我什么事。”小梨才不理会那些人呢。他们自己没胆识,难道不许别人笑。“宝贝儿,你别说了,他们可不会跟你讲理。”丛小天把小梨紧紧的搂在怀里,生怕那几个男孩儿冲动之下过来对她不利。小梨眼珠转转,没言语。

  几个男孩皆是闷声不响,扶着他们吓坏了的朋友,下山开车而去。丛小天这才松了口气,小梨推开他胳膊:“嘿,你占我便宜可够了啊,经过我同意了吗,你就抱我。”丛小天呵呵一笑:“你也不吃亏啊,我这么帅。”“自恋。”

  谢羽杨和几个朋友到餐厅吃饭,刚把车开到车位上,就看到丛小天的车从他车前经过,停在不远处的车位上,一个纤细的女孩儿从他车上下来,女孩子穿着娃娃领浅绿色束腰裙子,一头乌黑的长发,简简单单的装束,很是清纯可人。丛小天把车停好了,疼爱的搂着她往门口走。

  毫无疑问,那女孩儿正是小梨。谢羽杨看他俩态度亲密,脸几乎贴在一起,心里很不是滋味。这才多长时间,他们已经发展的这么快了。

  他有点沮丧的从车上下来,接到朋友电话,稍微振作了点精神。走进餐厅没多久,就看到小梨从洗手间出来。她似乎没看到他,径直从他面前走过去。“小梨。”他终于忍不住叫她。

  小梨扭头看到是他,笑笑:“小羽哥哥,是你啊,真巧。”她心情好的时候嘴巴也甜。谢羽杨点点头:“我跟朋友约好了饭局。”

  “我也是跟朋友来的,他说这里的杭帮菜不错,我爱吃甜的,不能吃咸的辣的。”小梨抿嘴微笑,齐眉的留海下,一双秀美的眼睛慧黠明亮,嘴角小小的梨涡可爱至极。谢羽杨淡淡的笑,瞧着她出神。她没留意到他的表情,寒暄两句之后就找丛小天去了。

  谢羽杨叹息一声,走进某个包间,他的一众朋友全到齐了,就等他一个。“怎么这么晚才过来?”叶小航正和程铮他们打牌,看到谢羽杨进门,随口问了一句。

  “遇到一个熟人,聊了几句。”谢羽杨把外套挂在衣架上,拉开椅子坐下。叶小航看他一眼,打趣道:“是不是黎家那个小丫头?我看你对她有点上心啊。”他从洗手间出来,无意中和小梨走对面。谢羽杨垂着眼帘不语,却也没有否认。

  “黎家的什么丫头?小羽看上谁了?”程铮好奇的问。谢羽杨一直也没有固定女朋友,也很少听他提到女人,因此众人听了叶小航的话,都有点意外。“没什么丫头,别听他瞎说。”谢羽杨可不想被身边这群促狭的家伙开玩笑。

  “我妹妹小舸她早就有主了,你甭惦记她,不然的话周樵樵那小子跟你玩儿命。”叶小航漫不经心的出了一张牌。

  他堂妹叶小舸和谢羽杨是小学同学,两家关系也不错,大家有时会拿他们开玩笑,但所有人也都知道,叶小舸早已有了青梅竹马的男朋友周樵樵。可谢羽杨老这么荒着,别人难免会想歪了,以为他是惦记某个人,才迟迟不找女朋友。

  谢羽杨对这样的玩笑并不当真,笑起来:“你跟小舸说呀,我给周樵樵当候补。他提前退场的话,我紧跟其后。”

  “我说你啊……你是不是有点不正常?”程铮怪眉怪眼的看谢羽杨。谢羽杨一时间没明白他话里的意思,皱眉:“我怎么不正常了。”

  “你要是正常的话,怎么从来不跟我们去玩儿?我有人管着呢,都照玩不误,你没人管,怎么也不去,该不会是那什么吧。”叶小航和程铮对了个眼色,两人挤眉弄眼,一副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架势。

  谢羽杨这回明白这俩小子的语意了,几乎跳起来:“谁再这么说,我跟谁急。”叶小航大笑一声:“你跟我们急有什么用,闲话又不是我们传出来的。不是说到你痛脚,你急什么。”他故意使坏,拿话抻的谢羽杨。

  程铮甩掉手里的牌,接过叶小航的话:“你怎么那么讨厌呢,你没看到人家去玩,也不代表人家没去玩过,去的场子不一样罢了。下回我问问陶光伟,有没有遇见过你。”他说着说着,笑得肚子痛。陶光伟是程铮的好友,朋友圈里有名的Gay。

  谢羽杨冷笑一声,在他俩头上挨个儿打了一下。“妈的,再胡说八道老子毙了你丫的。”那两人还在笑,谢羽杨只得不理。

  叶小航拍了拍谢羽杨的肩:“差不多得了,别挑三拣四的,女人都差不多。上回我妈给你介绍那个女的我看就不错,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

  儿子老不找女朋友,谢羽杨妈妈容谨挺着急,经常托人替他介绍女朋友。对此,谢羽杨一向都是软抵抗,有人介绍,好,他也去和对方见面,但每次都是见了面就没下文。有好几回,相过亲的女孩子都追到家里了,他还是不理不睬,好像他天生就对她们没兴趣,正眼都不瞧。

  程铮正在喝茶,听到这话笑喷出来:“好嘛,你的要求真低,鼻子眼睛拧成一团的那是倭瓜。”“你妹妹比倭瓜好不到哪儿去。”叶小航冲程铮扬下巴。他的女朋友程煜是程铮的堂妹。

  程铮哧的一笑:“那你别去找她不得了,也不知道是谁,上回在我三叔家大门外转悠一早上,吓得他们家保姆不敢出门买菜,以为是个神经病。”“去。”叶小航听程铮提起自己的糗事,拍了他一下。

  谢羽杨听着这些玩笑话,并不往心里去,心里还惦记着刚才见到小梨那一幕。这些日子以来,他常常不自觉的就想起她来,可看她和丛小天相处的情形,分明是……说不清是难过还是不甘心,他有点提不起精神。

  叶小航见到他表情淡淡的,不知道想些什么,给程铮使了个眼色。程铮悄悄的笑,和叶小航耳语:“思春了,别打扰他。”

  几天后,小梨和几个朋友到钱柜K歌,丛小天打电话给她,约她去看他一场比赛。小梨跟其他几个朋友说了一声,拉着菲菲一起离开。

  谢羽杨到黎家送耳环给小梨,唐阿姨告诉他,小梨一大早就出去了,午饭都没回来吃。“你要是找她有事,就给她打个电话。”唐阿姨道。谢羽杨笑笑:“我等她一会儿。”他在客厅坐下。唐阿姨疑惑的回头看他一眼,忽然心意了然,这个男孩儿来得如此殷勤,怕不是为了小梨那孩子。